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五十七章 寒瀑静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五十七章 寒瀑静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离开了比武场,准备回一趟自己的洞府,可是回去的路上,他突然想起,在寒黎峰下,有一处瀑布,虽然不算特别壮观,可是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瀑流剑诀要求修行者,需观摩天下万般飞瀑,将其融会贯通,以发挥出瀑流剑诀的独特性,感悟越多,剑法威力也就越强,甚至让对手捉摸不透剑法的奥秘。

    他大摇大摆的去了韩家在这里的居住地,因为有掌门令牌的存在,那些韩家人也不敢怎么样他,只是一个个看他的眼神透着别样的意味。

    尤其是那几个跟着韩晃而来的韩家人,在他跟高大力手里吃了亏,一个个恨不得拿眼神杀死自己,而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纵身一跃上了寒黎峰,转眼就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

    “他怎么还有胆量来这里,这个无耻之徒!”

    “你看他那一幅目中无人的样子,实在是太可恨了!”

    ......

    人群不时传来挞伐之声,不多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大家连忙上前行礼道,“大长老!”

    来者正是浩雪宗韩家这边的大长老,也是浩雪宗里的太上长老,资格比公孙弘还要老,即便是后者见了他,也要尊称一声长老。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权柄滔天的老人,却始终都对楼乙有成见,他可以无视浩雪宗里的勾心斗角,可以无视宗门之中的尔虞我诈,可是无视宗门内发生的一系列惨案,却唯独容纳不下他。

    因为浩雪宗再闹腾,终究还是他们韩家的,这种默契已经持续了几百年,那些想尽办法往上爬的,也不过是想多分一些利益,而这些东西,偏偏是他们韩家看不上的。

    可是掌门亲传弟子这个名头却不行,几百年了浩雪宗的掌门弟子,一直是由韩家人担当,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惯例,而这韩雨柔修的什么无情道,连家族的情谊都不顾及了,怎么还能顾及家族的利益。

    他管不了韩雨柔,所以将一肚子的怨气发到了楼乙身上,这一次韩家之所以如此强硬,也是因为他的缘故,毕竟当初韩渊死在这里,韩家本家还欠他们一个交代。

    而韩渊之子韩晃学成而归,自然是要取代韩雨柔接替韩雪宗掌门之位的,可是韩雨柔的这个举动,却引起了其他家族的非议,让他感到很没有面子。

    而他这个侄子,却是一幅与世无争的模样,让他颇感无奈,他们韩家在北域这一脉,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翻身的机会,却因为这么一个掌门亲传弟子的问题,闹的沸沸扬扬,颜面尽失。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韩雨柔找他谈话,她并不想去管这些事情,甚至不愿意掺合其中,可是这些年韩家已经大不如前,韩晃修为突破元婴期,已经不可能替代韩家这批人出战。

    而当初她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就自作主张私自定下了楼乙为亲传弟子,引起了轩然大波,为了给北域韩家一个交代,她只能以此来解决此事。

    只要楼乙能够胜出,那么北域的韩家,就可以选出十人来跟着楼乙一起参加大会,即便最后什么也没得到,仍然可以作为侍从的身份,随楼乙加入他选择的宗门当中。

    这也算是韩雨柔给他们的一个交代,只是这大长老并不看好楼乙,所以至今仍是一幅怨念深重的模样,他看向楼乙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道,“他能夺冠?白日做梦!”

    而此刻楼乙已经来到了目的地,寒雾笼罩之地,轰鸣声不绝于耳,也许是因为阳光照射进来的缘故,寒雾弥漫着七彩之光。

    这寒瀑虽不宽,却高百丈有余,落水处水花溅起十数米,楼乙就站在瀑布下落的位置,静静的观摩着寒瀑的落差,以及水花四溅的模样。

    渐渐的他的神情专注起来,下意识的将相思剑拔出,伴着轰鸣的瀑布,开始挥动手中剑,身影时缓时急,手中剑快慢相授。

    他的眼睛始终盯着吹落下来的水流,很快他人就来到了瀑布的正下方,这里寒气逼人,落水激起的气浪,推着他不停后退。

    他眉头一挑,不退反进,以自身灵元相抗,不断迈步向前,越往前行,这种压迫的排斥力越强,让他心中偶有所感,他停下身子,以身体抗衡这排斥之力。

    他吃惊的发现,没有灵元的支撑,单凭**想要抗衡这股力量,根本是不可能的,他的身体紧紧支撑了一瞬间,就被落水形成的气浪给推出去了。

    好不容易稳定住了身体,抬头看着这轰鸣不止的飞瀑,楼乙喃喃自语道,“这应该才是湍流直下的真意了吧……”

