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宗门内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五十八章 宗门内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数日后,宗门在一片忙碌声中,开始了最为重要的一天,宗门内试顾名思义,就是宗门内门的大比试,以往每十年举办一届,是为了检验各弟子之间的潜力。

    然而浩雪宗近百年来,内门比试却总以惨淡收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宗门内不得勾心斗角,使得原本心存希望的弟子,在修为结丹之后,都纷纷离开宗门各奔前程。

    浩雪宗外强中干,看似强盛,实则全靠宗门的这些个长老在撑场面,这也与韩家的态度有关,原本那位开创了浩雪宗的前辈,来到这里并不是为了开宗建派。

    而是之所以这么做了,仅仅只是偶然间在这里发现了一朵奇花,也就是传说中的圣花空谷幽兰,此人没有办法将其带回韩家,又舍不得这里的寒脉,于是才出此下策。

    虽然这几百年来,也有野心勃勃的掌门想要一统北域周边,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浩雪宗仍旧偏安一隅。

    以至于后来的这些个掌门,都跟当初的那人一样,只是守着花儿修炼,修为突破后,就会将这个位置让出来,让另外一人接替,也就有了如今的局面。

    可是今日却不同往日,因为五州都在抓紧招纳人才,各大宗门以及世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就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而如果能搭上这些势力,以后的修炼将会一片光明。

    顶级势力不同于寻常宗门,处了那些原本就占统治地位的一群人,要想加入其中,就只能靠真才实学,而大比武就如同是一座龙门,谁能越过去,谁就能一飞冲天。

    这是一场华丽的盛宴,一场展示自己的舞台,站上去不仅仅为了战胜对手,还要懂得展示自己,将自己所学充分展示出来,你有多优秀,自己知道没有用,只有展示给那些大势力的长老们看,才有机会加入其中。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展示的办法,那就是打败所有人,立于顶点,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所很难,北域之中,根据以往的经验,十三世家会有三个保送名额,五宗则每宗有十个名额。

    每个州域可选送百人,剩余的则由散修们在寒松镇角逐,看上去似乎散修更占便宜,然而事实上散修们的战斗要更加残酷,也更加血腥。

    十三世家之所以拼命也想守住这块地方,其实更多的也是为了这三个名额,毕竟其他的都需要残酷的竞争,而这三个名额,却可以让他们每一次都能够送三位优秀的家族子弟,去北州参加大会。

    只不过他们所求的并不仅仅于此,所以触手会伸向五个北域的宗门之中,甚至会把手伸向散修,十三世家花了大把的心血培植人才,处了保护自身利益跟安全之外,也有这方面的考量。

    每一次的大会,都是一次暗中的较量,就比如楼乙的好兄弟黄翰,以及甲家的甲天下,金家的金屠,这些都是天才,却要来争夺属于宗门的名额,这就是阳谋的一种了。

    比武场之所在,人山人海,比楼乙前几日来时更为壮观,主席台上韩家那位太上长老韩持,成为了这次大会的主持,很多弟子也是第一次看到他。

    对于这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竟然身居主位,而身为另外两大巨头的公孙弘以及阚冬,却甘愿坐在他的下手,大家感觉匪夷所思。

    如果说阚冬是因为与世无争,可是公孙弘什么秉性,大家都是清楚的,于是乎韩持身上聚集了大部分的视线,而韩持看似平淡的目光,却在寻找楼乙的踪迹。

    然而他的神识覆盖整个广场,却没有发现楼乙的踪迹,不由得冷哼一声,他的突然举动,让身旁的公孙弘跟阚冬,都看了过来,公孙弘问道,“大长老,您这是?......”

    韩持脸色有些冷漠,开口道,“没什么。”

    阚冬没有说话,默默的把头转了过去,毕竟这可是两位元婴期的大能,他虽然被钦定为长老会的管理者,但是手里的这点权利,跟真正的实力相比,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这次比试一共十座擂台,任何人都可以打擂,只要你能战到最后,那么十个名额就有其一,不过十人之中还有一个特例,那就是宗门比试魁首者,可以带领十个人一起参加大会。

    这不是北州规定的,而是北域所有地界共同的默契,毕竟北域太过贫瘠,一共就只有这么十三个世家跟五大宗门,比起其他地域来,算是很吃亏的了。

    为了平衡这一现象,最终经过商讨,五大宗的魁首,可以再多带十名侍卫参加北州大会,那么也就是说北州一共会有一百五十人参加。

    以往这么多届,名额其实也多落于世家之手,毕竟他们自身拥有的资源最好,天赋也远非一般修士可比,这一点看看甲天下就知道了。

    而北域甲家这一次也是志在必得,公孙弘能够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处了甲家的利诱之外,甲天下的变态天赋,也是主要原因。

