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最终对决(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最终对决(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不知道这一夜是如何过去的,他仿佛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周围说不出的诡异,他的眼前不断闪过楼山死去的面容。

    阚冬为了不影响到他明日的比赛,没有让他呆太久,早早的就安排人将楼山葬下了,他被葬在了内门后山的位置,葬在了所有清风村人的身边。

    楼乙祭拜过之后,就回到了洞府,同一时间浩雪宗上下剑拔弩张,公孙弘对于楼乙的发言,十分的不悦,然而阚冬这一次十分的硬气,公然的斥责了这位已经晋级为元婴期的刑罚殿掌教。

    要知道甲天下敢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出任何问题,同时在这个问题上,甲家的这些个长老,也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然而当薛忘情站在他们面前之时,他们却不得不色厉内荏,告诉他们甲家也不是好欺负的,然而薛忘情根本不给对方面子,手中的酒坛,直接砸在对方脸上。

    酒液混杂着血,将这个嘴贱之人,染成了大花脸,公孙弘有意出头,然而当他认清现实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这点实力,在面对薛忘情之时,竟然如此的苍白无力。

    想当初他还千方百计的想要将典籍阁弄到手,将薛忘情比做自己的对手,原本以为自己修为突破了,是时候收拾对方了。

    然而薛忘情只用一只手,就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公孙霓裳咬着牙冲到前面,甲天下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冷冷说道,“前辈您是想要以大欺小吗?”

    薛忘情看了他一眼道,“是又如何?”

    甲天下明显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薛忘情会如此问他,于是答道,“大道无边,达者为先,宁欺白发翁,莫欺少年穷,您可明白?”

    薛忘情笑了笑,眼神陡然锐利起来,周围的人感受到一股窒息的压力,瞬间笼罩四周,甲天下面色瞬间大变,这是**裸的杀意,不加丝毫的掩饰。

    ”你?.......”甲天下刚要开口,却被薛忘情打断。

    薛忘情看着他,开口道,“你的确天赋异禀,只是你要知道,这天底下的天才多如过江之鲫,而大多数的天才,都变成了渔翁篓里的食物……”

    甲天下面色阴晴不定,他如何能不明白,薛忘情话里的意思,他攥紧拳头道,“前辈的话,天下定铭记于心!”

    薛忘情冷哼一声道,“少跟我来这套,你的事情,我徒儿自会解决,我还没有糊涂到,需要以大欺小来找存在的。”

    薛忘情飘然离去,留下在场一群人面面相觑,甲天下的身躯抖个不停,脸色显得十分可怕,而且他身上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没有人敢上前劝说。

    夜总有过去之时,清晨的光洒落进了洞府的院子里,一个身影慢慢的从洞府走出,机械的走向比武场,这一日人山人海,盛况空前。

    几乎所有的浩雪宗弟子,全都聚集一堂,只不过大家派系不同,显得泾渭分明,花如眉夹在中间,反倒是左右为难。

    不过最终她还是选择站在楼乙这边,当公孙霓裳看向她的时候,其实她心里也清楚明白,这个最要好的姐妹,恐怕再也不会有了。

    楼乙慢慢的走向比试的擂台,途经之地,所有人全部下意识的向后靠,因为这家伙身上涌动着的气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这股气息完全不输给那些结丹期后期之人。

    更为重要的是,他身上涌动的杀气,没错,就是杀气,他虽然没有面露狰狞之色,却仍然让人不寒而栗,仿佛他的身躯之中,寄宿了一只择人而噬的饕餮怪兽。

    他的眼睛始终看向擂台,眼神竟然没有聚焦,甲天下此刻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虽然楼乙身上的气息很惊人,可是当初自己打败他,也不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蝼蚁就是蝼蚁,再强壮的蝼蚁,也不过只是多挣扎一会罢了,楼乙纵身一跃,跳上了比试的擂台,顿时狂暴的风,席卷整的擂台。

    擂台负责主持的长老,眉头一皱看向他,开口道,“注意控制你的情绪,比试还没有开始呢!”

    楼乙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语一般,直勾勾的看着甲天下,对方还想再开口,甲天下却张口说道,“别浪费时间了,反正马上就会结束的,宣布开始吧……”

    他仍然如此的有自信,那长老心中虽然不爽,可是这两边他似乎都得罪不起,无奈的叹了口气,宣布了比试的开始。

    然而话音刚落,就看到一道青光从他身旁一闪而过,随后就听到一声巨响传来,楼乙在宣布开始的一瞬间就冲向了甲天下,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然而一道紫色盾牌,在此时张开结界,将楼乙生生的阻挡在了外面,紫莹莹的光芒,笼罩整个擂台,人群发出一声惊呼,“法宝,是法宝!!!”

