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一十三章 委以重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一十三章 委以重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刚刚从寒黎峰出来,薛忘情就传音到了,让他立刻去典籍阁见他,而与此同时阚冬也发来传信,竟然让他去长老阁见他。

    他满心疑惑,难道阚冬加入了长老阁?被宋家的人给收买了吗?这不可思议啊……

    带着疑惑他先去了典籍阁,薛忘情今天难得没有喝醉,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就好像在看什么稀世珍宝一样,看的他浑身上下不舒服。

    “我说师父您在找什么呢?”楼乙忍不住问道。

    薛忘情没理他,继续围着他转,楼乙颇感无奈,值得站在原地配合他,过了好一会薛忘情才收回目光,疑惑的问道,“你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我是您徒弟啊……”楼乙无奈的说道。

    薛忘情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敢啊,您现在可是掌门亲传弟子咯,我可高攀不起咯……”

    楼乙听他说话酸酸的,不由得心中好笑,说道,“如果这么算的话,那我可算是解脱咯。”

    薛忘情上前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瞪着眼睛说道,“臭小子,翻了天了还,就算你是韩家人,我也招收不误!”

    楼乙心中疑惑,什么韩家人,他怎么可能是韩家人,是不是他误会什么了,连忙问道,“师父您今天确定没喝酒?我姓楼啊,清平县清风村人氏,不是什么韩家人。”

    薛忘情白了他一眼道,“你还装?不是韩家人,怎么可能会成为掌门亲传弟子,不是韩家人,怎么可能传你天冥冰魄决,你当这是大白菜吗?”

    楼乙这次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才是薛忘情判断的依据,难道这天冥冰魄决如此珍贵吗?不过这一切都是空谷幽兰所为啊,他在想要不要解释一下。

    薛忘情看到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也是颇感疑惑,如果这小子真是韩家人的话,为何体质如此不同,他跟韩家之人,打过的交道可不少,而且当年还闹过不愉快的事情。

    韩家人的体质他还是了解的,虽然现在看起来,这小子的体质有了很大的改善,可是之前他却不是这样的,这半年多以来,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薛忘情看着他背上的相思,他现在可不敢再想韩雨柔,会为了这把剑,而甘冒韩家之大不为,传他韩家地品绝学,那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薛忘情发现楼乙身上,自然而然的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冻气,这有别于韩家子弟身上,那特有的寒霜之气,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韩家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后天刻意为之的。

    而楼乙身上的这种气息,却类似于天然的气息,有些像玄冰表面释放出来的寒气,不具侵略性,却又让人退避三舍。

    “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了,算了!不管了……”薛忘情最终妥协了,询问了他一些修炼上的疑惑,丢给他一本册子,就下了逐客令。

    楼乙大略扫了一眼,发现是一本剑谱,名曰瀑流剑典。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如同当初的柔风细雨一般,这东西也是他随手扔给自己的,也没有亲自指导一二,就让他自己瞎摸索,不过好在今天,他还算认真的指导了一番。

    不然楼乙真感觉自己被他坑了,他没有立刻研究,而是将它收了起来,只身前往长老阁,他要看看阚冬跟宋承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结果才刚来到长老阁所在的地方,就让他诧异不已,因为长老阁的一切都大变样了,以前的长老阁,上上下下都透着压抑感,而如今情况却截然不同了。

    从前宋家把持着长老阁,除了他们自己人以外,外人就只能在外阁等候,而如今楼乙看到,长老阁的外面,多了很多弟子的身影,而且以前那些敌视的目光与窥视不见了,多了许多关注的目光。

    “到底怎么回事?”楼乙小声的嘀咕道。

    他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还以为这又是宋承基搞的鬼,结果当他进入长老阁之后,却发现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阚冬竟然坐在了长老阁首位之上,而宋承基不见了。

    不仅如此今天这里在做的长老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是宋家人,更为奇特的是,花舞月竟然也在这些人中坐着,难道这半年时间里,宋家已经完全吞并了这两家势力不成。

    他脸色一沉,看着阚冬,开口问道,“不知阚长老,叫我来所为何事?”

    阚冬先是一愣,因为他明显感受到了楼乙眼中的失望与怀疑,不过他很快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长老阁内顿时笑声一片,阚冬开口道,“这傻小子,把我们都当成宋的同党了。”

    花舞月抿嘴浅笑道,“臭小子,你当我是什么人?”

