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铁山剑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六章 铁山剑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整个广场开始异动,北囚五神情有些复杂,他想要开口阻止,可是他又觉得不甘心,当年的遗憾,他不想再出现在徒弟的身上,他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决定让铁山继续下去。^^%^''

    不过他也不是全然没有防护,至少他会在楼乙无法应对的最紧急关头,将他给救下,不过到时候,他也可以宣布,是自己的徒儿胜了。

    私心?嫉妒?北囚五在扪心自问,然而最终他还是坚定了下来,因为这是他徒儿的天赐之力,当初也是他机缘巧合之下碰到的。

    他是个孤儿,父母早亡,是他捡回来的,并不是真正的铁家人,只是被赐姓了而已,他没有告诉任何人,铁山是一个拥有天土脉的孩子,而他的赐福之力就是星痕。

    星星虽然可望而不可及,却也是由大地之力凝聚而成,也是五行之力的表现之一,坠落的星辰落在大地,也会同化为大地的一部分。

    然而铁山的天赐之力,却并不简单,他可以随意操纵周围的土之力,形成属于他特有的场域,任何踏入其中的人,都会受到场域的影响。

    只是这种力量的使用,十分消耗气力,对于现在的楼山来说,还完全驾驭不了,所以才会出现之前所出现的状况,然而现在他决定施展了。

    他自创了一式,曾经给他看过,只是这一式看似威力巨大,同样弊端很多,如果一击没有奏效,或者对方仍有反击之力,那么等待铁山的,就只有认输或者死了……

    橙色的沙,开始如同星旋一般缓缓转动,越是靠近中心位置,光芒越是灿盛无比,北囚五不由得点了点头,如今的铁山,已经能够很好的掌控节奏了。

    他看向楼乙所在的位置,神情微微一怔,因为他发现这小子的眼神十分的深邃,虽然一动不动,可是却让人感到十分的危险,就如同盯着猎物的鹰,而铁山就是那只兔子。

    北囚五摇了摇头,他不愿意去想这些,他在等待着结果的到来,沙尘不断的向内旋转,铁山的气势也在不断增加,隐约间一个沙球出现在了中心位置,四周悬浮着多道沙土带。

    碎星痕发出刺耳的嗡鸣声,所有的气机全部锁定在了楼乙身上,让他无所遁形,无形的立场作用在楼乙身上,让他举步维艰。

    不过此时这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两个人各自的气机,都锁定了对方,谁也没有再动一下,似乎谁先出手,就意味着失败。

    楼乙身上的气息越发沉淀,仿佛一潭死水一般,死死的守着属于自己的这一方地界,而其他所有的位置,都已经被铁山统治了。

    这有点像大漠之中,漫天黄沙飞舞,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深处,蕴藏着一个不屈于自然之力的绿洲,任凭你沙暴再凶猛,我自岿然不动。

    逐渐四周被黄沙覆盖,铁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此时楼乙即便想退,也已经来不及了,铁山把眼一抬,他开始动手了,碎星痕猛的绽放璀璨光华,如同夜空之中,一抹流星飞落。

    黄沙漫天闪耀着橙色光芒,如流星雨般坠落而来,一道青色流光,恰如其分的在此时展开,青白为主,黑曜为辅,灿白为芯,闪耀着夺目光华。

    宛若漫天飞沙之中,仙人掌树上绽放的花朵,刺耳的声响笼罩四周,青正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迫,黑曜不时闪动,将能量激荡开来。

    无数能量交织在一起,可是楼乙却只是等待,他丝毫没有移动分毫,铁山正在加剧自己的压迫之力,黄沙已经占据了巨大部分区域,要将楼乙彻底掩埋。

    流光坠落大地,如同剑芒无情斩落,聚顶之光频频闪动,让已经岌岌可危的青正之芒,重新焕发出光彩……

    重剑嘶鸣,如同剑之王者,剑气纵横,释放无尽杀机,铁山屹立在原地,他想要迈出步子,可是他却做不到,强大的压迫力,使得他浑身颤抖。

    手中碎星痕所带来的威压,也让他举步维艰,他只能拼命保持着举剑之资,大声吼道,“来啊,你来啊!”