    这面盾牌的确是一件法宝,而且还是北州甲家赐予甲天下的见面礼之一,楼乙愤怒的拳头,并没有伤到对方分毫,盾牌产生的光芒,泛着层层涟漪,却并没有因此出现裂痕。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着实吓了甲天下一跳,太快了,简直太快了,刚才那一击,根本没有给他丝毫的反应时间,如果不是这法宝紫麟盾,恐怕他现在非死即伤啊……

    甲天下的情绪激动起来,如同昨日被薛忘情羞辱时候一样,他的眼瞳闪耀着金红色的光芒,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奇寒之力,也在同一时间出现。

    整个擂台瞬间泾渭分明,一般金红色的,一半幽蓝色,甲天下疯狂的施展着自己的炎瞳,他自信这天底下,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住它的火焰。

    然而楼乙所迸发出来的寒流,却着实的给了他一个响亮的教训,嗡鸣声渐起,六道幽兰的的冰晶,突然悬浮于楼乙的肩膀之上,有人开口道,“玄冥冰魄决,真正的玄冥冰魄决!”

    此时看台之上,韩持发出一声冷哼,不满的看向上位坐着的韩雨柔,他始终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何要将韩家如此重要的功法假手于人,这会给韩家带来多么巨大的麻烦。

    同时下首位置,韩晃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切,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玩味,他自幼刻苦,在回到韩家本家之后,也体会到了韩家禁地的威力。

    想要学得天冥冰魄决,并不是一件难事,难就难在,如何让它们安静的呆在窍穴之中,要知道一个人即便是水脉,也不可能承载太多的天冥冰魄,这会让经脉发生巨大的逆转,甚至冻结整个身体。

    这套地阶功法,看起来威力无穷,实则处处透着危机,你无时无刻不得提防这些小东西,对身体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此时六枚天冥冰魄瞬间融入到瀑流剑诀当中,楼乙起手逆水行舟,以惊人的寒流,夹杂着无尽的冰霜,一股脑的冲向甲天下。

    甲天下双瞳闪耀着极致的炎光,将来袭的寒流尽数蒸发,四周到处都是蒸发后的水蒸气,不过还是有大量的冰晶,冲击到了甲天下的身边。

    甲天下眉头紧锁,看着面前的紫麟盾,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内心的愤怒更重了,这究竟是为什么?他在心里问自己。

    明明就只是一个蝼蚁,为何竟然能够触碰到他,这不可能,也决不允许。

    刺耳的雷鸣声响起,甲天下化身雷霆,一瞬间以千钧之势压了回去,楼乙不退反进,一式湍流直下,反手一剑劈下。

    巨大的瀑流猛然从天而降,压向冲天而起的甲天下,两人开始了第一次的正面对抗,犀利的雷霆,摧枯拉朽一般,分割着坠落而下的瀑流。

    然而随着他不断的推进,灵元开始不济,他只能被迫强行催动,可是即便如此越往上行,压力就越大,他的雷霆也隐隐受到了压制。

    “给我开!!!”甲天下愤怒的嘶吼一声,体内的雷霆之力,瞬间汹涌而出,巨大的雷霆化为一柄雷霆之剑,将瀑流一分为二。

    岂料就在这时,楼乙招式再变,嘴里冷冷道,“飞珠溅玉……”

    只见被分割开来的瀑流,突然整个崩裂开来,化成无数晶莹剔透的冰珠,如同冰雹一般砸向半空中的甲天下,要知道这可都是玄冰,里面掺杂着空谷幽兰的冻气。

    甲天下感觉自身如坠冰窖,四周寒气刺骨,险些被冻僵在空中,他的眼瞳瞬间出火焰大放,将寒气驱散开来,金红色的火焰如同滚滚岩浆一涌而出,竟然反向烧向了天空之上的楼乙。

    形式瞬间急转直下,原本占据优势的楼乙,瞬间被火焰包围,变的岌岌可危了。

    只是楼乙看上去神色如常,丝毫没有半点慌张,手中相思剑发出刺耳的声响,似乎它自身受到了挑衅一般,惊人的水流,从其上喷涌而出,楼乙开口道,“流连忘返……”

    洒落到地面的冰晶,在一瞬间受到了召唤,它们在此分解化为寒流,竟然逆着方向折返而回,从反方向冲向了上方的甲天下,这摆明了是一种两败俱伤的打法。

    甲天下看到近在咫尺的寒流,又看了一眼正面临重重包围的楼乙,不甘心的说道,“这个疯子!!!”</p&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