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百晓书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一章 百晓书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悄然从天空飘落,缓缓地落到对方身边,虽然显得刻意,却并没有予以打扰对方,只是这一次对方没有离开,仍旧眺望着远处云海波涛,看天空飘零的雪花,慢慢沉入云涛之中。

    他看的十分专注,就好像没有看到楼乙一般,而后者也静静的矗立在原地,一样的眺望,远远一看仿佛两块顽石,静立风雪之中,傲然雪巅之上。

    然而楼乙却知道,自己远不如对方,如果不是他无意中途经此处,恰巧看到此人,恐怕任何人也不会对这么一个披挂寒雪之人上心。

    对方年纪不大,似与自己相差无几,可是这份淡然出尘,这份融入自然的身姿,已经令其甘拜下风了,再者自己看不透其修为,这也就意味着,对方修为远在其之上。

    他乃北州大会这一届的魁首,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此人参加北州大会的话,自己跟后十三恐怕都难以夺魁了,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不静了,末了发出一声叹息。

    “兄台何故叹息?”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宛若山间溪流清澈悦耳,让楼乙一时间反倒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抢先开口,当他偏头看向对方时,恰巧看到此人掸去身上积雪,露出那一身看似单薄的书生青衫,楼乙开口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心不静而意已乱矣……”

    那书生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作揖抱拳道,“兄台贵姓?学生白小笙。”

    楼乙连忙回礼道,“在下楼乙,冒昧打扰实在不好意思,还望白道友勿怪”

    白小笙转头看向云海,喃喃开口道,“对的地方遇到了对的人,缘分使然何言打扰,无缘怎能相遇,可见你我二人缘分非浅,否则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遇到,楼兄你觉得呢……”

    白小笙的话说的似乎很玄奥,可是最后却道明了当初与楼乙数次擦肩而过,后者自然明白过来,对方每一次与自己相遇,其实都是记得的,却不像这一次一样,跟自己有了交际。

    白小笙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命运这东西,果然不是想避开就能避开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不要这么早与你相遇,因为...我还不想你死......”

    此字一出口,顿时天空风雪瞬间凝固,仿佛被什么给凝固一般,白小笙双瞳闪耀着奇特的光华,看上去宛若万花筒一般,楼乙感到身体无法动弹,他根本无法理解,身旁这人竟然说翻脸就翻脸。

    对方的气息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不同于他以往看到的任何对手,这种力量介乎于空间或者时间之间,却能够死死的控制自己,让自己无法动弹分毫。

    一只笔出现在白小笙手中,随后又有一部竹册出现在手中,他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淡然,可是楼乙却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充斥身体四周。

    恰在此时饲育环光芒一闪,紫黎及时出现,二话不说冲向了白小笙,而白小笙手一抖,只见手中笔在竹册上快速掠过,随后一个古朴的困字,自竹册上飞出,非常准确的罩在紫黎身上。

    而这一幕在电光火石间完成,甚至不足眨眼的千分之一时间,异常的震惊,“快,实在是太快了……”

    被困住的紫黎,似乎陷入到了疯狂之中,根根发叉笔直向上,紫色雷电轰鸣不止,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白小笙,手脚并用冲击着那墨字化作的囚牢。

    白小笙面无表情,手中笔一抖,一个斩字应韵而生,楼乙心头一震,就见笼罩身体那股奇异之力,突然变得松动起来,随即他下意识的看向胸口,只见那山符此刻竟然散发着光芒。

    白小笙原本已经准备点向楼乙的手,突然顿了一下,而后看了那山符一眼,默默的一声叹息,随后什么也没有说,消失在了楼乙眼前。

    随后楼乙的身体变的能够活动,而紫黎也总算是脱困而出,可是她看上去异常的暴躁,身上雷电有些不受控制的狂舞,紫色雷电胡乱鞭策着地面,好似紫黎在发泄着情绪一样。

    她自然是在发泄情绪,只是发泄的对象却是她自己,一次次的让主人受伤,让她变的极为焦躁不安,而且刚才那人轻描淡写之下,就将她轻松困住,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让她平静下来。

    “紫黎冷静些,一切都过去了……”楼乙柔声道。

    紫黎听到他的话,有些不甘心的收敛起来,紫色雷电消失,她却犹自抖个不停,楼乙叹息一声,走上前去,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那根根竖起的短发,在其温柔的抚摸下,慢慢柔顺下来。

