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二十章 海城暗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章 海城暗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入夜时分,距离暗市开始的时间还有不足半个时辰,可是对于楼乙而言,却已经是足够了,他换了一张面具,走出了客栈。

    海城的夜晚总是皓月当空,繁星点点,只是不知为何,今日的夜空有些昏暗,云团在天空快速掠过,楼乙抬头看了一眼,喃喃自语道,“月黑风高,杀人夜吗……”

    内城配有许多的眼线,这里毕竟不光居住着修士,更是城主府的所在,而此刻城主府内,一青年双手抱着刀,百无聊赖的走在城主府的花园里,身边一人毕恭毕敬的跟在一旁,在他们二人后面,更是有几十人小心谨慎的护在四周。

    那抱着刀的自然是宋终,而他这个姿势说不上好看,却也已经坚持了五年,那毕恭毕敬之人,却是这鄂边城的城主鄂费多,至于后面的那些人,自然是城主府的侍卫了。

    “小天刀殿下,您心情看上去不太好啊?”鄂费多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烦!”宋终只回答了两个字,而且神情明显的不耐,鄂费多心里叫屈,却又不敢表现,之前在榭海城主府的一幕,也在此地上演了,只是相比于汪肆城的无耻跟没人性,这鄂费多却要重情义的多。

    然而宋终这脾性,实在是令人捉摸不透,刚刚还跟你聊的好好的,转眼就暴起杀人,要不是几名护卫舍身护主,只怕此时的鄂费多已经是个死人了。

    然而即便如此,这城主府的夜空里,也漂浮着血腥的气味,而现在这小天刀明显的又有暴动的迹象,令鄂费多是既惶恐又不安。

    猛的鄂费多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说道,“不知小天刀可有兴趣去咱们海城暗市逛逛啊?”

    “嗯?暗市是什么?”宋终不解的问道。

    鄂费多愣了一下,一般的修士一提暗市,大都明白那里是做什么的,而这宋终自从十岁就被带到了天刀峰,关在天痕谷底五年,捧刀出来后,又在禁地陪了刀翁五年,可以说这期间根本就没有出过山门。

    当然这也是宗门刻意为之,一来是怕有人暗中出手,二来则是他这缺陷的性格,动辄就暴起杀人,怕他出去给宗门惹上麻烦,所以一直都交给刀翁严加管束。

    然而刀翁却从未对他的性格横加干预,天刀峰以武力征服四邻,以武力夺得宗门驻地,以后也只可能以武力征服四方,宋终的性格有缺陷不假,可是这种睥睨天下的气魄,却正是天刀却应具备的品质。

    狼有狼性,人亦有野性,这是天刀峰的处事风格,而宋终只是太年轻,性格的缺陷假以时日,自然会有所改变,而刀翁对此深信不疑,至少宋终自从跟了他之后,还从未用刀对着他过,这一点足以证明。

    鄂费多小心翼翼的跟宋终解释了何为暗市后,宋终当即表现出了自己有兴趣的样子,于是鄂费多亲自带着他乔装一番后,出了城主府的大门。

    而此时楼乙早已出了外城,他寻了个无人之地,将当初从血痴那里夺得的面具,带在了脸上,同时换了一身黑衣,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海城。

    这里的夜晚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因为没有守卫的缘故,生活在这里的人,在太阳下山后,就会各自归家休息,这是一种保护手段,也是为了次日更早出海。

    海城的暗市,十分的隐秘,虽然就在这海城之中,却并不会在明面上出现,楼乙径直走向海城的最高处,此刻有两个头戴面罩,一身黑衣的汉子,将他拦了下来。

    楼乙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万上品灵晶,递给了对方,而对方在确认无误之后,给了他一块鱼骨做的令牌,楼乙只是看了一眼,就将其佩戴在了身上,不动声色的走向了最高处。

    那二人随即将灵晶收好,继续守在原地,楼乙虽然在走,神识却一直高度集中,夜晚的海城本应非常的美,而此刻却令人感到压抑,黑黑的海平面,也给人很不安的感觉。

    楼乙深吸一口气,鼻中有咸腥的气息流过,他抬头看向前方的建筑,迈步走了过去,他径直走向了大门敞开的这栋建筑,随着身上佩戴的那个鱼骨令牌闪耀光芒,楼乙消失在了门中。

    如果没有这鱼骨令牌,它就只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建筑,可能唯一值得人们注意的,也只是它位于外海城的制高点,亦或者它拥有三层这么高而已。

