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获全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大获全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金光光环不断向前延伸,四周的云团,在这一刻笼罩上金色的余晖,那些之前还肆无忌惮的血修,突然脸色全变了。

    手底下操控的血奴,在转瞬间化为乌有,即便是难缠至极的血魁,这时也要避其锋芒,一些修为高的血修,已经开始想办法逃走。

    戚华跟赵侗看到了契机,开始率领风扬卫反扑,而距离楼乙最近的钱贵,则一脸惊骇之色,他看到林熊的身体,开始翻涌滚滚血潮。

    “你是谁?!!。钱贵吼道。

    楼乙慢慢提下头来,眉心出现了一抹金色的水滴纹耀,他的眼睛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将他整个人映照的光彩夺目,这种净水之光,压制着钱贵,让他十分的难受。

    林熊本能的感受到了威胁,开始疯狂挥动手里的狼牙棒,楼乙看着他,慢慢的将脸上的面皮揭开,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

    “竟然是你!!!”

    钱贵吃惊的发现,眼前这人竟然是楼乙,这个破坏他计划的家伙,林熊出言不逊,被他利用家族的力量,在赫连山脉内擒获,后被他活活的折磨致死。

    他从来不是一个宽容的人,相反从小的奢靡放纵,养成了目中无人的个性,以钱家在这北域的实力,即便是公孙弘他也不会放下眼里。

    当初之所以选择阚冬,那也全是因为许金玲,结果美人没得到,还热了一身骚,最后还莫名其妙的家破人亡,可想而知,他对楼乙的恨有多深,而他对林熊的所作所为,恰巧印证了他性格上的扭曲。

    钱贵死死的瞪着他,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千刀万剐,楼乙始终不急不缓的躲避着林熊的攻击,对方的攻击越来越弱,动作也越来越迟缓。

    净水之光,净化着它的身躯,让它身上沾染的毒血,全部化作了灰烟,林熊的身体也开始快速萎缩,慢慢的变的虚弱下来。

    钱贵想要脱困,可是四周都是金色的云团,他试着冲出去,结果每每都无功而返,当初他冲进这阵法之时,就曾经起了怀疑,因为这里太像风谷了。

    现在知道了楼乙的身份,这正好印证了自己的怀疑,他恨,可是他更怕,那些死去的血奴,死掉的血修,都是拜他一人所赐,而现在他亮出自己的身份,自然是无惧被他发现。

    自从钱家灭亡之后,钱贵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以前被他收拾过,打压过的家族,也乘机落井下石,他被逼无奈,才选择了加入宋家,加入到长老会。

    然而他毕竟不是以前的钱贵了,当初浩雪宗里,他可以无所顾忌,那是背后有钱家在支持,而如今他什么也不是了,那些依附与钱家的人,也都纷纷离他而去。

    只留下几个并无什么实权的长老,还愿意跟着他,最终他投靠了宋楚瑜,得以喘息,而随后他又在其蛊惑之下,修习了一种奇怪的功法。

    起初他还是抗拒的,可是当他切实的感受到了此功法的霸道之后,他开始沉迷其中,并成为了其忠实的拥护者,并积极的参与其中,制造了许多命案。

    林熊就是他最杰出的作品,也是他的血毒容器,每一个血修都会有一只特别的血奴,这些血奴个体强大,异于普通的血奴,这些血奴可以收集血毒,而这些血毒,就是血修赖以提高修为的源泉。

    原本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这次任务结束之后,凭借着林熊收集到的血毒,他就可以一口气冲破结丹期的屏障,从此逍遥自在。

    然而当他看到林熊被精华,他就知道自己又失败了,他恨楼乙,恨他一次又一次的破坏自己好事,而楼乙又何尝不恨他呢……

    林熊身体内的血毒,被完全净化了,楼乙看着他模糊的五官,以及身上无数的疤痕,一口气堵在胸口,让他感到憋闷,他抬眼看向钱贵所在的方向,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钱贵拼命想要逃出去,但是他并非结丹期修士,他不能飞,也不能借助飞行法器,结丹期修士可以简单的沟通天地能量,而筑基期却不能够这么做。

    因此飞行法器在这里是无用的,因为它们不能够在阵法之中激活,他只能靠着自己的双腿,拼了命的向着一个方向逃去。

    然而云垂大阵乃是幻阵,它会潜移默化的改变一个人的感知,楼乙此刻就等在钱贵的必经之路上,冷冷的看着他,慌不择路的冲向自己这里。

    拳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龙气缠绕身体四周,他的眼神不断的深邃,他想过一刀结果掉对方,可是这对钱贵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钱贵喘着粗气,加速冲了过来,突然前方一个身影突兀挡在身前,他心头一惊,还未等他作出反应,楼乙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下巴之上。