    楼乙发现紫黎的秀发,远比看上去的要柔顺的多,紫中透亮非常的好看,而且似乎比刚开始长了一些,不自居的说道,“紫黎的头发真好看,还是在长些的话,已经会更美。”

    紫黎身体猛的一震,竟然丢下楼乙回了饲育环中,害得楼乙伸出的手掌,晾在了原地,末了自嘲的笑了笑,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就凝重起来。

    “白小笙,白小笙,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要杀自己呢……”楼乙喃喃自语,却又寻找不到答案。

    看着被紫黎毁掉的雪巅,他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抬起头来,云涛依在,只是心情却更加复杂了,他又向着远方眺望了许久,而后就驾云离去了。

    他离开没多久,雪巅不远处白小笙身影再现,他看着遍地的狼藉,竟然露出悲伤之色,手一挥原本破碎的山岩,竟然奇迹般地重新聚合在一起,飞雪很快将痕迹掩埋,从外表看上去,似乎一切都未改变。

    只是白小笙看上去还是一副悲伤的表情,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他的情绪才恢复正常,眼睛内有奇光闪烁,喃喃自语道,“于院长的千山印怎会在他身上呢……”

    又过了一会,他再次开口道,“缘分这东西,真的是玄妙啊……”

    说完这两句话,他突然拍了拍自己脑袋,懊恼的说道,“怎么净想这些事了,忘记师父交代的事情了,哎呀呀......”此刻他再想去追楼乙,却早已是不可能了,对着云海发出一声叹气,随后消失在了雪巅之上,而此刻楼乙也已驾云回到了北域,向着浩雪宗方向疾驰而去。

    途径安乐县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他突然发现,安乐县上竟然悬挂的是宋家的徽记,难道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

    他如今已是元婴期修为,相信北域内无人再能对他构成威胁,不过他还是乔装了一下,落到了安乐县的城外,然后步行走向城门。

    一切似乎都没什么变化,除了行色匆匆的路人,以及清一色的宋家城卫,楼乙心一沉迈步向前,有人见他面色不善,冲他吼道,“什么人?”

    楼乙抬手一枚中品灵晶丢出,看也没看对方,径直走入了城内,而那些城卫却早已开始了争抢,中品灵晶在北域绝对是稀罕物,只看那成色,就知道比下品灵晶高了许多倍。

    楼乙没时间跟这些人浪费,此刻漫步走在街道上,这里看上去更加萧条了,他的心绪却总也不宁,直到他来到了自己开设的醉仙楼前,豁然发现醉仙楼早已化为灰烬,此刻他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

    他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愤怒,慢慢的走向醉仙居所在的街道,只是他的脚步看上去有些沉重,仿佛深陷泥潭一般。

    当他来到目的地之时,同样的一幕出现在了眼前,这一刻楼乙才终于不再欺骗自己,出事了,问仙楼出事了……

    他身上的气息再也压制不住,狂暴的气息一瞬间席卷整条街道,幸好四周店铺大门紧闭,周围也无行人穿行,街道四周的建筑一瞬间化为废墟。

    杂乱之声引起了守城兵卫的注意,他们开始向着这里集结,同时地底下也传来嘈杂之声,这一切都逃不过楼乙的耳朵,他怒了,彻底的怒了。

    他发誓不能让问仙楼当初的惨剧再次发生,而醉仙楼跟醉仙居的废墟,无疑触动了他的逆鳞,这一刻的楼乙非常的危险,因为他已经没有理智说服自己,放过宋家的任何一个人。

    肆意的寒气从身体内喷薄而出,周围街道瞬时化为寒冰地狱,那些普通的兵卫不过只有筑基期修为,甚至有一些还是褪凡期修为。

    在接触到如此凛冽无情的冻气之后,直接被冻碎成了碎块,寒风肆虐过后,整条街道寂静无比,厚达数丈的幽蓝色玄冰之中,夹杂着许多的碎屑,有靴子也有铠甲,唯独看不到尸体,显得十分诡异恐怖。

    楼乙肩膀悬挂六枚天冥冰魄,脚步重重的踏在街道的石砖之上,他每一步落下,地面都会顺势被冻结,他就这么一步步的朝着目的地前行。

    天空不时有修士坠落而下,被冻结后摔碎在他的脚边,只不过楼乙看也没有看向那些尸骸,他的眼睛始终看向一个地方,当初花家占领之地,那里有一股不弱于他的气息存在,此刻正在等待着他前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