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七十章 我要你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七十章 我要你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一双眼睛赤红,他很想冲过去找甲天下报仇,可是他身上被无数神识锁定,只要他敢动,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一位在场的长老裁判,宣布了比试结果,楼山的尸体,被带下了擂台,阚冬上前交涉,将楼山的遗体接管过来,楼乙整个人的气息十分混乱。

    他几乎疯狂,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这时金屠却突然开口道,“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可是我相信甲天下的话是真的,刚才我也感受到了他的杀意,至于他为何要这么做,我想你应该最为清楚不过。”

    楼乙的身体猛的一震,其实他也感受到了一丝杀意,而他也想到了这是为什么,因为楼山想要帮他解决掉甲天下,他想要为自己赎罪,为自己的亲弟弟做点事情。

    然而他没有想到,甲天下竟然如此之强,超出他的预计,最终他失败被杀,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没能跟自己的亲弟弟说上几句话,走的如此仓促,如此猝不及防。

    楼乙的情绪稍稍得到了一些控制,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却丝毫没有收敛,刺骨的寒风,一瞬间席卷整个擂台,金屠下意识的张开立场,金色的风暴与蓝色的风暴,在擂台之上碰撞。

    金屠满脸错愕之色,什么时候起,这家伙变的如此强悍了,这还是当初那个耍着花招战胜自己的那个蝼蚁吗?

    恐怖的寒气不断侵蚀着他所站立的位置,金屠的情绪,也一点点的被调动起来,他咧着嘴笑了起来,身上突然爆发出惊人的金色气旋,那些金家的长老,顿时面色大变,有人失声道,“少爷不可啊!”

    然而一切都晚了,金屠宛若化身金身战神,一身刺眼的金色铠甲,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他那柄夸张的巨大金斧,一瞬间放大足有三倍,看上去既夸张又危险。

    楼乙的眼瞳闪耀着无情的寒光,相思剑在手中嗡鸣,一股极寒之气,将周围完全冻结起来,楼乙迈步向前,金屠也迈步向前。

    灿金与深蓝交织在一起,碎冰伴着金色流光,频频落到两人身边,然而两人谁也没有在意这些,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手。

    金屠嘿笑着冲了上来,巨大的斧头猛劈下来,一道夸张无比的金色斧光呼啸而来,足有七八丈长短,然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一道接着一道斧光,接踵而至,封死了楼乙所有可以躲避的生路。

    楼乙抬头看着天空,对于近在咫尺的斧光视若不见,他的眼睛在流泪,身上满是悲伤的气息,猛的他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像是在宣泄内心的愤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音回荡在空气之中,恐怖的气旋,伴着寒风形成一道巨大无比的深蓝色涡流,所有的斧光,瞬间被吸入到涡流当中,金屠眼睛一亮,举起手中巨斧,竟然劈开深蓝涡流,向着楼乙猛冲过来。

    然而突然他眉头一皱,身体不受控制的被甩向一旁,情急之下他猛挥一斧,一道璀璨到极致的斧光劈开涡流,形成一条暂时的通道,让他得以脱身而出。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青色流光,突然以几乎瞬移的速度袭来,金屠面色一变,举起斧头格挡,咚的一声闷响,他身体倒飞出去,不过他也借此稳住了身体,同时以神识开始锁定目标。

    然而此时的天空,诡异的下起了冰冷的细雨,在冻气弥漫的周围,楼乙的身影若隐若现,而且不止一个,金屠周身金光涌动,他的肌肉在夸张的跳动。

    似乎在这金色的铠甲之下,正锁着一只恐怖的怪物,它正在渴望着战斗,渴望着嗜血的味道……

    其实金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开启了封印,这封印原本是为了对付甲天下而准备的,金屠的气息不断增强,隐隐就要突破结丹期五层了。

