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薛讷守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七章 薛讷守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得出来薛忘情名为忘情,实则却是一个非常看重感情之人,楼乙注意到其中一个孤冢上的名字,刻着一个韩字,难道说

    他想到了韩雨柔,想到了北囚五,想到了寒水仙,他们以前都认识,那么这里埋葬着的是否也是他们的朋友,楼乙想起了酿制人生八苦所需的两味中药灵药,黑白天麻子。.

    薛忘情手里有,北囚五手里也有,而当自己说出人生八苦之时,北囚五就取出了黑白天麻子给自己,这是否意味着当初,他们曾共同而战,为了某样东西。

    而且楼乙注意到之前的乌蝠,他少了一只蝠翼,那切口如此熟悉,不正是无锋开天的杰作吗

    薛忘情扔在低声哭泣,只是看上去情绪稍稍好些了,但是他的神情却好似苍老了许多,天空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白色的雪,洋洋洒洒落在地面上,落在他们身上。

    不过那黑白木所笼罩的范围,却什么都靠近不了,它就好像一座天然的禁止,将坟冢给包裹了起来,看来这也是为何此地到现在仍安然无恙的缘故吧。

    楼乙站在原地等候,薛忘情情绪慢慢稳定下来,只是他的手还在微微颤抖,他伸出一根手指道,“这些天麻子,你都带走吧”

    楼乙看上去有些犹豫不决,薛忘情指着那块黑白相间的板子说道,“此乃生死树的树心所炼制之物,当年我们这些所谓的天骄,就是为了争夺它而来,然而”

    他似乎有些不愿提及当年之事,说了一半叹了口气道,“等你有能力驾驭体内力量之时,再来此地将它取走,相信他会让你的实力突飞猛进的。”

    楼乙看着那黑白相间的木板,不知为何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东西会让他蜕变,只是目前的他,似乎并没有太多的**在里面,也许是看到这些坟冢,也许是因为薛忘情的伤心欲绝。

    他默默的俯下身来,采集着黑白天麻子,这些东西是酿制人生八苦的重要材料,只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东西竟然是生死树的伴生灵物。

    薛忘情没有跟他讲述那个故事,可是楼乙却能猜到一二,那个姓韩的坟冢,应该是韩雨柔的至亲,而薛忘情因为某些原因,害死了对方,导致韩雨柔性情大变,走上了无情道。

    这一次的争夺,使得他们损失惨重,最终分道扬镳各奔东西,只是薛忘情是个动情之人,当初的问情与相思二剑,足见其本性如何。

    楼乙采集完所有的黑白天麻子,薛忘情就下了逐客令,楼乙将身上所有的酒都留给了他,后者神情怔了一会,冲他挥了挥手。

    楼乙带着韩持原地返回了,只是他在离开之时,回头看了一眼,薛忘情手提着酒壶,沿着黑白相间的区域游走一圈,将酒洒在地面上,他的神情看上去十分的落寞。

    楼乙暗暗下定决定,一定尽快提升实力,带着更好的酒来孝敬他,不知为何,当初那个邋里邋遢,嗜酒如命的无赖形象,如今突然变得高大起来,让楼乙的内心安定了不少。

    因为薛忘情的霸道一击,如今的乌蝠谷已经看不到一丁点乌金血蝠的踪迹,一路平安无事的回到了楼船之上,将事情简单说明了一下,就将昏迷不醒的韩持,交给了那些守护长老。

    楼乙没来由的抬头看向韩雨柔所在的居所,她真的如此绝情绝性吗

    然而自始至终,她的房门都没有开启过,即便是韩持受了重伤,她也没有出来过问过,楼乙甚至在想,她是否真的就如此的冷血无情,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金屠跟高大力来到他身边,询问他有没有受伤,楼乙摇了摇头,取出一堆黑白天麻子交给高大力,笑着说道,“这东西现在管够,加上之前给你的,又能酿制一批了。”

    高大力喜不自禁,赶紧小心翼翼将黑白天麻子收好,人生八苦需要黑白天麻子,上品灵米,枯藤青花,空猴果,离怨草,伤寒花,金刚藤果。

    楼乙回问仙楼之时,新的乌木灵谷早已伴生出枯藤树,也恰巧符合要求结有枯藤青花,所以算是顺手为之,空猴果也是如此。

    上品灵米高大力那里有很多,至于金刚藤果,他去灵药园之时,就淘换回来许多,像离怨草跟伤寒花,他在途径列药堂之时,从孙思药那里搞来不少。

    独独缺少这黑白天麻子,没有地方寻觅,这下算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材料齐全,高大力就兴奋的回自己住处了,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个个大缸,缸是密封的,散发着淡淡的酒糟气,原来这家伙早就在准备着了。

    金屠不知道这俩家伙在搞什么鬼,只是看他们一脸兴奋的样子,不由得也跟着兴奋起来,他问道,“你们这是在弄什么呢?”

