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殚精竭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六章 殚精竭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个时辰之后,楼乙疲惫不堪的趴在石桌上,面前摆着两个瓷瓶,一个装着那枚一纹的六藜丹,一个装着一枚二纹的寒螭丹。

    他眼睛盯着那个装有寒螭丹的丹瓶,趴在那里怔怔出神,他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开炉的一瞬间,他自己都惊呆了,足足二十三粒寒黎丹,更为重要的是,都是二纹的

    中品的寒黎丹,第一次炼制就是中品的寒黎丹,当时他整个人都被震住了,这实在是不可思议。

    不过后来他也想明白了,端木家的炼丹术,配上齐全的配方,再加上冰螭兽的灵血,才是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很可能冰螭兽的灵血,还要占很大一部分原因。

    毕竟这家伙现在可是结丹中期的修为,而且体内蕴含着螭吻的血脉,这可能都是影响寒黎丹的主要原因,虽然想通了这一切,可是这丹药摆在面前,还是让他激动的不能自已。

    “嘿嘿,嘿嘿嘿”楼乙傻笑着。

    就在这时冶炼室的大门被推开,霍炎疲惫不堪的走了出来,咣当一头栽倒在地,楼乙眉头一皱,赶紧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这才发现这家伙一身灵力耗尽了。

    他摇了摇头,渡自己的灵气给他,又给他服用了两粒返灵丹,这才看到他苍白的脸色,慢慢有了好转,不过此刻他还未苏醒,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

    楼乙将他背回来住处,放在了竹床之上,小声说道,“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返身走回,来到门口,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他的恢复速度至少是常人的好几倍,即便不休息,也比别人恢复的好,不过此刻却也感觉疲惫,可想而知霍炎此刻的感受。

    当他走进冶炼室的一瞬间,他不由得愣住了,原本堆砌满地的零件,被安装成了一个个奇特的机关,不过看起来这些都是半成品,而且感觉是被否定了。

    他沿着这些机关手臂以及身躯,向更里面走去,越往里机巧机关越是精密,这让他也产生了兴趣,直到当他来到熔炉附近的时候,一副翻着赤色光华的机巧机关,彻底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从外表看起来,这机巧机关跟人体没有什么分别,无论是手臂的构造,还是大腿的纹路,简直一摸一样难分难解,而且这一条手臂当中,所使用的机巧零件,简直数不胜数,只一眼看过去,就觉得眼花缭乱。

    机巧机关的大对应着铁炮的身型,楼乙长出一口气,慢慢的从冶炼室中退了出来,他在想铁炮收霍炎为徒,真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抬头看着天,突然想到,自己是否有一天也会收徒呢

    那自己收徒后,又能给对方些什么呢

    阵法?粗通皮毛。

    丹道?自己受益于端木青跟阚冬,目前却也只有三品的实力,以后也许可以,只是这以后谁又能料得到,算得准呢

    龙涛十五式?龙族战法不得外传。

    符道?这个到现在似乎他连入门都还不算。

    思来想去之后,他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鬼使神差的将相思剑取了出来,将它慢慢从剑鞘内拔出,放在眼前端详。

    典雅的剑身之上,布满了奇特的花纹样式,中央的位置,那一道狭长的蓝色光痕,绽放着璀璨的光芒,轻轻舞动就能感受到澎湃的水气在四周转动。

    他将剑放在一旁,将那本薛忘情丢给自己的瀑流剑典取了出来,现在手里没有趁手的兵器,他修为又不高,可做不到空手夺白刃。

    而且一双肉掌,还要去抵抗对方的兵器,上次跟铁山一战,他就已经知道自己十分吃亏了,相思剑品阶极高,据说是法宝级别,而且他对于韩雨柔点那一手御剑飞行,也十分的眼热。

    白白放着现成的不学不用,这不是他的性格,而且薛忘情给他的可都是好东西,算得上是倾囊相授了,他怎么可能有便宜不赚呢,更何况那师父也不是白叫的啊

    瀑流剑典是一本水系的剑法,按道理来说,楼乙用起来会十分的费劲,但是他发现自己每次施展水系功法,都会莫名其妙的带着冻气。

    他想当然的以为,这一切都归功于天冥冰魄决,没有丝毫考虑过空谷幽兰,当然他也的确是不知内情的,这瀑流剑典注重的就只有四个字,快,准,稳,狠。

    想象一下瀑布从天儿降的壮观景象,人身在其中会有什么感觉,那种气势磅礴,那种无坚不摧,那种摧枯拉朽,那种蛮不讲理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

