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姗姗来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五十九章 姗姗来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甲天下的强势出场,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毕竟在之前的比武场,并没有看到他的出现,大家反而更加认识金屠,也更加期待他的出场。

    同一时间,右侧最边缘的一个擂台之上,一个身穿黑衣浩雪宗弟子,悄悄的上了擂台,没有人注意到他,因为甲天下的强势,让人们忽略了他的存在。

    一来是因为此人气息内敛,招式收放自如,对于灵元的掌控,达到了苛刻的地步,与之战斗的修士,往往觉得对手不堪一击,却不知不觉间,被对手压制,最终不得不认输投降。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战胜了四位对手,而这些对手连这个人的招式都没有看到,不得不说两者间的差距,实在是太过悬殊了。

    同时左侧的第一个擂台上,黄翰顶着锃亮的脑门,将一个对手,霸道的推出了比舞台,这家伙的力气十分的庞大,走的又是以力破法的路数。

    这家伙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亮过武器,全凭一双肉掌,就战胜了三位对手,只能说天才就是天才,底蕴不同,实力自然千差万别。

    后侧擂台之上,一道火红色的身影,落于擂台之上,同擂台的也是一位女子,大家似乎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十座擂台只有这一座,没有男性挑战者。

    这里似乎成为了这些巾帼们的天下,只见炎阳绫挽着金红色的光炫,将对手缠绕起来,手腕轻轻一抖,那女子便被抛出了擂台。

    在公孙霓裳强势将对手甩下擂台之际,她右边的一座擂台上,毒雾弥漫四溢,一个与华溢海对战的修士,被毒雾迷晕,然后丢下了擂台。

    擂台之下横七竖八躺着五六个人,个个面容发青,不过此毒只是麻痹对手,并不致命,否则的话,这些人现在已经是尸体了。

    华溢海的师尊,满意的点了点头,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只是他脸上的褶子,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人不由得觉得,他笑起来实在有些恐怖。

    十个擂台上,除了甲天下,黄翰,公孙霓裳以及华溢海,剩余的位置,全都是外出归来的修士,这些人几乎都是当初的亲传弟子,在突破结丹期后,外出增长见识,寻常的宗门弟子,根本不是其对手。

    过了不一会,金屠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跃上了第一个擂台,这擂台上的修士,是一位结丹期后期境界的弟子,金屠修为结丹期五层,与之差了两个境界,可是当他取出那柄金色巨斧之时,一切都改变了。

    金灵气随着巨斧的挥动,如同刮起了一场金属风暴,整个擂台之上,掀起了一场金色的刃芒,那名修士眉头紧锁,拼命的想要抵抗这霸道的攻击。

    然而金之力无物不破,无物可挡,是五行之中最为锐利的存在,号称无坚不摧,一点也不为过。

    对方是土系灵脉,坚实的土壁,丝毫抗衡不了这霸道的刃芒,仅仅几个回合,对方就招架不住,狼狈的跳下了擂台,一脸的晦气模样。

    而金屠像是出了一口恶气,狠狠的攥了攥斧柄,目光看向甲天下所在的擂台,一幅战意盎然的模样。

    不过随后他又收回了目光,反正早晚会有一战,也不急于一时,家族的大事为重,这一次就只能先放过他了,这是金屠内心所想。

    他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结果便寻无果后,皱着眉头说道,“不在?怎么会这样......”

    其实除了他之外,黄翰等人也在寻找楼乙的踪迹,只是寻遍了所有位置,都没有看到楼乙的踪迹,这不禁让他们想到,难道他要放弃这次机会不成。

    战斗仍在继续,甚至愈演愈烈,然而场上的这几个人,似乎都没怎么变过,那些不甘心失败的弟子,又陆续挑战了其他几人,结果结局都一样,不免心灰意冷,放弃了剩余的机会,悄然离开了赛场。

    有些人有自知之明,有些则抱着投机的心思,想要等到比试的最后阶段,做最后一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转眼过去了两三个时辰,而楼乙始终没有出现在擂台之上,甚至连影子都没有出现过,此刻战斗也进入到了胶着状态。

    为了避免大家使用车轮战,选手再战斗过后,有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可以休息,这又让一些人放弃了想法,黯然的离开了赛场,但是仍有一些人在等待着,他们有这一搏的实力。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有台上有一人被挑战成功,他显得疲惫不堪,虽然每一个选手有一刻钟的时间休息,可是一旦战斗进入胶着状态,比拼之时的消耗,远不是一刻钟能够恢复的。

