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枯木回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三十四章 枯木回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切看似不寻常的之事,皆有两面,有形亦无形,有象亦无象,在此刻楼乙的眼中,一切是终结的同时,一切也是开始,他以自身为盾牌,保护了冰螭与紫黎。

    因为当旭日流火落下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太过天真了,光矢轻而易举的摧毁了碎青,虽然它已经非常强悍了,然而这一切在旭日流火面前,实在是太过儿戏。

    随后流火之矢熊熊燃烧,将厚厚的玄冰罩烧的千疮百孔,玄冰的确坚硬无比,然而在太阳精火面前,也只有被融化的份,更何况此乃落日弓法之火。

    流矢三千密集而下,区区玄冰罩如何抵御,更何况光矢余威仍在,一次冲击就让玄冰罩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那么剩余的三千流矢,如何来抵挡。

    楼乙独臂难支,临时构筑三花聚顶,却仍然无法阻挡,最终他轰然倾泻自身所有灵元,以自身为屏障,为两只灵兽,构筑起了一道生命屏障。

    攻击被阻挡下来了,还是在寒玉冰心的帮助下完成的,然而即便挡下此箭,他也已是油尽灯枯之时,此刻周身火焰熊熊燃烧,双眼在一瞬间失去光彩,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紫黎发出一声悲鸣,瞬间进入暴走状态,显出自己的本体,元婴期的它大约有一只小牛般大小,可是那一身的背刺,却显得格外惊人。

    只见它发出一声尖锐嘶鸣,背上的所有背刺,在一瞬间笼罩上紫色的雷光,紫黎的眼瞳蕴含着杀意,目光汇聚之地,紫光如流矢一般冲天而起。

    后十三眉头微微皱起,因为这攻击实在太过密集,丝毫不亚于她的旭日流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脚上的鞋履,金翼频频闪动,想要躲避这些紫色雷刺。

    可是就如同她弓箭射出的光矢,这些雷刺竟然也会自动锁地,如狗皮膏药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而与此同时冰螭也化作原形。

    此刻的它就如同一座真正的小山,体型比之前大了何止数倍,四阶的它身上更多了一些龙族特征,同时雪蟾的天赋也更为明显了。

    它大如茅草屋般的眼瞳,复杂的看着漆黑一片的楼乙,是它灭掉了其身上熊熊燃烧的火,可是如今的楼乙,却也早已被烧的不似人形,甚至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肉香味。

    冰螭兽收回目光,转头看向天空,之前它总是借口打不中对方,事实也的确如此,然而此刻它的眼神却变了,变得专注且危险,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道道灿白色光纹不断在它庞大的身躯上流转。

    吼!!!

    冰螭仰天长啸,这一次再也不是什么蛙鸣,而是真正的龙啸,声音洪亮透着极其愤怒之意,蓝色星芒伴着音啸之声,呼啸着一飞冲天。

    音波携带着玄冰之晶,在音波的伴随下,化作覆盖数千丈大小的冰幕,如同一巨大的蓝色渔网,铺天盖地的罩向后十三。

    苟不同的确不愧是出自天下书院,布阵之法诡异莫名,擂台虽小可上面空间却无限,这如同一个漏斗,擂台为基,天空为沿,天空是什么,自由翱翔之地。

    冰螭虽为元婴期,可是体型太过庞大,又无特殊之法,它要腾云驾雾,速度自然比不过以速度见长的紫黎,当然也比不过那穿了靴履的后十三。

    只见巨大的冰网,在罩向后十三的同时,后者连开数弓,强行在网罩到自己的一瞬间,将其射穿,靴子上的金翼一抖,人已安全脱困。

    然而身影刚刚出现,就见一道紫光呼啸而来,耳边响起愤怒至极的声音,“伤我主人,死!!!”

    紫电惊雷轰然而至,后十三面色稍稍有些不自然,以落日弓一挡,弓弦连震,道道金矢出现,在其与紫黎之间形成一道扇形弧面。

    嗡声大作,金光四射飞散,撞在汹涌而来的紫色电光之上,冲撞中一紫影突兀而至,不是紫黎又是谁呢,它全身蜷缩在一起,背刺闪耀着寒光,凶猛的撞向有些狼狈的后十三。

    与此同时下方的冰螭,双掌撑地,背上蓝光疯狂闪耀,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此刻正在其体内孕育,似乎是怕伤到奄奄一息的楼乙,特意将他隔绝开来。

    而这两只灵兽一心为主,却没有发现,此刻焦黑的楼乙,身体正在发生细微的变化,点点碧绿之芒正在其体内重新孕育。

    他的确是奄奄一息不假,体内也无半分灵气可用,然而当初精神世界的千年体悟,感受着沧海桑田之变,见证了岁月变迁,看草木荣枯,得以窥得一丝天机,万象森罗此刻正在悄悄扭转乾坤。

