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龙涎燃香(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五十三章 龙涎燃香(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排石磨一字排开,共计八个,每两个为一组,分别用来对应四州的灵药,左侧为阳性草药,右侧为寒性草药,制香先调香,基本从磨药开始。

    东域这边分为:三节香,七品灵草,药如其名,灵药分三节,每五十载生长一节,因凡人寿元平均在四十五载左右,此香又换做三生三世,乃是龙涎香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

    三节香通体粉黄色,因其本身散发香气,常伴有刺灵蜂,这种灵虫十分凶猛,所以此香获取极为不易,价值仅次于紫砚沉香木。

    紫砚沉香木,东州圣品香料,因为其特殊性,所以归类为七品顶端,如不是其无法入药,恐怕价值不低于八品之列。

    其木通体如紫砂砚台,表面会分泌一层特殊油脂,这沉香木的香料就得与此,不过紫木坚硬无比,非寻常利器可取,加之油脂一经出现,很快就会挥发,所以收集极为不易,因此价格极其昂贵。

    此乃东州最为珍贵的两种香料,也是龙涎香的重要组成部分,接下来是西州:

    兽皇骨,七品顶级灵根,听起来仿佛是某种厉害妖兽的骸骨,实则此物并不是兽骨,而是七品顶级灵药,它型如白色兽骨,上面缀有金色骨纹,像极了西州霸主妖兽翅天虎的骨头,因此而得名。

    它生长在荒蛮之地,蕨根孕育奇香,常以此来引诱猎物前往,再将其迷晕杀掉,化作它生长的养料,此物可谓双刃剑,即需要它的香气,又需要对其另做加工,属于极为危险的香料,价值非常之高。

    鬼魇彼岸花,七品灵花,一种非常可怕的魔花,之所以取这么一个名字,是因为通常修士在遇到它之后,几乎没有说生还的可能,它会与夜间绽放光华,幽蓝一片宛若地府鬼炎。

    偏僻距离远的时候,根本发现不了它的存在,有人说这鬼火,实则是幻觉,是因为此物所散发出来的香气所造成的幻觉。

    它的本体类似于仙人掌,看上去极为普通,可是却隐隐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也是仅次于兽皇骨的异常危险之物。

    楼乙也不明白,为何制作燃香,会使用这么危险的东西,难道真的是危险与收益并存,越危险的效果越好?这些他搞不清楚,也就无法解释了,再之后就是南州:

    丁香虫草,七品灵草,一种极其罕见的半虫半草之物,在春夏两季,它们会飞出栖息地,寻找湿润肥沃的灵脉之地繁衍,因其叶脉酷似丁香花的花瓣,而因此得名。

    到了秋冬两季,它们又会收缩叶脉,将身体深埋与地下,进入休眠期,只有这个时候的丁香虫草,才具有制作燃香的用途。

    所以要想寻得它们的踪迹,必须要从春夏两季就派人跟着,在秋冬季来临之后,确认其位置,而后将其捕获,相比于追踪来讲,挖掘它们反倒是轻松许多,不过它深埋地底之时为了防止捕猎者,会散发一种迷香,而这香气正是炼制燃香之物,需谨慎对待,以防被其迷晕。

    巨口榴铃花,七品顶级灵花,一种极为恐怖的灵花,此花异常漂亮,花瓣足有木盆大小,外表看起来实在是绚烂无比,然而它却异常之危险。

    只因它最美的时刻,也是其最危险的时刻,原因来自于它的花香,此花绽放之时,周围寸草不生,鸟兽尽皆飞散,此花其臭无比,会致人昏厥,甚至是死亡。

    然而它的花蕊却是之作龙涎香最不可或缺之物,所以危险致命,也不能阻止人们对其的采集,巨大的价值,使得许多修士不惜以命涉险,死在它手里的修士,恐怕比其他那些加起来都多,因此也被冠以鬼脸浮屠之名。

    至于北州,两种灵物就没有那么危险了,只是想要寻获却变得异常困难,首先第一种名唤落日余香,七品灵花,名字看上去十分的奇特,而且富有诗意。

    实则这是对此物的真实写照,它的样子就如同悬挂在枝桠上的冰锥一般,通体为透明之色,花朵异常的小,宛若米粒一般,在这漫天冰雪的北州,实在是太难分辨了。

    而唯一能够寻获它的办法,就是日落之时的这半个时辰,它会在这半个时辰内,释放奇异香气,人们可以顺着这香味寻找其下落,落日余香也因此得名。

    第二种为金蕊雪莲,七品顶级灵花,生于雪山之巅,此物每百年开花一次,盛开时会吸引雪山周围所有妖兽,而它的花期却只有一个时辰,因此如何夺取此物,要比如何找到它难上百倍。

