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四十二章 生撕铁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二章 生撕铁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初钱家遭灭顶之灾,花家趁虚而入,乘机占据了安乐县,宋家觊觎已久,只是碍于身份以及浩雪宗的影响,才没有在明面上动手。

    然而当初的血奴事件导致浩雪宗与宋家摊派,并不顾宋家威胁,强行将所有宗门内的宋家人,一并驱逐出了浩雪宗,然而浩雪宗本身已是千疮百孔。

    宗门宗主并不在意宗门的失态,为的不过只是守护空谷幽兰而已,如今韩家陷入危机,暗流涌动之际,宋家终于再也坐不住了。

    之前强行占据清平县,已经是在挑战浩雪宗的底线,然而浩雪宗上下并不齐心,失去了宋承基等长老会,此刻公孙弘也宣布退出浩雪宗,这对于这个本就满是内忧外患的宗门,无疑是雪上加霜。

    如果说之前的两大巨头出走,是断了浩雪宗的左右臂膀的话,那么此刻韩晃的决定无疑是直接要了浩雪宗的命脉,韩雨柔虽然不怎么管理宗门,至少还坐镇于此。

    而韩晃这个新任的宗主,竟然直接带领着韩家这些人,离开了浩雪宗,只是有一件事他没有完成任务,那就是带走圣花空谷幽兰。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楼乙并不知晓,而宋家安插在浩雪宗周围的耳目,此刻却早已蠢蠢欲动,安乐县落入其手不过只是顺势而为。

    楼乙此刻的愤怒,已经无法遏制,他终于来到了当初钱家祖宅所在之地,只不过此刻这里早已是人满为患,而这些人都是宋家安插在这里的修士,他们扼守着通往北武宗的要冲。

    宋家想以此为翘板,配合北武宗横扫周边势力,当然他们也有私心,想要吞并整个浩雪宗,接替韩家成为此地的霸主。

    遭遇同样命运的还有寒玉宗,势单力薄的寒玉宗,虽然同浩雪宗有同盟之谊,然而这一对患难姐妹花,却彼此无法顾全自身,只能看着自己的地盘,被一点点的蚕食,却又无可奈何。

    相比于铁王两家的蓄谋已久,雪狼谷的行动,更像是他们自己的独断专行,至少楼乙没听蛮千钧提起过,驭兽宫想要在北域拓展地盘的事情。

    北州大会结束之后,庞轩跟黎峰两人,在比赛结束没多久,就被驭兽宫的修士带走了,这也算是身为分宗的特殊待遇,虽然他们并没有展示自己的才华,但是至少在北州大会上露过脸,当个驭兽宫普通弟子,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一届的北州大会,无形中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宋子豪加入天下书院之后,他师父廖无涯就不知所踪,随后乾回宗宣布成为铁王两家的附庸宗门,同时配合宋家开始向外扩张。

    至此北域彻底陷入暗潮汹涌之中,而北州的其他域,也开始出现类似问题,一个动荡的时期来临了,而如今的楼乙却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在了这里,出现在了宋家精心布置的跳板面前。

    所有人都看着他,看着这个裹在青色盔甲中的人,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那冰冷的面具下,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

    什么话也没有说,青色光影笔直前冲,绚烂的术法想着他铺天盖地而来,然而巨大的碎青张开之际,三花聚顶缓缓展开,能量以弧形向外扩散,并反弹向来时的方向。

    这些个筑基期甚至结丹期的修士,在面对元婴期二层的楼乙,甚至连他张开的碎青都突破不了,而那青色梦魇,却挥舞着双刃,屠杀着面前看到的每一个人。

    当初红衣女子制造的巨大深坑,如今已经成为宋家藏匿杀手之地,这里的每一个人,双手都占满了鲜血,他们是亡命徒,他们无所畏惧。

    然而在今日,他们畏惧了,因为面前这个带着面具的男子,仿佛就是一尊修罗降世,他的无情,他的冷漠,他的无所顾忌,成为了眼前这些人的梦魇。

    青色流光闪过,必有人喋血当场,死对于他们来说,见的太多了,可是一群人前一秒还栩栩如生,下一秒却化为碎肉血溅当场,那喷薄而出的血,染红了地面,化作血河流入那深邃无比的巨坑。

    血肉伴着碎尸漫天飞舞,而那道青色光影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百,两百,一千,两千,数不清的自己人,惨死在他的屠刀之下,青色的铠甲被血液染红,而对方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还有比这个更加让人心惊胆战的吗,即便这些见惯了流血漂颅,过惯了刀口舔血,提着脑袋过活的日子,可是一面倒的屠杀,怎么也让他们难以接受。

    他们这么多的人,却连阻止他停止脚步都做不到,这个可怕之人,就像是在收割麦草一般,以手中兵刃将一群又一群的人斩翻。

    人群骚动不已,那些结丹期的修士,还稍微能够抗衡一下,那些筑基期的修士,就只能任人宰割了,甚至楼乙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

    楼乙的目光只有深坑的背后,在那里有人在等待着他,看着这些不算送死的敌人,他为这些人感到悲哀,明明有人能够拯救他们,可是对方却偏偏利用他们,来消耗自己的灵元,岂不可悲?岂不可笑?