    这是金家的禁术,此术名曰【英雄冢】,是一种靠燃烧潜能激发力量的表现,想要使用此禁术,必须从金家的禁地内活着出来。

    不得不说金屠是一个对敌人无情,对自己更加无情之人,他为了能够战胜甲天下,不仅偷偷进入了禁地,甚至还从里面习得了三式破军斧法。

    而此斧法最大的弊端,就是需要激发金家的禁术,让历代英雄之英魂,寄宿其身,让其无畏无惧,尽显英魂本色。

    然而同样的,英魂寄宿需要消耗其生气,所以每使用一次,其实都相当于,消耗了自身的寿元,他还未能元婴,寿元不过两百载,这禁术所消耗的生之力,需要视对手的强弱,以及被寄宿之人所挥霍的英魂之力而定。

    然而金屠是一个疯狂之人,这一点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可是知道他现在变化的,却只有金家的这些长老,看着一道道巨大无比的璀璨金光呼啸着劈砍在禁止之上,他们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要说此时最为难堪的当属维持禁止的这些个长老了。

    他们因为两人的战斗,已经轮换了三波人了,尤其是金屠的疯狂行为,直接导致他们的压力增大数倍,楼乙不得不承认,金屠真的很强。

    至少他现在的样子,让他感到万分棘手,然而他已经被刺激的忘却了一切困难与危险,既然你狂,那么我就变得比你更加的狂。

    瀑流剑诀在这个时候,绽放出了其华丽的面目,巨大的水流,不断的冲撞着金光,逆水行舟总能后发先至的威胁到金屠,让他万分憋屈的把接下来的攻势给搁置掉,转而防御这无孔不入的寒流。

    巨大无比的涡流,笼罩在他的四周,他自身展开的力场,正在不断的消耗着他的灵元,而当他看向楼乙的时候,却发现对方一切如常,这是多么庞大的灵气量,他真的只是结丹期四层的修士?为何比我这个结丹期五层的修士还你能消耗。

    他不服气更不认输,手中的金斧,舞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金墙,将所有袭来的寒流绞碎,猛的他深吸一口气,身上的金光顿时爆发开来。

    楼乙感觉到致命的威胁突然袭来,一道金光从远处猛的跳跃而开,带着无匹的气势,以无坚不摧之力,劈向他所在的位置,破军斧法第一式【君临天下】......

    楼乙寻思让水流水流回旋,将自己包裹在其中,同时相思剑猛然绽放璀璨光华,以一式流连忘返来应对这致命的威胁。

    巨大的水流从楼乙所在的位置冲天而起,正面迎向金屠的惊人一击,两者碰撞到了一起,水流被轻而易举的劈成了两半,仿佛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的下落。

    然而楼乙脸色镇定,他熟悉瀑流剑诀,更深深的领悟到了其蕴含的意义,随着金屠的不断下落,阻力变的越来越大,开始的无坚不摧的感觉,慢慢变成了寸步难行。

    两者陷入了僵局,金屠疯狂的呼喝着,一定要将这一斧头劈下,然而无论他如何努力,斧头都只停留在距离楼乙不足三丈的上空,再也无法寸金分毫。

    战斗永远都是一鼓作气的,一旦陷入僵局,锐气会随着时间流逝掉,金屠很清楚这一点,他没有再去尝试,而是猛的向后一翻,双脚踩踏在地面之上,一道金光瞬间从脚下蔓延开来。

    金色的流光将大地映照的金光璀璨,而金屠的双手突然猛的抓过斧柄,以近乎全力横向甩出,一道巨大的金色斧头虚影,在楼乙的实现当中无限被放大了,破军斧法第二式【平定天下】......

    楼乙猛的瞪大双眼,三颗幽兰的冰晶,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方,似乎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他已经无法再隐藏天冥冰魄决了。

    猛的他发出一声呼喝,相思剑之上凝结冰晶,四周水流在一瞬间化为玄冰,巨大的冰晶,如同一堵无法被破坏的墙壁,承受了金屠这足以毁灭自己的一击。

    此时的金屠看上去有些气喘吁吁,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施展了两记破军斧法,却全都被挡了下来,他看着手里的金斧,此时斧头因为用力过猛,已经开始出现龟裂。

    要知道这可是宝器,品质仅次于法宝的东西,可是却也承受不住这破军之威,他看着伴着他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