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亲收为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亲收为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蛮千钧再次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这让楼乙着实感到震惊,对此人的强横,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要知道北域距离这里十分的遥远,而他仅仅用了一个时辰,就走了一个来回,这让楼乙意识到,此人的修为必定逆天无比,至少薛忘情跟韩雨柔绝对不是其对手。

    他又想到了一同前来的苟不同,也许对方也是这么一位存在,这让楼乙又有些忐忑起来,蛮千钧手里端着一些东西,包裹的严严实实,他回来的一瞬间,看了楼乙一眼。

    咣当一物被其丢在了地上,楼乙定睛一看,正是当初他为察尔玛立下的墓碑,看来蛮千钧的确去了自己说的那个地方,那么他手里端着的,应该就是对方的骸骨了。

    蛮千钧将手里端着的被严密包裹之物,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此时所有驭兽宫之人,全部齐刷刷的站了起来,蛮千钧口中念念有词,说的是楼乙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而这些驭兽宫的修士,也跟随他一样诵念,随后蛮千钧开始绕着大殿行走,显得格外虔诚,而驭兽宫的修士们,也一并跟在身后,这似乎是某种仪式,足足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随后蛮千钧取出了一个青色的饲育袋,要知道饲育袋共分四个等阶,紫,白,金,青,青色为品阶最高的,现在蛮千钧手里的,就是品质最高的饲育袋。

    只见青光一闪,许多的银纹管蛇出现在了大殿之上,它们齐刷刷的看向楼乙,慢慢的游到对方脚下,半直立着身体,冲他低下了头。

    楼乙感到受宠若惊,要知道这个动作意味着,它们选择臣服自己,愿意奉其为主,当初那只银纹管蛇的头领,就是如此做的,最后被他给带出了山坳。

    而此刻面对着比之前远胜百倍的银纹管蛇,他反倒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了,而这一幕所有人都看在眼中,包裹蛮千钧本人,他眼见于此,最后一丝怀疑也没有了。

    驭兽宫的驭兽灵决,并不单单只是饲育跟培养,更为重要的是与灵沟通,与灵交流,以便达到驭兽亦驭灵,人灵融一,心意相通之境。

    而楼乙所不知道的还有,其实驭兽宫的功法当中,还有一门非常重要的功法,名字叫做通灵决,此法不亚于驭兽决,两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

    蛮千钧之所以没有即可抹杀楼乙,就因为他很清楚,这通灵决楼乙并不会,所以才有了今日之观察,随后蛮千钧让楼乙先行出去,在殿外等候,大殿随后关闭,里面传来讨论之声。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大殿之门再次开启,里面传来蛮千钧的声音,“小子,进来吧……”

    楼乙迈步再次进入大殿,只是这一次,情况明显有些不同了,银纹管蛇团成一个圆圈,乖乖的趴在原地,周围人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也不似之前那样。

    此刻这些目光里,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更有忐忑不安的,甚至还有巴结讨好的眼神在其中,楼乙不明所以,又站到了大殿之中。

    “前辈,我楼乙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希望前辈答应晚辈,不要牵连晚辈的同门以及朋友。”楼乙已经豁出去了,他也不知道这么说是否会有用,但是总要试试才是。

    蛮千钧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哭笑不得的问道,“你小子就这么想死?”

    楼乙心里一颤,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开口道,“能活着,谁又上赶着找死呢……”

    蛮千钧哼了一声,不过转头问道,“我来问你,你可愿意拜入驭兽宫?”

    楼乙浑身猛的一颤,驭兽宫可是中州霸主,能够加入其中自然是他梦寐以求的,更何况他对于这种偷偷摸摸使用驭兽决的事情,早就十分苦恼了,不过他还是开口问道,“晚辈要是不答应呢……”

    这一回答不仅蛮千钧愣住了,就连所有大殿里的其他人,也一并愣住了,蛮千钧嘬着牙花子,看了楼乙一眼,神色不善的说道,“那你就真是赶着找死了……”

    楼乙却立刻笑着说道,“晚辈愿意加入驭兽宫,望日后前辈以及各位长辈们多多提携。”

    蛮千钧此刻恨不得一巴掌抽死楼乙,却还是挤出一个笑容说道,“臭小子,你耍劳资呢是吧?”

    “岂敢岂敢……”楼乙恭顺的说道。

    “哼,算你小子识抬举,这样吧,劳资勉为其难的收下你了……”

    蛮千钧这话一出口,反倒轮到楼乙愣住了,他自然是知道蛮千钧来头颇大,好像是这次观礼者的头头,他也想到了再次进入大殿会发生什么,可是蛮千钧亲自收徒,他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正不知如何询问的时候,他身边那人开口道,“千钧宫主,此事非同小可,不如回去后请示宗主之后再做定夺可好?”

