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筑基圆满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四章 筑基圆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人群顿时激动莫名,一道身影突兀凭空出现,落于人群当中,公孙弘红光满面,气息自然而发,强悍的灵元波动,引得众人一阵心惊胆战。

    “恭喜公孙大长老修为突破!”众人齐声附和。

    一个火红身影前来,身边跟着甲天下,她来到公孙弘的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公孙弘,而后高兴的说道,“恭喜祖爷爷修为突破,从此海阔天空尽驰骋!”

    公孙弘喜不自禁,连说三个好字,他看向一旁的甲天下,开口道,“替我好好谢谢你曾祖父,这次能够突破,全靠他的帮忙。”

    公孙霓裳也连忙感谢道,“多谢小甲了。”

    甲天下先是多公孙弘行了大礼,开口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公孙大长老您言重了”

    而后又温柔的看向身旁的公孙霓裳,其意不言而喻,公孙弘怎能不明白,他笑着说道,“对,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哈哈哈哈哈”

    公孙霓裳脸色微微泛红,似乎并不抗拒这话,甲天下平静的脸上,多了些许涟漪,他对公孙霓裳的感情是真的,这不包含家族的意思。

    同时他也坚信,只有自己能够带给她幸福,也只有自己能够护她周全,他不介意外人喜欢霓裳,可是却介意霓裳的心里存在别人。

    楼乙的存在,原本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毕竟两者并不是一类人,也不会有太多的交集,然而公孙霓裳却表现出难得的兴趣。

    一次次的在他面前,表现出对楼乙的异常举动,所以才有了之前的比试,他虽然未尽全力,却也料定对方会知难而退,因为他根本不配与自己相争。

    更为重要的是,他要让公孙霓裳看到,自己是最优秀的,任何人都不能与之相比,他就是天之骄子,未来之星,跟他在一起才能达到顶点,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

    自那一战之后,公孙霓裳的态度的确变了,不似之前那般抗拒,而且这一次甲家下了血本,送来三粒固婴丹,要知道这可是六品灵丹,而且还是可遇不可求之物。

    要知道一枚已是天价,更何况是三枚一起送来,这才让公孙弘打破瓶颈,成就元婴,站在了北域的至高点上。

    这一切都是为了甲天下,因为甲天下喜欢公孙霓裳,为了让他满意,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这也是甲家本家的意思,只要甲天下愿意回到本家,些许丹药又算得了什么呢

    两家多年的撮合,公孙霓裳都看在眼里,她何尝不明白甲天下的心意,只是她毕竟年龄还许多事情并不能看的真切,在自己喜欢与喜欢自己这件事上,她已经弄不清楚。

    对于楼乙她应该是喜欢的,对于甲天下她却说不清楚,这种感觉让她始终犹豫不决,然而当她听到楼乙成为长老阁的代言人,并站在公孙弘的对立面后,她知道一切都将不同了。

    这逼迫的她,不得不做出新的选择,毕竟她是公孙家的人,一切要以公孙家的利益为重,更何况公孙弘那么疼爱她,她不能做出对不起曾爷爷的事情来。

    虽然表面上没有明说什么,她还是决定去找楼乙谈一谈,如果一切无法挽回,那么从此之后,也只能泯然众人了。

    当楼乙得知公孙弘突破,成为元婴期修士的同时,他也收到了公孙霓裳的传信,她约自己见上一面,楼乙心里百感交集,他知道抉择之时来到了。

    一段从未开始过的感情,一段埋藏心底的深深喜欢,无始又何谈有终,他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向着约定的地方而去。

    当楼乙来到目的地之时,眼神之中满是追忆,两人第一次见面之地,他当时只是一名杂役,编号楼乙,而对方却是高高在上的仙女,一人之下刑法殿掌座公孙弘的亲曾孙女。

    一个天一个地,一个在门内,一个却只能呆在门外,此时公孙霓裳还未到,他走出外门的禁止,来到了他当初刻画符篆的地方。

    慢慢的蹲下身子,用手去抚摸地面,当初他就是用手指,一遍遍的去画着,肖管爷爷教给他的图案,还被公孙霓裳嘲笑他画的丑陋粗鄙,不堪入目。

    此时他手指轻轻勾画地面,一个精致无比的图案,转瞬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脸上带着苦笑,自嘲的说道,“还真是丑啊”

    以他现在的境界,去点评当初的杰作,自然是无法比拟的,可想而知当初他那么努力的结果,却竟然是一文不值,只是谁又能想到,当初的杰作,已经是他费尽全力所能达到的极限呢。

    就在他愣神看着地面上的图案之时,一道火红的倩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她看了一眼地面,轻声说道,“比当初那个小色鬼,画的好多了”

    楼乙身体微微一颤,不敢抬头看他,轻声道,“你来了”

    公孙霓裳嗯了一声,场面随即冷了下来,两人就这么僵持了许久,最终还是楼乙叹了口气,问道,“叫我来所为何事?”

