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乌金血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三章 乌金血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外围的风光,总是透着一丝凄凉,虽然风景绮丽,然而楼乙却也听说,这里远比看上去的要危险的多,因为毗邻北域,所以赫连山脉的妖兽,经常会借道来此。

    而且来的都是十分危险的家伙,至于原因是什么,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敢提及,而各大世家跟宗门,也大都讳莫如深,不愿提及。

    就比如当初的雪鸮一事,就从未有人提及过,而楼乙跟浩雪宗的这些人,也差点因此丧命,幸得上天垂怜,捡了条命回来,但是仍然让他们到如今都心有余悸。

    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艳阳高照,晴空万里,转瞬间突然乌云密布,风也比之前更急了,而且楼乙听到有嘈杂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他问金屠道,“是不是出事了?”

    金屠毕竟还是十三世家的人,有些事情自然要比他懂得多,只是他也是第一次来北州,家里的长辈也只是嘱咐他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显然他现在也是一脸茫然,冲着楼乙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要不咱们下去看看吧”

    楼乙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往外走,此时正巧碰到韩持这个老东西从隔壁走出,他看上去有些烦躁,看到楼乙他们过来,皱着眉头道,“你们在这里呆着,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许出来!”

    他的话加上此时的表情,让楼乙意识到,恐怕碰上大麻烦了,要知道韩持可是元婴期的修为,寻常麻烦何须他亲自出马。

    楼乙对着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三人悄悄的从另外一侧下楼,结果发现整个楼船的长老,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这时楼乙听到韩持愤怒的训斥声,“你们怎么搞的?这种错误也能犯吗?!!”

    那被训斥之人,楼乙之前参观楼船之时见过,是韩家人,而且是韩晃亲自带来的人中的一个,他是楼船的操纵者,这大家伙说白了就是他在控制着飞行。

    楼乙没来由的抬头看向上方某处,那里是韩雨柔的居所,她自从来了之后,就一直没有现身过,至于另外一边的一间屋子,楼乙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里住着的自然是薛忘情了,这家伙还真是狗皮膏药,韩雨柔到哪,他都得跟着,人家都无情道了,你这上杆子的又是图什么呢

    现在韩持一个人在忙碌,让楼乙多少安心不少,如果韩雨柔跟薛忘情都出现了,那才是真的大事不妙了。

    天色黑的有些邪乎,转眼间伸手不见五指,楼船之上明光石顿时闪耀其柔和的光芒,四周开始出现一抹淡淡的血腥气。

    此刻船上的人,大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只等正主出来一见了,很快一阵奇异的波动从四面八方袭来,楼乙顿时感觉浑身不舒服,甚至脑袋嗡鸣佐乡,金屠眉头一皱,开口道,“来了!”

    砰的一声巨响,伴着金屠的话音落下,只见一个体型超过十丈的庞然大物,直直的撞在了楼船之上,护罩爆发出阵阵涟漪,并发出刺耳的警鸣。

    紧接着一只只体型超过丈许的大家伙,一只接着一只贴在了楼船之上,原本就视线不明朗的楼船,就像是被贴上了大量的黑色窗户纸,样子说不出的诡异。

    不过幸好这大家伙足够解释,即便周围贴满了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怪物,它也没有丝毫的晃动,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楼乙大吃一惊。

    只见它们突然张开血盆大口,楼乙清楚的看到,它们嘴里滴落的液体,竟然迅速将楼船的护罩,融出一个窟窿来,楼乙面色一变,出声提醒道,“赶紧封闭五感!”

    声音刚说完,这些个怪物,突然将嘴猛的贴在溶解的空洞之上,随后一阵惊人的波动爆发开来,整个楼船剧烈的震荡开来,宛如要散架一般。

    那些个护卫的长老,一个个七窍流血,表情说不出的痛苦,他们不断抵抗着,这要命的魔音,一变施展术法进行反击。

    一道道能量光束,顺着护罩飞出,切割在这些怪物身上,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些怪物的身体,要比看上去的坚硬得多。

    能够看到术法在这些家伙的身上划过,爆发出刺耳的声响,并伴着火光四溅,冰霜覆盖在这些怪物的身上,让它们动作迟缓下来,然而却杀不死它们。

    而它们释放的音波,却可以将冰爽震碎,而且有一些怪物,似乎根本无惧这些攻击,犹自用獠牙撕扯着护罩,拼命想要钻进来。

    而这时护卫的长老们,就不得不上前与之厮杀,然而这些怪物,巴不得你这么去做,它们的爪子十分的锐利,而且还能够释放血色爪影,不仅威力巨大,而且施展的十分频繁。

    好在这帮长老身上都有护具,为了这次北州之行,浩雪宗可谓是重装上阵,能配给的装备,都给配备齐全了,宝甲闪耀着冰蓝色的光华,蓝色晶盾承受着血爪的肆虐。

    金屠按耐不住想要冲过去杀个痛快,却被楼乙一把揪住,这家伙就是如此,天生的战斗狂人,也不看看韩持到现在都没动过,而且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事情绝没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果然没过多久,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气息,突然笼罩整个楼船,那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影子,遮天蔽日一般,一阵诡异到极致的声音,仿佛能够刺穿耳膜,它桀笑着说道,“来了,就都留下吧,我的孩儿们也饿了”

    韩持双眼猛的瞪圆,大声吼道,“所有人趴下!”

