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撮合说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九章 撮合说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楼乙踌躇满志之时,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薛忘情让他去一趟典籍阁,并且让他带着司徒小小一起去。

    楼乙疑惑他是如何得知自己跟司徒小小在一起的,更加疑惑的是,他是怎么传音入密给自己的,这浩雪宗的洞府内,不是都有禁止存在的吗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与不解,他最终还是叫上司徒小小一起,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典籍阁,只是楼乙总感觉怪怪的,觉得这里面会有事情发生。

    这薛忘情平日里邋里邋遢的,而且嗜酒如命,自己的人生八苦还未酿造成功,他现在叫自己过来,还要带着司徒小这里面的事就值得揣摩了。

    眉头微微一皱,今日里典籍阁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不过禁止似乎全部开启了,看不到当初群书飞舞的奇特景象,反倒看上去空荡荡的。

    楼乙带着司徒小小迈步走向后殿,结果就听到里面两个人在说话,而且还听到推杯换盏的声音,一个女子的声音,听上去似乎十分的豪爽,不停的吆喝着什么,“再来啊,再来啊”

    楼乙讪讪的站在殿外,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司徒小结果发现她神情并无异样,内心不由得叹道,“人不可貌相啊”

    能跟薛忘情推杯换盏的,自然只有司徒小小的师傅,那位被人称为寒水仙的元婴期大能了,就在此时,薛忘情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在那愣着干嘛,一起进来啊”

    楼乙总感觉有种不详的预感,只是自己怎么能违背长辈的意志,而且他还格外的神秘,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了,酒臭味依旧,四周的一切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了,那也只是稍稍看上去整洁了一些,让楼乙感到咂舌的是,此时的寒水仙,哪里还有半分当初的模样,此时一条藕臂裸露在外,手里提着一口酒缸,檀口轻启,酒液灌入嘴中。

    她脸庞绯红一片,眼神略显迷离,这幅景象让楼乙瞪大了眼睛,久久没有回过神来,此时司徒小小快步上前,对寒水仙说道,“师尊,您喝多了”

    “瞎说,老娘的酒量好着呢,不信你问这个负心汉,你问他!”寒水仙醉眼朦胧的指着对面的薛忘情,此时的薛忘情一脸的苦楚,却也没有反驳。

    难道两人之间,真的有事情发生过,这是楼乙目前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薛忘情突然转头望向他,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耐人寻味的意味,楼乙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甚至怀疑自己刚才的乱想,被这个神秘的家伙看穿了。

    甚至说他也怀疑薛忘情也拥有洞察之眼,洞悉了他刚才的想法,不然这家伙怎么每次都能找到他,并且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呢

    “小子,过来!”薛忘情招了招手。

    楼乙乖乖的走上前去,恭敬的行礼道,“见过薛阁主,见过寒长老。”

    司徒小小仍在照顾寒水仙,她似乎有发酒疯的征兆,不过好在司徒小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她暂时冷静了下来,同时帮她把凌乱的衣衫穿好,再帮她驱除酒气。

    过了不一会寒水仙清醒过来,却突然嚎啕大哭,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你为什么不选我,你为什么不选我,我究竟哪一点比不上她韩雨柔!”

    楼乙愣了一下,这时就听薛忘情开口道,“薇雪别闹了,孩子们都看着呢”

    原来这寒水仙本名叫寒薇雪,楼乙默默的记下了,就连司徒小小也是眼神闪烁,看来她也是才知道师尊的本名。

    寒薇雪猛的抬起头来,恰巧跟楼乙四目相对,再一偏头,发觉司徒小小就在她身边,一张脸顿时变的冷若冰霜,厉声斥责道,“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出去!”

    三个人同时一愣,这时司徒小小附耳嘀咕了几句,寒薇雪脸色变了数变,埋怨的瞪了她一眼,又嗔怒的望向薛忘情,后者装作没看见,自顾自的仰头灌酒。

    楼乙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气扑面而来,连忙低下头来,一句话也不敢说,也不敢抬头去看,这个节骨眼上,谁搭腔谁倒霉,他又不傻,自然不愿触这霉头。

    寒薇雪生了一会闷气,看着手里的酒坛,仰头又猛灌几口,这才长出一口气,冷冰冰的说道,“你把他们叫来干吗?是看我笑话吗?”

    薛忘情放下酒缸,没来由的问道,“你看这小子如何?”

