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薛讷出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五章 薛讷出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种无法掌控命运的感觉,让楼乙十分的沮丧,哪怕他此刻青魇在身,也还是无能为力,对方的眼神跟笑容,无不在嘲弄他的自不量力,楼乙看着近在眼前的对方,幽幽的叹了口气。

    可是就在此时,楼船之内突然一道蓝色光束冲天而起,同时楼乙背后的相思剑,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气息,顿时飞了起来,寒光一闪斩向对面之人,那家伙面色大变,身影诡异消失不见。

    同时一道蓝色身影落与几人面前,手一招相思剑落入其手,剑吟不断,嗡鸣不止。

    薛忘情看着手中剑,喃喃自语道,“老伙计,再次并肩作战吧”

    相思剑猛的一颤,发出高亢的剑鸣,四周弥漫着惊人的剑气,只一瞬间就将周围所有怪物抹杀,他看了楼乙一眼,开口道,“临行前再让你见识一下,何为真正的瀑流剑诀!”

    楼乙神情激动莫名,这算是第一次薛忘情真正出手,他丢给自己一本瀑流剑诀,却从未传授自己一招半式,所有的剑诀,都是靠他自己领悟摸索。

    然而如果能够看到对方亲自施展,自然会让自己的剑诀之路,更上一层楼。

    楼乙对金屠跟高大力说道,“你们马上回楼船里,之前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高大力不解的问道。

    “你觉得那些人会听你的吗?”楼乙说的意味深长,高大力经他点播,自然也明白过来。

    只是看上去金屠仍然不打算放手,楼乙叹了口气道,“不能忍也要忍,咱们现在奈何不得他”

    金屠狠狠的攥紧了拳头,恶狠狠的说道,“行,听你的,不过老子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楼乙话已经说到这里了,相信这两人不会再鲁莽行事,他转身追向薛忘情消失的地方,此时一阵刺耳的声响传递开来,随后无数血蝠望风而逃,转瞬间甲板之上,再也没有它们的影子。

    守卫的这些个长老,稍稍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严阵以待,没有了攻击,自然就要抓紧时间修复禁止,说白了这种事情,他们简直轻车熟路。

    很快蓝色的光罩,慢慢再次浮现出来,不过这一次楼船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等在原地,因为韩持还没有回来,他们其实比不在意楼乙的死活,只是名义上楼乙还是他们那几个韩家子弟的领路人。

    如果不是韩雨柔在的话,恐怕此事早有另外一个结局了,这也是薛忘情跟着一起来的缘故,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人们之间的尔虞我诈,历来有之,而越是繁华的地方,越是有过之无不及

    楼乙追着薛忘情的身影,来到了一处山巅之上,此时薛忘情正在同那个蝠人战斗,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蝠人在他手上,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你是谁?竟敢在乌蝠岭撒野,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那蝠人威胁道。

    薛忘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相思剑原地一转,一圈水流顺势旋转起来,剑尖轻轻一点对方,一道数十丈巨大的漩涡就将对方束缚住了。

    那水流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对方却根本挣脱不出,在里面痛苦的挣扎着,眼看就要被水流吞噬,他发出一声诡异的叫声,让楼乙异常的难受。

    薛忘情嘴角带着笑容,目光望向远处的深谷,这里的景色十分奇怪,连绵不断的群山,向着两边延伸,偏偏中间区域的这广袤之地,却如同深谷一般,而这里除了不断上涌的硫磺气息,再也没有什么其他东西。

    如果以神识探查此地,就会发现这里奇石怪磷千疮百孔,让人不寒而栗,底部存在着大量的破烂兵刃器皿,俨然一个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战场坟冢。

    而一个无比恐怖的气息,正从深谷的尽头呼啸而来,薛忘情手一招,楼乙顺势来到他身边不远处,此时他开口道,“正主来了,瞪大眼睛看仔细了!”

    楼乙心中惊骇不已,原本他以为目前在漩涡中挣扎的那个蝠人,就是这里的幕后黑手了,没想到这里的背后,竟然还有个更为恐怖的大家伙。

    不多时一个黑红色的魔影,从深谷走来,手里似乎提溜着什么东西,楼乙定睛一看,面色瞬间大变,因为他发现对方手里提溜着的,竟然是韩持大长老,而且对方的一只胳膊,此刻正被那黑影含在嘴里。

    他甚至能够听到对方咀嚼的声音,韩持早已面无血色,陷入到了昏迷当中,那可是元婴期的修士,竟然被对方如同小鸡仔般捏在手里,实在是匪夷所思。

    北州果然危险,即便修为达到了元婴期,也会碰到这样的下场,实在是太可怕了。

    楼乙满脸的阴晴不定,不过薛忘情倒看上去十分的平静,甚至都没去看那韩持一眼,只是盯着走向自己的这个黑影,露出耐人寻味的笑容。

    这时楼乙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这黑影似乎只有一只臂膀,另外一边的披风下空无一物,那黑影阴森森的斗篷下,露出一只猩红的眼瞳。

    此时正在打量着他们两人,声音如同九幽下的寒风般,不含丝毫的情感,“不知死活的人类,胆敢闯进我乌蝠魔尊之地,还敢威胁吾儿性命,罪不可恕!”

