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零三章 物极必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零三章 物极必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这一次伤的十分严重,恢复了足足十多天的时间,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光着身子,这让他无比的尴尬,赶紧取出一套衣衫来穿好。

    不过现实毕竟不是虚幻,他仔仔细细的查验了多遍,发觉衣衫的确不会消失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又自嘲的笑了笑。

    “还真是自己吓自己了……”楼乙自嘲道。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身上的结疤早已脱落,浑身上下如同玉石般完美无瑕,稍一用力骨骼噼啪作响,出拳猛如虎,全身充满了力量。

    “总算是恢复了。”楼乙喃喃自语道。

    他环顾四周,却发现白灵倒在自己身旁不远处,面色看上去十分的苍白,额头到处都是汗珠,浑身颤抖个不停,楼乙眉头一皱,想到的第一点就是,这丫头不会是装的吧……

    可是等他走过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情况不对,他伸手去扶对方,一阵冰凉感袭来,楼乙皱眉道,“怎么这么冷?”

    他看到白灵微启的嘴唇,呼出的竟然是寒气,他赶紧找了一些衣物,胡乱的披在她是身上,可是似乎这一切都没用,她的嘴唇开始变成蓝色。

    而且她还主动的靠向了自己,似乎自己此刻变成了一个暖炉,楼乙本能的想后要躲开,岂料对方猛的扑了过来,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就不松开了。

    要知道这丫头的气力可不是一般的大,楼乙差点被他勒死,挣脱了几次都没挣脱开,就只好任由他这么抱着了,岂料这丫头片子得寸进尺,竟然一下子拱进他的怀里。

    这一下可搞的他双手搂也不是,放下也不是,最终他似乎下了决心,双臂环过她的腰肢,将她搂在了怀里,这一刻他只能拼命告诉自己,自己是有家室的人,自己要学柳下惠坐怀不乱。

    寒冷不断透过对方浸湿的皮衣传来,幸好他年轻,此刻也正是血气旺盛的时候,两人之间形成了一片白色雾气,楼乙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白灵,喃喃自语道,“没想到你这么轻啊……”

    白灵的身躯本就不高,腰肢纤细,双腿细长紧实,如果不去关注那格外突出的胸部,似乎她就应该是个弱女子,而在知道她的本来面目后,楼乙又很难将她与弱女子画上等号。

    开什么玩笑,谁见过如此暴力的弱女子,谁见过将比自己还大的巨槌,舞得跟麦秆一样,这就是个怪物,一个披着柔弱女孩外衣的怪物。

    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可是身体上的反应却是诚实的,这一胡思乱想之下,身体登时来了反应,毕竟血气方刚的年龄,这点实在是有些难熬。

    加上这白灵,你说你晕就晕吧,你说你抱了就抱了,你倒是老实一点啊,你老是这么蹭啊蹭的,谁受的了啊……

    楼乙的体温在迅速升高,这一来反倒让白灵抱得更紧了。

    无奈之下楼乙只得切断自己的感官,强行让自己进入冥想状态,可是手上的动作并没有放松,仍旧抱着白灵,用身体给她温暖。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他常出一口气张开了眼睛,却发现自己仍然抱着白灵,而对方已经醒了,此刻正瞪着大眼睛望着他,楼乙尴尬的松开手,却发现对方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对不起......”楼乙下意识的就道了歉,可是这件事本身真的不怪他啊,这时懊恼也来不及了,因为白灵已经开口询问了。

    “解释一下吧?”白灵轻飘飘的说道,眼神中带着审视的意味。

    楼乙就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尤其是重点强调了自己切断感官这件事上,白灵始终很平静,等他说完之后,她慢慢起身,回头看了楼乙一眼,问道,“忍得很辛苦吧……”

    此话一出口,楼乙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话让他怎么回答,索性他直接站起来了,打算离开这里走走,岂料白灵却突然缠了上来,故意用胸部蹭了蹭他的小臂,问道,“说说嘛……”

    楼乙脸一黑,说道,“无可奉告!”

    白灵咯咯的笑出声来,看着楼乙逃也似的走到一旁,她眼神有异彩闪耀,抿了抿嘴唇道,“傻乎乎的,挺有趣的。”

    白灵趁着他离开,换了一身衣服,因为之前的衣服上面全是汗渍,穿在身上粘糊糊的,非常的难受,她在换衣服的时候,低头看着自己,像是在审视着一件艺术品,末了满意的点点头,自言自语道,“本小姐的身材,没有男人可以抗拒,嗯!”

