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七十七章 花家诡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七章 花家诡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等了一会,一道倩影自远处而来,正是许久未见的花如眉,楼乙多少有些尴尬,好在对方停了下来,只是看了他几眼,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楼乙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花舞月来了,楼乙感到十分的诧异,为什么她会亲自来,难道花家真的遇到了大麻烦不成。

    花舞月对着守卫招了招手,楼乙得以走进了灵药园,他快赶几步走到花舞月身前,恭敬的行礼道,“见过花长老。”

    花舞月看着他,问道,“小子,是我对不住你了”

    楼乙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她说的是问仙楼在安乐县遭遇的待遇,以及上次内门试炼时发生的事情,楼乙苦涩的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花舞月也幽幽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有些时候,真的感觉身不由己,你不要怪他们,要怪就怪我吧。”

    “花长老言重了,小子都是明白的。”

    “给我来吧,我有事要跟你商谈,这里不太方便。”

    花舞月的话里有话,楼乙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看来这些日子不在,暗流涌动的更加频繁了

    还是当初的议事殿,只是多了一份冷清,诺大的殿堂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花舞月也没有坐到主位上,而是坐到了他的身边,楼乙看着她,想看看她要说什么。

    “小子,现在的花家陷入了被动,我恐怕需要你的帮助。”花舞月说道。

    “被动?怎么讲?”楼乙反问道。

    “清平县的事情你知道吧”

    楼乙点了点头,花舞月继续说道,“坏就坏在这之后”

    花舞月说的云山雾罩的,让他理解不了,不过他想到了当初的列药堂,他正好也是一个疑问,为什么当初交给花家的列药堂,会辗转到了宋家的名下。

    花舞月将来龙去脉说了一番,原来当初楼乙迁离之后,发生了一件事情,当初宋家跟公孙家两虎相争,花家想要从中获利,于是暗中准备了不少手段。

    而且这些都是本家的意思,并没有通知浩雪宗的花舞月,原本宋家就在气头上,那宋家的宋轩文,根本就是一个疯子,而且因为儿子手脚被砍的事情,将怒火发泄在了清平县所有的势力身上。

    乾家很识时务的提前离开了,并没有参与其中,而公孙家无惧挑战,双方开始硬碰硬,花家的那点小心思,自然也就在两虎相争之时,暴露了出来。

    随后公孙跟宋家,很有默契的吞并了花家留在清平县的一切,而花家在安乐县,也并没有站稳脚跟,于是这个哑巴亏就只能闷声承受了。

    然而宋轩文并不打算就此罢手,毕竟花家无视游戏规则,没有将宋家放在眼里,于是如今的安乐县,已经有一半落入了宋家之手。

    公孙弘看在眼里,也准备掺上一脚,所以暗地里联系了花舞月,而这个时候花舞月才将将知道,自己被蒙在鼓里,花家面临了巨大的危机。

    两虎相争,一只狐狸夹在中间,可想而知会发声什么事情,两方谁也得罪不起,花舞月急在心里,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这个时候,浩雪宗的公孙弘以及宋承基,同时开始对花舞月施压,大有让他们让出灵药园的意思,这件事她一直没有告诉阚冬,生怕他太冲动,让隐藏在底下的斗争,搬到台面上来。

    楼乙这才明白了,如今的花家正面临着什么,现在留给花家的恐怕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倒向公孙弘,要么倒向宋家,就目前来讲,跟着公孙弘的概率更大一些。

    花家内部也产生了分歧,而这个时候,所有的压力就落到了花舞月一个人的身上,而她却是唯一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人。

    楼乙叹了口气,他明白了花舞月的苦衷,当初的那点怨言,似乎也都烟消云散了,开口问道,“公孙弘的条件是什么?”

