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终对决(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二章 最终对决(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甲天下放弃了继续围攻楼乙的想法,因为他实在不敢去赌,虽然他拥有紫麟盾,可是他不确定这件东西,是否能够挡的下,如此惊人的天冥冰魄融合后的寒流。

    他的身份高贵无比,岂是一个蝼蚁可以比拟的,如果他被对方伤到了,岂不是一个天大的耻辱吗

    他果断的撤回了火焰,将自己四周以这些火焰之力包裹,借此来抵消寒流的冲击,楼乙的危机转瞬解除,他发出一声嘲弄的冷哼,眼神陡然锐利起来。

    包裹住甲天下的寒流,突然开始缓缓转动起来,就如同当初楼乙对付金屠之时一样,然而如果金屠他在现场的话,就会发现这次的涡流,比当初的更加危险。

    巨大的漩涡,如同一个不断碾压吞噬的黑洞,拉扯着甲天下的身躯,要将他整个人扯得粉碎,甲天下内心万分愤怒,拼命抵御着这种让他猝不及防的窘境。

    猛然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紫色流光,一副紫莹莹的铠甲,出现在了他的身上,甲天下周身的气息瞬间强大数倍,发出愤怒的咆哮声,“够了,闹剧该结束了!”

    轰的一声巨响,宛若九天玄雷落下,万道雷霆洒落人间一般,巨大的雷霆从天儿降,将这涡流深渊激得粉碎,楼乙面色一边,嘴角有血迹出现,显然对方这一击,当他受伤了。

    此时的甲天下,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周身环绕着惊人的紫色雷霆,紫剑,紫盾,紫色的铠甲,这竟然是一整套的法宝。

    同楼乙一样感到震惊不已的则是一直都在关注着这场战斗的人们,人群发出阵阵惊呼,尤其是那些个长老,更是呼声不断。

    “看那,整套的法宝!”

    “我的天哪,活了大半辈子,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整套的法宝”

    “唉,大家族就是大家族,哪像这北域的偏壤之地,一把上品的灵器,就算是了不得的宝贝了,井底之蛙啊,可笑,可笑啊”

    人们在唏嘘感叹之时,楼乙也在打量着对方身上的铠甲,他在与自己的青魇做对比,如果单论卖相来看,对方的确是一整套的装备,但是若论品质的话,青魇绝对更胜一筹。

    而且甲天下手里的剑,以及那个盾牌的防御法宝,明显不是跟铠甲一体的,这也足以证明,这些东西不过只是临时拼凑在一起的,又或者说是刻意为之。

    楼乙可是拥有法宝铠甲的人,见识自然不会跟他们一般,当然这也并不是说这套装备不厉害,反而正相反,甲天下铠甲一上身,整个人就变的不同了。

    他将手中剑高高举起,如同带天罚刑之人,巨大的青色雷霆,缠绕在剑身之上,甲天下看向楼乙所在的位置,嘴巴微微张开道,“落!”

    字刚从嘴角出现,楼乙就感觉到天空之上,什么东西锁定了他,而且他很清楚,自己躲不掉,他心念通体,一道青色光罩,顿时笼罩在头顶之上。

    三花聚顶凝聚在上空的一瞬间,一道如同水桶般巨大的青色雷霆,笔直的劈在了楼乙所在的位置,一时间火花四溅,电蛇狂舞,仿佛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们的侵蚀一般。

    楼乙的膝盖明显的一沉,足见这雷霆之威有多么的恐怖,青花瞬间破裂,不过这已不是当初的青花了,为了应对甲天下的雷霆与火焰,他特意前往灵药园,将所有避火避雷的灵材,全都取了一份。

    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将它们分解吸收,融入到自身的木灵气之中,如今的青花秘纹,不仅防御惊人,能能耐火耐雷,然而就结果来看,似乎还是甲天下的雷霆更胜一筹。

    又是一道巨大雷霆劈落下来,根本不给楼乙躲避的机会,他就这么硬生生的被雷霆压在了原地,一道接着一道雷霆从天而降,而且他还感受到,雷霆的威力正在不断增强中。

    终于又是一道雷霆落下,这次的雷霆已经不是水桶可以形容的,俨然有水缸那般粗细,狭带着天威,轰然坠落而下,这一次青花秘纹再也承受不住,楼乙被剩余的雷霆吞没了。

    甲天下看上去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可是当他看到楼乙被雷霆吞没之时,明显的嘴角带上了一抹笑容,然而瞬间他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他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雷霆肆虐的深坑中一跃而起,宛若从九幽出现的冥鬼一般,咧着嘴路露着可怕的獠牙,向着扑来。

