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无奈之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七章 无奈之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有些麻木的走向了抽签处,第一场胜了李斗,第二场胜了宋子豪,第三场又胜了明心,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铁定会成为十强之一,然而熟知这里的黑幕之后,楼乙似乎显得有些兴致缺缺。

    甚至他想到了自己的师父薛忘情,他在想对方当年的北州大会,也跟现在这般黑暗吗,如果是的话,那他可真要失望至极了。

    目前北州还存在的就只剩自己,甲天下,宋楚瑜这三个人了,姑苏木棉时运不济抽到了沈万三,被对方一通法宝乱砸,一剑西来都没来得及用出来,就屈辱的落败了。

    而楼乙看向擂台之上,只见宋楚瑜一身豪华装备,身着法宝铠甲,手提一柄法宝长剑,腰挂法宝玉佩,俨然一副跟沈万三一般的壕绰之相。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却仍然只敢用卑劣的手段,避开与自己一战,甚至擂台上的这个对手,楼乙依稀记得他是散修,名字好像叫做郑旬,善常使用双钩,更有一件宝器追魂锁。

    可是今天的郑旬明显有些心不在焉,虽然看向对方的眼神十分的凶狠,招式却不似之前犀利,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宋楚瑜游刃有余的躲避着,时不时出手给对方一剑。

    楼乙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已经猜到了个大概,想必这宋楚瑜又用了什么卑劣的手段,威胁了这个叫做郑旬的散修,让他配合自己演一场戏,而郑旬虽然万分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这也是为何他的眼神恨不得吃了对方,下手却绵软无力漏洞百出,楼乙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宋楚瑜铁定会成为十强之一了。

    如此一来名单基本上确认下来了,东域三人分别是后十三,铁无双,王凌霄,西域两人天机子以及绿柳阁的一位不知道名字的修士,南域也是两人,沈万三跟月姬阁的那位月姬,北域三人楼乙,甲天下,宋楚瑜,散修四人皆无缘十强。

    最可惜的还要算是李斗,如果不是最后一场败给了后十三,想必他也会是十强之一,决赛将会在五天之后举行,楼乙有些乏味的回到了住处。

    他抽空去看了一眼呆在凝水宝扇内层空间里的冰螭兽,这家伙似乎还未醒来,气息仍在不断壮大之中,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紧张的,不知道十强战开始的时候,这家伙能够赶得上。

    他虽然已经是结丹期巅峰之境,可是在面对真正的元婴期修士之时,他没有一丝的信心,然而只要冰螭兽能够成功晋级,那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即便不一定奈何得了后十三,至少对付铁无双跟王凌霄,是不成问题的,他又看了一眼一直静静呆在储物袋中的紫黎,这小东西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

    它究竟怎么了,为何直到现在都不愿醒来,楼乙十分担忧紫黎的安慰,毕竟这小东西可救了他好几次,而且自己那么努力才让它成为自己的契约灵兽,现在这样着实让他为难了。

    他并不是驭兽宫的弟子,对于这种长时间的休眠,他一点头绪都没有,几乎翻遍了那本骨书,也查找不到一丝有用的讯息。

    手轻轻的抚摸着饲育袋,喃喃自语道,“小紫啊,你究竟要睡到何时啊……”

    就在他为自己的两个召唤兽何时能够醒来感到为难之际,有人前来寻他,楼乙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看到司徒小小站在门外,一时间他又想起了嘴唇上那软糯的触感,一张脸不由得微微泛红。

    而站在他对面的司徒小小,更是娇羞的不行,她的洞察之眼可是随时随地开启的,楼乙心里想些什么,她可是会第一时间知道的。

    楼乙看到对面的司徒小小满脸通红,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尴尬的解释道,“小小师妹,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

    一边解释,一边赶紧构筑心灵防御,正当他要松口气的时候,却听到司徒小小支支吾吾说道,“我...我喜欢你了……”

    楼乙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诧异的问道,“你...你说啥?”

