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豪绰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十六章 豪绰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浩雪宗迎来了南域最为重要的一场比试,对战的对象正是汇通天下的沈家,大家脸上普遍都带着浓重的神色,毕竟这帮家伙实在是太有钱了。

    功法他们不缺,丹药他们当炒豆吃,身上都是顶级的装备,往那一杵你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如果说宋轩文一身装备堪称豪华的话,那么这帮混蛋简直个个都是宋轩文。

    楼乙对面站着一个看上去黑黑瘦瘦的小个子,可是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充斥着戏虐之情,通过互报姓家门,楼乙知道这家伙姓沈,既然是沈家人,可想而知这家伙身上带的东西了。

    楼乙小心的戒备着,以防这家伙突下杀手,然而就在比试喊开始的一瞬间,这家伙脚上的靴子突然青光大方,这小黑崽突然一晃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楼乙的神识笼罩着整个比武台,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突然三道紫色符篆飞来,楼乙眼角一阵抽搐,高级符篆奔雷咒,一扔就是三道。

    紫色的雷霆轰鸣大作,几乎笼罩了半个擂台,楼乙没有办法三花聚顶硬抗,同时埋下金蛇藤草,雷霆如同鞭子一样,在比舞台甩来甩去,楼乙利用柔风细雨进行闪避。

    好在奔雷咒的符篆,并不是真正的奔雷咒,只是将雷霆之力压缩到符篆当中,属于三品雷灵符的范畴,即便如此这东西一张也要数千中品灵晶。

    楼乙一边躲避,一边骂他败家,可是让他更加大跌眼镜的还在后面,奔雷咒之后,紧接着是地龙缚,这可是地品初阶咒法,价值不可估量。

    巨大的地丘翻滚着袭来,改变了整个擂台的面貌,楼乙的金蛇藤草,在这时候发挥了重要作用,形成一道金色的篱笆,将地龙缚挡在了外面。

    然而接下来更为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这家伙嘴里念念有词,突然对着金蛇藤草一指,嘴里喝道,“令!”

    楼乙明显的感受到,瞬间面前的金蛇藤草,不再受自己控制,而是变成了对方的东西,楼乙额角布满黑线,心里暗自骂道,“控草术,又一个地品功法!”

    这控草术楼乙在汇通天下见过,一张嘴就要两百万中品灵晶,而这玩意本身是拓印本,原本典籍,还不知道会贵成什么样子。

    这玩意简直是木灵脉的克星,甭管你使的是什么,只要对方施展控草术,那么你所有的布置,只会成全对方,实在是阴险至极。

    楼乙一边无奈的躲开,同时赶紧撤掉三花聚顶,以水元护罩代替防御,雷霆之力很快散去,然而他也被对方逼入了角落。

    此时这小黑崽眼神不善的看着楼乙,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楼乙没来由的觉得不对劲,刚想躲开此地,突然脚下地面裂开,一大堆黑色的蔓藤,突然缠绕向他的身体,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竟然是魔藤”楼乙吃惊的说道。

    这玩意比金蛇藤草的等阶高了不知多少,楼乙就感觉自身的灵元,在它们的缠绕下,疯狂的流逝着,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这家伙突然亮出一个锦盒,散发着惊人的能量。

    “法宝……”楼乙彻底无语了。

    锦盒突然绽放璀璨光芒,一片金色幻影呼啸而来,有人知道此物,惊呼道,“暴雨梨花针!”

    楼乙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这特么还怎么打,这家伙变着法的秀自己多么的有钱,让他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眼看着自己就要被扎成筛子了,楼乙情急之下只能求助于吞虚螟虫。

    悄悄的展开饲育袋,几只吞虚螟虫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了出来,恰巧金光呼啸而至,它们感受到了威胁,猛地张口展开结界,将所有的金光吞没掉了。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甚至没给大家反应的时间,站在楼乙对面的沈潼,原本胜券在握,可是突然间发现,煮熟的鸭子竟然飞走了。

    他气急败坏的赶紧继续催动锦盒,又是一片金光闪烁,宛若天上星辰煞是好看,然而吞虚冥虫来者不拒,它们就好像是一个无底洞,甭管你来多少,都照单全收。

    人群之中有驭兽宫的观礼者,他们对于楼乙能够御虫,感到不可思议,尤其是楼乙操控的这些个香瓜大小的虫子,他们竟然闻所未闻,不由得窃窃私语起来。

    楼乙此刻也不担心他们发现,毕竟没有牵扯到驭兽宫的核心秘密,再着说了哪个宗门还没有几个败类不是,普通的功法,早就流放在外,大家心照不宣罢了。

    这头楼乙靠着吞虚冥虫抵挡沈潼的步步紧逼,另外一边沈潼更加努力的催动法宝锦盒,只是渐渐地他有些力不从心,大把的珍贵丹药丢进嘴里,然而丹药发挥效用需要一定的时间,他这么做实在是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要知道催动法宝,可是需要消耗灵元的,而结丹期修士本身灵元有限,又不能直接借助天地灵气,他连续三番的催动法宝,丹药又无法即刻发挥效用,后果可想而知。

