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竟然是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十九章 竟然是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畅快淋漓的战斗,让楼乙感觉热血沸腾,虽然浑身疲惫,骨头如同散架一般,但是这种正面的硬碰硬,还是让人亢奋。

    楼乙一夜未眠,将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一大清早早早出门,竟然觉得神清气爽,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但是当他出现在比武场的时候,却有人早早的在等待他了。

    楼乙认得对方,正是当初内门试炼任务当中,黄翰身边的一位长老,而且当时他的态度十分明确,不希望黄翰与自己有过多的接触,因为事件正处在一个敏感点上。

    毕竟黄家也是十三世家之一,他们有着共同的利益,即便暗地里竞争激烈,但是大局观是没有分歧的,而像他这么个没权没势的野小子,怎么配同他家大少爷结识,还称兄道弟的。

    即便是他救了黄翰又如何,还不是用点好处就能够打发掉的,这种恩情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是可以用物质来弥补的,黄翰虽然非常不爽,可是无奈家族庞大,他并不能够一手遮天。

    权利这东西,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家族再大,也是天天勾心斗角,他即便是大少爷又如何,你见过哪个大家族里就只有一个继承人的。

    对方交给他一封信,一封黄翰写给他的亲笔信,并附带了一枚戒指,这自然不是普通的戒指,而是一枚储物戒指,楼乙皱着眉头,接过信件,却拒绝了储物戒指。

    他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穷小子了,甚至他比一般的家族还要富裕,而且那位长老一脸的怨气,楼乙实在不想在这种问题上跟他计较。

    对方脸色阴晴不定,对于楼乙拒绝储物戒指,露出一丝诧异的目光,不过很快他就冷冷的说道,“大少爷猜到你不会收的,所以他让你看完书信再做决定。

    楼乙愣了一下,将书信展开,里面的字迹清晰可见,“我知道你必然不会接受这些东西,但是作为好兄弟的我,实在没有别的东西能够表达我的谢意,还望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它们,它们会对你有帮助的,愚兄走了,咱们北州再见了,保重我的兄弟!”

    楼乙眉头再次皱了皱,然后接过戒指,神识探入其中,突然整个人愣住了,里面没有别的,却都是明晃晃的灵晶,而这些灵晶可不是下品的灵晶,而是真正的中品灵晶,且数目超过百万。

    这个时候楼乙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再加上那位长老的眼神,楼乙决定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算黄家家大业大,也不可能拿出百万中品灵晶来答谢他人的。

    “他到底怎么了?”楼乙开门见山地问道。

    对方显得有些犹豫,楼乙再次问道,“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那长老叹了口气道,“唉,少爷的父亲出事了,家里大权旁落,再加上少爷他不想舞文弄墨,所以在家里慢慢的失去了地位,这次原本也是想要博上一搏,结果就......”

    楼乙顿时明白过来,黄翰的失利,导致家族没能获得十个名额,他已经连输两场,再比下去也无意义,所以干脆放弃,而此时家中传来噩耗,让他措手不及,于是为了避免被人挤兑走,所以选择了自己离开家族。

    恐怕楼乙手里握着的这些灵晶,是黄翰的分家费,楼乙顿时觉得沉甸甸的,也为黄翰感到难过,他将这枚储物戒指,好好的保存了起来。

    他看向这位长老,他很清楚对方并不知道这里面都有什么,不然他不会这么冷静的,楼乙想了下,没有告诉对方,而是对他说道,“放心吧,他是我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对方敷衍的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显然他并不相信楼乙的话,但是那又能改变什么呢,权利斗争往往胜者为王,败者要么加入胜者,要么自行离开。

    而这位长老虽不用离开浩雪宗,却也要为自己接下来的前途着想了。

    楼乙来到擂台之上,黄翰的离开,名次暂定第九,而早已退场的华溢海,名列第十,现在全胜的就只有四人,楼乙,甲天下,金屠以及黑衣修士。

    所以基本上其他人都没有再比下去的意义了,因此今天的擂台,格外的清净,孤零零的只有两座擂台,金屠早早的等待了擂台之上,他好整以暇,等待着对手的出现,大有一副无论是谁,都放马过来的架势。

