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绝处逢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四章 绝处逢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时辰过去了,楼乙的额头布满了细碎的汗珠,他的身体已经有些超负荷运转了,铁炮的旁边也堆了十几个酒袋,他实在是喝不动了。.

    猴头酿灌入嘴里,直接顺着嘴角流了出来,不过好在酒能镇痛,他的痛苦也得到了缓解,楼乙开始用酒液清洗他左边的身体。

    琥珀色的酒液冲刷着残破的机械的表面,硫磺的味道开始变淡,能够看到酒液流下之后,变成了诡异的颜色,楼乙想了一下,将猴头酿换成了当初的人生八苦。

    这些自然是那些大酒缸里的酒,用来清洗创口,已经算是浪费了,他看到霍炎始终站在一旁看着,于是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打算看多久?过来帮忙啊!”

    霍炎哦了一声,赶忙走了过来,从楼乙手里接过酒袋,询问了一下后,开始缓缓的往外倒酒,铁炮此时早已醉倒,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仍然很痛苦。

    火毒的清理并非一夕之间就能完成,楼乙在折腾了足足四个时辰之后,终于疲惫不堪的放弃了,不过这一次的成果却是显著的,铁炮的呼吸看上去均匀了许多。

    而且脸色来说除去酒醉看上去潮红的脸,仔细看的话,比之前的那种病态模样,倒是好上许多,楼乙吩咐霍炎去找些工具来,他要趁着这个机会,给铁炮把残留在左半边身上的金属取下来。

    霍炎寻来火钳跟弯角镊,这些东西倒是都能派上用场,他没有处理过这些东西,所以告诉霍炎该怎么做,然后由他这个做徒弟的,来帮铁炮除去那些东西。

    不过看起来似乎简单,可是真到动手的时候,楼乙才发现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这铁炮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把金属与自己的骨骼脉络连接在了一起。

    起初倒是很顺利,可是触碰到核心区域时,棘手的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两人忙的是晕头转向,也没能把东西取下来,不过那些零零散散的倒是都拆卸下来了。

    现在的铁炮看起来十分的怪异,身上插着许多金属条,不断往下滴着五颜六色的液体,散发着怪异的味道,活脱脱一个刚被肢解过的活禽。

    霍炎眼神带着担忧,按照楼乙的嘱咐,继续倒酒下来,这一次铁炮明显反应比较激烈,而且有血水顺着连接处流淌下来。

    楼乙赶紧让霍炎停下来,用木灵气帮他封住了伤口,只是他的神情格外凝重,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铁炮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而为何火毒怎么清理都清不干净。

    铁炮很可能受过致命伤,命悬一线之际,他冒险将自己改造,只是他不懂的如何操作,于是冒着生命危险,用自己的锻造术,把身体给炼器了。

    换句话说,他现在其实就是一件锻造出来的灵器,而他自己的意识,其实就是这件灵器的器灵,他将自己炼制成了法宝,这是楼乙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然而现在这件法宝已经破烂不堪,核心的地方也已经开裂,说白了这件法宝随时可能解体,那么铁炮的命运就是死亡,而且会死的格外痛苦。

    楼乙皱眉不语的样子,让霍炎感到十分不安,他问道,“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啊!”

    楼乙摇了摇头,指着铁炮说道,“你这个师父,果然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现在根本不能算作是人。”

    霍炎听到后十分生气,质问道,“你说什么?”

    楼乙摆摆手道,“你跟了他这么久,就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吗?”

    霍炎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这两年来的一幕幕,铁大师每过一个月,就会孤身一人进入到火脉的底部,一呆就是足足七天,每次回来的时候,都看到他格外的疲惫。

    霍炎看着楼乙,后者对他点点头道,“你这个师父,把自己炼成了器,而现在的他,严格来说算是器灵,不能算是个人,而你现在看看他的样子,只怕”

    霍炎脸色瞬间变了,他拼命的摇着头,说道,“不可能的!这不可能!”

    楼乙没有打搅他,而是再次上前查看他的伤情,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保住他的命,就只有一个办法,将他再度改造,以机巧概要里记载的办法,帮他修复半身,同时在左边身体,为他构造一个新的能量源。

    不过关于炼器楼乙不懂,他将机巧概要,以及那个能量球,交到了霍炎的手上,一切都看他如何抉择了,霍炎呆呆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又看看床榻上卧着的铁炮,陷入了沉思当中。

    楼乙出门伸了个懒腰,足足折腾了五六个时辰,他身体内的灵气都要被榨干了,也是时候恢复一下了,将三足金蟾盏取出,倒了满满一盏猴头酿,饮下之后感受体内灵气的澎湃脉动,心满意足的睡倒在了竹林里的石桌旁。

    等他醒来之际,发现霍炎站在身边,一脸的疲惫之色,手里拿着他给的典册,眼神灼灼的看着他,楼乙问道,“想通了?”

