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独战虫母(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九十四章 独战虫母(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他自认不是什么大善人,只是这种情况下,他没办法丢下齐锐不管,当初在圣山初遇松神之时,楼乙第一次听说因果之说,让他明白世上一切事情,其实都与命运因果有关。

    你的行为决定了你的命运,因果会贯穿始终,你的决定影响着与每一个认识之人的因果,小到鸡毛蒜皮,大到生命因果轮回。

    楼乙认为他在这里遇到齐锐,其实就是命运的一种邂逅,而命运不会不愿不顾的让两人交际,此必然是因果使然,所以他要救齐锐,只因这是属于他的因果关系。

    趁着雷电之力还未消失,楼乙开始疯狂起来,他当着虫母的面,开始屠杀其子民,那些披着重甲的虫卫,不断的被雷电刺穿,轰然倒在这核心之地。

    虫血顺着空管流进了更深处的区域之中,灌入到了虫母所隐藏的区域之中,不知为何,楼乙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棵早已死去的嗜血魔树,似乎正在召唤着他。

    难道自己的天之赐福,对这等魔树也有效果不成?

    楼乙不敢去肯定这一假设,不过却还是抱有这种猜测,他杀戮着四周的虫卫,只是虫母似乎没有一丝愤怒,也更没有怜悯之心,它就这么看着他杀,甚至没有要出手阻拦的意思。

    似乎此刻的它,正有着其他的布置,齐锐身体的抽搐,似乎变得舒缓了许多,可是同样的,他的气息也开始衰弱下去,楼乙利用这个机会,将其带离了虫母身边。

    不过接踵而至的诡异气息,却让他也险些着了对方的道,他看向那块九彩血晶,齐锐需要它,即便是它上面沾染了污秽的信息素,楼乙也觉得此刻只有这东西,能够保齐锐一条命。

    他毫不犹豫的抓向了九彩血晶,同时身体猛的一震,诡异的斑纹,顺着他抓取九彩血晶的手掌,快速的向着胳膊蔓延开来。

    楼乙尝试着以体内的木灵气相抗衡,试图看看神农茶的祛毒之力,是否能够抵消这些毒素,然而似乎这些都没有用处,楼乙陷入了两难之间。

    他迫不得已,只能先讲九彩血晶放在齐锐身边,同时又将龙魂宝玉,贴着齐锐的胸口放置,以此来放置虫母的信息素,侵染到这里胸口以上,从而彻底控制齐锐。

    龙魂宝玉的确应有奇特的力量,它散发出柔和的碧绿之光,里面蕴含的血纹,此刻正闪耀着翡翠般的光芒,同齐锐体内的龙血产生共鸣,一边汲取着血晶内的血气,一边抵御着虫母沾染在上面的信息素。

    虫母此刻不能坐视不理了,原本它以为这两个人类,最终都会成为其傀儡,可是此刻它却发现,其中一个竟然如此难缠,而另外一个本应到手的傀儡,此刻竟然也发生了意外。

    息屡屡屡......

    虫母发出怪异的鸣叫,同时从身体内散发出惊人的气息,楼乙瞬间脸色大变,同时张开碎青花用来抵御这种气息,这是虫母的信息素,是它主动释放出来的。

    它就是以此物维持其统治地位,让所有的异虫听其调配,周围的兵虫,首先受到影响,直接陷入狂暴当中,它们竟然疯了一般冲向楼乙,展开了自杀式的袭击。

    楼乙一边要护着齐锐,一边又要抵抗这些虫兵的疯狂攻击,登时陷入危机之中,他身上的紫色光芒越发黯淡了,这是妖灵融合即将结束的征兆。

    楼乙拼命抵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眼神却出奇的冷静,似乎他仍有胜利的计划在,只是此刻还不到时候,他有时会看向下方的空管,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虫卫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凶猛的冲撞而来,可是楼乙速递实在太快,它们虽有杀他的本事,可是连衣角都触碰不到,又谈何击杀呢……

    不过很快情况就改变了,虫母显然拥有不俗的智慧,它接连发出不同的声音,而楼乙也开始意识到,事情变得不那么好办了。

    因为他已经发现,异虫开始兵分两路,大量的兵虫,冲向了齐锐所在的地方,而虫卫却仍然利用其庞大的身躯,纠缠着楼乙。

    这直接导致楼乙首尾不能兼顾,他得保护齐锐,又不能硬抗虫卫的冲击,那闪耀着褐红之光的倒刺,看起来就格外的棘手。

    脚一蹬地,人迅速后撤,避过三头虫卫的冲锋撞击,手一挥紫电顺着手掌飞出,弧光一闪扫向跃跃欲试的兵虫,噼里啪啦的声响,回荡在这核心之地。

    成片的兵虫死于非命,身上冒着泛白的烟,显然已经被电的死死的,楼乙庆幸有紫黎的存在,否则的话,现在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他又看了一眼地面,大概是觉得时间不能再拖了,他手掌猛的按在了地面之上,顿时一道碧绿之光顺着手掌,迅速灌注到了脚下之地中。

