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再见无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再见无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显得相当无语,指着灵药园的方向说道,“我想进去看看。”

    花如眉几步来到他面前,也不顾及他是否尴尬,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番,还伸出手来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她的手远比想象中的要很软,很舒服

    就在他感受对方的小手,在他身上游走之时,她却突然收回了手掌,楼乙脸上微微一红,看向对方,结果花如眉此刻正咬着嘴唇,突然用脚猛踩了他一脚。

    “真是奇怪,为什么要管你,你死了才好咧”花如眉一脸娇羞,脸色绯红一片,一扭头转身就走,先他一步走向灵药园。

    楼乙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随后无奈的摇头追了上去,花如眉走的并不快,似乎刻意在等着他,两人很快并肩走在了路上。

    此时的气氛稍稍有些尴尬,楼乙几次想要张嘴,却最终都没能发出声来,也许此刻无声胜有声,他没有再去勉强自己。

    花如眉攥着裙角,似乎在等他先开口,可是路都走了一半了,对方却像个闷葫芦一样,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意思,这让她很不开心,于是在快要能看到灵药园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

    楼乙见她不走了,下意识的也停了下来,两人四目相接,他发现花如眉竟然哭了,这可让他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你怎么了?别哭啊”楼乙安慰她道。

    结果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对方哭的更欢了,楼乙尴尬的站在原地,四下张望,生怕此刻有人前来,那到时候真是怎么也说不清了。

    花如眉蹲到了地上,双手抱膝,把头埋进臂弯之中,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楼乙站在她身旁,不断的安慰着她,只是效果似乎不好。

    就在他有些无计可施之时,哭声戛然而止,花如眉红着眼睛站了起来,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看得他分外心虚,就在这时她开口问道,“你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这”楼乙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哪有姑娘家这么直接的,他一时反而不知该怎么回答了。

    “你说啊!你说啊”花如眉不依不饶的问着。

    “我我喜欢啊”楼乙也不知道这喜欢两个字是怎么说出来的,说完后整个人愣住了。

    花如眉更是如此,她原本只是想亲耳听到他的拒绝,然后将这份单相思彻底斩断,虽然会疼,可是总比现在要好得多,结果对方竟然说喜欢自己。

    “你!你撒谎!”花如眉显得有些受宠若惊,难以置信的说出了前面的话。

    “呃”楼乙再次无语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可是花如眉内心却非常开心,就如同喝了蜂蜜一般,丝丝缕缕的甜腻在心间回荡,“他说喜欢我,他说喜欢我,他喜欢我,喜欢我”

    只是她虽然看上去十分的刁蛮,但突然得到这么一个答案,一时间反而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手指搅着裙角,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楼乙看着她,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我也不知道”

    花如眉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嗔怒的喝道,“去死!”

    这个时候,什么形象什么矜持,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变成母老虎,一口咬死他

    而楼乙默默的承受着她的攻击,什么抓啊,什么挠啊,什么拧啊,什么捏啊,总之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无奈他皮糙肉厚,反而是花如眉吃亏的多。

    眼看着对方又快哭出来了,楼乙才开口道,“也许就是喜欢你的这份随性,喜欢你的这份率真吧”

    花如眉停了手,娇嗔道,“你是想说我刁蛮任性吧?”

    楼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了,悄悄的揉了揉被对方百般蹂躏的侧腰,花如眉看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你活该,让你欺负我。”

    这段小插曲很快过去了,花如眉陷入了沉思,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来看着对方,说道,“你知道我是从何时喜欢你的吗?”

    楼乙摇了摇头,花如眉自己回答道,“当初擂台一战,你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我真的很气愤,就跟母亲告了状,岂料之后才发现,你并不是有意如此,甚至还刻意的手下留情了,就是在那个时候,我”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但是楼乙已然明白过来,有些女孩就是如此,刁蛮,任性,不过只是表象,她们期盼得到别人的关注,甚至是自己喜欢之人的关注。

    只是生活的环境不同,养成了这种颐指气使的习惯,让她们这种身份的女孩,低三下四的去跟你相处,甚至跟你示好,对她们来讲实在是难以接受。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她们这么做了,对方万一轻视她们怎么办,万一觉得她们可怜又怎么办,所以更多的时候,她们选择以这种方式伪装自己,甚至刻意如此,来彰显她们的地位。

