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宗门血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六章 宗门血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上前查验了一番,发现遭袭之人,全身献血被吸食一空,最为诡异的是,明明是刚刚死去的,却让他有一种对方死去了许多年的奇怪感觉。^^^^^^

    没过多久,有内门的长老过来,什么也没说,带着尸体就离开了,原本楼乙还指望着跟他们打听打听,结果却是这样子的,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走进了属于阚冬的洞府之中。

    高大力见到楼乙后,十分的兴奋,连连追问东西到手了没有,楼乙将另外的几种材料都交给了他,然后问他上品灵米的事情,高大力神秘兮兮的让他跟他走。

    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分配出来的那两块灵田,楼乙外出的时候,将自己的灵田,也交给了高大力来打理,此时高大力带他来这里,相比是已经成竹在胸了。

    他没来由的松了口气,看来时间上是赶得及了,随着禁止光芒一闪,他来到了灵田所在的地方,随后一股异常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随后楼乙眼前金光闪烁。

    他的嘴巴大张着,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实际上的确也难以置信,此刻灵田之上,到处飘荡着如同萤火虫一般的灵气粒子,灵米的米穗如同一片金色的汪洋,在微风的吹拂下,上下起伏。

    十亩灵田都是这种情况,楼乙不震惊都不行,他快步走上前去,手指微微有些颤抖的,捏过一根米穗子,细微的灵气顺着鼻孔进入,让他浑身精神为之一振。

    楼乙先是呆了一下,而后爆发出狂喜的欢呼声,“上品灵米!都是上品灵米!”

    他地下身体,仔细的去查看灵田,结果发现,灵田的品质似乎改变了,原本泛红的灵田里,多了许多金色的光斑,就在他准备一窥究竟之时,几只小东西从灵田里窜了出来

    楼乙本能的往后退去,而后去打量着些小家伙,结果他发现这是几只银色的瓢虫,背上有七颗金色的光斑,他失声说道,“金星银瓢?!!”

    这是一种灵虫,一种非常罕见的灵虫,一种伴生与灵田的灵虫,更确切的说,此虫只负责照顾上品的灵田,而楼乙不明白,他是如何寻到此虫的。

    见楼乙如此惊讶,他打了一个响指,这时候灵田之上,银光呼啸而起,金光晃眼,大片的金星银瓢虫从灵田的稻穗之上飞起,场面甚是壮观。

    楼乙感觉自己心跳都要停止了,这种小东西虽然寿命很短,却是可遇不可求的灵物,楼乙不由得看向高大力,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高大力好好的炫耀了一番,楼乙这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高大力起初培育上品灵米的过程,并不是十分的顺利,他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做到,他鬼使神差的,去了当初郝伯分配的洞府,这里当初被宋楚瑜派人翻了不知道多少遍。

    触景生情难免情绪激动,于是他在这里大哭了一场,他跪在当初郝伯住过的房间门前,一遍遍的念叨着楼乙交给他的灵植杂配之法。

    慢慢的他的情绪激动起来,倒不是因为触景生情,而是他从这杂配之法当中,读到了不同的东西,隐藏在杂配之法中的一封信,一封专门交给高大力的信

    楼乙没有去问他信的内容,只是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郝伯真是下了一手好棋,将自己也给蒙在了鼓里,再次看了几眼这些金星银瓢,张嘴说道,“恭喜大力师兄了。”

    高大力走过来,用力拍了拍他肩膀,将一份东西交给了他,楼乙想要婉言拒绝,可是这一次高大力十分的坚决,有些不容推辞的强硬。

    楼乙只得将其收好,等有时间了再做研究,两人慢慢的从灵田又退了出来,高大力对他说道,“师弟,接下来我会专心酿酒,你自己多注意安全!”

    楼乙听到安全两字,就想到了之前在外面发生的一幕,他连忙追问道,“宗门到底出什么事了?”

