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铁炮遭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三十三章 铁炮遭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此刻早已离开了这里,对于各大家族之间的尔虞我诈,他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掺合进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没有处理好呢,神仙打架这种事,他还是有多远躲多远为好。

    再次登山而上,本来他是想直接飞上去的,奈何这样做未免太过招摇,引人注意,同李敢先碰了个头,三人一边上山,一边听李敢叙述。

    “楼主,我刚才打听了一下,没有多少收获,不过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很奇怪”李敢拧着眉头说道。

    “说来听听。”楼乙道。

    “大部分来这里拜山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还一脸怀疑的看着我,至于那些有身份的人,则多三缄其口,无论我怎么套话,他们都无动于衷,甚至还有人威胁我,让我不要多管闲事,说我嫌自己命长”

    李敢的话让楼乙确信了自己的猜测,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见到铁炮,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三人加速向着山顶而去,要赶在那伙人回来之前,进到竹楼之中。

    上到山顶,再下到竹楼所在的位置,楼乙途中抱怨过多次,这铁炮搞到这件事,实在是有些恶趣味了,在山底打一个通道不就行了,他这等修为,又不是做不到。

    刚走到竹楼附近,门口的禁止就打开了,霍炎让三人跟着进去,不过在经过第一层竹楼的时候,李敢跟白烨被留了下来,霍炎只是说让他一人前往。

    李敢询问了他弟弟的情况,结果被告知,李闯正在地底火山脉冲击结丹期,这倒是让他有些喜出望外,这也触动了楼乙的心弦,是时候让李敢放下一切了,不然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了。

    只是现有的人员之中,真的没人比他更懂这些琐事,要找个替代他的人,实在是有些困难,楼乙叹了口气,这件事只能自己多留意一下了。

    霍炎一路上都沉默不语,只是在前面带路,楼乙见他如此,调侃道,“拜师成功了吗?”

    霍炎身体猛的一震,脚步略有迟缓,小声道,“大师嫌我资质愚笨,至今未收我为徒”

    楼乙眉头一挑,心里想到,“不对啊,这铁三炮肯定是中意这家伙的啊,怎么可能会不收他呢?”

    他看着霍炎有些低落的背影,问道,“那你最近都在做什么?”

    “做杂务,整理分辨材料,大师需要什么,我就帮着取什么,只不过”

    “只不过他老说你笨,材料没有做到分毫不差对吗?”楼乙抢着说道。

    霍炎猛的停住脚步,转过头来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楼乙笑着拍了拍他肩膀,霍炎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他不喜欢别人碰他,楼乙也不在意,开口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脑筋不够活泛,铁大师让你做的这一切,其实就是为了让你打好基础,他这个人性情古怪,怎么可能亲口说出收你为徒的话,你啊,慢慢学吧”

    楼乙说完抢在他前面,走下了竹楼,霍炎先是愣住了,可是看到楼乙走到自己前面了,连忙追过去说道,“大师这里不能乱闯!”

    不过随后他又小声说道,“谢谢你,帮我解开了心结。”

    楼乙冲他一乐,说道,“快点带路吧,我想看看他的情况。”

    霍炎又是一震,心里暗道,“难道他已经知道大师出事了?真是有些羡慕此人,难怪大师总是拿他跟自己比”

    不多时霍炎带他来到了当初的冶炼处,领着他走进了旁边的一间竹屋内,一进门楼乙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就好像硫磺挥发时的气味。

    当他看清楚铁炮如今的模样,也禁不住咂舌不已,他那半边金属身体,已经完全毁掉了,脸上那半边面具也早已不翼而飞,只留下一张可怕的疤脸,以及一只完全干瘪下去的眼睛。

    这形象比当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要可怕,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可不是一般的强烈,看到楼乙露出这个表情,霍炎显得有些不高兴,他开口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不能对大师无理!”

    楼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啊你,路还长着呢”

    霍炎不明所以,刚想开口询问,反倒是躺在床上的铁炮,咧开嘴笑出声来,“哈哈哈,你小子果然比他强百倍,这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

    楼乙转过头来看着铁炮,开口道,“再不开窍,你还不是喜欢的不得了,你既然知道他脑袋不会拐弯,就别弄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让他寝食不安的,你就这么喜欢捉弄人?”

    铁炮刚才还在笑,现在却立马瞪起眼睛,恶狠狠的说道,“小兔崽子,你敢教育劳资?”

    楼乙面不改色的说道,“行啊,来来来你一巴掌拍死我啊!”