    楼乙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起身向前展开攻击,而此时沈潼掏出一个刻满符文的球,在手心里一捏,好家伙顿时五道虹彩光罩,直接出现在了身体外侧。

    楼乙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愣愣的看着这比墙还要厚上几分的防御光罩,心里哀嚎道,“这还让人活不了!”

    沈潼趁此时机,开始恢复灵元,楼乙尝试着攻击护罩,他发现只要攻击护罩,它的颜色就会慢慢变浅,也就是说它并不是一直存在,而是有一个承受的极限。

    他悄悄的松了口气,如果这玩意一直存在的话,他干脆缴械投降好了,跟这种人斗简直是自讨苦吃,擂台之上寒气汹涌澎湃,楼乙特有的冻气,开始慢慢笼罩四周。

    沈潼似乎发觉周围有些不对劲了,他连忙再次催动锦盒,暴雨梨花针呼啸而出,只是这一次轮到楼乙傻眼了,因为他释放的寒气,让吞虚冥虫十分的不舒服,它们没经自己的同意,竟然私自回到饲育袋中去了。

    金针瞬间袭来,狠狠的扎在水罩之上,楼乙额头满是冷汗,还好他及时作出补救,加厚了水灵元形成的护罩,在他视线当中,多了无数细如牛毛一般的金针,它们距离自己仅仅只有不足半寸的距离,甚至楼乙感到自己眨眼睛的时候,都能触碰到这些金针了。

    他暗道一声万幸,如果出手慢一点的话,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变成刺猬了,这种危机感让他精神格外集中,他不喜欢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

    一圈冰环绕着擂台升起,紧接着是第二圈,第三圈,慢慢的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成,寒气化为涡流撕扯着沈潼的身体,这家伙身上的护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

    这让他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他手一扬大量的符篆飞出,在空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从一品灵符到四品灵符,简直应有尽有。

    各式能量在周围炸裂,各种光芒一瞬间涌入到了漩涡之中,只是楼乙早有心理准备,手中光芒一闪,相思剑入手,一记逆水行舟陡然发出。

    所有能量被寒流牵引着飞上高空,在空中炸裂开来,而下方的他俩却丝毫没有受伤,沈潼看着护罩一点点的消失,手按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上,看来还打算做最后一搏。

    然而楼乙怎么可能让其如愿,原本就一肚子怨气没处发泄,被从头到脚的针对,还被对方的壕气震的内出血,不趁机讨回点利息,这口气怎么能出。

    剑势猛然下坠,湍流而下顺势而为,惊人的寒流一瞬间直直坠下,将沈潼彻底埋葬,片刻后沈潼翻着白眼飘在寒流之上,已然昏迷不醒了。

    楼乙悄悄松了口气,要是继续让他这么疯下去,再取出什么大杀器来,那自己可就真的抓瞎了,胜了沈潼,也就基本锁定了位置,不需要再跟剩下的月姬阁还有百乐门战斗了。

    当他战胜沈潼之际,顿时吸引了大量的目光,要知道沈潼那取出来的东西,可不是寻常修士所能拥有的,这也让楼乙不得不提前暴露了自己。

    人群中传来了议论声

    “刚才那效果施展的是不是瀑流剑诀?”有人问道。

    “是有些相思,只是那冻气又是怎么一回事?”有人不解的反问道。

    “应该是瀑流剑诀,而且这小子手里的剑,不是当初北州大会上夺魁的薛家小鬼手里的相思吗……”有人一语道破天机。

    周围人纷纷点头附和表示赞同,而后他们又讨论了楼乙操控的灵虫是何品种,只是没有统一的答案,楼乙也因为这一战,彻底的进入到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公孙霓裳不幸战败,失去了资格,华溢海侥幸战胜对手,甲天下金屠都再战胜对手,黄翰也不负众望,靠着硬磨的本事,挤掉了自己的对手。

    如此一来浩雪宗共有五人进入到了下一轮,至于韩斐在对手刚开始的第一击,就被打飞出了擂台,输的可叫一个凄惨,而对手甚至没有去问他的名字,可谓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