    楼乙也愣住了,这气氛有些不对啊,他眼中的敌意少了些许,硬着头皮问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宋承基呢?叫他出来吧!”

    众人笑的更大声了,阚冬语重心长的说道,“以后的浩雪宗,没有宋家的容身之处了。”

    楼乙眼睛顿时瞪大了,看来自己不在的这几个月里,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啊,他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阚冬示意他先坐下,然而将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楼乙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长老阁竟然发生了如此变故。

    只是宋承基为何会疯癫,后山大火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里面有太多的疑惑了,他曾想过是血婴老祖的原因,可是他却不敢确认,不过总的来说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压在他身上的一座大山消失了。

    从此之后在浩雪宗,他可以不用活的这般压抑了,同时也出现了两个新的问题,宋家不会吃了大亏还默不作声,尤其是当他想到宋轩文的可怕,他就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恐怕日后离宗需要格外小心了,楼乙不由得想到。

    另一方面,宋家倒台之后,公孙弘由谁来制约呢……

    阚冬只是一个炼器阁的首席长老,修为跟公孙弘没得比,而且公孙家的势力根深蒂固,两者不可同日而语,他还料定那些之前依附宋家的长老跟弟子,恐怕大半都投靠了公孙家。

    一想到这里,他感觉身上的担子依旧沉重,倒了一个宋家,公孙弘就少了一个可以遏制他的对手,那么以后的明争暗斗,阚冬所要面临的困难,可想而知啊……

    就在他思考各种利弊之时,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当他从思绪中抽身而退之时,不由得吓了一跳,心虚的问道,“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阚冬开口问道,“现在的局势,相必你应该清楚了,当初也是你建议我这么做的,那么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众人仍旧齐刷刷的看着他,楼乙顿觉压力山大,他揉了揉眉心,仔细思考了一番,才开口道,“这件事恐怕不好办啊……”

    “我有一个想法,你听完后发表一下看法。”阚冬说道。

    “哦?什么想法?”楼乙问道。

    “你现在是掌门亲传弟子,等同于代掌门,公孙弘虽然势大,却绝不敢明着对付你,所以我希望你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成为长老阁,成为我们的代言人。”

    阚冬说的很认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这就等同于说,将楼乙从幕后推到了人前,只是楼乙却显得十分纠结,这等于说是,将他直接放在了公孙弘的对立面上。

    那么他跟公孙霓裳之间,恐怕希望渺茫了,他十分的犹豫,可是当初的确是他提出的建议,只是当初是为了自保,而如今的形式,似乎变成了夺权。

    公孙弘的霸道,自始至终都未变过,即便是宋家当初那么强势,也不得不避免与他正面冲突,这么多年以来的平衡,却因为宋家的倒台而崩塌了。

    如果自己不站出来的话,公孙弘足可以一手遮天了,阚冬他们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归顺要么离开,良心与爱情,楼乙难以抉择,公孙霓裳就是他的心魇。

    他的手一次次握紧,又一次次松开,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等着他作出决定,又一次面临这种抉择,每一次都要他作出决定,楼乙的压力可想而知。

    最终他选择了站出来,因为他不能让良心不安,至于公孙霓裳那边,如果真的缘分未到,他也只能忍痛割舍掉,长老阁的众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难为这小子了”花舞月叹了口气,喃声说道。

    阚冬也是颇为不舍,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如果不站出来,这里在做的所有人,就不得不离开浩雪宗,而宋家刚被拒之门外,可想而知他们离开浩雪宗后,将面临什么。

    次日清晨,一则轰动性的消息传来,掌门亲传弟子楼乙,同长老阁阚冬强强联手,将彻底整肃浩雪宗的秩序,整个浩雪宗为之震动。

    而这一消息很快传入到了公孙家的耳中,一众长老守在公孙弘所在的闭关地,焦急的等待着,此时闭关地内,霞光万道,隐隐有风雷之声涌动。

    一股极强的气息正在升腾,人群为之激动不已,看来公孙弘突破,已是板上钉钉之事,一股浩瀚之力涌来,灵气翻腾不止,一声长啸从闭关之地深处传荡开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