    铁炮瞪了他一眼,叹气道,“小兔崽子你厉害行了吧。”

    楼乙得意的看了他一眼,这时才开始仔细的观察他的身体,半边的身体布满了伤痕,他的气息羸弱不堪,所以楼乙才敢那么叫板,而且他发现这家伙还中着毒。

    只是这种毒并不是真的毒药,而是一种火毒,应该是他自己打造的这半边身体,不小心沾染上的,火毒清理起来十分的困难,而且看他样子中毒已深,如果不是这些年拿紫乌何首根吊着命,恐怕早就死掉了。

    很难想象这家伙这些年是怎么熬下来的,那与金属嵌合的位置,已经变成了碧绿色,这是一种感染,也正是这种东西,加剧了火毒的蔓延,他离不开这副假躯,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不过现在好了,那半边的假肢被人打散了,毒素也顺着伤口流了出来,只是同时他的肺腑也受了重创,现在只剩一口气吊着了,他强撑着,恐怕也是不想霍炎难过吧。

    这徒弟收了才不过两年,看霍炎的样子,就知道他必定极其的刻苦,来的路上,在冶炼处外面,堆放着大量的材料,分门别类整理的十分整齐。

    他可是知道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是个什么样子,谁将这里变的井井有序,自然不言而喻了,而且霍炎执拗,所以跟铁炮很对胃口,说白了两人都有强迫症,力求将所有事情做到最好。

    楼乙看了一眼霍炎,他显然十分担心铁炮的安危,楼乙叹了口气,储物戒指一亮,从里面飞出了三样东西,一样是酒,另外两样则是机巧概要跟当初从姓韩的手里夺来的能量球。

    “尝尝这酒,包你满意!”

    他并没有直接将机巧概要交给对方,说实在的他还是有些犹豫,这东西有悖常理,而且如果再弄出一个赫连唯我,这将是另外一场灾难的开始。

    铁炮用手抓过酒袋,楼乙帮他打开封口,甘美的猴头酿灌入嘴里,周围弥漫着果香气,铁炮的脸色看上去红润了一些,咂巴着嘴道,“不错,好酒!”

    说完又是一顿猛灌,直到酒袋空空如也,才满意的打了一个酒嗝,楼乙以神识探查他道身体,这时铁炮开口道,“算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命不久了。”

    楼乙白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挂了,我就亏大了知道吗?!!”

    铁炮嘿嘿笑了起来,看起来心情舒畅了很多,你一只独眼散发着皎洁的光芒,似乎在跟楼乙炫耀一般,楼乙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将手贴在了他的胸口。

    “哎,小子你要干啥!”铁炮诈唬道。

    “我不想自己做赔本的买卖!”楼乙没好气的答道。

    一股生机之力,瞬间从手掌中释放出来,慢慢开始融入铁炮的身体当中,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幽炎迅速聚拢而来,楼乙心头一惊,手立刻收回。

    在这时他看到铁炮的胸口,瞬间变成了碧绿色,而且蔓延着诡异的纹路,铁炮显得十分痛苦,开口道,“没用的,你这此的买卖赔定了。”

    楼乙没有理他,手再次按在了他的胸口,只是这一次他用的却是水之力,木之力固本培元,水之力疗伤祛毒,而且他明显的感受到,这幽炎就是那火毒,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霸道。

    想想也是这铁炮何等修为,能让他无计可施的毒素,自然不可能轻易去除的,水之力柔和的开始包裹四周,而且水灵气之中,蕴含着空谷幽兰特有的冻气。

    同之前一样,幽炎迅速聚拢而来,开始侵蚀楼乙释放的水灵气,然而这一次它们遇到了阻隔,冻气有效的延缓了幽炎的蔓延,似乎是其天生的克星一般。

    只是楼乙也并不轻松,一个修为超过元婴期的存在,毒素的猛烈程度可想而知,他只能设法守住手掌所在的这片区域,以这种消耗的方式,来化解火毒的侵蚀。

    另一方面他的另外一只手,悄悄的落到了金属与**嵌合的位置,手指带着点点碧绿色的光芒,开始恢复铁炮这片早已溃烂的身体。

    起初效果十分有限,楼乙守的也格外辛苦,铁炮显得十分痛苦,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间歇期间楼乙会让他服用紫乌何首根的含片,他料想这么短的时间里,这铁三炮也没机会酿造出那抗毒的药酒。

    而且在治疗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这家伙至少有一年时间没有服用过药酒了,也就是说他被迫在没有药酒镇毒毒情况下,死死的挺了一年多。

    想到了当初他那句,“这不是要了老子的命吗!”

    楼乙就觉得感触良多,他是拿自己的命,跟他赌了一把,岂料仇家早一步找上门来,他因为被火毒侵蚀,所以被重伤逃回了竹楼,而这里人多眼杂,那些人不便出手,所以才有了之前的事情,一切似乎全都明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