    花舞月被他冷不丁的一句话,给惊的愣住了,这个小子竟然仅凭几句话,就已经分析出了事情的结果,心里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多好的后生,只可惜啊

    “公孙弘希望跟花家合作,同时得到灵药园跟炼丹阁的支持,另外”花舞月说到这里停下来,拳头慢慢的攥了起来。

    “另外什么?”楼乙问道。

    “他们要求眉儿嫁过去,跟公孙家的一个后生在一起,我怕”

    花舞月没有再说话,楼乙也陷入了沉思之中,议事殿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当中,只能听到两人均匀的呼吸声,过了一会,楼乙抬起头来,开口问道,“宋家那边只怕也差不多吧。”

    花舞月点了点头道,“他们也要求如眉嫁过去,而且不是嫁给宋楚瑜,是嫁给宋轩文的那个被废了的儿子宋哲。”

    楼乙叹了口气,怪不得花舞月现在如此的憔悴,没有了往昔的模样,原来不论她怎么选择,最终她的女儿都会成为牺牲品。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家族之间的联姻,本来就是维系彼此关系的枢纽,只是在主动权上,谁的家族更有实力,谁自然也就更加主动。

    可想而知花如眉嫁过去后,将遭遇些什么,一想到活泼开朗的花如眉,要被她亲手推入火坑之中,作为最疼爱她的娘亲,花舞月的心必定十分的悲痛。

    可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她又能作何选择呢

    不同意,花家只能离开浩雪宗,离开北域,数百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而且宋家跟公孙家,又怎么可能白白放他们走,所以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楼乙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子,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问道,“如果我能够解决此事的话,您是否能做主,让花家真心实意的跟我们合作?”

    花舞月先是愣了一下,而后问道,“你?如何做到?”

    楼乙卖了个关子,没有直接表明,只是问她能不能做主,花舞月看着他的眼睛,明亮而纯净,没来由的心中一定,她问道,“你有几成的把握?”

    楼乙伸出手来,来回翻了翻,这个动作让花舞月愣了一下,因为当初问仙楼遭遇危机的时候,楼乙问她如何才能保证问仙楼的安全,为此楼乙需要付出的代价,花舞月也是这么做的。

    只不过当初她是为了平息花家的贪婪,说白了是趁火打劫,而楼乙的这个动作,此刻落在她的眼里,显得那么的讽刺

    不过她很清楚,楼乙并不是故意的,而只是在提醒她,当初的事情,他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楼乙如愿以偿的拿到了金刚藤果,在他准备离开花家之时,他感受到了一个目光的注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楼乙叹了口气,没有回头,因为他清楚,一旦回头,会让对方立刻逃掉。

    花如眉看着楼乙,慢慢的消失在了远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的花家,已经不是之前的花家,就连她的娘亲,此刻也不得不为家族的存亡作出选择。

    而不管抉择是什么,她都会成为利益的牺牲品,而她自己追求的幸福呢?她真的还有资格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吗?

    花如眉的眼神黯淡下来,失去了往日的活泼,怔怔的站在原地半天,才行尸走肉一样的回去了

    楼乙从花家出来之时,看到的仍然是那几个守卫,而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了,自嘲的笑了笑,迈步往回走去。

    刚刚下到山道的中段,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楼乙的精神瞬间释放开来,而后又陷入到了迷惘之中,没有?为什么会没有呢

    他对于自己的感知,有着十足的信心,毕竟他精神的锤炼,远超同辈的修士,可是这种被对方玩弄与股掌之中的感觉,却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他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漫无目的的在附近走动,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牛鬼蛇神,在这里装神弄鬼,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仍然没有找到那探查自己的气息。

    此时周围树影婆娑,显得格外的诡异,再加上之前那两具干尸,楼乙感觉到这花家外面危机四伏,究竟是谁搞出了这一切,宋家?亦或者是公孙家?

    他叹了口气,没有再过多的耽误时间,加快速度后离开了这里,他走了才不过一会,三道诡异的血影就出现在了山道上,它们诡异的并排着,如同三只吊死鬼一般。

    楼乙将金刚藤果交给高大力后,就回自己的洞府去了,他现在需要好好计划一下,如何才能将花家从泥潭中拉出来,这不是他心善,而是因为目前的炼丹阁,还需要花家。

    花家如果现在倒了,下一步就是阚冬了,以阚冬的脾气,可想而知他的下场是什么,楼乙揉了揉眉心,这的确是个艰巨的任务,必须要好好盘算一番才行。

    时间没过多久,他的金色饲育袋突然动了一下,楼乙心中一动,喃喃自语道,“终于有反应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