    地面传来隆隆巨响,虫群开始发出刺耳的声响,紫色泛着乌光的蔓藤,疯狂的从空管之中冒出,乍一出现迅速分成成百上千条,登时将四周能看到的异虫,全部捕捉到了藤狱之中。

    楼乙面色又是一阵苍白,这次的消耗,远比之前更加强烈,他身上的紫光重于耗尽,紫黎重新出现,化作一只紫色小兽,疲惫不堪的眼皮睁了睁。

    显然它是不甘心的,因为主人还没有脱离危险,然而此刻它却无能为力,甚至连化形都已经做不到了,最终它脑袋一歪昏了过去,眼角还挂着担忧的泪水。

    楼乙将它收入饲育环中,此刻也顾不得宽慰它几声,因为他此刻自己的处境都岌岌可危了,因为消耗了太多的灵元,他现在就连站着,都有些吃力了。

    不过好在狱藤的确物超所值,楼乙向它们下达了直接抹杀的命令,那些兵虫在藤狱之中,纷纷被勒住,而后慢慢绞杀致死,而那些虫卫的确难缠,即便是狱藤,竟然也奈何不得它们。

    体型庞大,虫甲厚重,成为了它赖以对抗狱藤的资本,它们硕大无比的虫齿,成为了它们反击的利器,有几只体型较大的虫卫,此刻已经快要咬断狱藤脱困。

    它们没挣扎一次,楼乙就需要消耗相应的灵元,如此大面积的束缚,他灵元的消耗量简直达到了难以复加的地步,他开始严重吃不消了。

    他不得不有选择的放弃一些狱藤,而这些失去灵元支撑的狱藤,迅速的干枯颓败,很快就化作了黑灰消散在了这中枢之地,而这一幕自然不会逃脱虫后的眼睛。

    它疯狂的发生声音,让更多的兵虫上去送死,借此来榨干楼乙的灵元,不得不说它的计划十分的成功,楼乙的脸色越发苍白了,甚至全身都被汗水浸湿。

    他的双腿在微微颤抖,手掌也跟着抖动,他多么希望此刻有能够恢复灵元的丹药,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所有的丹药,都在当初过虚无之地的时候消耗光了。

    即便现在他可以通过四周汲取灵气,可是入不敷出,杯水车薪,根本解不了这燃眉之急……

    形式变得更加严峻起来,就在他感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来吧,来吧……”

    这有些蛊惑人的声音,不断在其脑海中回响,他环顾四周,想要找寻那声音的来历,很快他的视线锁定了要寻找的目标,那早已干瘪死去的嗜神血树的树心,属于一代树魔煞坤的树心。

    他对于此物有着本能的抵触情绪,如果放在平常的时候,他是决计不会靠近此物的,然而此一时彼一时,也许这干枯的树心,似乎也是清楚这一点,才会适时的蛊惑与他吧……

    楼乙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趁着虫母不注意的功夫,将那干瘪的已经碎成两半的树心给取了回来,那如同触手一般的心管,在接触到楼乙的一瞬间,竟然好似活过来了一般。

    楼乙发出痛苦的哀嚎,因为此刻那干瘪的树心,竟然合二为一,死死的罩在了他的脑袋上,那些干瘪的心管,竟然蠕动着插入了他的身体,它们贪婪的"yun xi"着属于楼乙的鲜血,整个树心散发着妖异的红色。

    楼乙感觉体内血液正在快速流失,仅剩的那点点灵元,全部都用来了制造新鲜血液,然而这煞坤的树心,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更加疯狂的"yun xi"着他的血,更甚者让那些心管向着更深处蔓延而去。

    楼乙很清楚这样下去,他会被吸成人干,这个时候他果断的冲向了距离他最近的兵虫身旁,他一掌将兵虫拍死,随后将手掌插入到了它的尸体当中。

    他不确定这么做是否会有用,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了,结果事实证明他的举动十分的愚蠢,因为并没有任何奇迹的发生,走投无路的他,目光看向了放置在齐锐身旁的九彩血晶之上。

    他像是抓住了最后稻草一般的扑了上去,血晶散发的气息,顿时让他身体布满了诡异的斑纹,可是那么一瞬间,他突然感觉自己得救了。

    因为这斑纹的关系,那木心对于他血液的掠夺似乎停止了,楼乙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飘来的扶木,死死的抓在了九彩血晶之上。

    他的举动十分疯狂,他在掠夺属于九彩血晶释放出来的血气,这让齐锐的身体明显的颤抖起来,可是楼乙没有办法,他必须想办法先将脑袋上的这玩意取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