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桃花孽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六十五章 桃花孽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

    楼乙旁若无人的啃着灵草,一会抓过一把紫星草,一会啃几口地根花,一会吃一些洛阳豆,一会又尝几片鹿尾花,他身上蕴含的药气越来愈重,隐隐有压制不住的状况出现。.

    要知道如今的世界,已经不似当初的开天之时,人族再也不会去学炎帝神农氏,以身体尝百草,因为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草药内蕴含着大量的灵气,而且并不稳定。

    一个处理不好,会引发极大的麻烦,所以炼丹术应运而生,既能消除药草中的糟粕,又能够保留这些药草的灵性,如果给楼乙机会或者条件,他也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表演一下何为神农尝百草。

    然而现在的情况,根本容不得他多做选择,再者说了,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炼丹,那和送死有何分别?

    不过神农尝百草,其实只是一种精神寄托,代表了一种无畏的探索之情,然而这种探索,非寻常人能够承受,因为不管是药草还是毒草,总会不断伤害身体。

    但是事情毕竟都有其两面性,毒草也罢,灵药也罢,如果以人之躯,承受其毒素,化解其毒素,驾驭其毒素为己用,日后在面对同样的问题时,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而楼乙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这个样子,他身上的生机之力越发浓郁,隐隐开始反制华溢海的万毒血源,磅礴的药气,转化为灵力,凶猛的冲击着楼乙的经脉,如果不是他的经脉要比别人宽阔的多,恐怕现在早已受到反噬。

    即便如此,他现在也是异常难受,五脏六腑如同被火焰灼烧,各种灵药产生的复合反应,让他觉得异常难受,然而随后在生机之力的洗涤下,再百草茶的调和下,一切开始向着楼乙设想的转变开来。

    他继续往前行走,这让华溢海更为疯狂,血液化作的触手,不断的抽打在青花护罩之上,大量的毒素顺着护罩的裂痕,深入到了护罩之中。

    几乎所有人都为楼乙捏了一把汗,他边走边吃,很快手里的草药,全部祭奠了五脏庙,各种属性的灵草灵根混杂在胃部,让他几次差点呕吐出来。

    不过最终它们全部化为药液,被楼乙给吸收掉了,此刻的他,就如同是一个会发光的碧绿色灵药,身体四周环绕着碧绿色的光带,开始对毒血形成的触手,开始进行反击。

    场面十分的灿烈,毒血滴落到地面上,发出哧哧的多声响,仅仅只是一滴,就让四周数丈范围,化为紫黑色的腐土,然而随着楼乙的生机之力抚过,一切又变的生机盎然起来。

    普通的草木当中,混杂着虚幻体的灵药跟灵根,它们乃是生机之力幻化而成,不断释放着药性,帮助楼乙前行,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只剩下短短的不足十米。

    楼乙突然张开嘴巴,从嘴里吐出一个五颜六色的草珠,这珠子是由无数灵草灵根的精华聚集而成,楼乙要做的,就是将它顺利的送入到华溢海的嘴中。

    他现在的情况十分特殊,被毒血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他无法控制自身的毒源,最终只会被毒源吞噬,成为一个没有任何思想的毒人。

    一道碧绿色的流光,笔直飞向华溢海,其内裹着那颗草珠,而似乎是感受到了草珠带来的威胁,华溢海情绪开始更加失控。

    楼乙却在这一瞬间,释放出了自己所有的木灵气,灵气在空中幻化为一条巨大的青龙,青龙张开龙爪,一爪拍在华溢海的正上方。

    毒源受到巨大的冲击,华溢海的气色瞬间萎靡下来,楼乙不是要杀死对方,而是让他暂时失去抵抗之力,只是突然异变又起,一个同样巨大的虚影,出现在了华溢海的上方。

    这东西看上去并无实体,就如同一团不断蠕动的毒液,而偏偏在其中心位置,有一个明显的黑色硬核,如同心脏一般怦然跳动。

    楼乙感觉到极大的威胁,生机之力化作的青龙,呼啸着飞落下来,想要将它抓在龙爪之中,可是青龙还未落下,龙身突然开始泛起紫黑色的毒雾。

    仅仅只是靠近了这东西,竟然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他自己贸然靠近的话,恐怕现在已经化为乌有了。