    骨头碎裂的声音,从下方传来,楼乙这一拳用足了力气,钱贵被一拳轰上了半空,此时他满嘴是血,碎牙随着血滴落下来。

    此时他满是血的嘴里,因为刚才的缘故,一小截舌头已经不翼而飞,钱贵尝试着唤出护体光罩,然而却发现他根本发不出声音,也合不拢嘴巴。

    因为他的下巴已经完全被打碎了,此时他内心的恐惧可想而知,一只手掌从上方猛抓其头发,以惊人的力量带着他落回地面,将他拖拽着,拉到了林熊的尸体身旁。

    只听两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伴着他痛苦的呜咽声,钱贵的两条腿被楼乙生生踢断,他双腿无力的跪了下来,跪在了林熊的尸体旁。

    钱贵浑身颤抖的看着林熊,当初令他兴奋的一条条疤痕,此时却显得那么恐怖,他似乎知道楼乙想要做什么,内心变的万分恐惧。

    楼乙重重的出了一口气,用手摁着他的脑袋,一下下的砸在地面上,让他给林熊磕头认错,钱贵根本无力去反抗,起初他还想要去抓对方的手,却被楼乙捏碎了肩胛骨。

    他只能任由对方摆布,却丝毫也反抗不了,这一刻他内心的愤怒与屈辱,全都化为了对楼乙的深深恐惧,因为他发现楼乙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温度,看他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他的脸在与地面的撞击中,被石砾划烂,血水模糊了他的脸,原本桀骜的脸,沾满了泥沙跟血水,楼乙手一挥,一道青光一闪,他的脑袋就滚落下来。

    无头的尸体仍旧跪在原地,而楼乙看也没看,走过去将林熊的尸体收殓,而后取出那张面皮,再次带在了脸上,随后消失在了云团之中。

    风扬卫在赵侗跟戚华的带领下,将剩余的血修全部诛杀,两人让人将这些血修的尸体排列起来,楼乙走过去亲自查看,除了有几个不认识之外,竟然都是宋家的附庸。

    想来那几个不认识的,应该也是从宋家派来的,他的眼神闪烁不断,如果不是花舞月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晚一些来这里,恐怕结局将大不相同。

    宋家这一次损失了这么多人,计划彻底失败,宋承基应该会暴跳如雷,他现在只淡定花舞月跟花如眉,以宋承基的老谋深算,恐怕此时这娘俩的日子并不好过。

    重重的叹了口气,命人将所有血修的尸体焚烧,而后让赵侗跟戚华,带着剩余的人,立刻离开这里。

    楼乙十分果决,甚至没有命人打扫战场,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钱贵死的时候,那串铜钱法器,落到了他的手里。

    这竟然也是一件灵宝,让他交给了赵侗,赵侗是金灵脉的修士,这东西对他帮助最大,赵侗想要拒绝,楼乙却只是摆了摆手,让他们即刻带人离开。

    随后楼乙撤去了四周的阵旗,不得不说这批阵旗的质量很好,消耗的并不太多,阵法消散,周围的一切也都显露出来。

    楼乙来到了地面上,此时宋轩文还被困在水球之中,楼乙感到了深深的无力感,他虽想过杀掉对方,保留自己的秘密,可是要实现这一点,实在是有些不可能。

    毕竟宋轩文不是一般人,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这家伙还隐藏着什么,毕竟像他们这种人,身上保命的东西太多了,恐怕即便是一般的元婴修士,也奈何不得他吧。

    宋轩文身在水球之中,似乎看不到下方的三人,他还在奋力挣扎,想要从水球内挣脱出来。

    楼乙看着握在手里的凝水宝扇,轻轻将其打开,一道蓝色光芒慢慢浮现出来,形成一把蓝色的光扇,与半空中的那个水球遥相辉映。

    楼乙凌空一点那水球,水球缓缓变的透明,白烨跟赵洪文国如临大敌,做好了再与对方战斗的准备。

    宋轩文突然脱困,手中长剑一指楼乙,看了一眼他手里的凝水宝扇,再看向四周,竟然什么话也没说,转身飞走了。

    楼乙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慢慢凝聚起来,这时白烨开口问道,“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楼乙叹了口气道,“不放又能如何呢……”

    白烨陷入了沉默之中,是啊,不放又能如何呢……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