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期而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不期而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其实老刀翁早已认命了,每一次吊命,都需要天刀峰付出巨大的代价,而这只会令天刀峰日渐衰弱,只是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敌人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天刀峰的势力,如果放在以前,即便是倾整个天刀峰之力,也一定要保住老刀翁,然而现在宋终的出现,让天刀峰看到了希望,而老刀翁也希望用余下的时间,让宋终尽可能的成长。

    到时候凭借着他手中的云纹天痕,天刀峰只会变得越来越强盛,喜欢杀人这虽然是个问题,可是只要势力够强,杀了也就杀了,谁又敢啰里八嗦呢……

    这就是天刀峰的理念,当初的天刀峰创始人,以一己之力横扫六合,靠的就是睥睨天下的霸道,以及无人能及的势力。

    而如今的宋终虽然还小,可是却已经慢慢崭露头角,假以时日必定成长为超越初代天刀的绝代天骄,对此老刀翁深信不疑,所以他倾尽全力只为他一人。

    然而宋终跟他想的却并不相同,为了让刀翁活着,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葬送了整个天刀峰也在所不辞,因为他自信,因为他霸道,地盘没了可以抢,资源没了可以夺,而老刀翁没了,那就真的没了。

    在宋终的心里,老刀翁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拼尽一切要守护之人,这一点就如同老刀翁一直以来对他所做的一样,老鹰饲雏,雏鹰成长之后,则会反饲老迈的父母,而他就是这么一种人。

    所以当听到汪肆韩说出这么一个不经大脑思考的回答,宋终那按耐不住的杀意,登时就要发作了,可是却被老刀翁出言给阻止了。

    宋终冷冷的看着汪肆韩,眼中的杀意不减分毫,后者脊背冷汗直流,对这小天刀的脾性,他可是十分清楚的,于是仔细的琢磨了一番后,才明白了老刀翁话里的意思。

    他赶紧抱拳道,“回刀翁,近半年来并无渡虚舟离开海城,这段时间汪某更是夜以继日的做着排查,相信只要通缉榜上三人出现的话,绝逃不出汪某的耳目!”

    汪肆韩看起来自信满满,老刀翁也只是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宋终说道,“终儿,咱们走吧……”

    宋终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逝,他点了点头道,“走吧……”

    一道气流突兀在城主府盘旋,随后光影一闪,老刀翁同宋终就消失在了原地,天上传来宋终冰冷的声音,“如果发现三人踪迹,第一时间通知天刀峰!”

    汪肆韩立刻点头道,“是,仅遵小天刀之命!”

    汪肆韩总算是松了口气,赶忙用衣袖去擦额角快要滴落的汗水,他脸上的表情越发狰狞起来,转头看向那些仍归在一旁的侍卫,大声吼道,“来人呐,将这些没眼力价的废物,统统拖出去杖毙,尸体丢进海里喂鱼!”

    那些侍卫顿时面如死灰,连忙求绕道,“府主饶命啊,我们确实不知道啊,不知者不怪啊,府主大人!”

    然而汪肆韩看着他们,冷笑道,“不知者不怪?你们差点害死老子,与其被你们这帮废物害死,还不如我提前送你们归西,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你们走的太孤单,很快你们的家人将会与你们团聚的......”

    “不要啊大人,绕命啊大人!”

    “汪肆韩你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我真是瞎了眼,怎么会为你这么个畜生舍身冒险,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

    各种声音回荡在城主府中,然而很快这些声音就被惨叫声取代,再之后一切又安静下来,除了不时会有血腥气弥漫四周,其他的跟之前并无两样。

    鄂边城,坐落于榭海城西南方向,同样是一座海城,然而规模却绝非榭海城可比,因为他至少有三个榭海城般大小,而且分为外城,内城以及海城。

    所谓的海城,其实就是建立在海中的镇子,这样更方便修士出海,同时也不用担心天黑无法进入城镇,海城坐落于鄂边城的东侧,每当朝阳升起之时,余晖洒落海面,仿佛为其镀上了一层金箔。

    楼乙没有直接进城,而是先拜会了这海城,走在栖海木搭建的基台之上,满眼都是好奇之色,这栖海木十分的特别,生长在海水之中,没有叶片只有树身,下端的树身呈网状扩散在海底,使它们更有利的抓扶海床。

