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三百零三章 唤醒楼山(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零三章 唤醒楼山(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再一次看到爷爷,楼乙百感交集,眼睛都有些湿润了,虽然他极力想要掩饰,可是这一幕还是被老人看到了,不知为何老者的眼神也闪烁不定,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又看。

    “小穹这位是?”老人问道。

    “他是从清平县过来的,说想在咱们村子里暂住几日。”楼穹回答道。

    老人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您怎么称呼啊?”

    “老人家我姓陆,单名一个康字,您叫我小陆就行。”

    “哦,好好好,别杵在这了,进屋再说吧”

    老人说完转身走进去了,楼穹笑着拍了拍楼乙的肩膀道,“打今起,您就现在我家住下,晚上咱们吃烤鹿肉!”

    楼乙看着身旁的楼山,小家伙也好奇的看着他,楼乙在心中嘀咕,要怎样才能够唤醒他,而且真的会这么容易就办到吗

    他心里实在是没有底,楼山拉着他的手,这种感觉十分奇特,让他心里暖暖的,楼乙走进了熟悉的庭院,山民们的建筑风格都很潦草,几间大瓦房,墙壁都是石头砌成,以黄黏泥抹平,窗户也都是从清平县淘换回来的木楞,用明纸糊着,上面贴着鲜红的福字。

    屋外挂着辣椒干蒜等物,庭院里搭着架子,上面晾晒着一些肉干,屋檐下的廊边,堆放着一个个大坛子,楼乙可知道这里面贮存的,可是用以过冬的咸野猪肉。

    突然想起当初自己尝试着爬到缸上,打开封口的蠢萌样子,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丝温暖,前面走的老人,始终都在观察着他,此时看到他嘴角的笑容,微微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就来到了右边的一间房屋面前,山民们的建筑,大都是坐北朝南,这样利于采光,而东边自然是最暖和的一间。

    按理说这里大都是主人的卧房,可是楼家与众不同,他们家的主卧定在了北面的大屋,屋子外罗着干柴,烟囱冒着白色的烟。

    楼乙走进进这里,虽然已经十几年了,但是依稀还能记得这里的点点滴滴,想当初他小的时候,可没少在这家里折腾,尤其是加上楼山这个怂恿者。

    安心的住了下来,开始盘算接下来应该如何办,此时楼山已经跟着楼穹去忙碌了,屋子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躺在土炕之上,感受着身下的暖烘烘,思绪却不断的折转。

    这里是楼山的记忆深处,是他经历过的事情,自己到底是谁,以谁的模样出现在这里,他猛的起身,走出内屋,来到外间,打开水缸的盖子,用水瓢舀水,倒入一旁的木盆之中。

    清澈的山泉水,映照出一张陌生的脸庞,不过好在样子并不丑陋,普普通通的,看年纪得有四十上下,楼乙发现自己的容貌完全变化,唯一没有变化的,就只有他的那双眼睛。

    清澈而深邃,透着天然的灵性气息,他尝试着运转灵气,结果还是白费功夫,这就是一具普通的身体,并不具备修炼的资格。

    “这薛阁主,也不告诉我应该如何去做,这下倒有些为难了”楼乙不满的抱怨道。

    稍稍整理了一番,他就走出了屋子,毕竟是借宿,总要有些表示才是,他来时看到屋外有些没有处理的柴火,于是走过去,操起柴刀劈了起来。

    切口十分平整,楼乙感觉十分顺手,不一会柴火就被整齐的罗列到了屋檐下,此时楼乙发现,楼山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边,眼神灼灼的看着他。

    “小家伙有事吗?”楼乙笑着问道。

    “大伯您好厉害啊,这柴劈的真好看,比俺爹强多了!”楼山发出由衷的赞叹。

    楼乙笑了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想学吗?”

    楼山眼神一亮,开口道,“想学,想学!”

