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生死两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六章 生死两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股奇强的气流,在相思剑的牵引之下,如同鲸吞一般被吸入到剑身当中,相思剑高亢的发出嗡鸣,使得乌蝠终于露出惧色,只是他还是不甘,他不愿承认自己一代魔尊,竟然惧怕一个小小人类。^^%^''

    乌蝠身上的黑色斗篷,开始发生变化,他整个人开始放大,慢慢在空中显出原形,那是一只让人瞠目结舌的庞然大物,体型足够数十丈。

    它宽大的蝠翼遮天蔽日,只不过左边的蝠翼明显的缺失了,使得它不能自由的翱翔在空中,乌蝠发出刺耳的声波,用来袭扰薛忘情。

    黑色的音波打在周围的水幕之上,迸发出激烈的碰撞,然而以薛忘情为中心,四周闪耀起蓝色的流光,宛若一口海渊,在此时此刻突然出现。

    恐怖的浪潮拍打着水面,仿佛要将世间万物吞噬一般,难以言喻的吸力,拉扯着乌蝠的身躯,要将他埋葬在海渊之下。

    天地之力第一次如此真实的呈现在楼乙面前,实在是太过叹为观止,恐怖的水流化做江河湖海,冲刷着污秽不堪的深谷,将地面的所有污迹清扫一空。

    乌蝠发出一声冷哼,单翼猛的挥下,一道黑红光芒,宛若穹天霹雳,轰的斩在海渊之上,巨大的漩涡发生剧烈震动,然而中心处的薛忘情却丝毫不受影响。

    这一击引得浪潮滔天,掀起数十米高的水柱,然而薛忘情以此为引,反而施展出了飞珠溅玉,只是同楼乙比起来,他的瀑流剑诀完全是另外一种感受。

    给人一种窒息的美感,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却又无可奈何之感,巨大的水珠,从庞大的水柱上甩出,如同炮弹般扫向乌蝠巨大的身躯。

    这可不是普通的水珠,每一滴都蕴含着一位元婴期修士的灵元之力,每一滴都能够杀死一个结丹期的修士,甚至毁灭一座凡人的村庄。

    乌蝠全身颤抖,被水珠袭扰,不断向后倒退,薛忘情的招式,有一种莫名的威力,楼乙只能隐约摸索到一丝韵味,却无法抓住其中的关键。

    他不由得更加专注起来,薛忘情身随流转,逆流而上,一剑斩向乌蝠,后者发出尖啸,音波形成音障,隔绝他与薛忘情,让对方无法靠近。

    同时它那独眼闪耀着魔性的光芒,猛的他的嘴巴张开,喷出一股黑红色的浊流,那是混杂着他血液的胃液,这东西别说砰了,恐怕闻上一下,都可能化为血水。

    然而薛忘情不躲不避,逆流而上,逆水行舟,一剑斩出,如劈风斩浪,直接将这些污秽之物扫清,人如浪尖之上的水滴,一剑劈在了乌蝠硕大的头颅之上。

    然而想象中脑袋搬家并未出现,乌蝠的身躯比看上去的还要坚固,看来这二十年它的修为又再度精进了,薛忘情一击未有成果,果断顺流而下,反手一剑刺向乌蝠的腹部。

    不过却被对方的蝠翼挡下,蝠翼化做黑刀,一刀将薛忘情劈飞出去,同时乌蝠巨大身影突兀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现在了薛忘情身前,想要趁着他还未稳住身体,给予他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此时,一片迷雾出现,薛忘情身影顿时化作道道幻影,柔风细雨瞬间展开,让乌蝠失去了真正的目标,他气急败坏的冲劲迷雾之中,疯狂的追逐着所有眼睛看到的幻影分身。

    楼乙紧盯着这一幕,此刻他犹如身临其境,化身薛忘情在与乌蝠战斗,从中寻找自己的不足,他发现自己的柔风细雨,少了一份从容不迫,多了一些生硬的模仿。

    薛忘情施展起来,浑然天成,仿若一体,虚虚实实难辨真伪,而自己的柔风细雨,总是刻意的去误导对方,反而落了下成,他学到了至为重要的一点,脸上不免带上了笑容。

    乌蝠愤怒的尖啸,音波刺破迷雾,不断向四周蔓延,薛忘情冷冷的说道,“独眼龙,当年的账,今日也该还了”

    话音刚落,一道璀璨到极致的蓝光升起,乌蝠突然发出惊恐的尖啸,拼命挣扎身体,想要摆脱出来,然而他的挣扎都是徒劳的,一道超过十丈的水流,以无可匹敌的姿态从天而降,猛的碾压在乌蝠的身体之上。

    湍流直下,自然是了

    只是在薛忘情的手里,水流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它仿佛化身成了一道银河,从九天之上坠落而来,庞大迅疾的水流猛烈的砸落在乌蝠的身上,他奋力的支撑着身体,妄图脱困而出。