    中段的树干十分结实,能够承受住潮汐的侵蚀,而上端也是它最有意思的地方,它自己会形成一个圆形的平台,有时候几颗连在一起,则会形成一个巨大的环状平台。

    而这一个个的平台,就是生活在这里的海民,赖以生存的居所,他们会将房屋建造在这上面,根据栖海木的大小,建筑的大小也不同。

    不过能够生活在这里的海民,大都是比较贫穷的,有钱人自然不会住在这种地方,受海风吹袭,受海浪侵袭……

    所以这里的海民生活的十分的匆忙,然而这里却也是鄂边城最值得一逛之地,因为所有出海的海民,都将会在这里登岸,而这里也是淘金者的天堂。

    不过这里也是相当的混乱,虽然隶属于鄂边城,然而这里却并没有守卫镇守,所以这里也成为了三不管地带,在这里更是有暗市的出现,用于兜售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亦或者是出售一些比较隐秘的讯息。

    楼乙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打听消息,顺便将一些用不到的东西出售,而这些东西,自然是从裂隙空间之中带出来的,楼乙要回北州,需要去中途城。

    他在途中歇息的时候,翻看了那本异物录,从中还真的查询到了许多自己身上携带之物,这些东西既不能用来炼器,又不能用来炼丹,或者充当建筑材料,具体的作用楼乙也不太清楚,不过他至少知道其中的一个,那就是制毒。

    问题是他从不用毒,问仙楼唯一用毒的高手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华溢海的师尊,楼乙想着这些个东西,在虚无之地应有尽有,而他又是刀痕空间的拥有者,到时候随便再去弄些出来即可。

    而目前问仙楼最缺的其实就是钱,而这些材料非常珍贵,将为问仙楼带来巨额的收益,可以令问仙楼的势力,得到极大的提升,用来应对北州接下来的乱局。

    他来之前曾向人打通了暗市的开市时间以及地点,同时也询问了一些需要注意的细节,所以楼乙并没有太着急,而是在这海市上闲逛。

    此地到处都是吆喝声,兜售着从海里捕获得珍惜物种,楼乙饶有兴致的走在这里,突然隐约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不远处,他看到了一行十数人,其中一个人容貌十分奇特。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是个瞎子,而且顶着一头杂草一般的头发,两道疤痕十分的醒目,手里拄着一根乌漆麻黑的拐杖,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

    楼乙注意到他的重要原因,是因为他手里牵着一根链子,这链子的前端,拴着一个人,此人十分的苍老,此刻正颤巍巍的在地上爬着。

    楼乙之所以会注意到此人,是因为他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送他们来中州的丧虺,只是楼乙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会被人折磨成这样。

    他的眼睛瞎了,鼻子耳朵被人残忍的割去,嘴巴耷拉着,能够清楚的看到里面没有舌头,楼乙一瞬间释放出了愤怒的情绪,而这一幕恰巧被那瞎子感应到了。

    他一瞬间扫向楼乙所在的地方,然而却什么也没发现,这让他十分的诧异,手中那根乌漆麻黑的拐杖,此刻散发着幽幽黑光,不多时那瞎子突然咧着一张嘴笑了起来,只有笑容却没有声音。

    他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某一个方向,而那恰巧就是楼乙所在的位置,只不过此刻楼乙脸上多了一幅面具,当初从血痴手里夺来的面具,他可以隔绝敌人的窥视。

    他以掩风术收敛自身气息,又用面具隔绝神识,却仍然被对方发现,楼乙不由得对那瞎子手里的拐杖忌惮不已,这玩意看来还有什么别的用途,至少能够帮助这个瞎子寻人。

    楼乙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此地已经不宜久留,三不管区域,对方的修为要远胜于他,他不过才刚刚化神期初期修为,对方的修为却根本看不破,再加上引路人被其折磨成这个样子,想来对方修为不会低于炼虚的。

    自己只是化神期的修士,正面与炼虚期为敌,无异于找死,所以想要救丧虺,还得从长计议,至少他现在得离开这里,不能让对方顺藤摸瓜找到自己。

    他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海城,而后经由外城一路进入了鄂边城的内城区域,寻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客栈住下了,不管怎么说,对方应该也是来参加暗市的,到时候再想想办法吧。

    而且这夜杀之术,只有在夜晚才会事半功倍,所以楼乙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机会,只是对于如何对付那瞎汉子,他实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如果能够悄无声息的带走丧虺,绝对是最佳的方案。

    只是一切不能幻想的太过美好,因为这瞎子这次带来的十几个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究竟要怎么做,楼乙陷入了沉思之中,而时间也在一点点的流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