    显然这人并不希望自己被蛮千钧收为徒弟,楼乙觉得十分奇怪,因为自己跟此人并无冲突,可是从进入这大殿开始时,对方就似乎一直对其有所不善。

    还有就是这人称蛮千钧为宫主,楼乙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地位,却也知道驭兽宫分九宫十三殿,九宫的宫主是仅次于宗主以及护宗长老的存在,地位可以说相当于当时浩雪宗的公孙弘以及当初把持长老会的宋承基。

    他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这太让他惊讶了,被驭兽宫的宫主亲自收徒,这绝对是平步青云的节奏了,而且随后楼乙更是明白了另外一个不解的地方。

    蛮千钧唤那有异议之人为甏獠天,而这个姓楼乙自然是记得的,因为有一个已经死在了他的手里,正是当初在乌木灵谷中,与其不期而遇的甏姑蚵。

    这个时候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楼乙抬头看向对方,后者也看着他,那眼神中的锐利,让楼乙终于确认,对方的确与甏姑蚵有关系,看来日后必定要小心此人了。

    此事最终被蛮千钧一力压下,其他人怎敢违背他的决定,就这样楼乙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蛮千钧的徒弟,其他人都走了,楼乙站在大殿之中,蛮千钧开口问道,“怎么还不走?”

    楼乙用食指摸了摸脸颊,开口问道,“那个,师父你看,是不是应该送个拜师礼什么的啊……”

    岂料蛮千钧哼了一声道,“不是早就提前给你了吗?”

    楼乙下意识的看向左边手腕,绿釉环此刻正闪闪发光,楼乙又抬头问道,“这个不算吧……?”

    蛮千钧瞥了他一眼,不善的说道,“敢对劳资敲竹杠,看来你是想见识下为师的手段啊!”

    楼乙讪讪的笑了笑,连忙说道,“不了,师父您老人家早些休息,徒儿就先不打扰了。”

    随后他异常麻利的对着那些仍旧乖巧呆在原地的银纹管蛇一招手,它们立刻跟着他就走,楼乙手上的饲育环不断发光,当他踏出大殿的一瞬间,所有的银纹管蛇,就全部被收进了饲育环中。

    蛮千钧将一切看在眼里,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这小子,贪得无厌啊……”

    当然他知道楼乙并不是真的如此,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此刻他低头看向掌心,那里有一个紫气环绕的手环,上面更是镶嵌着七颗色彩斑斓的虚空宝石。

    【紫气东来】,这是此饲育环的名称,这是驭兽宫最为顶级的饲育环,能够佩戴它的就只有宗主以及未来的宫主,死去的察尔玛乃是当年九宫推举出来的九人之一,天赋之强就算是蛮千钧也自叹不如。

    以当初察尔玛的天赋,原本可以带领驭兽宫步入辉煌,岂料数百年前却因故音讯全无,驭兽宫又遭逢大难,从此陷入低谷,这几百年经过休生养息,又重新站上巅峰。

    而察尔玛的无故失踪,却一直都是驭兽宫的一块心病,因为他当时是作为继任宗主培养的,身上携带着的,可是关乎宗门存亡的秘密。

    当蛮千钧找到其尸骸之后,帮其收殓尸骸后,终于在其尸身下方十余丈的地底,寻找到了他当初随身携带之物,而这些原本楼乙可以一并带走,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所以蛮千钧才动了收徒之念,因为楼乙不仅帮他寻找到了失散了数百年的好兄弟,更是帮驭兽宫寻回了失去数百年的秘密之物。

    饲育环中沉睡着的是驭兽宫的镇宫圣兽幼崽,是当初驭兽宫为防不测的后手,非常时期自然要有非常手段,另外还有一枚储物戒指,里面堆砌着数不清的典籍,都是驭兽宫创宗至今,所有先辈们留下的心血。

    这次一并寻回,对驭兽宫的意义之大,外人不明白,蛮千钧却激动的浑身发抖,只是这些东西他无法交给楼乙,因为这关乎驭兽宫的核心机密,只有一人才有资格支配它们。

    至于楼乙手里的骨书,蛮千钧也没有再还给楼乙,因为这是察家之物,他想先回宗门知会一声,毕竟这东西的价值非同小可。

    他小心翼翼的将戒指跟饲育环收好,随后又将察尔玛的遗骸小心的存放在单独的储物戒指当中,昨晚这一切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呆在大殿里愣神,喃喃自语道,“兄弟啊兄弟,当年你究竟发生了何事,以你的本事,又有谁能杀的了你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