    然而薛忘情好不容易请君入瓮,又怎会舍得让他逃脱,反手一剑斩出,流连忘返激发,已经落下的水流,猛的折返而上,将乌蝠庞大的身躯轰上高天。

    同一时间一个巨大的蓝色圆环出现在了他的四周,涡流逆转顺势而为,水流从四面八方包裹着乌蝠巨大的身体,水流冲击碾压着他的身体,发出刺耳的声响。

    乌蝠自始至终都摆脱不掉,发出阵阵惨嚎声,声音因为深谷的缘故,远远的传荡开来,一些在四周冒险的修士,听到此声音,可谓是望风而逃。

    同时所有乌金血蝠,也开始逃离家园,那侥幸逃脱的血蝠公子,此刻更是面无血色,虽然他原本就是如此,而此刻更多了一份惊恐万分的表情。

    他逃也似的带着乌金血蝠,沿着深谷的密道逃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父亲死定了,他幻想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然而薛忘情怎么可能没有布下后手,就在他满心欢喜的以为逃出生天之际,一股蓝色流光突然诡异的包裹住了他的身体,随后向着四周蔓延,笼罩周围所有血蝠。

    一个难以形容的巨大的蓝色漩涡,笼罩了整个乌蝠谷,任何血蝠都逃脱不了灭顶之灾,此刻的相思剑,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既存在剑身之中的所有能量,一瞬间完全释放开来。

    楼乙瞬间惊呆了,庞大的水流遮天蔽日,从四面八方拉扯着敌人聚拢而来,水流拘束着他们全部,一瞬间来到了薛忘情的面前,楼乙喃喃自语道,“原来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气吞山河啊”

    以薛忘情为中心,数以百计的庞大水流,如同一座座急坠而下的瀑布群,疯狂的绞杀着水流中央的敌人,不给他们丝毫的喘息之机。

    那些普通的血蝠,仅在片刻之后,就被挤压碾碎,即便是元婴期的血蝠公子,最终也因为耗尽魔元,泯灭在了水流当中。

    乌蝠作为他们的老祖宗,自然坚持的更久一些,瀑流剑诀霸道无匹,作为瀑流剑诀的终结式气吞山河,更是呈现出难以言喻的滔天之威。

    最终乌蝠发出不甘的哀嚎声,被水流撕裂绞杀,薛忘情收剑还鞘,默默的落向下方,水流此刻也慢慢平复下来,它们换换的注入到乌蝠谷中,成为了一条宽广的河川。

    楼乙小心翼翼的带着韩持落向地面,他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薛忘情此刻的心情很沉重,并且带着浓重的哀思之情,他没有说话,静静的跟在他的背后。

    相思剑蓝光一闪,有些不舍的回到了楼乙手中,后者看着它,刚才那滔天之资,就是出自它之上,他喃喃自语道,“放心吧,我定不负你之威仪!”

    相思剑发出淡淡的蓝光,轻轻的嗡鸣,似在回应他的话语,楼乙将它背回身上,紧赶几步走向薛忘情,这时薛忘情开口道,“看清楚了吗?”

    楼乙嗯了一声道,“看清楚了!”

    “那就好”薛忘情话音刚落,猛的喷出一口血,身体也虚晃起来,楼乙面色大变,想要上前搀扶一下,却被薛忘情阻止,他抬头看着天空,眼中满含苦涩的说道,“如果当年我下定决心的话,也许雨柔就不会选择无情之道了”

    楼乙愣住了,他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可是薛忘情说完这句后,径直继续往前走,让楼乙问也不是,不问也不是,讪讪的看着他。

    很快他们来到一处地界,这里的场景十分的诡异,而且楼乙看到这里之时,瞬间瞪大了双眼,他看到了两处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变是漆黑无比充满了魔性的力量,一边则是纯净自然,透着生命奇迹。

    更为神奇的的是,他在这里看到了成片的黑白天麻子,这些寻常根本看不到的奇物,竟然在这里连绵成片,他的目光看向白色区域,那里矗立着几座孤冢,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在黑白分明的世界当中,有一块如同木板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件法宝,散发着截然不同的力量,薛忘情走上前去,扑通跪倒在地,对着几座孤冢磕起头来,满含着悲情与泪水说道,“老友们,薛讷来看你们了”

    他哭的像个孩子,撕心裂肺,楼乙从未想过,这样一个嗜酒如命之人,缘何会如此的伤心欲绝,这里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些死去之人又是谁?这块黑白相间的木板究竟又是何物

    没有丝毫的头绪,没有任何的讯息,一切无从得知,只有薛忘情那伤心欲绝的哭声,回荡在山谷之中,楼乙不由得也跟着伤心起来,只是他又缘何如此呢?难道只是触景生情而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