    楼乙心里又是咯噔一声,这薛阁主不会想用自己来挡桃花吧,我的天哪

    寒薇雪上下打量着他,看的楼乙浑身不自在,却又不敢发作,起初寒薇雪的眼神冷冰冰的,可是随着她不断的观察楼乙,眼神却逐渐的火热起来,这让楼乙更加的忐忑不安。

    “咦?还真的是个好苗子,你从哪淘换来的。”寒薇雪问道。

    “这小子第一次来外门典籍阁的时候,他竟然以褪凡期的神识,发觉了我的存在,是不是很有趣?”薛忘情笑道。

    “哼,算你捡到宝了,不过你现在这样子,能照顾好他吗?别把这孩子带坏了!”寒薇雪蹙眉道。

    薛忘情打了一个酒嗝,仔细的回味了一番,这才慢悠悠的说道,“这小子自求上进,我只需在必要的时候点拨一二即可,能费什么事。”

    寒薇雪白了他一眼,转头看向楼乙,后者的十分茫然,寒薇雪点了点头道,“不错,是不错,是块璞玉啊”

    薛忘情嘿嘿笑了起来,突然调侃道,“给你徒儿当夫婿可还凑合?”

    楼乙跟司徒小小同时一愣,司徒小小偷偷看了楼乙一眼,发觉他错愕的长着嘴巴,寒薇雪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喃喃自语道,“木配水,极好啊!”

    楼乙急的抓耳挠腮,这时薛忘情对他说道,“公孙老头那孙女,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她并不适合你。”

    楼乙浑身一震,使劲攥了攥拳头,似乎挣扎了很久,突然张口说道,“我就是喜欢她,她适不适合我,那都要试过才知道!”

    薛忘情跟寒薇雪对视了一下,同时叹了口气,司徒小小表情平静,看上去没什么异状,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薛忘情放下酒葫芦,语重心长的说道,“我是为你好,这老贼一心想要结成公孙与甲家的联姻,你知道为何吗?”

    楼乙摇了摇头,眼神没有丝毫退缩,看上去有些倔强,薛忘情也不怪他,继续说道,“甲家并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即便放眼整个北州,也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

    楼乙心头猛的一震,因为这意味着甲家很可能是同南宫家一样的庞然大物,南宫家有大乘期的恐怖存在,那么甲家是否也会有呢

    似乎看出了楼乙心中的苦涩,薛忘情继续说道,“孩子,这世道远比你看到的要复杂的多,你以为这北域为何如此贫瘠,不是因为没人愿意来,而是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了不得的大事。”

    楼乙心头再次猛的一震,当初赫连山脉见到的一幕幕,似乎印证了薛忘情所说的话,原本以为这北域最高修为不过元婴期,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过天真了一些。

    修为越高,眼界自然也就不同凡响,当初的见识,又岂能跟今日相比,楼乙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是他还是开口说道,“我还是想要试试!”

    薛忘情认真的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说道,“甲天下这个孩子的出现,让北域的甲家有了回归本家的资本,他日后能够利用的资源,是你绝对无法想象的,孩子你这又是何苦呢?”

    “我”楼乙想要辩解,却发现竟然无从反驳,是啊,自己怎么跟他争,天赋没他好,修为没他高,身份也是天壤之别,一旦他回归本家,从此之后如同龙归大海,从此以后天高海阔任其行,公孙家怎么可能选择自己,而放弃一个如此好的崛起机会。

    真的要放弃吗?

    楼乙在心里问着自己,他在心里拼命的摇头,他想要再争取一次,哪怕失败了也不要紧,至少他努力过了,如果公孙霓裳最终选择了甲天下,那他也会笑着祝福两人。

    他的眼神再次变的坚定无比,攥着拳头说道,“我会努力的,不试过怎能甘心!”

    薛忘情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泛起了一阵苦涩,寒薇雪眼神闪烁,似乎也是大为触动,她看看薛忘情,再看看楼乙,小声嘀咕道,“两个傻子”

    薛忘情收回目光,猛的狂灌几口酒,而后说道,“人生八苦的事,你要抓紧时间了,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楼乙带着复杂的心情告辞离去,随后寒薇雪也离开了,只留下薛忘情一人待在后殿之中,看着手里的酒葫芦怔怔出神,不知过了多久,才听他长叹道,“老子痴情,忘情,没想到这小子比老子还拧,真是孽缘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