    只不过很多的时候,伤人又伤己罢了,花如眉如此,公孙霓裳亦是如此,她们往往不需要刻意表现,就有无数的男子上前来献殷勤,向她们示好,这也让她们的价值观产生了扭曲,从而变成了如今的样子。

    只是自从花家出事到现在,花如眉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从众星捧月,到如今的刻意疏远,以前拼命想要巴结她的那些人,如今也已经消失不见。

    更甚者家族竟然想要牺牲她,来换取安乐县家族的暂时安定,这让她对现实失去了信心,更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彷徨不安。

    而楼乙对她的态度,又让她更是心灰意冷,好不容易喜欢上了一个男子,对方却拒绝了她,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还是真如某些传言所说的,自己只是一个牺牲品

    在那些日子里,她经常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不是花舞月时时开导她的话,恐怕她会日渐消沉下去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喜欢的人,竟然说他喜欢自己了,这无疑是连续下了数月的绵绵细雨,突然乌云散尽,阳光洒满大地,让她整个人都感动暖暖得。

    所以什么矜持,什么大家闺秀,都给我见鬼去吧

    此时此地,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更加重要,更加开心,她心里还有一些害怕,害怕对方说的话只是在安慰她。

    可是接下来,楼乙主动的牵了她的手,她全身犹如电流闪过,整个人感觉酥酥麻麻的,楼乙感受着她手掌传来的细腻触感,一颗心也为之颤抖起来。

    剩下的路,他们没有再开过口,气氛却远非之前可比,楼乙看着她,她也看着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

    很快两人来到了灵药园,只是让楼乙没有想到的是,如今的灵药园,已经今非昔比,自从上次的时间之后,花家慢慢的淡出了浩雪宗的范围。

    除了一些长老外,剩余的大部分花家人,都开始陆续赶去安乐县,表面上的平静,反而让他们感到惶恐不安,再加上花舞月的退出,此时的灵药园,几乎等同于一个花架子。

    原本陷入甜蜜当中的花如眉,眉头慢慢的蹙起,因为她感受到了那些人,正躲在暗处,窥视着他们两人,而且这种窥视丝毫不加掩饰,这让花如眉十分的不开心。

    楼乙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手背,花如眉这才镇定下来,这时有人出现在了大门口,上下打量着两人,随后开口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声音非常的冰冷,没有丝毫的热度,要知道花如眉好歹也是花家人,然而此刻这气氛却实在是有些诡异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楼乙回过头去,看到了一行人走来,为首的两人,正是甲天下跟公孙霓裳,只一瞬间他下意识的就想松开握着花如眉的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种感觉就好像害怕对方知道一样。

    可是自己不是已经死心了吗,为什么还会表现的如此放不开,尤其是当他看到甲天下的手,此刻也握着对方的手,一颗心突然感到一阵寒流袭过。

    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手掌微微有些抖动,花如眉看到他的异常,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当初嘴里所说的那个喜欢之人,竟然就是自己的闺蜜,最好的朋友霓裳

    双方互相看着,公孙霓裳看到楼乙牵着花如眉的手,并没有表现的如他那般不堪,她甚至都没有去在意,就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身后传来花家人殷勤的问候,“原来是甲公子跟霓裳小姐驾临,诸位快请,快请!”

    明明近在咫尺,却一句话也没有,甚至连最基本的寒暄也没有,看来她的确是死了心了,楼乙感到心中隐隐作疼,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调和的,他不能自私的选择爱情,置他人于不顾,这不是他的性格。

    这一次的药园之行,十分的沉闷,唯一让他觉得安慰的,就是他收回了所有灵药园里的银纹管蛇,花家虽然有心阻止,可是根本无济于事,而且有花如眉在场,他所需的药草,也都获得了。

    从灵药园往回赶的时候,又意外的碰到了公孙霓裳,只是她的身边依旧跟着甲天下,楼乙从他们身边匆匆走过,什么话也没有留下,也许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吧,既然没可能,又何必再做勉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