    黄沙在半空之中,汇聚成一颗橙色光球,一惊人的速度坠落而下,大地之上出现了难以言喻的恐怖压力,这股庞大的压力,压的楼乙几乎喘不过气来,可是他的眼神始终没有变化,仍旧死死的盯着铁山。

    仿佛那从天而降的光球,根本不存在一般,他不当一回事,北囚五却不得不提前做好提防,他想要喊停,他想要救下楼乙,可是这小子的眼神实在是太深邃了,甚至让他都感到有一丝丝的震颤。

    他在害怕?北囚五使劲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害怕一个筑基期小子的眼神,这岂不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吗……

    可是那种感觉,却深深的印在了心里,这一幕似曾相识啊,他突然想到。

    就在光球快要坠落到他身上的一瞬间,楼乙动了,一道光直冲铁山而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但是铁山早就有所防备。

    环绕在四周的沙带,此刻组成了严密的防护,形成层层防御,将他保护了起来,肉眼可见,沙幕爆裂开来,楼乙以惊人的速度穿过一道又一道沙暴。

    然而即便速度再快,在如此消耗之下,也会慢慢降低速度,而且距离铁山越近,楼乙受到的限制也就越大,他的身体如同背负着大山,让他不得不更加灌注灵力,以抵御四周无形的压力。

    天空之上那光球轰然坠落,恐怖的冲击波,从后方以极速席卷而来,照这个速度来看,楼乙绝对逃不过冲击的肆虐,铁山看着他在挣扎,冷冷说道,“你输了!”

    然而楼乙对此不闻不问,速度陡然再次提高,同时一抹碧绿色光华,在此闪耀光芒,地面陡然发生变化,大量的金色流光从地底窜出,将面前的沙幕隔开,楼乙如入无人之境,速度陡然提高了。

    同一时间,他的背后也出现了大量的金蛇藤,形成一道道篱笆,将冲击波挡在了身后,为他争取时间,铁山眼见于此,冷声道,“没用的,你赢不了!”

    然而就在这时,他身边突然也出现了异动,一根金蛇藤突兀出现,直接将他缠绕在了原地,他略一分神,再寻找楼乙之时,哪里还有他半分踪迹。

    而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触感,落在了他的脖颈处,声音随后传来,“是吗?”

    楼乙手指凝聚冰刀,贴在了铁山的脖子上,只要他稍有异动,冰刀就会抹掉他的脑袋,然而铁山身上涌动的力量仍在,只要他原因,随时可以同楼乙同归于尽,因为他有这个能力做到。

    而就在这时一声叹息传来,北囚五出现在了两人身边,对着铁山说道,“山儿,算了……”

    铁山身体一震,凝聚起来的力量顿时涣散,黄沙消散化为精纯的土灵气,被北囚五拿手一招,灌注进了铁山的体内,他原本苍白的脸,顿时恢复了一些红润。

    铁山眼神带着不甘,看着坐倒在地,大口喘着粗气的楼乙,自己输了,他竟然输了,这怎么可能呢……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再不甘心,仍然改变不了结果,这是比试不是生死之战,所以同归于尽,那不能用在这里,更何况北囚五,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不然也不会在此时出来说话了。

    “师父,我不甘心呐……”铁山小声说道。

    北囚五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我明白。”

    铁山此刻有些站不稳了,可是他却拼命撑着,北囚五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用再强撑着了,他又看了楼乙一眼,叹了口气道,“终究一切又再现了,命运总是如此的捉弄人……”

    楼乙抬头看向北囚五,笑着说道,“前辈这话说的不错,但是人只有向前看,才能正视命运,墨守成规,逃避现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铁山低头看着楼乙,身体剧烈颤抖着,用尽力气吼道,“你懂什么!”

    北囚五抬手阻止他,发声道,“他说的对,也许山儿你真的应该出去走走了。”

    他看着铁山,眼神之中第一次出现慈爱之色,第一次毫不掩饰的带着不舍,而后说道,“山儿,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他,成为他的剑卫吧,如同当初的我一样,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师父,我不愿意!”铁山执拗道。

    北囚五摇了摇头道,“无需如此,你想要进步,战胜对手,就需要全面的了解他,跟着他,知己知彼,战胜他,再回到这里来。”

    铁山咬了咬牙,看向楼乙,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跟着你归跟着你,可是我不会为你做什么,对了以后衣食住行,你得全权负责,我很能吃的!”

    楼乙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北囚五,眼神之中带着哀求,可是北囚五却转过头去,慢慢的走向石殿之中,楼乙简直欲哭无泪,喃喃自语道,“这叫什么事啊……”

    于此同时在浩雪宗的典籍阁内,薛忘情怔怔的看着手里的一块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北字,末了苦笑道,“那小子不会也跟我一样吧,那可有的受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