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酒竹老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九十一章 酒竹老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上去似乎热火朝天的,只是机会只剩三次了,这还不罚有可能又有人挑中的情况,而且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散修,手里的东西实在是不够看。.

    楼乙出手为那个付了十万中品灵晶的有钱人,挑选了一枚竹叶,他欢喜的丢入水碗,竹叶果然化为酒液,这家伙趾高气昂的端着酒碗一饮而尽,看上四周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只是这对楼乙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要知道他赚取的这个钱,可是在断送许多人的机会,这里这么多人,已经有好些人咬牙切齿,看他的眼神充满了不善。

    楼乙也不傻,自然不想再出头,可是天算不如人算,有一个人出了一样东西,让他不得不帮忙,他提出的报酬,竟然是一小块小指大小的星光石。

    这可是七品的天外陨石,而且楼乙老早就惦记这东西了,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啊,有了它小挪移阵就有着落了,别看只是小拇指大小,却也足够弄出一二十张小挪移符了。

    楼乙面对着巨大的压力,完成了这笔交易,而原本的十片竹叶,如今也只剩下了一片,人群骚动不安,大家开始赌起了运气,毕竟再不出手,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面对着周围人群的怒目而视,楼乙已经开始思考待会要怎么脱身了,他现在出去,摆明了会被人群而攻之,他虽然不怕,可是毕竟这里是北州,万一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而就在苦思如何脱身之计,一道光突然打在他的身上,随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消失了……

    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高大力,人群传来抱怨声,“妈的,让这两个家伙跑了。”

    “话说那光是什么?”有人问道。

    人群议论纷纷,只是片刻后有人喊道,“完了,竹叶没了……”

    原来有人趁着这些人愣神之际,非常幸运的得到了最后一枚酒叶,如此一来十碗竹叶青酒,全部有了归宿,下一次草庐再开之时,就得等到数年之后了。

    有人暗道晦气,有人咬牙切齿,有人说要等那两人出来,更多的人则是郁闷的离去了,很快草庐人去楼空,竹翁恭送所有人离去后,将大门关上了。

    不多时那黄皮灯熄灭了,周围顿时漆黑一片,老者将草庐收拾一番,就回了内屋,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一般,而此刻楼乙跟高大力,却来到了一处奇异的地方。

    一片环形的竹林中央,静静的矗立着一节竹子,这节竹子十分的粗大,足够七八个人合抱那么粗,然而它只有一节,上面悬挂着一根枯枝,枯枝之上点点新绿在孕育。

    楼乙仔细数了数了,正好十个,他不仅想到了什么,原来这就是竹叶青酒的秘密吗……

    不多时一个身影从后方而来,正是酒肆的竹翁,他看上去不慌不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当他来到两人面前之时,楼乙跟高大力同时抱拳道,“见过竹翁。”

    竹翁笑着点点头,慢慢的走向那节老竹,等他走到近前,楼乙才发现老竹的旁边,有一张竹椅,竹翁就这么坐在上面,用手去轻轻抚摸这节老竹,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幸福感。

    楼乙走上前去,看着这节老竹,一股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节老竹散发出来的气息,并不是十分的强,可是却有一种不可匹敌之感。

    原来一直是它在守护着这个凡人,是它用自己的生命精气,在孕育着酒竹叶,这所谓的奇迹,不过只是这老竹在消耗着自身,用来报答这位老人。

    不知为何楼乙感到十分的欣慰,松神善待人类,被人们供奉,啼血莺梅为了遏制雪鸮,化身赫梅铁树,最终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与雪鸮同归于尽。

    它为的却是那些误会了它,甚至伤害它子孙后代的人类,乌木灵树濒死之际,用自身埋葬了乌木沼泽的罪魁祸首吞虚蚺,为人族除了一大害。

    灵树一族以自己的善意,让楼乙一次次的感受到了它们的伟大,而如今的这节老竹桩,却以牺牲自己为代价,为这位凡人提供了庇护。

    老人的手轻轻的摸着老竹桩,它散发出了奇异的波动,楼乙浑身一震,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一颗参天巨竹,被人团团围住,各种各样的术法,无情的轰击在它的身上。

    大战持续了九天九夜,第十天的黎明之际,这参天巨竹终于再也抵抗不住,被人齐根斩断,那些贪婪的人们,掠夺了它身上所有的竹叶,并将它庞大的身躯肢解,兴奋的高呼着。

    而此时在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三四岁的娃娃,他虎头虎脑的看着这边,等那些人都走光之后,他蹒跚着来到了这里,从地上捡起一根断掉的竹枝,笨拙的想要帮它接回去。