    高大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可是最近这些日子以来,内门这里经常发生奇怪的事情,一些年轻的弟子,隔三差五的就会失踪,弄的大家人心惶惶的。”

    楼乙眉头紧锁,点了点头,将空猴果,枯藤青花,黑白天麻籽,离怨草,伤寒花等交给了高大力,至于上品灵米,大概还需要些许时日才能成熟。

    现在唯一需要的就只剩下金刚藤果了,原本楼乙是让阚冬帮忙去要的,可是他回来的时候,找到阚冬,却被告知如果想要金刚藤果的话,他必须亲自前往灵药园。

    楼乙很清楚花舞月的想法,但是一时之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只能自己前去,看看花舞月想对他说些什么。

    高大力没有跟他一起,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酿酒事宜了,楼乙从内门出来后,就径直的奔着灵药园而去,一路上他都在研究作何说辞,才能顺利弄到金刚藤果。

    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楼乙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他大哥楼山,只是现在的楼山感觉阴森森的,面色显得有些苍白,甚至白里透着青色。

    楼山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楼乙这才发现,对方修为竟然突破了,而且他已经是一位结丹期修士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因为楼乙在走之前,他还只是个筑基期七层的修士,跟高大力是一样的,为何短短时间里,修为竟然提升了这么多,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看到楼乙毛骨悚然,不过很快他也镇定下来,冷冷问道,“有事吗?”

    楼山没有回答他,而是露出一个笑容,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楼乙没来由的感觉空气都变冷了,不仅如此他还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

    “很快就是我的了”楼山丢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楼乙转头看向他离开的方向,眉心深深的皱了起来,他大哥的情况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可是他不清楚,楼山到底怎么了,这种感觉十分奇怪,让他心情复杂压抑。

    沿着山路一直向前,突然一股似从相识的味道飘来,楼乙心头一凛,顺着这股气味寻找,结果在不远处的一片树林之中,找到了一个看上去刚掩埋不久的土堆。

    楼乙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他手一挥风灵气,掀着泥土向一旁打开,楼乙用流风短刃将表层的土去掉,一件血淋淋的衣服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这是一件内门弟子的服饰,他皱着眉头继续清理,终于将埋在土里的东西,给刨了出来,他呆呆的站在原地,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这里面埋了两具尸体,确切来说是两具干尸,而且跟他之前发现的情况相似,好像死去了很多年的样子,然而其中一个上的名字,他是认识的。

    李湘,当初在外门比武会的时候,曾跟她有两面之缘,甚至在第二次还跟她打了一场,而现在对方却香消玉殒,另外一人名叫李力,楼乙并不认识。

    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是各自修炼,很少能有机会碰到一起,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师姐,竟然就这么诡异的死在了这里,她发出了讯号,随后宗门有长老前来。

    同之前一样,什么也没说,将尸体收殓之后,就匆匆离去了,这让楼乙十分奇怪,因为这些长老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古怪了。

    这里已经非常靠近花家所在的灵药园,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不过途中他身体微微一颤,随后速度竟然稍稍慢了下来,同样是在赶路,只是节奏有些变了。

    他的神识快速的笼罩周围区域,就在刚才,他感受到一股诡异的气息出现,扫了他一眼后消失了,他不想打草惊蛇,想要稍稍改变速度,来寻找对方的踪影。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那股奇怪的气息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不得已只能再次提速,就在他离开不多时,一个诡异的血色影子出现在了他之前站立的位置。

    然而让人不寒而栗的是,它竟然是飘在半空中的,那感觉就如同一个人,吊死在了一棵树上,让人毛骨悚然

    很快楼乙就看到了灵药园的牌子,只是如今的灵药园,看上去格外的冷清,虽然花香依旧,可是却少了一份人气,楼乙快步走上前去,这是一个声音喝道,“什么人?!!”

    楼乙眉头一皱,自己不过离开不多久的时间,难道花家的人,就已经认不得自己了,这是在给自己下马威吗?

    他有些不悦的抬起头来,将手里的腰牌高高举起,没好气的说道,“劳烦您通报一声,就说内门弟子楼乙,特来拜会花舞月花长老!”

    不多时灵药园内,走出几个守卫,楼乙发现这些人神色紧张,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且这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实的表现。

    难道灵药园出事了?这时楼乙首先想到的事情,再结合之前发生的种种怪事,楼乙不由得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看来花舞月找他来,必定没有那么简单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