    不过就在这时,那草珠不偏不倚的飞入到了华溢海的口中,一团碧绿色的光团瞬间包裹住了他的身体,将他与那个诡异的毒团给分割开来。

    青龙顺势落下,以龙爪死死控制住那毒液团,然而它自身也在毒液的不断服饰下,慢慢的开始消散。

    不过目的已经达到了,华溢海的脸色,看上去正常了许多,那诡异的眼瞳,也开始变回了人类的模样,不过他似乎变的非常的虚弱,只是看了一眼楼乙,随即昏倒了。

    华溢海的师尊,恰在此时落到了擂台之上,二话不说开始帮他疏导经脉,控制体内毒素的蔓延,过了不多时,他停手站起身来,脸上带着一抹欣慰,又有三分的侥幸。

    “多谢你了小子,不然我这徒儿,只怕就废了……”老者开口表示了感激。

    楼乙摆了摆手道,“前辈,其实都怪我,如果我”

    老者打断了他的话,开口道,“不怪你,他技不如人,还未能彻底掌控这万毒血源,输给你不冤。”

    楼乙没有说什么,老者带着华溢海离开了,他已经失去了参加接下来比赛的资格,他强行施展万毒血源,其实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也为师尊争口气。

    可是他没想到,万毒血源如此霸道,他根本控制不了,遭到毒血凡事,只怕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只能安心静养了,所以十人当中,他排名必定垫底了。

    可是楼乙却很清楚,他的毒极强,如果不是自己取巧的话,只怕根本胜不了他,其他人也是如此,最好的情况也只可能是两败俱伤。

    他也不确定甲天下是否应负的了,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胜了,胜得有点惊险,胜得有点狼狈,不过神农尝百草的这个尝试,却让他领悟到了更深一层的东西。

    此刻他经脉的内壁之上,覆盖着星星点点的草木精华,虽然绝大部分的草木精粹,都被他凝聚成了草珠,可是他的赐福之力,却赋予了他继承这一切的能力。

    这种能力能够让他获得任何草木之力的天赋,当然前提是他能够承受得了这种天赋之力,统御自然也需要有实力作为依仗,否则的话遇到某些不太友好的灵族,只怕天赋没获得,小命先没了。

    同一时间,金屠等人也各自战胜了对手,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公孙霓裳的第一场比试,竟然落败了

    那黑衣修士的实力极强,不愧是一脚踏入结丹期圆满之境,他完全是靠修为,一点点的压制公孙霓裳,要知道后者身上携带重宝,绝非一般的结丹中期修士可比。

    然而在对方几乎全方位的压制下,她最终无力回天,这也使得公孙弘的眼睛,始终都在观察着那黑衣修士,如果不是身边韩持在,他真想看看这身黑衣下笼罩的,究竟是个什么人。

    甲天下一如既往的强势,即便是面对结丹后期的修士,也丝毫不惧,以绝对霸道的雷霆,洗涤了整个擂台,对手被逼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在坚持了不过十数个回合,就无比郁闷的认输了。

    而且还不仅如此,甲天下的雷霆太过霸道,竟然接连毁坏了对方数件灵器,那可都是上品灵器,可想而知对方得有多么心疼。

    最为重要的是,在接下来的比试中,此人必定实力大减,没有护具可以使用,那跟光着身子,跟人打架没有什么分别……

    金屠跟黄翰,完全就是一副以暴制暴的模样,那两个出外历练而回的修士,那见过这等架势,在抵抗了百余招之后,只能无比憋屈的选择了投降。

    借此第一轮比试结束了,楼乙,甲天下,黑衣修士,金屠以及黄翰,取得了第一场的胜利,要知道第一场的比试,至关重要,虽然比赛是十场轮流制,可是第一场决定了许多的东西。

    十场战斗,将在十天内完成,所以楼乙战胜对手后,就离开了擂台,不过他没有回洞府,而是去了灵药园,经过之前的尝试,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而这个想法,将影响他整个一生。

    自从上次帮助过花家之后,楼乙再也没有来过这里,这次来到这里,还有求于对方,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花如眉,就在他有些彷徨至极,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你怎么来了……”

    楼乙回过头来,看到一个俏丽的身影,一双幽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楼乙内心微微一叹,自己难道真是命犯桃花吗……

    只是为何桃花惹了一堆,却连一个能开花结果的都没有,他的眼前浮现出了公孙霓裳,许金铃,许唯依,司徒小小,白欣,赵彤以及眼前的花如眉。

    看清爽的就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