    很快第一批十人就站上了擂台,开始比试的大都是筑基期的弟子,他们也不指望自己能够夺魁,只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在宗门里露露脸,让宗门内的长老注意到他们。

    反正这些人还有的是时间,错过了这一届,下一届依旧可以参加,更甚者这一届妖孽辈出,他们也没有自信与之为敌。

    并不怎么华丽的战斗,在各个擂台上展开着,那些结丹期的弟子们,也好像约定好了一般,没有人上台打擂,他们都在好整以暇,准备坐收渔翁之利。

    台上的弟子卖力的表演着,甚至可以让自身表现的花俏一些,招式施展的更为华丽一些,甚至不惜耗费自身大量的灵力,只为博取长老们的注意。

    不过这一切终有结束之时,就在此时天空之上一朵寒光绽放光华,一个若隐若现的人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只是远远看去,就如同芙蓉出水,分外妖娆。

    而她的出现,使得人群中的某一个位置上,一个有点醉醺醺的男人,浑身剧烈震颤,他攥着酒壶的手在颤抖,喉咙莫名的轻颤着,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他苦涩的笑道,“忘情道啊,世上真的会有这忘情之道吗……”

    酒液顺着喉咙流入体内,如果是以往,他铁定会以醉酒来忘却一切,而今日却不行,他得醒着,而且他也喝不醉了。

    韩雨柔的意外登场,让韩持格外恼火,而且她的我行我素,也让他觉得十分的没有面子,他嘴角微微颤动,似乎是在与谁进行传音,过了片刻后,他眉头皱了起来,低语道,“你们这是要气死我啊……”

    韩持长老的面色阴沉如水,让一些上前想要打听情况的长老们,识趣的退回去了,而韩雨柔的出现,也彻底的引爆了擂台。

    原本一些结丹期的弟子,就有些按耐不住了,掌门宗主亲自前来观礼,还有比这个更有殊荣的事情吗,结果十座擂台瞬间成为了结丹期的天下。

    即便有那么几个筑基期有天赋的弟子,在面对灵力与灵元本质的区别之后,一个个也没有坚持多久,就统统被剥夺了舞台。

    原本有些平淡的赛场,也开始爆发出阵阵轰鸣的喝彩声,结丹期的战斗,与筑基期有着天壤之别,他们以精气凝神,使用术法之时,能引动风雷之声,绝非筑基期修士可比。

    很快擂台上就换了四五拨人,最先上台的那批人,也早就被赶下了擂台,一旦被赶下擂台,也就没有资格再上到同一座擂台之上。

    也就是说,你如果参加比试,则有十次机会可以挥霍,打不过其中一座擂台,还可以想想办法搞定另外一座,总之谁能够站到最后,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然而这只是某些人异想天开的想法,你拥有十次机会,那些战胜过你的人,也拥有十次机会,败了其实也就失去了再战的资格,这十次机会不过是为了弥补遗憾罢了。

    真正的高手,就是要从站上擂台开始的那一刻,就牢牢的守住自己的位置,而在万众瞩目之下,一个雷光轰然落在最中央的擂台之上,他...就是甲天下!

    霸道的出场,舍我其谁的气势,让原本处在擂台上的战斗的两人,什么话也没说,自己跳下了擂台,甲天下负手而立,一袭华服无风而动,等待着对手的出现。

    只是他人只是站在原地,整个擂台之上,就布满了细密的雷丝,这是他结丹之后形成的雷电场御,只要他始终保持着战之姿态,那么这场御就不会消失,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宣誓。

    他的出现令人意外,可是却有无人能够阻挡,几个不自量力之辈,仅仅只是落到擂台之上,就被雷电无情的劈飞了,一时间竟然无人敢去挑战他。

    金屠浑身涌动着战意,准备上擂台与对方一决雌雄之际,却被族内的长老拦下了,而且他们手上攥着一块东西,看上去像是一节兵器的握柄。

    金屠身躯不断颤抖着,最终还是坐了回去,大家其实是很期盼两人来一场龙争虎斗的,毕竟前几日他在擂台之上,连败数百人,未尝一败,这等强横的实力,足以与甲天下媲美了。</p&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