    之前在问仙楼的那处瀑布下,虽然它更为宽敞,看上去气势更强一些,但是水流的落差却不够,因此瀑流剑诀的第二式,虽然领悟到了基础,却始终掌握不到其精髓。

    而如今面对这百丈飞瀑,这巨大的落差引动的气浪,让他深刻体会到了水从天而降,湍急不可阻挡之势,他挥动着手中之剑,施展逆水行舟,沿着飞落而下的瀑布,逆流上行。

    这显得格外吃力,可是他的眼神异常坚定,瀑布之水非常冰寒,可是他的心却在迸发着热量,剑刃挡开飞流而下的瀑布之水,他则顺势向上而去。

    人在半空之中,受到水流的冲刷,让他感到十分吃力,而他却以此来感悟这湍流直下的精髓,水流的每一次冲击,都让他的感悟增进几分。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已经从瀑布的下方,来到了瀑布的顶端,从上往下看去,似乎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他心中若有所思,在瀑布中央位置的一块凸起的山石上盘膝坐了下来。

    来自不远处的水流,汇聚到这片水域当中,就如同人体的经脉,将灵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手中的剑上,所谓海纳百川,聚而成渊。

    他开始细悟这份感觉,内视自身的经脉,静静的感悟体内灵气的流转,感受着它们以周天的方式运转,在体内周而复始的转动。

    慢慢的他陷入了入定之中,这一刻他仿佛化作了顽石,受风吹雨打而不动,四周的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耳边没有了呼啸的寒风,没有了轰鸣的水流,万物陷入寂静当中。

    他开始体悟自身,体悟这难得的感受,手中相思剑隐隐散发光芒,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天空落下,静静的呆在楼乙静思处的天空之上。

    韩晃原本守在掌门殿外,却突然感受到了一丝玄妙的气息,他心有所感,所以前来查探,恰恰看到楼乙静思在这瀑布之上。

    他的身体四周笼罩着淡淡的光晕,这是感悟入定之相,韩晃平静的眼神中,多了一抹光华,自言自语道,“此子果然不俗,观而能想,想而能定,定而能悟,悟而能澈,不错,很不错。”

    他身影一晃离开了此地,不愿去打扰楼乙的静思,他很清楚当楼乙静思之后,实力必定更上一层楼。

    而此刻楼乙处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四周环绕着无数的光粒子,宛若天上的繁星,它们无序的罗列在他的四周,而他自身立于半空之中,手中还是那把相思剑,只是握剑的感觉却又天壤之别。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无比强大,仿佛一剑可斩断这苍穹,一剑可碎裂这阴阳,一剑可灭绝众生,而他想如何挥动着一剑,全凭他自己的意愿。

    他的情绪使得四周的光粒子,快速的飞舞,如同那奔流不息的江海,抬头看向天空,无数的光粒子,形成了密不透风的天幕,他想用这手中剑,斩开这天幕。

    然而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里是自己的识海,斩开着天幕,岂不是要斩破自己的天灵盖,他心中一阵腹诽,那种只手遮天的豪迈之情,顿时烟消云散了。

    举起手中剑,轻柔的开始舞动,光粒子随着他手中剑的舞动,时快时许,时近时远,慢慢的汇聚成了一片光的曼罗,宛若一道光的水流,开始随着手中剑舞动。

    他挥动着剑,注意力却全在这些光粒子的上面,楼乙很清楚,这些其实就是瀑流剑诀看不到的剑意,他贪婪的汲取着呈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

    每一剑看似平淡无奇,可是光粒子的表现却有着天壤之别,灵元的使用不同,剑诀表现出来的也不同,楼乙静静的在识海中体悟,机械的挥动着手中剑,汲取着这难得的宝贵经验。

    此刻外面的本体,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越发灿盛,四周出现奇异的波动,原本奔流绕行的水流,受其影响,竟然开始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汇聚而来。

    一幅难得一见的画面呈现在了眼前,水流竟然开始逆流而上,被楼乙散发出来的气息牵引着,向着上方不断前行,两股水流在此刻激烈交汇在一起,发出密集的撞击。

    寒瀑第一次出现了断流的显现,将瀑布底下掩盖着的寒冰暴露出来,无处可去的水流,开始另辟蹊径,这也间接导致了寒黎峰底下,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灾难……</p&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