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血手白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一十二章 血手白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血痴嘿嘿一笑,将脸上的面具取下,眼神之中带着戏虐之色,楼乙眉头一皱,开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份的?”

    而就在这时,从凉亭中又走出一人,不过他并没有带面具,却将一张脸裹得严严实实,只留两个瞳孔在外面,他径直走到血痴身边,桀笑道,“小杂种,我们又见面了……”

    楼乙眉头猛的一皱,这声音他太熟悉了,只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被自己亲手葬送掉了,可是为何又会出现在这里,这到底怎么回事……

    “血婴老祖?”楼乙试着问道。

    “桀桀桀,小杂种,你屡次坏我好事,你这具身体,今天老祖我就收下了,动手!”血婴老祖开口道。

    血痴皱了皱眉头道,“老家伙,我不管你是谁,下次再如此跟本尊说话,本尊主连你一起杀掉!”

    “桀桀桀,现在的小娃娃,真是一个比一个嚣张,你大可以试试!”黑布包头之人桀傲的说道。

    血痴脸上闪过一丝阴霾,手指稍稍动了动,后者脑袋上的那黑布,竟然诡异的被一分为二,露出一张极为恐怖的脸,然而楼乙认得此人,失声道,“吉川,竟然是你!”

    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到不对劲,因为吉川的脸十分的扭曲,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又像是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一般,在楼乙认出他的同时,他竟然留下了血泪,无比艰难的吐出三个字来,“杀...了...我!”

    但是很快他的意识就被血婴老祖取代,他舔了舔流到嘴角的血泪,狞笑道,“不就是用你整个家族恢复了修为吗,你也因此受益了不是,何必如此的想不开呢,桀桀桀......”

    楼乙看向此时的吉川,他深知血婴老祖的卑劣手段,可以预想到,吉川为何会变成这样,必定是他亲眼看着自己亲手杀死自己的至亲,却又无法控制自己,天天受到折非人的折磨,精神已经严重崩溃。

    而血婴老祖当初也用这个办法折磨过他大哥楼山,后者的身体上布满了难看的疤痕,可以预见到吉川应该也是如此,当初他高高在上,屡次三番想要自己性命,而现在他变成这样,自己反而有些同情他了。

    既然他希望自己杀了他,那么至少自己就帮他了了这个心愿,让他下去向亲朋赎罪去吧……

    一道青光遮身,楼乙使用了青魇,双手握着龙牙与龙刃,周身寒气肆意,血痴舔了舔嘴唇,身影诡异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高手对战人越多反而越坏事,而楼乙之前在擂台上的表现,也让他们两个格外的上心,楼乙大抵能够推测出,必定是宋楚瑜出钱,想要买自己的命,血痴很可能是拿钱办事,而血婴老祖则是对其恨之入骨。

    他不确定宋楚瑜是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如果知道了的话,那么宋轩文很可能就在附近,他时刻都警惕着,以免大意在此翻了船。

    吉川已经被血婴老祖完全控制,此时他的身体诡异的膨胀起来,血婴老祖想要他的身体,所以吉川已经没有用了,能够清晰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血顺着裂口流出,却慢慢的包裹着裂口。

    很快吉川就化作了如同血奴一般的存在,只是他的样子十分的可怕,他的身体膨胀的比当初的林熊还要可怕,手臂之上缠绕着可怕的血触手,他的上下颌长着獠牙,嘴巴夸张的长大着。

    再其前额处,又生出一只血目,闪耀着刺目的红光,皮肤之下能够看到巨大的血管,在不断的跳动着,源源不断的将血给运送到这具庞大身体的各处。

    楼乙稍稍搜寻了一下血痴,发现对方踪迹全无,看来血婴老祖负责攻击,而血痴则负责偷袭,当初血痴悄无声息的靠近,已经让他明白了此人的危险。

    风灵元在青魇内极速流动,他此刻虽然没动,却已经是全神戒备了,吉川化作的怪物,猛的扑上前来,楼乙举起手中龙刃,青光一闪斩向扑来的吉川。

    可与此同时,一道血光刺目,随后迅速放大,变成一把血气森森的镰刀,楼乙面色一变,这是血婴老祖的本命法宝,他竟然找回来了……

    这把血镰刀可是血婴老祖的本命法宝,是他托宋家帮忙,费尽心机才弄回来的,为此他也欠了宋家一个人情,当初宋承基疯疯癫癫之后,能够恢复神智,就是出自他的帮助。

    可以说自从宋家被赶出了浩雪宗,血婴老祖就千方百计牵线搭桥,最终他亲手抹掉了北域的吉家,又将手伸向了南域的柯家,上官家已经投靠了王家,柯家很快也会落入铁家之手。

    他们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北州群龙无首的局面,很快就会成为过去,而现在唯一挡在面前的就只剩下后家,不过铁王两家也早已密谋许久,时机成熟之后,就是北州天翻地覆之时。