    而这瀑流剑典,其实就是借感悟瀑布奔流而下,得到的灵感,也是薛家的不传之秘,而如今却传给了楼乙,足可见薛忘情对他的重视。

    只是楼乙在打开这剑典后的半个时辰,都始终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当中,典籍内记载的东西太过玄奥,他一时竟然理解不了。

    “快慢相离,进退两难,似缓实疾,惟妙惟肖”楼乙喃喃自语道。

    他手中的相思发出轻轻的剑鸣,随着楼乙手腕的转动,缓缓的向前延伸,他自己琢磨了一个时辰,剑法也没有找到突破点,剑还是剑,丝毫没有发生变化。

    根据剑典的描述,此剑诀一经施展,人如瀑,剑如流,因此得名瀑流,可是他现在人仍是人,剑仍是剑,没有丝毫变化。

    “好难啊”楼乙无奈的说道。

    此时他恰巧听到定时竹敲击的声音,一道灵光闪现,他移步来到了这些引流竹槽所在的地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里面的水,看着它们快速有序的通过竹槽,流向下方。

    他下意识的挥动手中剑,一道弧光甩动向前,看上去就如同这竹槽中的水一般,楼乙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

    此后楼乙就开始专注的挥动刚才的那一剑,弧光越来越快,距离也越来越远,他人站在原地未动,可是手中剑却似乎延展了出去,从当初的三寸,到如今的三尺,而且还在不断向前延展。

    楼乙将自身的灵力,通过剑柄传递到剑身,再通过它释放出去,他就如同那竹子做的水槽,而他身上的水灵气就是这里面奔流的水。

    过了许久之后,他收剑回鞘,慢慢的来到竹槽点末端,这里有一个四五丈宽的石臼,平常就是用来装水的,铁炮常用它来冷却兵器,看着不深实则足有半人那么深。

    竹槽的水经过敲击竹的缓冲,被送进这石臼当中,水流跌落而下,形成道道涟漪,楼乙坐在石臼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一幕不断重复。

    这一坐就是半天时间,水流的细微变化,在他眼中被无限放大,水拥有无穷的变化,时急时徐,但是落入石臼之后,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上去的确速度不快,但是暗流总在平静的表面下涌动,观察了许久之后,他慢慢收回目光,喃喃自语道,“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暗潮汹涌了吧”

    再次取出相思,还是重复着之前的一剑,只是看上去虽然并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却带了一丝别样的韵味在其中,似乎剑明明直冲而来,却让你感觉到,如果你正面阻拦的话,仍会被其所伤。

    一剑接着一剑,不厌其烦的挥动,剑弧从之前的平直,开始发生细微的跳跃,一剑出四周水气翻涌,隐隐有水流之声涌动,楼乙满意的收回相思,站在原地思索。

    很快他再次挥剑,只是这一次再也不是站立不动,而是配合着柔风细雨的身法,开始在这片空地上施展,半个时辰之后,他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脸上带着明悟,喃喃自语道,“果然如此啊”

    柔风细雨身法,其实跟瀑流剑典同出一辙,说白了所谓的柔风细雨,就是根据瀑布砸落水面后,形成的水幕演化而来,当人身临其境之时,水幕自然会幻化出各种影像出来。

    楼乙觉得如果他想要再进一步的话,需要找一下真正的瀑布练习一番,恰巧他的问仙楼所在,就有瀑布从天而降,正适合练习这瀑流剑典。

    另外寒黎峰所在的山上,也有不同寻常的寒瀑,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观摩之地,楼乙猜测这瀑流剑典,就是观摩了大量的瀑布,进行修行后,才创造出来的,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掌握的。

    没有再勉强自己继续,而是回到住的地方,同白烨跟李敢交代了一番,白烨看上去很平静,李敢倒是有些担心李闯到情况,楼乙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李敢说道,“这几天你也别闲着,好好调整一下,过两天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去看了一眼铁炮,发现他呼吸平稳,又去看了一眼霍炎,发现他仍未醒来,将两瓶丹药放在床边,写下了服用的注意事项,而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自己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的一切都交给霍炎来定,他现在要帮李敢一把,让他尽快结丹,不然李闯结丹归来之时,李敢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有些芥蒂的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