    万物皆有始有终,始之彼为终,终之彼自然为始,生死,阴阳,乾坤莫不如此,四象,两仪,不过是混沌分割之后后人所发现的。

    那么在这之前呢,宇宙衍生伊始,又是谁开辟了混沌,又是谁创造了阴阳,又是谁创造了五行,创造了元素之力,创造了这天地洪荒之气。

    这一切的一切,以楼乙的修为与阅历,自然无从下手,甚至可以说根本是他接触不到的层面,然而精神世界的千年,让他将绿柳之心所蕴含的自然感悟,彻底的融会贯通。

    草木枯荣看似一个简单的过程,实则其中蕴含生死之道,野草春发秋枯,冬天看似死去,野火焚烧掠过,春天一来却又猛烈生长,古诗有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这个道理了。

    然而眼睛所看到的,却不一定是准确的,明明已经枯萎,明明已经焚毁,为何春天到来,它还能够再次生长,这就是死之极衍生出生之力的最浅显表现了。

    被雷击中而焚毁的大树,却仍能够与残躯内冒发新枝,这都是值得感悟的自然奇迹,而楼乙在精神世界的千年里,就充分的感悟着自然之道。

    此刻他油尽灯枯,濒临死亡,然而他体内却始终残留着一丝生机之力,此刻就是这微不足道的一丝生机之力,在这油尽灯枯之地,重新开始焕发生机。

    它来自楼乙的心脏,在极其微弱的心跳声伴随下,开始不断向着四周蔓延,一点点的去点亮这具已经快要枯死的身躯,正如那被野火焚烧后的杂草,开始展现其惊人的生命力。

    也如那即将枯死的树木,从干枯的表皮下,一点点抽出新枝,点点绿芒开始在经脉中流淌,点亮体内一处处窍穴,让它们再次流转,让它们再次脉动。

    与此同时天空与地面,早已一片狼籍,冰螭为了保护楼乙,已经硬生生挨了后十三上百箭,虽然这些光矢不如旭日流火那般恐怖,可是却也让它此刻狼狈不堪,皮开肉绽。

    天空之上紫黎仍旧追着后十三不方,只是它引以为傲的速度,在这双奇异的靴履面前,却根本讨不得半分便宜,甚至后十三已经抓住了它运行的轨迹,它此刻虽有心却也因伤势严重,已经快要不行了。

    然而这紫黎似乎是抱着必死之心在战斗,身上中箭何止冰螭十倍不止,原本紫色闪耀的身躯,此刻也早已光芒不显,速度也远不如之前迅捷,后十三已经能够游刃有余躲避其攻击,甚至变被动为主动,准备将其射杀。

    紫黎眼神之中,带着一抹不甘之色,它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伤不到眼前这个可恶的女人了,可是它还是想要为主人做点什么,哪怕他可能已经看不到了。

    紫黎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身体突然开始膨胀起来,它发出凄厉的哀嚎之声,显然它想自曝其妖魂,妄图以此来与后十三同归于尽。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碧绿之光却突然冲天而起,随后一道光影落在其身边,一个声音柔和的说道,“小紫,我没事......”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已经处于爆发边缘的紫黎,突然浑身一颤,这时浓浓的倦意袭来,它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去看一看这光影之中站着的,是否是它最挂念之人。

    但是它最终没能坚持的住,双眼一黑就此昏了过去,后十三显然也被这一幕始料未及,呆在原地没有丝毫动作,眼睁睁的看着楼乙将紫黎带走。

    地面之上冰螭已经化作人形,他像看怪物一般的看着楼乙,他是最早发现楼乙身体有异常的,也是亲眼看着原本宛若焦尸的他,如同破茧而出的蝴蝶一般,褪去身上焦黑的外衣,重新焕发生机。

    而且不仅如此,他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比之前还要强横,让冰螭拿不准这家伙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体了,此刻楼乙带着昏迷不醒的紫黎落到他身边,怎么不让他感到紧张。

    “冰螭照顾好它......”楼乙只是留下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人已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眼前,此刻所有观礼之人,也都眼神闪烁,似乎都在思考刚才那一瞬所发生的事情。

    苟不同摸着胡须,喃喃自语道,“枯木逢春,始象更新,野草命贱,春风化生,妙哉,妙哉啊……”

    更多的人包括蛮千钧,则是对这一幕感到十分好奇,原本蛮千钧觉得,自己要痛失一块好苗子了,没想到现在竟然柳暗花明又一村,激动的连声道,“好,很好,非常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