    “我说我喜欢你了!!!”这一次司徒小小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大声的说了出来,引得周围人频频侧目,楼乙浑身一震,一把将对方拖进屋子,咣当一声关上房门。

    司徒小小跟他贴的很近,她感觉到对方心跳的很快,楼乙此时其实是十分尴尬的,不可否认的是司徒小小极美,甚至不输公孙霓裳跟许唯依。

    然而他并不是一个滥情之人,虽然他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多情,却并没有做出过太出格的事情,当然他自己跟花如眉那一次,是他醉酒的情况下,误把对方当成了公孙霓裳。

    而他自己却是毫不知情的,现在一个如此漂亮的女孩,突然跟自己说喜欢自己了,这种感觉就如同一道闪电,轰的劈在了自己天灵盖之上。

    让他有些昏头转向,找不到北,他并不讨厌司徒小小,甚至觉得跟她说话很自然,这是一种对待朋友的自如感觉,并不牵扯到儿女私情。

    可是一想起那唇间的触感,他就觉得格外的纠结,这已经不单纯是肌肤之亲了,对方为了救自己,可是连女儿家的名节都不顾了。

    只是自己已经答应了花如眉,要娶对方为妻,如果他再跟司徒小小不清不楚,岂不是伤了花如眉的心,更何况他心里还牵绊着另外一个人,这更让他心绪不宁。

    司徒小小抬头看着他,看着他面露难色,即便不用洞察之眼,她也明白对方的心了,幽幽的叹了口气,推开楼乙的身子,转身就要离开。

    楼乙张了张嘴,原本想要挽留一下,可是最终他选择了沉默,而此时司徒小小突然转身,猛的扑向楼乙,让后者猝不及防,一张嘴被狠狠的堵上了。

    随后楼乙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脸颊之上,他错愕的想到,“她哭了……”

    是的司徒小小哭了,哭的有些伤心,哭的有些梨花带雨,可是她放手了,既然没有结果,何必再做纠缠,她看得出楼乙是一个好人,他不同于其他的男人。

    他对自己没有那些龌龊的想法,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男人,然而不幸的是,这样一位男子,却并不喜欢她,她只能感叹命运多舛,实在有些太捉弄人了。

    留下错愕的楼乙,司徒小小如同一阵风,悄悄吹过又悄然离去,司徒小小没有回寒玉宗,而是向着玉莲宫所在的方向而去。

    既然命中之人没有选择自己,那么也就没有必要再等待下一次的命运邂逅,也许玉莲宫更适合自己,青灯常伴,也能忘却这相思之苦吧……

    次日清晨寒水仙杀气腾腾的来到了楼乙住的地方,十分霸道的将他住的地方,拆了一个稀巴烂,更是劈头盖脸数落了楼乙一顿,后者这才知道,司徒小小已与昨日踏上了前往玉莲宫的旅途。

    楼乙心情万分复杂,又十分的无奈,玉莲宫是什么地方,寒水仙在数落他的时候,已经告知了自己,对方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一定要他发誓将司徒小小带回来,否则现在就要杀了他。

    楼乙心中苦涩,为何跟自己有牵扯的女孩子,都一个个的莫名离去,许唯依是这样,许金铃是这样,现在竟然连司徒小小也如此了。

    然而寒水仙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且不说玉莲宫不允许男子前往,就算是他进得去,对方有一位实力大乘期的宫主在,自己只不过一个结丹期巅峰的蝼蚁,对方一口气喝止杀死千千万个自己。

    自己凭什么将她带出来,可是他又觉得十分的内疚,造成这一幕的,毕竟有自己很大的原因,所以无论如何他也想寻对方问清楚,不知不觉又欠了一份情债,可是自己究竟怎么才能还上呢。

    无奈之下他只能向寒水仙保证,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去见对方一面,当面问问对方的心意,如果对方愿意,他就算是粉身碎骨也会将对方给带出来的。

    寒水仙冷哼一声甩袖而去,在她心里其实是不想难为对方的,然而她实在是不想看着自己徒儿跟自己一样的傻,她经历过的痛苦,实在不想让自己的徒儿再经历一遍,相思之苦实在是太难熬了。

    玉莲宫是什么地方,也许别人不知道,她却十分的清楚,当初陷入相思之中的她,原本就想遁入玉莲宫,可是又觉得不甘心,恰逢薛讷这个家伙跟韩雨柔出现了问题。

    这才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可是谁又能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韩雨柔选择了无情道,而痴情种子薛讷,却要创一个所谓的忘情道。

    她时常在醉酒后自言自语,自己究竟哪一点不如那韩雨柔,论相貌倾慕她的男子,可以绕寒玉宗一圈,这还只是这些年她隐居寒玉宗的缘故。

    轮家世她可是寒家名门之女,地位完全不输已经家道中落的韩家,然而这薛讷眼中,却只有她韩雨柔,对自己却始终以礼相待,哥们?去他娘的哥们,老娘只想成为你的女人,而不是这见了鬼的哥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