    高大力嘿嘿一笑道,“过些时日你就知道了。”

    因为高大力提前将灵米闷窖,剩余的步骤反而简便了许多,这几日飞行途中,都能闻到若有若无的香气,从他房间内传出,引得那些韩家人直流口水。

    韩斐做了亏心事,却并不担心他们敢对自己怎么样,今日清早竟然带着人来砸高大力的房门,说话十分的不客气,“开门,开门,快点开门!”

    房门打开一条缝,高大力站在门口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岂料韩斐蛮横的直接推开房门,甚至动用上了灵元,高大力感受到一股大力袭来,赶忙抵抗,可是仍旧晚了一步,被对方掀翻了出去。

    韩斐领着人进到了高大力的屋子里,外面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他带着人就往里闯,这时高大力起身拦在他们面前,愤怒的吼道,“这是我的住处,你们想干嘛?”

    韩斐笑着说道,“没想干嘛,闻着味道而来,讨杯酒喝”

    高大力怒不可遏,吼道,“你他妈是狗吗?给老子滚!”

    韩斐脸色顿时大变,出手就拍向高大力,此时外面传来一个冷到极致的声音,“给你三息时间,带着你的人离开,否则留下一条胳膊一条腿!”

    楼乙面无表情的出现在了门口,冷冷的看着韩斐,之前不愿与他一般见识,是因为他不想把事情闹大,岂料这狗一样的东西,竟然得寸进尺。

    韩斐面沉思水,脸皮都在抖动,指着自己说道,“你在跟我说话?”

    “一”楼乙开始念数。

    韩斐瞪大眼睛吼道,“你当你是谁?这可是我们韩家的楼船,船上都是我们韩家人!”

    “二”楼乙无视他继续念道。

    韩斐脸色变得更加阴郁,他扭头冲向楼乙,准备给这个狂妄自大的小子,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三,时间到了!”楼乙冷冷的说完这话,看着韩斐冲向自己,他抬了抬眼,韩斐突然感觉心脏猛的一揪,刹那一道寒光一闪,他心头猛的一凛,随后赶到自己的左臂传来巨疼。

    他便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左臂没有了,血正从空空如也的袖管处喷涌而出,他吼道,“你敢伤我!”

    然而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寒光闪过,他身体突然失去平衡向着左边倒去,楼乙一剑斩去他的左臂,第二剑斩去他的左腿,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

    高大力的屋子里传来凄厉的惨嚎,那些跟着一起来的韩家子弟,一个个都吓懵了,他们受到韩斐的教唆,真的以为这几个外来人任由他们欺辱,谁能想到这个叫做楼乙的,竟然如此凶残。

    不多时韩家的长老们到期了,看到韩斐抱着胳膊蜷缩着身体,倒在地上已然昏迷,地上到处都是血,那些韩家弟子一个个吓得跟鹌鹑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

    其中一位韩家长老,看着楼乙手中有剑,质问道,“是你伤的人?”

    “是!”楼乙如实回答。

    那长老一愣,没想到他回答的如此干脆,甚至丝毫没有惧意,他问道,“何故伤人?”

    楼乙拿剑指向韩家那帮子弟,冷冷说道,“你自己问他们!”

    “你!你什么态度!”另一位韩家长老斥责道。

    楼乙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他,那长老强忍着怒火,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些个韩家子弟,都被楼乙给震慑住了,此刻哪还敢撒谎,当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些个韩家长老一个个面色变幻不断,看向楼乙更是多了一丝忌惮。

    这件事的确是韩斐不对,可是这小子未免太过目中无人,说不得也得给他点教训尝尝,楼乙岂能看不透他们那点心思,说实话这一船的长老,除了韩持之外,他还真不放在眼里,大不了一拍两散。

    你们还想制裁我?楼乙趁着他们还未开口,将一物取出晃了晃,不咸不淡的说道,“你们还有事吗?”

    那些个长老,看到掌门令牌,一个个表情精彩万分,一个个气鼓鼓的抬着韩斐离开了,楼乙没有做的太绝,所以其实治疗得当,韩斐的胳膊跟腿还能接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硬气归硬气,现实是现实,实际上他没去过北州,这里又格外危险,他贸然离开楼船,实在是太危险,目的既然达到了,相比韩斐也不敢再狗仗人势,否则他还真敢宰了这个混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