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四十四章 韩持之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四章 韩持之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看向四周,见大家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显然他的话太具有冲击性,让这些人原本期待的目光,变成了质疑与难以理解。

    他们没有离开,其实就是因为心存希望,希望浩雪宗能够存留下来,为此他们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可是楼乙给的两个出路,都是要抛弃这个他们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宗门。

    刑风冷哼一声,把头别了过去,王凯诧异的看着他,花舞月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至于剩下的人也是脸色很不好看,尤其是阚冬跟华溢海的师尊,此刻已经是按耐不住了。

    首先开口的是阚冬,他是个迂腐的耿直之人,当初宋承基跟公孙弘把持浩雪宗的时候,他也是挺直了腰杆做人,丝毫不愿虚与委蛇。

    “你这话什么意思?”阚冬问道。

    楼乙叹了口气,开口道,“师父,您先不要着急,听我慢慢给您还有大家分析,如果我讲完之后,大家还是要执意留下,那我也会跟大家一同留下来的。”

    楼乙的话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其实他们到现在仍不知道楼乙这次的北州之行,到底有何收获,而且楼乙也并未在他们面前,展示出自己元婴期的修为,所以一切都还蒙在鼓里。

    楼乙随后将在北州经历的一切说了出来,包括铁王两家的野心勃勃,包括韩家的岌岌可危,包括宋家的急不可耐,再到外面遇到的楼船,韩持大长老的不知所踪。

    众人的面色变化极快,不仅震惊于楼乙能够北州夺魁,更震惊于他所道出的事实,很快震惊变成了沉默,就连最为激动的阚冬跟华溢海的师尊,此刻也是沉默不语。

    整个长老会的大厅,早已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不知是谁先发出了一声叹息,大家循声看去,发现发出叹息的是华溢海的师尊,他看着楼乙,问道,“小海还好吗?”

    楼乙点了点头道,“他现在已经被中州一个名唤霖雾谷的宗门带走了,临行前曾来找过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向您报个平安。”

    对方又叹了口气道,“你如何证明此事呢?”

    显然对方还在怀疑楼乙的话,是否是在糊弄大家,而此刻所有人也都看着他,尤其是刑风,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不放过任何一丝的情绪变化。

    楼乙叹了口气,不得不稍稍展现出元婴期的威压,顿时整个大厅轰然一震,众人面色大变,首当其冲的自然是华溢海的师尊,他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同意暂时离开。”

    从最开始的强烈抵触,到如今的无奈接受,只因楼乙实力的展示,就足以证明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虽然这看上去很可笑很滑稽,但是事实往往就是如此,你说破了嘴皮子,都不如展示自身实力更具说服力。

    阚冬也叹了口气,慢慢的坐下了,这也算是他同意了自己的意见,其他人眼见于此,也纷纷的点头同意,只有刑风还站着,楼乙看向他问道,“刑前辈可有话要问?”

    刑风看着他的眼睛,开口问道,“你说暂时躲避,那么请问我们离开浩雪宗,要去何处躲避?”

    刑风的话无疑是问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惑,大半辈子都呆在浩雪宗,突然说要暂避风头,总得有个地方不是,宋家虎视眈眈已久,到处都是其布下的眼线,他们贸然离宗,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楼乙看着所有人,最后目光落到花舞月身上,开口道,“还是请花长老代我解释一番吧……”

    在这些人当中,恐怕只有花舞月最为清楚自己的身份,随后花舞月站了起来,指着楼乙说道,“大家都知道清平县出了一个血案,是宋家跟乾家在幕后搞的鬼,而受害者是一个叫做问仙楼的组织,而这小子就是问仙楼的楼主!”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当初问仙楼的事情,可是在浩雪宗内引发不小的舆论,因为清平县乃是浩雪宗倾力所为,打造的县城,而问仙楼当初的影响力,丝毫不亚于任何城内的势力。

    最后的血案也间接导致了清平县的没落,此事几乎是人尽皆知,浩雪宗当时也参与了围剿问仙楼,当然这都是受到宋承基的怂恿,没想到这问仙楼幕后的楼主,竟然是楼乙,可笑那宋家一直没有找到的主谋,竟然一直都呆在宗内。

    随后楼乙就将当初问仙楼的遭遇,以及之后的事情全盘托出,并告知了众人,他们离开浩雪宗后,所前往之地,这一切都细致的跟大家解释了一遍。

    众人在得知这一消息后,表情各不相同,尤其是刑风更是难以相信的模样,他曾经数次到过清平县,追查当初之事,却屡屡受挫没能成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子。