    一道道猩红之光,在夜色中格外闪亮,楼乙依靠着自己的灵活,不断闪避对方攻击,同时提防着来自黑夜中的偷袭,只是血痴似乎异常沉得住气,到现在也没有露过面。

    然而越是如此,越让人心难安,而且四周的血腥气息越来越浓郁,让他的嗅觉已经失去判断力,黑夜封印了他的眼睛,吉川嘴里发出的吼叫,干扰了他的听力,现在嗅觉也被封住,神识就显得格外重要。

    青色光影不断在夜色中狂舞,他数次砍中对方的身体,然而吉川的身体十分特殊,即便被斩出巨大的伤口,没一会功夫就会自愈,而后皮肤上会出现一层血痂,这东西竟然无比坚硬,龙刃斩在上面,竟然只留下一道白印,实在是匪夷所思。

    而更让他无奈的还有,此刻的吉川就像是一只贪婪的饿鬼,他肆意的"yun xi"着周围的血气,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变的更强,血色触手不断抽冷子打过来,频频干扰其判断。

    就在他思考该如何是好之际,突然心生警召,身体突然向侧边一闪,一道黑影诡异的出现在了他之前的位置,如果他刚才站在原地,已经被对方劈成了两半。

    然而即便是躲避可对方的攻击,他仍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他的青魇之上,竟然清晰的留下了一个掌印,而这个掌印竟然是白色的。

    他用神识窥测,并没有发生不妥,可是却仍然让他心里难安,血痴此人骄狂霸道,绝对不会做无用之功,看来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中了招,只是不知道这掌印是何种功法,能不能被化解。

    而此时血痴隐藏在黑夜之中,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这是他的独门秘技,也是他血家世代相传的功夫,此功法有一个非常难人寻味的名称,【血手白屠】。

    而血痴所在的血手堂,也是血家一手创建的,他将来是要继承其家业的,可是对外来讲,从未有人知道其身份,因为探究这个秘密之人,都已经下了黄泉。

    血手白屠是一门邪门的功法,他并不针对人的身体攻击,而是追寻对方留下的气息,它可以附着于对方的气息之上,抽取对方的精气神。

    血手白屠可以无限叠加,当对手身中九道白手印之后,所有手印会开始抽取对方身上的精血,到时候对手会惊愕的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在流血,却又无法阻止。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流尽,干尸之上会印着九个血色的掌印,所以此功法之邪门,远比看上去得更加可怕,即便楼乙如今精神力远超以往,他也没有发觉这一点。

    不过他没发觉,不代表没人发觉,储物戒指中的空谷幽兰,突然释放出一道奇异的波动,随后楼乙身上的白手印,突然笼罩上了一层蓝色冰霜,白手印瞬间变成了蓝手印,还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正在得意的血痴,突然发现白手印停止抽取对方的精气神,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眸,射向战斗中的楼乙,他看到了自己的杰作,竟然被一层玄冰所冻结,脸上顿时露出愤怒的神情,阴森的说道,“看你能承受几道!”

    一道黑影再次诡异出现,楼乙极限闪避之后,反手就是一刀,刀光劈在了对方身上,却如同斩在空气之上,楼乙眉头一皱,他很清楚,这一刀落空了。

    连忙检查身体,果然发现青魇之上,又多了一道白手印,而他更加诧异的是,之前的白手印,何时被冻起来了,他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如法炮制般,也将新的白手印给冻结了起来。

    如此一来血痴自然亲眼目睹了一一切,恨得牙根痒痒,抽取不到对方的精气神,就无法削弱其战斗力,不过他现在也不在乎了,只要凑足九个白手印,即便你封印了它们又如何,到头来还是一样要死!

    血痴脸上带着阴森的笑容,悄悄的又摸向了楼乙,可是突然他似乎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空气怎么突然一下子冷了这么多,他脸色突然一变,恰在此时,一道青光呼啸而来,迎面斩向他的脑袋。

    这一斩速度奇快无比,根本不给其反应的时间,血痴怒吼一声,身体极限的扭曲一下,让自己不至于被削首,然而剧痛仍是随后而来,只是脑袋虽然保住了,一条右臂却伴着殷红的血,高高的飞上了半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