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零八章 掌门师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八章 掌门师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面前的地面突然剧烈震颤起来,他猝不及防跌倒在地,一个巨大的裂缝展开,将他瞬间吞噬掉了,黑暗之中,楼乙感受到凛冽的寒风袭来,连忙运转瀚灵决加以对抗。

    就在此时,远处一道蓝光呼啸而来,一下子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转瞬带着他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的练功室里一片狼籍,只是并没有人知道,刚才的地震到底缘何而起。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楼乙感觉自己被带到了某处地方,这里似乎是一个寒潭,他此刻就置身于寒潭之中,寒潭的水极冷,他感觉自己骨头都要冻僵了。就在这时一个空灵的声音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引得圣花如此暴动”

    楼乙循声望去,发现在寒潭附近的冰雾当中,有一个盘膝而坐的女子,她背对着自己,可是身材婀娜多姿,令人浮想联翩,然而楼乙此刻可没有这份心思。

    他极快的环顾四周,发现这里通体都是冰蓝色的,似乎这里就是一处寒冰洞窟,而这女子就守在寒潭这里,照顾着她嘴里所谓的圣花。

    猛的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嘴里喃喃自语道,“圣花圣花,难道是!”

    他猛地发觉自己身在何处,他的身旁一朵幽兰闪耀着极寒之光,它花虽根茎却蔓延开来,释放着令人心悸的力量,楼乙很快就明白,此物必定就是浩雪宗的镇宗神花,被称作空谷幽兰的神物

    之前太过紧张,随意没看清楚,他回忆了一下亲传弟子服饰上的那朵花,再跟眼前的这冰兰做对比,突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服饰上面绣的花蕊乃是白色的,而这朵空谷幽兰却是褐色花蕊,而且总感觉它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忧伤,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他服用过紫色松仁,对于草木有着天然的亲和力,而且能够自然而然的感受到它们,当初在风谷的深处裂缝,他就曾感受到了这株空谷幽兰,只是当初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些恐怖的蓝色根须,会是它的杰作。

    楼乙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这空谷幽兰就生长在浩雪宗的灵脉之上,根须延伸到了地底深处,几乎笼罩整个浩雪宗。

    如此一来有敌来犯之际,它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加以抵御,有灵脉支撑,自然不用担心后续无力,就在楼乙观察空谷幽兰之际,那女子也在用神识打量着他。

    突然她身体微微一颤,发声道,“相思怎会在你手里?”

    楼乙不明所以,偏头看向对方,此时那女子与冰雾当中,素手一招,楼乙感觉一股柔和之力袭来,背上背着的那把,薛忘情赠与的灵剑,就落到了她的手中。

    楼乙这才明白过来,所谓的相思为何物,他恭敬的说道,“禀告掌门师尊,此剑乃弟子师父所赐。”

    女子微微一愣,喃喃自语道,“他终于放下了吗”

    那灵剑发出轻吟之声,在女子身边环绕飞舞,楼乙看的都愣住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御剑术?以意念操控飞剑御敌,来无影去无踪,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宝剑流光溢彩,分外奇异,不过片刻后,女子手一抖,灵剑倒转而回,只是剑吟依旧,却透着些许不舍之意,灵剑落到楼乙手中,他仔细的端详着此剑。

    这时他才真正的发现,此剑十分的古朴典雅,剑身上面篆刻着古老的铭文,一道蓝色的光痕位于剑刃中央位置,剑刃位置寒光若隐若现,透着丝丝寒气。

    剑柄位置有着一个图案,看上去像是一个同心结,手柄之上镶嵌着一颗,冬枣般大小的宝石,只是以楼乙的见识,竟不使得此为何种宝石。

    他小心翼翼的将此剑还鞘,心里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问问那个不靠谱的师傅,不过通过这一次接触,楼乙也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当初寒水仙嘴里所说的韩雨柔,应当就是此女了。

    难道浩雪宗的掌门师尊,跟他那个不靠谱的师父之间,还有这一段不为人知的感情不成,可是楼乙又觉得不对劲,因为薛忘情原名薛讷,他既然改名薛忘情,怕是受了情伤。

    而这掌门师尊常年不问世事,几乎从不显于人前,可以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那么恐怕自己那位不靠谱的师父,应该是被此女甩了吧。

    楼乙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可是就在这时,空谷幽兰突然探出一根根须,猛的敲在了他的脑袋上,楼乙躲避不及,被敲个正着,呲牙咧嘴的捂着脑袋。

    他瞪着空谷幽兰,别看对方是圣花,可是不知为什么,楼乙并不惧怕它,或者说他感受不到此花有恶意,当初他不小心挖出的块茎,也是处于好奇而已。

    他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圣花在报复自己,岂料此刻他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个老妪的声音,“臭小子,你心中所想,你这掌门师尊皆能洞悉!”