    最终众人达成共识,各自安排手下弟子,开始收拾打包行囊,将所有有价值之物,一并带走绝不给宋家留下丝毫有用之物。

    随后楼乙去了一趟寒潭,因为空谷幽兰召唤他过去,之后浩雪宗的寒黎峰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声响,整个寒黎峰轰然倒塌,将下方早已人去楼空的韩家驻地,掩埋在了山石之下。

    空谷幽兰做了一件事,而这件事让楼乙颇为为难,那就是它趁机大量的汲取了地下的冰脉,使得此处的灵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至少之后的百年内,此处会处于灵气匮乏的状态之中。

    然而楼乙知道对方这么做,也是希望不让宋家以此地迅速发展,看着那凝结成晶体的寒潭,他只能将其整个装入储物戒指当中,随后空谷幽兰化作一道蓝光,跟着进入了储物戒指当中。

    韩晃说破了嘴皮子也没有办到的事情,没想到却让楼乙轻而易举的做到了,不知道对方如果得知这一情况,脸上会是一个何种的表情。

    最终所有人打点行装,趁着宋家还没有再次围上来之前,在楼乙的帮助下,全员离开了浩雪宗,只是楼乙没有发现,有一个身影,始终在躲避着他,可是眼神却总是在观察着他。

    花如眉此刻显得十分激动,她的手下意识的就放在自己的小腹之上,也许连她自己也不敢相信,自那一夜之后,她竟然有了楼乙的骨肉。

    可是她还是不想让对方知道,因为她眼中的这个男人,是要去闯一番事业的,而她想默默的守在这里,默默的等他归来,本来说好的回来之后,两人就会成婚,可是浩雪宗发生的事情,显然牵制了楼乙大部分的精力。

    不过她并不气馁,也不感到悲伤,能看到他平安无事,就已经让她感到幸福无比了,花舞月守在她的身旁,默默的叹了口气,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咽了回去。

    她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傻了,可是作为她的母亲,却又无法道破这一切,因为她很清楚,女儿的做法是正确的,一时的儿女情长,很可能耽误了楼乙的一生,可是作为眉儿的母亲,却实在不愿意看着女儿傻傻地等待。

    巨大无比的飞行法器,乃是菩提如意珠幻化而成,虽然会耗费不小的灵元,但是楼乙此时已经是元婴期修为,这点损耗对他来讲,远不如他从四周大气中汲取的天地灵气。

    只是飞了不久之后,楼乙却突然停滞下来,因为他感知到了什么,而且气息十分熟悉,这让他驾驭着法器,缓缓的向下落去。

    不多时一个巨大无比的圆形深谷,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而且周围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几个身影团团的围着一人,而此人早已没有了气息。

    楼乙浑身一颤,身影一晃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也恰巧听到了围着他的那几人,在哭泣的声音,几人显然对于楼乙的出现吓了一跳,但是当他们看清楚是谁后,哭的更加伤心了。

    楼乙显得气息粗重,开口问道,“先别哭了,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躺在地上没有气息的,正是提前返回北域的韩持大长老,而这几个哭个不停的,则是韩家随行的几个年轻人,其实在附近还依稀能看到一些碎裂的兵刃,只是却看不到尸首。

    楼乙明白这些应该都是围剿他们的敌人,因为当初韩斐离开的时候,那些韩家的护卫长老们,早已经跟着他离开了,所以这些人不可能是韩家的。

    最后楼乙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韩持归来途中,发现了浩雪宗被围困,于是想要救援,却没有料到,宋家老祖连同乾家老祖还有乾回宗的宗主,三人一并出手偷袭。

    三人都是元婴期的修士,而韩持又无人可以掩护,最终只能护着他们几个且战且退,将围困浩雪宗的这些人,引离了当初的地方。

    楼乙这才明白过来,当初为何浩雪宗虽然一片狼藉,却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此刻看到韩持死去的模样,再加上周围战斗后留下的痕迹,楼乙郑重其事的开口道,“楼乙在此指天起誓,韩持长老的仇,我一定要他们百倍奉还!”

    一道惊雷划破黑夜,映照在楼乙此刻满是愤怒的脸上,他这一次是真的怒了,火焰在胸口猛烈燃烧,仿佛要将他整个人融化,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走火入魔。

    到达元婴期后,心境的修为,要远大于境界的修为,因为神识化婴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心魔的滋扰,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一个不慎就会堕入无尽深渊,彻底迷失自我。

    夜空中巨大的飞行法器急速远去,楼乙站在前端迎风而立,此刻他的胸口起伏很快,直到过去了很久之后,才听到他终于呼出一口气,对着空气说道,“这笔帐,只能等我归来之时再一一讨还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