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帮助花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九章 帮助花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知道了幕后黑手是谁,可是在没有证据之前,他知道是不会有人相信他说的话的,更何况楼山目前是宋承基的人,宋家怎么可能会听他的。

    事情还需要一步步的来,他现在需要掌握证据,而且他总感觉,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高大力闭门造酒,楼乙一下子没了事情可做,于是抽空开始研究高大力给他的那份东西,不得不说郝伯真的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灵植大师。

    他留给高大力的东西,就算是现在的他看到这些,也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阳光,温度,湿度,土壤,水分,种子,以及灵虫,这些东西的结合与利用。

    这里面讲的十分的详细,不过要做到这一点,条件却是十分苛刻的,即便是他本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他研究的方向是正确的。

    这些东西还有再提升的空间,上品灵米已经可以种出来了,那么极品的灵米还会远吗

    虽然现在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上品灵米,但是积少成多之下,总会有更多的心得体会,而这也是郝伯传承给高大力的东西。

    “唉,大力师兄还是比我幸福啊”

    楼乙想到了自己处境,难免有些触景伤情,想到楼山看自己的眼神,他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到底为什么会这样,他突然感觉有些烦躁。

    打开洞府走到外面,此时月朗星稀,天空如同一块黑色的幕布,高空不见一丝云彩,空气有些干冷,不过却让他压抑的情绪有所缓解。

    默默的站了一会,转身又回了洞府,一夜未眠,心里都在想着如何弄清真相,结果越想越没有头绪,等他放弃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洗了一把脸,再次走出洞府时,他径直去了炼丹阁,这一呆就是半个月,这一日他收到了传音剑信,这才从炼丹室里出来。

    脸上带着些许的疲惫,不过看他的心情还是不错的,经过半个月的摸索,现在他除了补灵丹外,又掌握了两种丹药的炼制,都是三品的灵丹,一种是益气丹,一种是祛瘀散。

    一种是补气用的,一种是疗伤用的,都是外出必备的丹药,只不过成丹率方面还有待提高,丹药的品质也只是凡品之列,想来要带品级的话,还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来信的自然是戚华,他告诉自己,白烨前辈回来了,楼乙知道第一步可以开始准备了,他回到住的地方,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再次前往了灵药园。

    要帮助花家,或者说帮助花舞月,首先要跟对方打好招呼,毕竟这安乐县,名义上还是花家所有,宋家的恬不知耻,也是在暗中进行的,并没有放到明面上来。

    楼乙想要帮他们,就必须先给花家通好气,否则的话,他的人一到,再造成什么误会,那就得不偿失了。

    熟悉的山路走了一遍,他故意放慢了速度,想要看看能不能再追踪到那诡异的气息,不过这一次他失望了,一路上都很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楼乙见到了花舞月,将自己的要做的事情说了一遍,而花舞月听到后,整个人都愣住了,这还是当初那个小子吗?他身边什么时候,聚集了如此庞大的能量。

    花舞月突然感觉自己看不透眼前这小子了,不过很快她也就释然了,当初他那么痛快的放弃了战利品,又如此果决的放弃在安乐县的一切,没有一定的魄力,是绝对做不到的。

    花舞月有些后悔,如果自己多争取争取的话,或者说早一些注意这小子的话,也许现在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吧

    然而世上没有后悔药,发生的就是发生了,错过了已然错过了,能做的也仅仅只是弥补或者维系罢了。

    很快这件事就敲定下来,不过花舞月隐晦的提到,让他最好不要暴露身份,楼乙自然明白他是何意,点点头就起身离去了。

    花舞月坐在空荡荡的议事殿内,怔怔的出神,过了一小会,一个身影从外面走来,见花舞月没什么反应,轻声的唤道,“娘亲”

    花舞月抬起头来,看到对面站着的花如眉,叹了口气问道,“他走了吗?”

    花如眉点了点头,后者冲她招了招手,花如眉的表情顿时委屈极了,一头撞进了她娘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哭的格外的伤心。

    花舞月十分的心疼,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道,“放心吧,一切很快都会过去的。”

    “娘,我好难过啊!”

