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八十章 滴水之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八十章 滴水之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凯虽然十分激动,可是他也马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尴尬的笑着松开了手,忐忑不安的站在原地,生怕楼乙会责怪他,说实在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很多事都会变的。

    尤其是如今的楼乙,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孩子,如今的他已经很有威严了,一颦一笑都有位者的派头,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

    楼乙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以来,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当年的锐气去了哪里,当年的灵性又去了哪里,究竟是何事,让他失去了属于自己的锋芒与自信。

    “还要站在这里吗?”楼乙问道。

    王凯搓了搓手道,“那个,您身份高贵,我住的地方实在是太简陋了,况且还有”

    楼乙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道,“头前带路吧……”

    王凯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带着他走出了灵符堂,来到了后院位置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这时他听到几声剧烈的咳嗽,从面前一座简陋的草屋内传出。

    楼乙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周围十分的脏乱,甚至可以说比当初外门的杂物处还不如,这样的地方竟然住着一位一品的灵符师,楼乙的心绪波动着。

    王凯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将一些随处生长的杂草,用脚一点点的踩向两边,为楼乙清理出一条路来,还没等人走到屋前,楼乙就闻到了一股十分难闻的腐烂味道。

    王凯十分尴尬的说道,“对不住了,师父他老人家身体不适,这味道实在是有些难闻,要不您还是不要去了……”

    楼乙摆了摆手,从他身边走过,手一挥那有些破烂的房门就被打开了,那腐烂的气味,一下子涌了出来,楼乙眉头一皱,随手一张净水符打了出去。

    只是似乎没什么效果,那味道仍旧挥之不去,楼乙眉头再次一皱,身散发出来的冻气,将他与这难闻的气味隔绝开来。

    王凯显得有些无措,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跟着楼乙进去,却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惹恼了对方,会对师父老人家不利。

    不多时楼乙带出一个人来,如果他还能算做是人的话,消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不说,甚至满身的脓疮,散发着刺鼻的腐臭味道。

    王凯看到他把人带出来了,吓得扑通跪倒在地,边磕头边说道,“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师父吧,他时日无多了,拜托您了!”

    楼乙没有回答他,而是当着他的面,用手指划了一个圆圈,只是还未等他开始施展,外面就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在赶来。

    楼乙眉头皱着,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以风灵气小心的托举着那人的身体,以水灵元包裹其身体,一遍遍冲刷着他的身体。

    恰在此时那群人冲了进来,为首之人楼乙认得,正是当初带走胡汉堂的那位长老方佟,楼乙冷笑一声,还真是怨言路窄啊……

    方佟如今已是灵符阁的大管事,地位等同于阚冬当初在炼药阁的地位,只不过他跟阚冬不同,他在得到权利的第一天,就绑了公孙弘这条富贵之路。

    其实灵符阁利润并不高,公孙弘也看不这个地方,但是权谋这种东西,并不一定要有利可图,他要的是这些长老们的忠心跟决策权。

    方佟这些年混的风生水起,也与他当初的决定脱不了干系,他并不惧怕楼乙,因为他是公孙弘的人,他很清楚对方不敢跟公孙弘硬碰硬,只是有一件事他必须阻止,这关乎到一个秘密。

    而这个秘密很有可能引发大麻烦,他必须保证这个知道秘密的人,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且毫无意外的病死,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安心,因为只有死人才能够守住秘密。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是灵符阁的后院,未经允许不得擅自前来,请你赶紧离开此地!”方佟义正严辞的说道。

    楼乙看着他,眼睛里带着笑容,反问道,“你在跟我说话?”

    方佟一愣,紧接着大声道,“废话,这里除了你是外人,还有别人吗?”

    楼乙冷笑一声,走前去,一巴掌甩在对方脸,方佟不过结丹期二层境界,还是靠别的方法堆来的,楼乙这一巴掌,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跟着他前来的那些个灵符阁的长老们,一个个都吓傻了,就连王凯也惊的脸色煞白无比,不过他内心却十分的开心,这一巴掌算是扇到他心坎里了。

    他甚至幻想,这一巴掌要是他扇的,该有多么的美好,他跟他师父之所以会变得如此,这个方佟是罪魁祸首,而朗旭不过是落井下石罢了。

    他恨方佟,恨这个家伙一手遮天,恨他用卑鄙的方法将他们监禁起来,而且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当初明明任大管事,是点名了他师父来继承符阁的,可是为什么在他辞世之后,名额却变成了方佟,而他师父却染恶疾,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方佟当大管事之后,简直丧心病狂,不但剥夺了原本属于他师父的一切,更是将他俩赶来了这里,朗旭也弃师而去,成为了方佟的马前卒,每天都会来冷嘲热讽,提出各种刁难。