    原本老竹奄奄一息,可是在这小家伙的帮助下,终于觅得一线生机,它接上了这节竹枝,并展开了十片竹叶,得以喘息繁衍。

    一晃十数年过去了,小娃娃也长成了小伙子,他每日都会来陪伴老竹,照料老竹,他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他的笑容看上去十分的阳光,让人感到幸福。

    只是好景不长,数年后的一天,他浑身是血的回到了这里,身后跟着无数举着火把的人,他们嘴里呼喊着,想要将这个小伙子杀掉。

    小伙子走投无路,只能来找老竹,希望老竹能救他一命,毕竟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他可是亲眼所见,一株参天巨竹,闪耀着碧绿色的光芒,竹叶如同刀片一般锋利,以一己之身迎战数以千计的神仙。

    他慌不择路的摔倒在了老竹的身前,等他醒来之际,那些追他的人不见了,周围看上去也有些不同,老竹的竹桩发出咣咣的声响,竹叶沙沙而鸣,似是在询问,又像在安慰他。

    小伙子哭了,他第一次哭了,哭的异常伤心,他在老竹面前哭诉,因为他穷,被恶霸欺凌,失去了祖屋,爹娘被活活打死,就连跟他要好的姑娘,也改嫁他人。

    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伙子,过早的承受了这残酷的世界,这份重担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自此之后很多年,他都没有再笑过,甚至来到这里的次数,也开始减少了。

    直到十年之后,他再也没有来过了,老竹桩的记忆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楼乙的眼前也换成了另外一幕,十年的时间里,老竹桩恢复了些许元起,它开始改造这个地方。

    以自己的力量布置结界,隔绝未知的危险,十年时间它静静度过,以为它的关系,周围长成了一片竹林,引起了寒谷国人的注意。

    有人修了路上来,就是之前楼乙所走的那条山路,期间陆陆续续来过许多人,只是后来这里太过偏僻,所以来往的凡人也就少了。

    又过了十几年,一个头发发白的乞丐,蹒跚着爬上山路,晕倒在了老竹的身前,老竹桩自然认得他,认得那个三十几年前救过它的凡人。

    只是他才不过四十岁的年龄,又为何如此颓废苍老,正值壮年的他,为何白发苍苍,惴惴老矣。

    老竹桩以露水喂他解渴,以竹叶为他遮盖身体,以免他冻死在这里,过了足足两三天,他才慢慢醒转,却惊愕的发现,自己在无意识的情况下,竟然又来到了这里。

    这一次又是老竹桩救了他,虽然当年他救过对方一次,可是二十几年前对方已经还了,而如今自己又欠了对方一条命,他哭了,只是这一次哭的十分绝望。

    老竹桩轻摇着竹枝,上面悬挂着十枚碧绿的竹叶,树叶沙沙作响,似是在提醒他一般,数年后这里出现了一座草庐,悬挂着酒肆的标志。

    起初并无人前来,因为实在是太过偏僻了,后来寒谷国大兴土木,修建登仙城,这里才在偶然的机会下,被人发现了。

    古怪的规矩,让不少修士不屑一顾,然而当他们想要蛮横无理之时,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多年以来,这里的名气渐渐传开,许多修士慕名而来。

    老人也因此有了一份依靠,这期间有心酸也有幸福,有危险也有满足,老竹桩凭借着它的力量,为老人遮风挡雨,就这样安然度过了数十年。

    画面到了这里突然断了,此时他才发现,高大力在摇晃他的身体,楼乙猛然惊醒,顺着高大力手指的方向,楼乙愣住了。

    竹翁就在刚才他看到幻象的时候,已经安然离世了,他是带着幸福的笑容离开的,到死手手都放在老竹桩的上面,他依靠在竹桩身侧,如果不是气息全无了,楼乙真的会以为他只是睡着了。

    楼乙看向老竹桩,其实他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老竹桩把自己仅剩的那点生命精华,都拿来制作酒竹叶了,而它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楼乙将竹翁葬与老竹桩之下,冲着它们深深鞠了一躬,他钦佩这种精神,也敬重它们的友谊,带着些许沉重的心情,带着高大力离开了这里。

    当他们走出竹林,原本的草庐不见了,从此世上再也没有草庐的存在,也许还会有人前来寻找它,可是楼乙知道它不会再出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