    楼乙心头暗惊,这声音必定不是掌门师尊的,那么说的话,楼乙看向空谷幽兰,他看到花瓣上的光芒闪了闪,顿时心中了然。

    楼乙自己都感到十分神奇,他的上天馈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连圣花这等存在,都能够与之沟通,楼乙不解的看着空谷幽兰,似乎将韩雨柔给忽略了。

    韩雨柔也是一阵疑惑,她感应到空谷幽兰释放出了一丝气息,似乎在同眼前这个青年交流,要知道她自从来了这浩雪宗,还从来没有得到过这般待遇。

    不由得对眼前这青年多看了几眼,只是她性子素来清冷,在外人看上去,似乎格外的冷傲不苟言笑。

    好在楼乙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空谷幽兰身上,不然看到掌门师尊冷冰冰的看着他,非吓出个好歹不成。

    一道蓝色的光膜,将他跟韩雨柔隔绝开来,楼乙颇为费解,不知道这空谷幽兰想要做些什么,就在这时它散发出一片光晕。

    楼乙的眼睛顿时瞪大了,只见在这空谷幽兰的花朵下方,多了几个难看的伤疤,如果不是它主动露出来,恐怕谁也注意不到。

    正当楼乙疑惑之际,那声音又在脑海中浮现,“小子,做个交易如何?”

    楼乙一愣,传音道,“什么交易?”

    那声音再次回荡道,“以你身上的血来滋补我,当我恢复之日,赐你一场天大的机缘如何?”

    精血乃自身力量之本源,耗费血液也就意味着损失力量,内门比试在即,这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然而楼乙想到的却更远一些。

    空谷幽兰是什么,乃是浩雪宗的镇宗之物,它说与自己做交易,那肯定是只赚不赔的,不过有件事情需要提前询问好。

    “那会不会耽误我参加内门比试?”

    空谷幽兰的花瓣闪动着,传音道,“放心,你损失的一切,我都能十倍百倍的补偿与你,只是你一定要尽心尽力才行”

    “那何谓尽心尽力呢?”楼乙问道。

    “你这一身的精血全部贡献出来,应当就差不多了”

    楼乙听到空谷幽兰的传音,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什么叫一身的精血,这家伙难道是吃人肉喝人血的怪物吗

    楼乙看它的眼神越来越怪异,而且透着些许的警惕,一根花根突兀出现,敲在了他的脑袋上,空谷幽兰没好气的说道,“臭小子,胡思乱想些什么,你当我的伤那么容易痊愈吗?”

    “可是一身的精血,那我岂不是死定了?”楼乙摸着脑袋问道。

    “你这小子鬼的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要不是你的血蕴含百草精华,我还需要跟你商量吗?”空谷幽兰恨恨的说道。

    楼乙挠着头嘿嘿傻笑,他其实惦记的是这方寒潭,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就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灵气,这里可是中品灵脉的所在地,是历任宗门掌门的清修之地。

    损失精血自然会影响修为,然而他如今习得瀚灵决,再加上他体制特殊,只要能在这里修炼的话,相信宗门比试之时,他一定会给所有人一个惊喜。

    空谷幽兰是何等的存在,怎么可能料想不到他心里的这些小九九,这里是韩雨柔的闭关地,既然它想要疗伤,那么这等麻烦事,自然由它来处理。

    蓝色虹膜慢慢散去,空谷幽兰花瓣闪耀着光芒,似乎在与韩雨柔商讨,片刻之后空谷幽兰传音道,“好了,你从今天开始,可以在这里修炼了,不过”

    “不过什么?”楼乙问道。

    “你可不许越雷池一步,否则有什么后果,我可不负责的”

    楼乙看向韩雨柔所在的位置,冰雾笼罩之地,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张床,一张由寒玉砌成的卧榻,楼乙顿时明白了空谷幽兰的意思。

    他没好气的瞪了它一眼,抱怨道,“我是那种人吗?”

    岂料空谷幽兰,竟然模仿着公孙霓裳的口气传音道,“小色鬼,孟浪之徒”

    楼乙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法反驳,他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走进寒潭之中,割破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血滴在空谷幽兰,花朵下方那难看的疤痕之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