    公孙霓裳看着他,问道,“你能不能不跟他作对?”

    楼乙轻轻的摇了摇头,公孙霓裳咬了咬嘴唇,不甘的问道,“就算是为了我也不行吗?”

    楼乙身躯猛的一震,他很想抬头去看她,可是他不能,双掌不自觉的攥了起来,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公孙霓裳眼中带着失望,什么话也没说,悄然离去了。

    一滴眼泪滴落到了他画的图案之上,随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眼泪如泉涌一般夺眶而出,楼乙的心在流血,他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任凭眼泪落下,打湿他身下的地面,这是无声的哭泣,他并没有发出声音。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他顶着一双哭红的双眼,回到了洞府之中,原本按照宗门的规定,他身为掌门的亲传弟子,是有权居住在寒黎峰的,然而寒黎峰的山脚下,住着的都是韩家之人,他自不会去找不痛快。

    至于薛忘情,连他自己都成天窝在典籍阁那破败不堪的后殿里,就更不用指望他为自己安排合适的洞府了,不过楼乙也乐得如此,这里毕竟自己熟悉,而且又有高大力陪着他。

    不过说起来自从半年前酿酒结束之后,高大力就再没出来过了,他几次前去找他,洞府虽然显示有人在,却并没有见他出来过。

    楼乙此刻真想找他痛饮一番,以纪念他还未开始,就已经逝去的爱情。

    这是一种心结,堵在心里实在是太过难受,他将自己关在洞府之中,喝的酩酊大醉,各种佳酿在三足金蟾盏的催化下,化为了滚滚灵气,一股脑的涌向他的丹田。

    结果就是他在稀里糊涂之下,竟然突破屏蔽,达到了筑基修士所能达到的顶点,当然这也有他半年以来的不懈努力,从此之后他就距离结丹期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这一步并不平坦,需要他自己去衡量,日后成就如何,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这一醉就是七个昼夜,当他昏昏然醒来之际,一个消息传到了他的耳中。

    北武宗亲自发函,邀请楼乙前往北山堡履行承诺,楼乙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他跟铁山约定的一年之期来到了,当初铁山就是筑基期圆满之境,而自己不过才筑基期七层。

    既然他下了书函,就证明他还未突破,楼乙眼神微微一凛,当初对方最后那一剑的锋利,他至今仍旧历历在目,他是北囚五的徒弟,一年的剑庐苦修,只怕更加可怕了。

    令他奇怪的是,薛忘情竟然没有丝毫表示,他早前就怀疑北囚五与他相识,否则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寻找黑白天麻子,是为了酿制人生八苦呢。

    不过薛忘情没找他,他也乐得清闲,他这位名义上的师父,实在是太过奇葩了,给自己一把女人用的剑,丢给自己两本术法,让自己瞎折腾,成天烂醉如泥,不修边幅,也算是奇人一个了。

    至少他这次去赴约,那瀑流剑决,恐怕是没有时间研究了,只能乘着赶路之际,多多练习揣摩柔风细雨身法,这样才更合乎情理一些。

    至于相思剑,也被他当成了装饰品,毕竟他现在并不会使剑,此物虽好却也鸡肋的很。

    他悄悄的离开了浩雪宗,一路乔装打扮,是为了避开宋家的耳目,自己如果被识破身份,必定成为宋家杀之而后快的不二人选。

    夺了宋轩文的凝水宝扇,破坏了宋承基的计划,得罪了公子宋楚瑜,斩断了另外一公子的双手双脚,这一切的一切,对于宋家来讲,都是不可原谅的。

    尤其是现在,宋家还被拒之门外,再无回归浩雪宗的可能,可想而知他们的愤怒,好在一路上有惊无险,传过安乐县的时候,他还特意的去看了一下。

    宋家失去了浩雪宗的支持,所以多花家并没有后续行动,然而此刻的花家已是杯弓蛇影,城镇处处都是卫兵,民众过的提心吊胆,天天被盘查,此地的生活已经大不如前。

    楼乙没做过多的停留,没有花舞月的智慧,花家很难再有起色,等到时机成熟,他就会让问仙楼再临这里,只是到时候花家识不识相,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