    实际上楼乙受伤不轻,然而他身怀木灵脉与水灵脉两大疗伤圣脉,在雷霆击碎青花秘纹,并席卷而来的时候,他早已为身躯凝聚了巨大的生机之力以及治愈之气。

    雷霆的霸道是绝对的,也是摧枯拉朽的,然而雷霆刚造成伤害,木灵气就开始疏导,水灵气也开始疗伤,加之楼乙嘴里还含着丹药,此消彼长之下,就这么硬生生的挺住了。

    他之所以笑的有些狰狞,也不过是因为,眼耳口鼻都在流血,七窍受到巨大冲击,破裂出血,脑袋嗡鸣不止,他洁白的牙齿都被染成了血色,劫后余生的笑容,在他这幅黑漆漆的面堂以及血淋淋的牙齿下,当然显得颇为狰狞了。

    “这怎么可能!”甲天下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而恰在此时,楼乙已经借着这个时机,来到了他的面前,此刻他手里握着的不是剑,而是龙牙与龙刃。

    一道青光一闪而逝,楼乙眉头一皱,因为他感觉自己并没有得手,虽然近在咫尺,却感觉十分的怪异,突然啪的一声脆响,什么东西碎裂了,楼乙低头一看,甲天下悬挂在腰间的玉髓破裂了。

    他瞬间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东西,救了他一命,可是这东西就只有一块,救了你一次,还能救你第二次吗?

    第二道青光如影随形,追着甲天下的脖子而去,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入到了他的耳朵中,“不要!”

    不要?

    声音是公孙霓裳发出的,楼乙受到了影响,失去了最佳的刺杀时机,甲天下得以退身,紫麟盾爆发光芒,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

    楼乙愣了一下,苦笑着看向公孙霓裳,却发现对方流着泪看着自己,眼神中带着哀求的目光,他在内心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幼稚?为什么就是放不下!”

    他没有答案,然而这次的袭杀失败,也意味着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偷袭对方,高手对决,一次犯错就足以致命了,怎么会允许再犯同样的错误。

    甲天下的眼神变了,所有的轻视不见了,他的精神也难得集中起来,楼乙无奈的将两柄短刃收回,又将相思剑取出,接下来将是一场苦战,胜负难料了。

    擂台之上你来我往,楼乙用尽了自己的手段与对方周旋,剑与剑发生着碰撞,火焰,雷霆,寒流,飓风,交织在一起,楼乙没有考虑其他的,只想着战胜对手。

    不得不说穿上法宝的甲天下,实在是太强了,粗壮的金蛇藤草,在捆住对方的一瞬间,就被雷电与火焰化为乌有,楼乙的诸多布置,变的没有意义起来。

    不过好在他也吃过一次亏,柔风细雨配合着瀑流剑诀,倒也让甲天下无法锁定他的真身所在,如果再被对方锁定一次的话,恐怕就不是危险的问题,很可能会因此送命。

    天空之上雷云翻涌,寒风肆虐,雷霆与寒霜在空中博弈,一道紫色身影,与青色流光,在半空中激烈碰撞,灵元的消耗是剧烈的,他们都在不断服用着丹药。

    大家还是第一次看到甲天下被迫服药的场景,很难想象这个让他如此狼狈不堪的人,会是这个楼乙,即便他当初成为掌门弟子,大家也都认为是他使了什么不干净的手段。

    毕竟韩家对外可一直都是不承认的,可是今天他的表现,实在是太抢眼了,就连那个被公认是浩雪宗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都让他逼的如此狼狈不堪。

    甲天下此刻汗流浃背,额间的汗水如雨水般落下,他引以为傲的炎瞳,因为使用过度的缘故,已经暗淡无光了,那金红色的印记,也陷入到了休眠当中。

    雷霆之力虽然仍旧给楼乙带来巨大的威胁,然而可以看得出来,它很快也将无以为继,因为这种天威,远比想象中的更加损耗灵元。

    反观楼乙这边,虽然看上去狼狈不堪,整个人像是一坨黑漆漆的泥蛋,然而他的动作没有一丝紊乱的迹象,并且随着战斗的持续,他被电焦的皮肤,正在不断的滋养中加快蜕变。

    每一次的激烈碰撞,总能够看到一些老皮从身上剥落下来,此时此刻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断在掉渣的松花蛋,慢慢的露出里面那层光滑的外壳。

    甲天下被他不断欺身过来,也渐渐的打出了真火,所谓的天才,总是会有隐藏一些后手,比如金屠曾经施展过的破军斧法。

    甲天下作为公认的天才,又怎么可能没有压箱底的东西呢,他的心念一动,身体突然剧烈震动了一次,只一瞬间楼乙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而就在这个时候,沉睡在腾蛇玉戒中的某个生物,睁开了眼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