    “娘知道,娘知道啊”

    “娘,呜呜呜”

    “别哭了,你俩可能注定无缘吧”

    议事殿内,花如眉的哭声回荡在这里,时不时的还会传来几声花舞月的安慰与叹息,只是楼乙此刻也听不到,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对付安乐县的宋家人了。

    清平县的事情,对楼乙来说,就是一个抹不去的伤疤,他被迫做出选择,可以说是损失惨重,而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就是这个宋家。

    与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对抗,实在是太有压力了,不过好在他现在有了一定的底气,虽然对方有元婴期修士坐镇,但是安乐县毕竟不是宋家本家,坐镇之人,修为也不可能是元婴期。

    自己这边有赵洪文国跟白烨两位高手,再加上赵侗跟戚华等人,寻常的结丹期修士,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他对此战,非常的有信心。

    约定的地点,就位于当初进入北武宗地界的交界处,因为要避开刘黑七的耳目,所以期间还要耽误一些时间,楼乙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来多做一些准备。

    这次帮助花家,他有自己的打算,鸡蛋永远不能只放在一个篮子里,从当初清平县的遭遇,楼乙乙经想的很清楚了,他要杀回清平县,就需要一个跳板。

    目前有两个很好的选择,庆宁县跟安乐县,庆宁县就是当初钱家大小姐开设一醉芳华之地,这里楼乙准备将列药堂安置在此,因为醉仙楼跟醉仙居,说到底竞争不过一醉芳华。

    更何况钱家虽然败了,可是这钱芳华,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主,他现在树敌太多,而且个个强悍无比,不想再跟这地头蛇有所冲突。

    至于安乐县,则是最好开设酒楼跟客栈之地,楼乙从未放弃过这里,而这次帮助了花家,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他要让花家认清现实,知道今时今日的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由他们压榨的愣头青了。

    大约又过了五天时间,楼乙从洞府中走出,看上去神清气爽,没有打扰高大力,自己悄悄的离开了宗门,赶去跟白烨等人汇合了。

    这一次他几乎调动了所有问仙楼的精锐,不过此战还以风扬卫为主,锋矢卫只是充当后备,主要是让他们看一下,这一战是怎么进行的,以便他日同风扬卫协同作战。

    主力当然是白烨,戚华,洪国夫人跟赵侗,李敢被留在了问仙楼,那里他比较熟悉,由他统管剩下的人,楼乙自己也比较放心。

    大约一天的时间,楼乙与他们汇合,找了一个偏僻的山村,作为临时的歇脚点,楼乙将主要的战力凑到一起,开始讲解他的具体安排,几人边听边记,随后各自散去。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招人,风扬卫目前扩充到了八百人,而赵侗的锋矢卫,数量并没有提高多少,至于地截卫,因为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楼乙还未来得及组建。

    那些临时招募的土修,被留在了问仙楼,进行基础建设,顺便磨合大家的配合。

    次日清晨,所有人以五人一队的方式,向着安乐县前进了,而洪国夫人跟白烨,则隐藏在商队之中,收殓自身气息,跟在赵侗装扮的商队,大摇大摆的顺着官道,向着安乐县而去。

    至于楼乙,他有自己的打算,并没有跟这些人一起,想要将宋家的人一锅端了,实施起来非常麻烦,而且他也不能这么做,因为这会让宋家误会,以为是花家动的手。

    那么最稳妥的办法,还是以问仙楼的名义,对其进行报复,如此一来,名正言顺,宋家也就吃能吃个闷亏,不过宋家能够做到今时今日的地步,靠的可不仅仅只是实力。

    就像当初的那个宋哲,想要杀掉宋家的核心人物,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楼乙却已经想好了一个办法,只不过实施起来,会稍显复杂,他需要再谋划一番。

    这次他一定要给宋家一个难忘的教训,给自己好好出口恶气才行

    其他人已经悄悄的进入到了安乐县中,而赵侗带的商队,也根据楼乙提前安排好的路线,悄悄的住了进去,楼乙一个人徘徊在安乐县的外面,此时他位于高出,用肉眼丈量着整个安乐县。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收回目光,用手指揉了揉眉心道,“不太好办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