    然而楼乙此刻却发现自己置身于海底之中,确切来说是置身于栖海木的树丛之中,楼乙这才发现,原来这整个外海城的底部,就是所谓的海城暗市,而这暗市就隐藏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海底。

    四周设置有大量的避水禁止,更有阻止海兽侵袭的海潮金沙,这只能说明这暗市的主人,几乎可以说是手眼通天了。

    楼乙不动声色的走在这里,四周到处都充斥着诡异的气息,不时有人打量着他,只是他此刻面具遮盖着脸,头上包着黑布,一身的黑色夜行衣,十足的杀手打扮,想不引人注目都似乎是做不到的。

    楼乙在此刻也是神识外放,只是很可惜,这里布有结界,只能小范围的探测四周,然而楼乙又怎会知道,这已经是他神识远超常人的结果了,正常人只能维持神识环绕自身不足一丈的范围。

    楼乙看到来到这里的人,脸上大都带着面具,就连摊贩的身上亦是如此,他先是大略的探测一番,发现这里隐藏着不少人,或扮成客人,或扮成商贩,或者干脆不加掩饰的维护着这里的秩序。

    楼乙没有声张,这地方鱼龙混杂,想要找到关押丧虺的地方,他必须格外小心,另外那个瞎眼汉子,十分的棘手,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这里的幕后黑手了。

    只是这里远非看上去的这么简单,此人敢在这鄂边城外建立这暗市,只怕跟这鄂边城的城主,应该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黑市的出现。

    楼乙漫无目的的走在这里,不时有人招呼他,兜售着自己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都十分的危险,而且很多都是死难者的遗物,说这些人说白了就是靠发死人财生活的。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出海碰到死难者的遗体,从中捞得一些好处的,但是这里大部分的货物,上面都还沾染着血迹,可想而知这些东西的来历并不怎么光彩。

    这让楼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也让他猛的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楼乙浑身抖一激灵,在心里嘀咕道,“难道那瞎子是昆海?这里是那些洪渊海匪的销赃地?”

    楼乙觉得这个猜测的可信度极高,那些海匪虽然凶残无比,可是也要吃饭也要修炼,也需要修炼资源,而他们通过杀戮掠夺来的东西里,并不一定有他们需要的。

    所以多余的脏物,就被击中分销出去,用来换取他们所需的资源,这样既可以掩人耳目,又能够获得大量所需的资源,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

    楼乙在心底里冷笑,看向四周之时,眼神明显冷了许多,而对于周边琳琅满目的商品,他顿时也失去了兴趣,就这么溜达了两圈之后,并没有发现这帮人藏身之地。

    于是他决定再观察一下,他走到其中一个商贩的面前,扫了一眼他摆的东西,开口问道,“你这些我全包了,给个价吧。”

    那人显然没反应过来,尝试着问道,“你说全包了?”

    “对!”楼乙简单的回了他一个字。

    商贩顿时欣喜若狂,最终一口价三十万上品灵晶,这就是此人面上的所有商品价格,对于楼乙来说,东西倒属其次,只是这人这个位置,他非常的需要。

    至于这里面的东西,楼乙打眼一扫,其实也就只值个十万左右的上品灵晶,然而楼乙所要的不过是他的一个痛快,因为他需要这个位置。

    那商贩屁颠屁颠的高兴离开,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他觉得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碰到这么一个不识货的傻子,临走到入口处时,他还不忘回头瞅上一眼。

    可是当他看到楼乙竟然盘膝坐在了他之前的位置上,而面前的那些个货物,竟然纹丝未动,不由得疑惑起来,难道是自己算漏了什么不成?

    可是他已经觉得赚了大便宜,至于那买主什么情况,可就不在他的思考范围之内了,于是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

    而此时的楼乙神识慢慢展开,这个位置恰好让他的神识能够覆盖这片区域,这外海城说起来一点都不小,只是因为这栖海木的生长,导致了内部空间要小上许多。

    而此地布有结界,楼乙走了两圈之后,才确定下这个位置,这里只是外围,更深处才是真正的海城暗市,可是他需要把入口处的情况搞清楚,以便待会动手的时候,能够确保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

    此时他确认过的,属于暗市的人,就已经有四十七人,明面上二十四个,装作摊贩的七人,装作客人的十三人,另外还有三个,看上去像是外围的小头目,因为楼乙曾经在外海市见过他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