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生之气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七章 生之气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一场比试的结果,除了这三个人之外,再无其他人知道,这也是北囚五的决定,当年他意气用事,在大庭广众之下挑战薛讷,结果不幸战败,被人当成了笑柄。^^^^^^

    他日之耻,今日犹在心头作祟,所以这成了他的心结,直到今天也没能放下,不过楼乙说的话,让他想开了许多,尤其是想到当年他跟着薛讷,没少让他吃瘪,石堡内就会传来笑声。

    没过多久,石堡内散发出一股极强之气势,北囚五竟然在这个时刻突破了,修为带来的澎湃感,让他唏嘘不已,也许当初早一些看破,早一些放下,如今眼里的世界,也会不同了吧……

    与此同时铁山跟着楼乙离开了,这家伙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路上糟蹋了楼乙不少好东西,不过确实如他所说,他的饭量的确惊人。

    楼乙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能吃的人类,甚至跟吞虚冥虫有一拼,他甚至想要放出一只吞虚冥虫来,跟这个家伙比比,不过最倒霉的还不是粮食,而是他带的酒。

    好家伙这人不仅能吃,还格外能喝,加之这人生八苦回味无穷,眼看着一缸佳酿,就被这货糟蹋干净了,楼乙是有泪流在心里,路上没少埋怨北囚五自作主张。

    不过同时他也在打另外的注意,他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铁山用的并不是北武宗的功法,不知道是不是北囚五特意为之,那这就意味着,楼乙能想办法让他出出力。

    他在心底里打着算盘,同时也暗暗想到,“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吃亏是福啊……”

    眼角余光瞥向铁山,这货手里正提着一条牛腿,旁若无人的吞咽着,楼乙眼角抽搐了几下,默默的别过头去,肚子传来不争气的咕噜声。

    铁山自然是能听到的,可是他却装作没有听到,他突然觉得师父真是英明神武,想出这么一个好办法来对付这小子,出气啊,实在是很解气。

    至于那个什么剑卫,也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罢了,反正他提前说好了,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参与,你爱咋咋地,我反正就吃定你了。

    一想到这里,嘴里的牛肉都变的更香了,他甚至得意的哼起了小曲,“正月里来桃花开啊……”

    经过几日的赶路,终于回到了问仙楼所在的地方,铁山原本也不在意,寻思着他能带自己去什么好地方,再说了你再牛能有北武宗牛吗……

    可是当他看到前方一片云雾缭绕的景象,感受到这里面所散发出来的惊人气息,不由得眼神一凛,使劲看向云雾深处,想要一窥这地方的全貌。

    他觉得楼乙就是在故弄玄虚,只是当楼乙带他进去之后,他的嘴巴就一直没有闭上过,到处都充满了生机勃勃,到处都充斥着浓郁至极的灵气,肺腑间回荡的都是灵气。

    巨大的金属柱子,连绵起伏的高山,喷流的江水,顶层遮盖的云雾,四周诡异的能量波动,都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他揉了揉眼睛,问道,“这都是你弄的?”

    楼乙也倍感自豪,点了点头道,“是啊,不过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很快消息传到了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楼主回来了,他们放下手头的事情,一起来到了问仙楼主楼所在的位置,齐声拜见他。

    铁山看着他,没来由的觉得,这家伙似乎挺有本事,跟着他也许也不错,楼乙向大家介绍了铁山,铁山摆出一副冷酷的模样,这让戚华十分不爽。

    结果两人现场打了一架,自然是被铁山蹂躏一番,戚华显得有些沮丧,楼乙附耳嘀咕了几句,戚华瞪大眼睛望向铁山,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楼乙冲他点点头,戚华脸上的颓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战役,那火热的眼神,看的铁山一愣一愣的,甚至觉得有些脊背发麻。

    原本他并不看好楼乙所说的这个地方,可是这里却让他大吃一惊,四周磅礴的能量,隐匿的大阵,训练的兵丁,甚至他还感受到了属于结丹期的威压,而且还不止一个。

    这都让他对自己之前的判断,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楼乙让戚华安排铁山先住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是要做,同时他也嘱咐戚华,只要这家伙要求的,尽一切可能满足他。

    戚华带着铁山离开了,楼乙环顾四周,没有看到许唯依的影子,于是问赶来的白欣,“许姑娘呢?”