    霍炎点了点头,楼乙说道,“我对机巧之学并无造诣,一切就都指望你了,你这师父是生是死,就全看你的表现了。”

    霍炎浑身一震,用力点了点头,两人去了冶炼间,很快里面就传来开炉锻造的声响,楼乙一次次推开门,将各种材料取出,然后送进冶炼间。

    楼乙在想这铁炮的确手段高明,要知道这里堆积的材料,如果拿出去兜售,那可是天文数字,而现在这些东西,成为了救他命的宝贝,这也是一种命运使然吧。

    材料被丢进熔炼炉中,霍炎小心翼翼的操纵着地火,以自身火脉沟通地火,要比单纯借助地火来锻造,更需要技术跟实力。

    一根根奇形怪状的金属线,被像拉糖丝那么一点点的从炉中扯出,小心翼翼的被放置在了毡铁之上,五颜六色煞是好看。

    楼乙看到霍炎的神情无比专注,跟他之前的木呐模样,完全判若两人,材料不断被消耗,原地堆砌出了大量的机巧零件,霍炎的眼睛眨也不眨,甚至都不去检查一下,这些东西是否带有瑕疵。

    楼乙知道这就是自信,对于自己技术的自信,自己炼丹之时,成丹的时候,就能够知道这一炉丹药,成色如何,品质如何,这缘于对技术的千锤百炼。

    楼乙甘愿为他打下手,霍炎的动作极快,而且尺度把握极准,往往他递过来的材料,都是不合尺寸的,而对方只是看上一眼,随手一处理,就能够达到他所说的要求。

    配件越堆越多,霍炎全身大汗淋漓,不过楼乙此刻却清闲了下来,因为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霍炎自己的了,他站在堆砌满屋的机巧部件之中,开始初步进行组装。

    铁炮的身体已经被炼成器,即便楼乙能够保住他半边身子,却也几乎算是被毁了,从此之后他就是一件残器,而如今楼乙想让霍炎以机巧概要,结合锻造术,这两者合二为一,为铁炮再铸造一半身体。

    楼乙离开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他可以帮忙的了,霍炎如此专注的神情,让楼乙觉得自己这回的买卖赔不了了,这铁炮真是捡到宝了。

    路过铁炮的屋子之时,他还特意看了一眼,这家伙仍旧醉着,嘴里不时发出哼哼声,当初的治疗只治标不治本,现在看来火毒又有了蔓延的趋势。

    他想了一下,转身又去了一趟冶炼室,开口问道,“这里可有能用的炼丹炉?”

    霍炎像是没听见一样,仍然在摆弄手里的零件,楼乙无奈摇了摇头,准备离开之时,听到霍炎说道,“出门左转往前两百米,有个地下室,你去那里找找吧”

    楼乙点点头,出门按照他所说的,找到了一个类似地窖的地方,封口乃是由金属构成,分量极重,楼乙费了好大劲,才将它勉强打开。

    他进去的一瞬间就呆住了,这里简直就是一个藏宝库,里面琳琅满目的堆满了各种好东西,不过看起来都是灵器范畴,倒也没有同凝水宝扇这样的存在。

    翻找了许久后,终于让他找到了想要的,一个紫莹莹的丹炉,大小足有两三丈,是个顶级的灵器,只是灵器就是灵器,没有办法缩小带在身上,那么铁炮是怎么把这玩意弄进来的。

    外面那入口看起来也不过丈许宽,跟这个大家伙一比完全不可能啊

    绕着丹炉转了一圈,突然发现了一个拉环,镶嵌在狮口的嘴中,楼乙发现它可以拉动,于是尝试着拉了一下,结果随着拉环被拖出,这丹炉竟然开始发生变化。

    丹炉开始不断向内收压,竟然变成了一个流星大锤,那左右两个兽头,成为了棰头,实在是神奇无比,楼乙将它从地窖内取出,选了一个位置安置下来。

    既然霍炎主外,他就只能主内,负责清除铁炮体内淤积的火毒,两者要双管齐下,这样才能达到最佳的效果,而且他觉得自己还可以借此将火毒改变一下,说不定还能给铁炮带来惊喜也说不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