    更何况台下的某些人,以有心算无心,好整以暇等待机会,俨然一幅趁你病要你命的架势,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输了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战斗打的难舍难分之际,天空之上突然又有人腾云驾雾而来,只是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擂台之上,并没有怎么关注对方的到来。

    当然有两个人注意到了他的出现,一个是薛忘情,他嘴角扯了扯,不满的嘀咕道,“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来个压轴出场吗?输了的话看你如何收场……”

    另外一人则是一直阴沉着脸的韩持,他不满的冷哼一声,自言自语道,“我还以为这小子不敢来了……”

    腾云而来的自然不是楼乙,而是韩晃,不过他却将楼乙给带来了,只是他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而且楼乙目前的状态,也十分的诡异。

    韩晃像是禁锢着他而来,来到擂台的正上方,瞅准了某一个位置,就将这烫手的山芋,给从天上丢了下来,那擂台之上的人,原本正在恢复灵元,岂料楼乙从天而降,保持着一个盘膝而坐的模样。

    周身环绕着惊人的寒流,刺骨的寒气弥漫向四周,这一幕让许多人大吃一惊,纷纷看向这个从天而降的家伙,黄翰咧嘴笑了笑,金屠嘴角扯了扯,华溢海点了点头,而甲天下眉头微微一蹙,倒是公孙霓裳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

    当初那个并不起眼的黑衣修士,也望向了楼乙,眼神之中多了一抹神采,不过他很快别过脸去,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

    而最为吃惊的当属楼乙所在擂台上的这个人了,原本苦战一场,准备好好调息一番,他就这么出现在了擂台之上,吓得他差点经脉逆行,走火入魔。

    这股怨气可想而知,只是楼乙自从从天而降之后,就一直保持着闭目静思的状态,没有动过分毫,甚至睫毛都没有动弹过。

    这修士顿时感觉被无视了,突然出现也就罢了,现在竟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在他面前静思,这是多么的蔑视自己,那修士冷哼一声道,“你们这些后辈,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狂啊!”

    为了以防有诈,他并没有即刻动手,而是绕着楼乙转了几个圈,确信他的确是在静思之后,冷笑一声道,“多谢你又帮我争取到了一刻钟的时间!”

    这人手中蓝光一闪,大量的冰锥凝聚而成,四周寒气受到牵引,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汇聚而来,众人为楼乙捏了一把汗,黄翰跟金屠则皱起了眉头。

    “这小子在搞什么鬼?”黄翰疑惑的说道。

    金屠只是匆匆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去,他现在正面对着一位实力较强的对手,不过从他拧着的眉头,就能看出,他此刻也是有些担心对方的。

    冰锥呼啸着袭向楼乙,不过却不是为了杀死对方,而是为了将楼乙震出擂台,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股深蓝色的光环,突然从楼乙的体内呼啸而出,所有的冰锥,只一瞬间全部崩碎。

    那进攻的修士,带着一脸的错愕与不解,被生生的震飞了出去,狼狈不堪的落到了擂台的下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张开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韩晃的眼角扯了扯,幽幽的叹了口气,只有薛忘情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放下手中的酒壶,喃喃自语道,“不错,没丢老子的脸。”

    楼乙动也没动,就将对手震落擂台,而且无人看得出,到底是用的何种功法或者术法,一时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而作为当事者的楼乙,却仍然一幅毫无防备的模样,静静的盘膝而坐,闭目静思。

    这期间竟然没有人再上擂台,擂台之上寒气越聚越多,俨然化作了一片云山雾海,而楼乙就身在其中,身上的气息,随着呼吸时缓时急,瀚灵决配合着韩雨柔赠予的戒指,正以惊人的速度,壮大其内需。

    只是如果单凭这一点,就能吓退所有人,那未免也太过儿戏了一些,最终还是有弟子跳上了擂台,这是一位土系灵脉的修士,大家都知道水来土掩的道理。

    既然楼乙坐着不动,那么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构筑防御,到时候凭借厚实的土壁,在凭借自身的术法,以有心算无心,自然能够出其不意的战胜对方,只是当他这么做的时候,韩晃的眼角再次抖动了起来,默默的为这名弟子,献上了同情的目光......</p&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