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镜中水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八十七章 镜中水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为了避免发生变故,亲自花费了大量时间来准备,将这周围的山脉附近,布置了大量的禁止与阵法,刚才触发的就是传送禁止,只不过他造诣实在太低,能起到多大的的作用,犹未可知。

    他所希望的,也不过只是暂时托住对方,给这些人逃走,创造足够的时间,只是血修实在太多,不仅有血尸,甚至还有血幽灵,这些当初出现在灵药园的鬼魅生物,此刻正凶猛的冲进山脚下。

    如果楼乙清醒的话,就会发现,当初内门试炼的管季,赵喜,冯海三位长老阁的长老,此时俨然身在其中,当初回到宗门之后,他们就诡异的失踪了,没想到此时却出现在了这里。

    而这些血幽灵,大部分都是浩雪宗的核心弟子,也有一些宗门内的长老,甚至还有一些外来的修士组成,可以想象得到,最近这段时间内,发生在浩雪宗的血影事件,被害的这些人,恐怕此刻都在这里了。

    寻常的内门弟子,被制成了血奴,也就是这满地道血尸。

    稍有天赋的则被制成了血傀儡,也就是此刻脚不沾地的这些吊死鬼一般的血幽灵。

    而这些血修,则都是投靠宋家这一方的修士,恐怕他们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楼山给操控了,修为上的快速提升,让他们忘乎所以,却忘记了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此时他们分明被楼山操控,成为了他手里的杀戮工具,而这些人分别操控着大量的血奴跟血傀儡,而这些东西,原本是用来抹平安乐县的。

    岂料阴差阳错之下,反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此时此刻仍未察觉的花家之人,在得知真相后,脸上会有何种表情。

    风扬卫此刻身在阵法之中,简直如虎添翼,只是血奴身上散发的诡异香气,让他们处于高度戒备当中,这些血奴一旦受到攻击,会从伤口喷涌鲜血,这种血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有一些风扬卫,因为一时的疏忽大意,沾染了这些毒血,在同伴惊恐的注视下,化作了血水

    而这些血水,却诡异的流动着,被凝聚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血球,然后被血奴吞噬掉了。

    不仅如此,这些血奴根本不知道痛疼,它们悍不畏死,往往都是使用同归于尽的打法,它们一旦被激怒,就会选择自爆,而血奴自爆形成的血瀑,一旦沾染到人身上,又回形成新的循环。

    而且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那些血奴自爆后留下的血液,会再次凝聚到一起,被新的血奴吞噬,而吞噬了这些血液的血奴,则变得更加狂暴。

    此时最强大的一个血奴,恐怕就要数林熊了,它的身体已经明显的涨大了三倍有余,看上去就如同一个巨大的胖子。

    它的手中握有一根血淋淋的大棒,上面沾着的,都是风扬卫们的血,恐怖的压迫力环绕在四周,给这些人带来了极大的威胁。

    此时戚华仍旧内压制在外面,根本无法脱身,而另外一边,吉川则死死的压制着赵侗,赵侗被这恐怖的血气推动,距离楼乙也已经越来越远了。

    他虽然面露焦急之色,却也无可奈何,吉川攻击的异常狂暴,他毕竟身为浩雪宗核心弟子,绝不是赵侗这种山寨出来的修士可比的。

    楼山仍然抬头看着天空,寻觅着他想要的答案,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上露出些许的笑容,只是这笑容,怎么看都觉得邪气十足,令人毛骨悚然。

    与此同时楼乙仍旧坐在原地,抬头望着天空,这一刻他全身空灵,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他觉得自己漂浮在空中,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了这里的全貌。

    他仿佛置身于一颗瑰丽的蓝宝石之上,而四周笼罩在迷雾之中,能够隐约的看到外围有着十几根巨大的柱子,仿佛撑起了这整片天地。

    楼乙感觉自己格外的渺就如同这世界之中的一粒微尘,似乎在这迷雾之中,隐藏着三个巨大的文字,依稀能辨别出他正上方的这个字,似乎是一个河字。

    只是这字实在是太古老了,如果不仔细辨认的话,根本看不出它是什么。

    “河?什么河呢”他喃喃自语,想要窥破真相,然而却始终不得要领,凝水宝扇看来只是这宋家自己取的名讳,然而即便如此,它都如此的出名,足见这宝扇是何等的珍贵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动,而恰在此时,外面的楼山,突然抬头望向天空的某一点,露出诡异的笑容,阴测测的说道,“找到了”