    他们就是要逼死自己,逼死师父,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然而这么多年来,他反抗过,也据理力争过,但是结果呢,不但自己入不了内门,甚至连灵符阁都出不去。

    多少年了,他被迫不断画符,修为从几千年开始,就一直停滞不前,试想每天灵力被榨的一干二净,又怎么可能有机会晋级呢……

    楼乙的这一巴掌,扇掉了他心头笼罩的阴霾,他决定也许救星到了,能够救他们脱离苦海的人,就是眼前这位扇了方佟一耳光的人。

    方佟挣扎了半天,脑袋嗡鸣不止,他颤抖着挥动手指,威胁道,“好,你等着,这件事没完,我一定要告刑罚殿,说你不尊重长老,还动手殴打宗门长老,你等着”

    然而楼乙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走前去,将他提溜起来,此时方佟怕了,他真的怕了,因为楼乙那一副笑脸,突然变得可怕起来,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身体猛的颤抖起来。

    楼乙看着他阴晴不定,忐忑不安的脸,开口道,“看来你还没老糊涂,还知道你现在的命,攥在我的手里!”

    “你你别乱来啊!”方佟明显怂了,眼睛转向一旁,似乎是在对其他人求救,可是楼乙的眼神冷冷扫过四周之后,顿时无人敢前帮忙了。

    方佟傻就傻在,他忘记了一件事情,楼乙如今的身份是掌门亲传弟子,算是半个宗门掌权人的身份,令牌一日没有收回,他就可以代宗门行使权利,方佟这不知死活的威胁他,就相当于侮辱宗门宗主,足以让楼乙将他就地正法了。

    至于其他那些狗腿子,有谁敢前求情或者闹事,一并就地处决,试问还有谁敢在他面前造次,楼乙不想让公孙弘难堪,但不代表任何事情都要妥协,尤其是方佟如此找死的情况下。

    他以修为禁锢了对方,让他跪在地,其他人忐忑的站在方佟身后,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满头的虚汗……

    楼乙冲着王凯笑了笑,走回到他师父身旁,继续为其梳理身体,当初他闻到那股腐烂的味道之时,就知道对方中毒了,而且这毒下的明目张胆,乃是一种名为腐心草的普通毒草。

    只有江湖混混,才会用到的毒药,没想到竟然用在了一位灵符阁的长老身,这种毒草虽然普通,开始症状却极为残忍,相必下毒之人,是恨极了他,才要让他承受这巨大的痛苦。

    而且他还窥测到,他体内还有另外一种毒,这种毒名为解根蛉,表面来看,它能够缓解腐心草的毒素,实际却是让对方承受更大的痛苦。

    这一点王凯恐怕并不知情,如果他知道自己亲手加剧了师父的痛苦,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的住,楼乙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都道妖兽残忍,嗜血无情,岂止某些人比妖兽更加残忍,卑鄙无耻……

    一丝一缕的毒素被抽取出来,慢慢堆砌成一个黑青色的水球,这毒草的毒很容易解除,不过楼乙很清楚,此人中毒太深,就算是解毒了,只怕也只剩下几年寿命了。

    方佟看着楼乙将那人治好,满头的冷汗直冒,因为他知道,一旦这人醒了,他就完了,可是他现在口不能言,腿不能动,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楼乙为那长老灌输生机之力之时,一声冷哼从天而降,元婴之威瞬间扑面而来,楼乙眉头皱了皱,不过却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情。

    公孙弘从天而降,身后站着朗旭,只不过他看去鬼鬼祟祟的,楼乙就知道了前因后果,肯定是这家伙通风报信,引来的方佟,结果他发现方佟被控制后,又去搬来了公孙弘。

    公孙弘冷冷的看着他,手一挥解除了方佟的禁锢,方佟脱身后,扑通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着楼乙的恶行,更是眼神急切的看向被救治那人,希望公孙弘赶紧阻止他,免得对方真的醒过来。

    楼乙平静的看着公孙弘,开口道,“掌教好大的威风啊……”

    他说话的时候,一物悬浮在了他的面前,正是韩雨柔赐给他的令牌,公孙弘面容抽搐几下,连忙冲着令牌说道,“刑罚殿掌教公孙弘,见过掌门令牌!”

    他没有提及楼乙的掌门亲传身份,说白了就是心中有怨气,但是他的做法也没有错,楼乙又挑不出他的错处,所以楼乙在心底再次骂他是个老狐狸,老奸巨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