    楼乙幸好已经走远了,否则指不定又会是什么表情,此刻他站立的位置,与当初梦里的一摸一样,上方的风呼啸,发出凄厉的哀嚎声,前方看上去有些昏暗,不过似乎倒也勉强能视物。

    两旁的石壁布满了寒冰,冰层非常之厚,这令他想到了一个地方,一个非常相似的地方,眼前不由得又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容,他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许师姐,你又去了哪里呢,是否一切安好……”

    此时白灵跟了上来,看到楼乙似乎有些神伤,问道,“怎么了?想谁了吗?”

    “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楼乙点头回答道。

    白灵眼神闪过一丝异样,问道,“她怎么了?”

    “离开了,生死不知,而这一切本可以避免,却是我对不起她了……”楼乙说完又是一声叹息,目光看向远处,白灵没有说话,站到他身边。

    过了片刻白灵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我要做什么吗?跟我来。”

    她抬腿往前迈去,楼乙紧随其后,两人沿着这裂缝一路前行,耳边的风仍旧呼啸不停,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白灵很快停下了脚步,楼乙发现前方竟然多了一道白色的风墙。

    “这是......”楼乙问道。

    “这是一处天然风穴,一处夺天地造化之地,而我的目的在它的下方!”白灵说道。

    楼乙走过去,低头看向下方,巨大的黑色风暴,疯狂的席卷四周,楼乙隐隐约约看到许多闪光的物质,这让他想起了当初他跟许金铃在风眼位置的遭遇。

    他此刻再看周围,突然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个地方其实就跟当初的避难地差不多,风眼威力虽强,却并也不是全无地方可躲。

    楼乙偏头问道,“你来这里到底要寻找什么?”

    白灵同样看着下方,喃喃自语道,“寻找突破的契机……”

    楼乙愣了一下,问道,“你难道不是天风脉?”

    白灵点点头道,“我的情况比较特殊,你可听说过凭依?”

    楼乙点了点头,白灵继续说道,“我的情况其实就是返祖现象,我们白家世代以白虎圣圣君为精神图腾,然而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血脉,却极少有机会能够觉醒。”

    白灵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然而能够觉醒血脉的白家人,下场无不异常的凄惨,因为它的血脉等阶实在太高,人族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而我就是这悲剧中的一个。”

    “可是,我看你情况挺正常的啊?”楼乙说道。

    白灵苦笑道,“正常吗?如果我说我从十岁开始就没有再生长了,你还觉得正常吗?”

    楼乙听她这话,下意识的就扫向了她的胸口位置,白灵瞪了她一眼道,“我说的是身高!”

    “哦哦哦……”楼乙讪讪的移开了视线,心虚的说道。

    “都说我是白家千年一遇的天才,生下来就是褪凡期,三岁筑基,八岁结丹,十岁成就元婴期,可是我现在二十岁了,从十五岁开始,修为就再也没有一丝提升,这算正常吗?”

    白灵显得十分的沮丧,楼乙却陷入了震惊当中,三岁筑基,八岁结丹,十岁元婴,我的天,这还是人吗……

    不过他很快收回思绪,问道,“那你这白色的风是怎么一回事?”

    白灵手掌微微抬起,一缕微风袭来,慢慢在她手掌中盘旋,楼乙近距离观看,却发现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之后他的面色变的凝重起来。

    “这是生命力外放?”楼乙问道。

    白灵点了点头道,“白虎圣君乃是风兽,天生拥有两极之风,白风为生命之风,黑风为泯魂之风,而我只有这生命之风,每次施展消耗的却是我的生命力。”

    楼乙突然有些同情眼前的白灵了,生命之风只能救人,却无法御敌,而且还要消耗自己的寿元,要知道元婴期不过五百载的寿命,她每消耗一次,都会距离死亡更进一步。

    五年的修为停滞,对于如此天才来讲,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楼乙看着她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白灵看了他一眼,笑着问道,“怎么?开始同情我了?”

    楼乙叹了口气,这家伙说话总是如此直白,他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点了点头道,“是,我想帮你!”

    白灵笑的有些苦涩,开口道,“不用了,我等不到它停下来的那一刻了。”

    楼乙看向下方的风口,心里想到的却是,这里不会跟当初的风眼类似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自己现在就可以帮她一把,也许白灵来到这里,也只是为了碰碰运气。

    楼乙深吸一口气,对白灵说道,“你退到我身边来,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许离开我,如果可以的话,请抱紧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