    楼乙被他这声音刺激的浑身发抖,他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家伙,修为远超元婴期,他拼命抵抗着对方的威压,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的难堪。

    此时薛忘情剑尖在四周轻轻点过,随后一道水幕将其笼罩起来,身上的巨大压力瞬间消失不见,只看到那水幕泛着涟漪,似乎将所有的威压隔绝在外了。

    薛忘情踏前一步,身体如同瞬移一般,那蝠人连带着被水流拘束起来,被蛮横的拖拽着一同随他而行,这让自称乌蝠的黑影,感到十分的愤怒。

    他正准备结果掉手里的韩持,却听到那个嚣张的人类开口道,“独眼龙,当年一战,看来你都忘了啊”

    乌蝠猛的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薛忘情,当他注意到对方手里的剑时,神情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二十年了,你竟然还敢回来!!!”

    他声音愤怒中透着激动,周身散发出恐怖无比的魔气,连带着整个山谷,都在轰鸣不止,蝠群远远的躲避开来,不知道老祖宗今天又发什么疯了。

    每年的这个时候,乌蝠总会莫名的烦躁,甚至暴怒无比,这个时候栖息在这里的乌金血蝠,就会远远的避开山谷,生怕受到牵连。

    可是前些日子,老祖宗不是刚刚发泄过吗,怎么这次突然又这样了,然而没有血蝠在意这些,它们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赶紧逃走,再迟点小命不保。

    黑红色的气流,包裹着乌蝠的身躯,他的身体明显的变大起来,六个巨大的黑色血球,悬浮在他的身体四周,薛忘情瞅了一眼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来来回回这几招,你不腻吗”

    乌蝠张开大嘴,一道黑色音波呼啸着撞向薛忘情,恨不得将他震成齑粉,相思剑发出嗡鸣,剑光一抖,那血蝠公子就被甩到了他的面前,乌蝠发出一声冷哼,黑色音波散开,没有伤到血蝠公子。

    而此时薛忘情手中剑一招,又将血蝠公子带回了自己身边,乌蝠情绪十分激动吼道,“还我儿来!”

    “还给你也可以,不过一命换一命,把那人放了吧,我警告你别耍花样,你我都彼此了解对方。”薛忘情眼含深意的说道。

    乌蝠冷哼一声,将韩持给丢了过来,那感觉就如同在丢弃杂草一般,薛忘情手一招,将他稳稳拖住,神识一扫后,就丢向了楼乙。

    楼乙小心翼翼检查之后,发现韩持全身骨骼都被捏碎了,要知道这可是元婴期的修士,对方下手未免也太恶毒了,他连忙运转木灵元跟水灵元帮助对方正骨复原。

    薛忘情摇了摇头道,“妇人之仁”

    他手一抖血蝠公子飞向乌蝠,被他接住后,丢向了山谷后方,此时薛忘情看口道,“徒儿你可看清楚咯!”

    楼乙猛的想到这次跟来的目的是什么,他双手按在韩持胸口,一边疏导经脉,一边看向薛忘情,只见薛忘情手中剑高举过头顶。

    四周风云变幻,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蓝色光环,无数的天地灵气,在一瞬间转化为水灵元,注入到相思剑中,剑若游龙,吟声响彻云霄。

    相思剑越发光彩夺目,剑尖之上一抹极致的蓝色,甚至开始转化为黑光,剑吟之声此起彼伏,如龙吟虎啸,如海潮翻涌。

    乌蝠看上去也十分的凝重,虽然他修为高深,可是面对薛忘情之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畏惧,当年一战,他先被他刺瞎一目,又被他的同伴斩断一臂。

    为此这二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报仇,而如今仇人就在眼前,他的独目却又透着畏惧之色,他恨自己的怯懦,他早已突破元婴期,为何又会畏惧一个直有元婴期的人类。

    薛忘情抬头看着他,嘴里轻轻吐出四个字来,“气吞山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