    声音刚说完,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整个楼船被打翻过来,在空中翻滚了数次之后,才在此平稳下来,然而所有人的表情却凝重无比。

    整个楼船的禁止,被打得支离破碎,警报声此起彼伏,守卫的长老被震得七荤八素,一个个狼狈的趴倒在地上,挣扎着慢慢站起来。

    而这时禁止破碎的声音传来,它终究没能支撑太久,被怪物们压塌了,随后漫天的黑影呼啸而来,楼乙透过楼船的亮窗,终于看清楚了这些东西的长相。

    蝙蝠,不过不是普通的蝙蝠,它们的个头实在太大了,除了那个最大的十丈之外,剩余的最小的也在丈许大实力也从筑基到结丹期不等。

    那只最大的蝙蝠,拥有着结丹期巅峰的实力,可以说碾压在这甲板上除了韩持以外的所有人,韩持一马当先,瞬间出现在大家伙的面前,手中寒剑一闪,那怪物就发出一声惨嚎。

    血喷溅而出,韩持迅速往后退去,这怪物的血十分的古怪,竟然如同岩浆一般炙热,从伤口喷溅而出之时,还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韩持似乎十分忌惮,赶紧保持了安全的距离,然而在他们战斗的正下方,有两人却没有这般幸运了,那血触碰到护甲之上,竟然顷刻间腐蚀进去。

    宝甲竟然毫无用处,两位护发长老,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被毒血溶解,随后天空黑影一闪,将他们吞进了嘴里,吧唧声随后想起。

    楼乙眼神一凛,这怪物竟然旁若无人的大快朵颐,实在是太可恶了,此时他发现金屠跟高大力也是一脸的愤恨,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冲向了甲板。

    楼乙毫不犹豫的放出了吞虚冥虫,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喂过的家伙们,带着对楼乙的埋怨与愤怒,刚准备做点什么,却突然发现有东西袭击过来。

    忍了这么多的时日,好不容易被放出透透气,这帮不知死活的玩意,竟然还赶过来送死,不吃个痛快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吞虚冥虫一字排开,张开大嘴猛的一吸,要知道它们可是继承了吞虚蚺的天赋之力,这一吸的威力可想而知,这帮怪物哪见过这阵仗,不由得凶性大发,疯了一样扑向吞虚螟虫。

    楼乙暗中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己暂时是安全了,他不再管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转而配合高大力杀向了蝙蝠群,此时韩持早已不知去向,那只十丈大的蝙蝠,此刻也不知去向。

    此次参加大会的同船之人,只有他们几个,华溢海,黄翰,甲天下他们都没有同行,金屠之所以会在,是因为他想问清楚楼乙是怎么战胜甲天下的。

    否则他此刻也断然不会呆在船上的,这船上除了他们几个外,就是韩家此次送来的那些个所谓的侍从了,只是这些个家伙,从最开始登船就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

    对他也是不假辞色,甚至背后对他指指点点,最让楼乙无法接受的是,他哥哥楼山的名额,也被送给了一个叫做韩斐的韩家子弟,也就是说他们韩家这次同船的还有十一个人。

    所以名义上这是浩雪宗在护送他们几个,实则是楼乙沾了人家的光,其实这楼船本就是给那十一个人准备的,他们不过只是噌了此免费的船罢了。

    就在楼乙等人杀向蝠群之时,楼船的明窗后面,正有一双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其中一个青年,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修为足有结丹期七层的模样。

    此人就是韩斐,顶替了楼山的名额而来,其实这一次韩家之所以如此狼狈,并不是他们家族出了问题,而是禁地不知为何,突然打不开了,而韩家那些个天才们,全被困在了里面。

    他韩斐因为出来的早,所以得以幸免,而作为大家族的韩家,参加大会的竟然是一个结丹期七层之人,说出去自然会让人笑话,所以韩家本家才不得不借着韩雨柔的事情,安排他们作为随从跟随出席。

    不过韩斐虽然在韩家并不出众,却也是骨子里骄傲之人,对于楼乙这种穷乡僻壤出来的宗门魁首,打从心眼里看不起,尤其是还要走在他的身后,那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