    楼乙看了一眼周围,走到柴堆当中,左挑右拣,终于寻到一根满意的木柴,手里的柴刀不断舞动,很快就削出一把尺许长的木刀。

    楼乙之所以选择这根木柴,其实是之前他劈砍的时候,手感试出来的,这种木头质地紧密,比较坚硬一些,重量也合适,所以给现在的楼山使用,算是最合适的。

    凡人一般无法运用灵气,所以楼乙从最基本的身法教起,同时将自己对于龙涛十五式的一些理解,融入到了身法当中。

    他年龄还因此稳定性不高,所以扎马步自然成了必修课,楼乙教的认真,小家伙学的辛苦,不过却没有丝毫怨言,尤其是对手里的柴刀爱不释手。

    夜晚全山村的民众聚集到了一起,楼乙也第一次看到了楼山的母亲,一个看上去挺朴素的山村妇女,只是楼乙却觉得他是这世上最美丽的女人。

    她笑的很开心,依偎在楼穹的身边,怀里抱着楼山,看着村子中间巨大的篝火,篝火旁架着数个木架,上面悬挂着剥了皮的野山羊,还有一头花鹿。

    每次狩猎回来,村子都会热闹很久,山村的生活并不富足,甚至可以说有些清贫,可是没人抱怨过,大家总是互相帮助,不会让任何一家饿着肚子。

    大家围坐在篝火旁,喝着土质的窖酿,吃着喷香扑鼻的烤肉,欢声笑语也让楼乙沉浸其中,闹,就这样过去了,楼乙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睡下了。

    这一觉他睡的很沉,梦中自己变成了楼山,躺在母亲的怀抱之中,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渴望这种幸福,因为他从未经历过。

    记忆中的自己,是在爷爷的怀中长大的,看着父亲不断的走进大山之中,跟着楼山满山村的胡闹,搅的山村鸡飞狗跳的。

    次日凌晨时分,一声惊叫声划破清风村的上空,楼乙双目猛然睁开,出事了

    这是他首先想到的事情,从炕上一跃而起,推门冲了出去,冲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此时有不少住在附近的村民,已经聚集到了那里。

    楼乙跟楼穹几乎是同时来到这里,楼乙稍微退后了一些,毕竟楼穹才是这清风村的村长,不过他还是看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一具尸体倒在了水井所在的位置,浑身上下都是血,死的十分的凄惨,一个村妇脸色煞白的坐倒在地,浑身上下抖个不停。

    楼乙观察四周,并没有发现野兽的脚印,也就是说不是那些豹子老虎之类的猛兽所为,可是此人死的如此凄惨,却并没有听到他呼救,最为诡异的是,他身上没有伤痕。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对方,全身的血液,自己从身体里流出来了一样,那七窍流血的模样,似乎印证了楼乙的猜测,楼乙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他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血婴老祖,可是那个魔头不是被薛忘情牵制住了吗?难道事情又有变化了不成。

    可是现场并没有丝毫的证据,楼穹眉头紧锁,似乎也查找不到原因,最终只能将对方尸体抬走安葬,那村妇被吓得不轻,被人搀扶着送回了自己的家中。

    死掉的这个人是一个光棍,常年自己居住,周围的邻居时常会来接济他,这一次的事件,让原本祥和的山村,开始变的疑神疑鬼起来。

    楼乙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观察他的人多了,而且时常有人议论他,不过并没有证据证明此时与他有关,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岂料次日的清晨,命案再一次发生,这一次死掉的正是那个受惊的村妇,只是让人疑惑不解的是,这村妇的门窗都是关紧的,如果不是有人察觉不对,强行打开外面的房门,恐怕还发觉不到对方死了。

    同之前那人一样,浑身上下都是血,死相凄惨

    如果说一次还不能说明什么,可是这又一个人死亡,就有些让人恐惧了,而且这还都是他来到清风村后发生的事情

    显然有人想要逼他离开,而且目的已经达到了,村民们看他的眼神,开始闪烁,甚至有些恐惧,楼穹紧锁着眉头,村子里的猎户,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他。

    楼乙觉得有些麻烦了,自己才刚来这里,跟村民们并不熟悉,出现这样的事,肯定会怀疑到他这个外来者的身上,而且还有些百口莫辩。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做的,可是人言可畏,人人自危之下,自然而然的就会排外,楼乙的处境,一下子变得难堪起来。

    虽然大家并没有直说,可是楼乙已经感受到让他离开的讯息了,人们开始有意的疏远他,就连那些围着他的孩子们,也被各自带走了,只留下楼山还在他身边走动。

    楼穹虽然也怀疑过自己,可是他爹却找他谈过一次话,此后楼穹就没有再怀疑过他了,不过这个楼乙并不知道,楼山认真的挥动着木刀,而楼乙却在思索着,如何将这凶手给找出来。

    只是他现在修为不在,手里有没有趁手的武器,一旦对方难缠的话,他很可能会吃大亏的,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是夜楼乙悄悄摸了出去,隐藏在村子里的一角,静候着凶手的降临,他的腰间别着那把柴刀,此时闪耀着寒光,漆黑的月色当中,一道黑影鬼祟的出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