    甲天下也是如此,只是今天的他,少了一份淡漠,却多了一份舍我其谁的霸气,唯独那黑衣修士始终安静自如,没有一点气息流出。

    楼乙的到来,引得三人齐齐侧目,今天的战斗十分重要,胜利了则锁定了三甲之位,输了则失去魁首的争夺权,毕竟这种战斗,行与不行,一比就能掂量出来。

    抽签结果很快出来了,楼乙对战金屠,黑衣修士对战甲天下,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的默契,他跟金屠都没有动手,而是站在一起,看向甲天下所在的擂台。

    黑衣修士到目前为止,都拥有全胜的战绩,而且每次胜利,都让对手看不透他,他的神秘自然引人遐想,楼乙跟金屠都非常的感兴趣。

    至于甲天下,更自不必说,他的强有目共睹,他的强令人绝望,楼乙安静的看着对面,不希望放过任何一个细节,擂台之上甲天下看着对方,冷冷说道,“不管你是谁,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

    今天的甲天下强势的一塌糊涂,言语也透着浓浓的自信,然而对方似乎并不买账,比试的号令刚刚开始,他就率先发送了攻势。

    一瞬间他隐藏在黑衣中的目光,迸发出刺目的血光,这光芒如同魔咒一般,竟然让甲天下脚步不稳,有些踉踉跄跄,他似乎受到了某种冲击,险些失去意识。

    然而就在此时,一片雷光从他身体中迸发而出,他大吼道,“邪门歪道,给我破!”

    雷光如同一条条鞭子,迅速向着黑衣修士呼啸而去,甲天下的眼瞳释放着灼热的目光,瞳孔处太阳印记,清晰可见。

    粗大的雷霆,不断的聚集而来,甲天下看着对方,不知为何如此凶猛的攻击,却在距离对方还有七八丈远的地方停留了下来,仿佛一张看不见的墙,将所有伤害隔绝开来。

    黑衣修士的衣袍随风鼓动,他看上去也在拼命抵抗,赤色与紫色交织在一起,形成难以想象的狂暴攻击,天空雷霆翻涌,地面火海蔓延,丝毫不给黑衣修士反击的机会。

    楼乙跟金屠两人面色凝重,尤其是金屠,他也许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甲天下的力量,他的身躯不停的抖动着,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莫名的兴奋。

    人生在世,也许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才最有挑战性吧,他是狂妄,可是却也非常清楚,自己绝非甲天下的对手,这家伙实在太强了,而且还掌握着不为人知的力量。

    那霸道的雷霆之力,以及那一双炎瞳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从来没听人提起过,他自诩为天才,事事与甲天下争,然而对方拥有的这些,为何自己从未见过。

    雷霆不断侵袭着那堵看不见的墙,黑衣修士浑身颤抖,看起来他面临的压力极大,甲天下看着他,再次开口道,“放弃吧,你再挣扎也无意义。”

    黑衣修士不说话,只是看着甲天下,突然他做出了一个十分鲁莽的举动,一瞬间那堵看不见的墙消失了,他身影如同一道黑光,直冲向甲天下。

    然而甲天下冷哼一声,手中紫剑凌天,宛若天神下凡,嘴里默默念诵咒文,长剑猛然挥下,声音冰冷无情,带着审判的意味,“断苍生!诛妖邪!斩因果,天雷落!”

    随着他无情的声音回荡,整个擂台上的雷霆,猛然汇聚成了一道巨大无比的雷霆,轰然击打在了黑衣修士的身上,要知道这雷霆之威,就算是当初的雪鸮魔身,也被化为乌有。

    众人心头猛震,黑衣修士身上遮盖的黑袍,化为灰烬消散,露出一张极为可怕的脸,他的身上布满了难以想象的伤痕,引得无数人失声惊呼。

    而楼乙却突然心头猛震,失声喊道,“大哥!!!”

    黑衣修士竟然是失踪了许久的楼山,难怪他将自己改名叫做罪恕,只是他既然回来了,为何不与自己相认,难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十分担心他,甚至想念他吗……

    甲天下冷漠的看着对方,楼山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焦糊的气息,楼乙一瞬间疯狂了,他的气息陡然升高,冲着甲天下吼道,“你杀了我大哥!我要你陪葬!!!”

    然而甲天下对于他的咆哮,只是冷冷的回答道,“是他先想杀我的,我只是处于自卫,相信真实的情况,长老们自有公断,不过你既然要找我报仇,那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甲天下的意思,十分的明确,如果楼乙对其有杀念,他也会毫不犹豫出手结果掉他,对于他而言,楼乙甚至算不上是一个威胁。</p&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