    他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血光直冲天际,猛的一头撞向他之前望向的位置,在赵侗跟宋轩文的注视下,消失在了一道波动的涟漪之中。

    此时地面之上,不远处多了一个躺倒的身影,正是刚刚消失不久的楼山,赵侗趁着吉川不备,强行将他震飞,将左手的银枪,猛的丢向楼山所在的位置。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银枪携带着惊人的能量,刺穿了楼山的身体,将地面轰出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深坑。

    然而楼山的身体,却一点事都没有,甚至诡异的悬浮在深坑之上,宋轩文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多次想要摆脱赵洪文国跟白烨,却都被对方逼了回来。

    他的愤怒可想而知,却又无可奈何,只是白烨的疯狂打法,灵元消耗甚巨,而且还不仅如此,他的身体,此刻也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毕竟他已不再年轻。

    白烨的攻击每下降一分,就意味着洪国夫人的压力就增大一分,这让她心急如焚,却又无能为力

    此时另外一个空间之中,楼山也来到了这里,他的四周也是如同当初楼乙进来时候一样,蒙蒙细雨洒落四周,周围建筑隐藏在细雨之中。

    只是楼山的嘴角,却带着不屑的笑容,他的灵魂毕竟不是一般人,而是当初那个被斩杀的血婴老祖,他的阅历岂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他仰头看着天空,任凭细雨蒙蒙洒落全身,他发出肆意的狂笑,一双血目爆发出惊人的光芒。

    血气翻涌笼罩四周,这里似乎化作了一方血海,他的气息实在是太过可怕,以至于周围的一切,都被蒙上了一抹血色。

    外部空间之中,半空诡异的出现了一个雏形,一个血色的巨大扇面,慢慢的浮现出来,只是它看上去十分的邪异,躺在地上的楼乙,他手中的扇子,开始颤动起来。

    亦如当初在宋轩文手中之时那般,不过此时扇子虽然颤动,却被一层水波纹笼罩,只是它上面的颜色,却在此时此刻变的越发赤红起来。

    楼山身在扇面的空间之中,肆意的释放着自己的灵元,周围如同尸山血海,将地面所有的建筑,全部淹没在了其中。

    原本朦胧的景物,变的妖异邪魅,蒙蒙细雨落入血海之中,慢慢被其侵蚀,最终天空中的细雨,开始变成血雨,将周围的一切染成血色。

    四周的景物开始逐渐模糊起来,楼山的身影,也开始缓缓消失在这里,此时楼乙所在的位置,天空突然变的诡异无比。

    一抹血色开始在碧蓝的天空蔓延,就如同纯净的水中,突然落入了一滴血,它开始迅速向着四周蔓延,几乎转眼间,天地变成了血色。

    随后一股惊人的气息从天而降,落到了楼乙身边,后者心头巨震,因为他认出了眼前出现之人,正是自己的亲大哥楼山。

    楼山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两人四目相接,这一刻楼山竟然没有选择直接动手,而是就这么看着他。

    楼乙不敢轻举妄动,在这方世界当中,会发生什么仍未可知,而且此时此刻,很明显他不是对方对手,更重要的是,他感觉到了扇子正在逐渐脱离他的掌控。

    “你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十分的有趣”楼山说道。

    楼乙悄悄的取下贴在脸上的面皮,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眼神复杂的说道,“大哥,是我”

    楼山像是看到了什么十分可笑的事情,突然狂笑起来,他的声音十分的刺耳,而且充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楼乙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响,十分的难受。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楼乙的眼神变了,变得贪婪,他打量着楼乙的身体,不时发出啧啧之声。

    “终究是上天眷顾老祖,是我的终究逃不掉。”他肆无忌惮的说道。

    而楼乙此时已经觉察到了异常,他皱着眉头问道,“你不是我大哥,你到底是谁?”

    楼山嘿笑道,“有一点你说错了,不过还有一点你说对了,我既是你大哥,却又不是他。”

    楼乙听的有些迷糊,他仔细的看向楼山,猛的他想起了什么,冲口说道,“夺舍!你夺舍了我大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