    不知是不是血腥气太过浓重的缘故,就连日头都显得红艳了许多,楼乙穿过尸山血海,抖去刀刃上的碎肉血水,笔直的向着前方而去。

    当初那数不清的敌人,如今大部分都以葬身刀刃之下,血水如洪流般灌入深坑之中,这千丈巨坑的底部早已化为血海尸渊,剩余的那些人,早已仓皇逃窜,虽然他们不怕死,可是这种无意义的屠杀,多他们一个少他们一个,又有什么意义呢……

    十几个结丹期的修士,还在不自量力的围攻着楼乙,而之前已有三十几个死在了他的刀下,这些结丹期的修士,最次修为也在结丹中期,有好几个还是结丹后期修为,更甚者还有巅峰境的存在。

    而这些人自然不是宋家的,而是来自北州的铁王两家,宋家既然已经选择附庸他们两家,自然要表示一下他们两家的诚意。

    更何况有这么个听话的小弟自愿成为马前卒,他们两家也乐享其城,只是排些人协助而已,这种事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然而此刻这些来自北州铁王两家的修士,却在无情的被屠杀着。

    甚至那些负责阻拦的结丹期修士,早已没有了斗志,只是他们的身后,是这次前来坐镇之人,真正的北州铁家之人,而此人楼乙非常熟悉,正是当初被他重伤的铁晖。

    当楼乙感知到对方的气息之时,就已经知道这家伙的修为复原了,他只是不明白,铁家人用什么手段让他恢复的修为,而铁晖会出现在这里,也在他的意料当中。

    他虽然拥有元婴期的修为,但是当初境界不稳,所以才被楼乙设计废掉修为,错过了宗门挑选的时机,而他虽然此后又恢复了修为,只是中州的宗门早已是人走茶凉。

    于是他将这份怒火归咎于浩雪宗,正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宗门,培育出来的弟子,让他错失了一展才华的时机,他主动请缨来此,就是为了亲手覆灭浩雪宗,杀光所有与楼乙有关之人。

    结果没想到的是,原本应该踏上驭兽宫之旅的楼乙,最终因各种原因暂时未能成行,他的突然归来,也彻底打乱了铁晖的计划。

    铁晖虽然恨他,但是他也不是傻瓜,他不过才刚刚恢复修为,境界也还是元婴期一层,而他在感知到楼乙出现的那一瞬间,就知道对方的修为已经超越了自己。

    当初自己修为高都被其废掉了修为,如今他还真没底气跟楼乙硬碰硬,只是对方都杀了过来,显然是不想放过自己,那么这次带来的这些人,正好可以作为炮灰消耗对方一会,而他则可以以逸待劳,杀他个措手不及。

    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楼乙竟然强悍如斯,不过短短小半柱香的时间,这里聚集的数千修士,就已经被杀的血流成河,溃不成军。

    而那些结丹期的手下,也完全不是其一击之合,完全阻挡不住其脚步,这一次可谓是损失惨重,无论如何这个后果,他是要全全背负了。

    北域的规矩仍在,外来元婴期修士不得插手此地,即便铁王两家再肆无忌惮,也绝不敢无视北州所有豪强,所以这一次他算是偷偷摸摸而来,可是结果却几乎是全军覆没。

    眼看着最后一人惨死在楼乙屠刀之下,对方终于来到了宋家刚刚修缮完毕的大宅,这里原本是花家倾尽所有建造,却轻而易举的落入了宋家之手。

    楼乙偏头看向一旁的药园,隐隐能看到图多裸露在外的头发,并嗅到一丝腐臭的气息,看来花家没有逃过这一劫,不过楼乙也并没有太过伤心。

    毕竟花家当初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其失望,而在他眼里只有花舞月跟花如眉值得为其出手,正在这时大殿内一人冲天而起,挥舞重剑袭来。

    铁晖似乎想要趁着楼乙分心,偷袭并杀死对方,然而仅仅是一瞬间,楼乙就闪避对方的攻击,一道寒光闪过,铁晖身子顿时矮了半截。

    他惊恐万分的看着此时的楼乙,颤巍巍的说道,“怎么可能?怎么......”

    话音还未落,就见楼乙一只手突然笔直插入其天灵之内,同时配合另外一只手向外猛的一撕,生生将铁晖这元婴期修士撕成了两半。

    一个橘黄色的小人,此刻从其尸体内飞出,仓皇向着远处逃窜,而楼乙仅仅一瞬就出现在其身边,一只手掌将其捏住,汹涌的灵元呼啸而出。

    “你...早该死了!”伴着楼乙这无情的声音,他的手掌狠狠一攥,那元婴发出一声凄厉哀鸣,瞬间化为乌有,楼乙回首看向宋家建造的华丽堡垒,眼神陡然一凛。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从其体内喷涌而出,手掌之上凝聚起巨大无比的寒流漩涡,一声震天动地的龙吟之声响起,伴着他所施展的玄龙闹渊,宋家辛苦多日建造的堡垒,顷刻间化为一片废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