    只有盛开的雪莲花,才拥有制成燃香的价值,由此可见这龙涎灵香,究竟有多么的珍贵,要制作它究竟是多么的不易,这还只是各州最顶级的材料,余下还有一百多种辅助灵花灵草灵根。

    而且制作期间需要一气呵成,丝毫马虎不得,这对于目前的他来讲,可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了,如果他现在仍然是结丹期修为的话,要制作这龙涎灵香,只怕会异常的困难。

    他甚至在想,当初那个炼魂谷的姚大师,究竟是怎么以结丹期的修为,炼制出了五品灵丹九花菩提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再者就是端木青这位炼丹大师,以结丹期修为,竟然也能够炼制这龙涎灵香,一想到这里,他就由衷的佩服对方,炼丹世家的确名不虚传啊。

    此刻八种灵花灵草,分别被置于石磨当中,以灵元驱使石磨按照一个非常稳定的旋转在转动着,能够看到五颜六色的花汁跟草汁从石槽内流出,随后落于下方的容器当中。

    刺鼻的气味不时挥发而出,楼乙身上始终笼罩着一层木灵气化作的光罩,将这些气味隔绝在外,如今他已是元婴期修为,木灵脉纯度也已经提升至九层,实打实的木脉小天脉。

    不仅术法威力极大提高,就连防御力也是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对此他感到十分欣慰,也期盼着自己踏入化神期的那一刻,只有那个时候,他的天之赐福,才能解除封印,才能真真正正的体现出其威力。

    一个时辰之后,另外八种材料被丢入石磨之中,随后的时间里,他周围的容器越来越多,里面盛满了研磨之后的花汁草汁,甚至是灵根的汁液。

    阳性灵草灵花的汁液色泽较为温和,散发着淡淡的浅金色,而阴性灵草灵根的汁液色泽较为凄冷,偏向于淡淡的浅蓝色。

    此刻楼乙正小心翼翼的将它们分门别类,一百四十四种搭配,七十二道工序,来处理这一百三十七中种灵药,单单对记忆里,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好在之前破解无字渊之时,精神力得到了长足进步,这些对于他来讲,反而得心应手起来,各种灵药灵草的药汁,被小心翼翼的混合在了一起。

    趁着它们融合的空档,他开始处理最为繁琐的一步,三节香被取出,楼乙小心翼翼的用刮刀,将其表面的橙黄色细毛,一点点的剥离出来。

    当露出里面的淡金色块茎之时,一股奇异花香顿时弥漫整个炼丹室,他快速的将其分解剥离,而后丢入到其中的六个容器之中,以极快的速度封印起来。

    之后又取出紫砚沉香木,不过拇指大小的一块,就花了他上百万的中品灵晶,每每想到这里,他都觉得有些肉疼,小心翼翼的刮去表面一层,这一步他做的异常小心。

    里面慢慢渗出油脂一样的树胶,奇香顿时弥漫开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其滴入其中九个容器之中,随后同之前一样,将容器封口封好。

    之后的一切也如法炮制,只是在处理兽皇骨与鬼魇彼岸花之时,他却格外的小心,手法也略有不同,他使用的是煅烧法,因为直接取其汁液,无异于自寻死路。

    赤炎丹炉吞吐地火,将它们在内部煅烧,多余的杂质被一口气烧成灰烬,经由排气口排出,不过楼乙还是格外小心,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也是十分危险的,他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因为这东西对他来说没用,却对某些人有大用处,比如华溢海的师尊。

    任何修炼毒功之人,都对各种剧毒之物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很显然他就是其中一个,否则也不会为华溢海调配出万毒血源这等霸道可怕的毒源。

    之后的一切也都十分的顺利,不过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当丹炉的火焰终于熄灭之时,丹炉内多了一些散发着淡淡香气的粉末,楼乙将它们小心收好,取出暂时封在容器之中。

    这一次他没有直接将其混入汁液当中,因为工序不同,不能混为一谈,这也是最为复杂且麻烦的地方,整整七十二道工序,缺一不可,且不能出错,这对精神力是一种巨大的考验。

    然而楼乙却在乐此不疲的做着这些事情,看上去神情有些亢奋,不得不说端木青的眼力实在是太毒了,楼乙实在是太适合炼丹这门技艺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