    白欣有些支支吾吾的,楼乙再三询问下,才被告知,许唯依走了,在帮他搞定那些树狐之后,就悄悄的离开了,白欣交给他一封信,是许唯依留给他的。

    楼乙站在广场之上,手里抓着信,内心十分的复杂,他叹了口气,撕开信封,将信取出,只有短短的八个大字,“愿君安好,勿念,勿挂!”

    他怔怔的看了许久,甚至都忘记了周围的人群,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感觉身体都有些僵住了,手慢慢放下,将信叠好塞回了信封,同时将它小心的收了起来。

    眼前划过一幕幕过往的事情,从第一次在十香楼楼顶一见,她如此近的靠着自己,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的鼻息打在自己的脸颊之上,当自己忍受不住,出言提醒之时,她那娇羞惊慌的模样。

    那时他确实心动了,不过也明白,这女子并非人族,而且因为公孙霓裳的关系,他觉得与对方要保持距离,结果乌木灵谷外,她那暗淡的眼神,让他心里空唠唠的。

    乌木谷中的再会,让他有一些窃喜,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如此,吞虚蚺尸骸内的空间,对方拼尽全力保护他的肉身,都让他莫名感动不已,然而却再次错过了。

    杨家屯密道中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李敢醉酒说了出来,恐怕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许唯依抱着他,让他躺在她的怀里,舒服的睡了一觉。

    然而对方做这一切,却都是为了得到他的倾慕,只是他心里的这道坎,直到现在才放下,而命运确实喜欢捉弄人,他放下心结了,而对方却离开了。

    看她留的笔记,恐怕这次是真的离开了,这天大地大的,是否真的还有再见之日,难道命运真的是在捉弄他吗,得到时不查,失去时却又懊悔,这就是所谓的求而不得,拿的起却放不下?

    他沿着石阶,一阶一阶的往下走,问仙楼的主建筑仍未完工,甚至只是刚刚做好地基,三座大山上,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他呼吸着周围的空气,迈步向着药园走去。

    当初乌木灵树拜托过他一件事情,那就是帮它种下希望的幼苗,当初他曾再三设想,应该如何去做,而现在他总算是下定了决定。

    问仙楼所在的区域,金为金之柱,以及地下蕴含的矿脉,土为山,以周围十三座大山为基石,水为川流大江,以阵法循环往复,奔流不息。

    火为地脉,三座大山其中一座蕴含着不俗的地火脉,五行之中,只有木一直空悬,虽然四阵联动,以风代替了木,然而这并不能让他满意。

    所以他此刻亲自观察周围环境,来决定木应该建立在何处,他手里拥有松神的道一缕魂,然而当初有言在先,松神希望他在力所能及之后,将它重新带回圣林安置。

    赫梅铁树,拥有一枚花骨朵在他这里,不过楼乙还没有完全悟透青花秘纹,所以暂时还不能将它种下,更何况赫梅铁树并不是自然物种,他自己都怀疑种下它是否能够成长起来。

    唯一有可能的,就只有当初老猴送给他的两株幼苗,以及他现在手里托着的,乌木灵树赠与的树苗了,这些就是他想要创立的木脉。

    问仙楼所在的区域很大,除了早已规划好的地方以外,楼乙需要更加细致的选址,他要做的是让五行之力能够循环往复,只有如此才能更好的保证问仙楼的安全。

    当然这一切并非一日之功,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衍化,而至少在目前这个时间段里,问仙楼并不会引起人们的重视,因为北武宗暂时所关注的是山匪,是座山雕张乐山,而他位于北武宗地界,除了宋家以外,恐怕也不会再引起其他人注意了。

    等问仙楼站稳脚跟之后,一切早已步入正轨,只要不触及北武宗的核心利益,足可保证问仙楼无后顾之忧,边走边盘算,渐渐来到了三座大山的山脚下,此时江水湍急,宛若天堑。

    他抬头仰望高山,眼神有些迷离,猛的他想到了什么,三座大山托举着问仙楼,而山脚下的这一片区域,不正适合栽种这些树苗吗……

    三座大山凝聚着绝大部分的灵气,其中一座山中,还蕴藏着一条下品灵脉,这不正适合乌木灵树成长吗,它本身就喜欢湿润潮湿的环境,四周的江水,足以解决这一问题。

    楼乙来到那蕴含灵脉的山脚之下,精心挑选了合适的位置,将乌木灵树的幼苗种了下去,起初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可是在树苗种下去不久后,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