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不如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不如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因为李敢不在的缘故,有些具体的事情,他没有当面交代,而是留下了音符,这是一种传音符,不过是一种固定性的音符,说白了就是,它本身不会动,只是留信人交给收信人的一封,用声音写成的书信。

    需要以密法解开,否则音符就会自行销毁掉,他将这个交给了戚华,让他在李敢回来后,亲手交给他,这只是一个保险,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出了北武宗的地界,很快就来到了安乐县所在的位置,楼乙看了一眼,心情多少有些复杂,想到当初花家的态度,他不由得叹了口气。

    沿着水路一路疾驰,沿途的一切尽收眼底,因为宋家当初的鲁莽,导致许多人举着大旗,干着丧尽天良的勾当,以致于这里周围的村落,大部分都十分的萧条,甚至看不到有灯火在燃烧。

    许多人都逃离了这里,远离了自己的家园,他们被逼无奈,留下即便不死,也要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楼乙曾经派人打探过,虽然宋家联手公孙家发布命令,禁止一切洗劫民众财务的事情出现,然而野火已成燎原之势,到处都是逃难的民众,而楼乙从这里面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如果仅仅只是些许投机之辈,在经过宋家跟公孙家的联手打压之后,谁还敢顶风作案,可是事件却仍然从出不穷,这里面要说没有人在暗中操作,他是第一个不信的。

    鬼使神差的,楼乙回到了清平县,这里看上去十分的萧条,几个浩雪宗的弟子,慵懒的靠在城壁上晒太阳,丝毫不在意城门,因为此时这座城镇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何以萧条至此”楼乙喃喃自语道。

    他的出现,引起了那几人的注意,还以为有生意上门了,结果楼乙晃了晃手里的内门腰牌,几人看了一眼,又靠了回去,连这腰牌是真是假,都懒的起来检查了。

    楼乙摇了摇头,迈步走进了清平县内,这里是他曾经打拼过的地方,这里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只是如今的清平县,就如同是一座空城。

    同外城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外城区住的都是凡人,他们需要人来保护,所以许多的逃难人群汇聚于此,以致于这里人满为患。

    然而凡人再多,对于目前的清平县来说,也没有丝毫意义,当初浩雪宗的想法,是将这里打造成同寒松镇一样的地方。

    看着空荡荡的内城区,他的心沉了下去,鬼使神差的来到了当初问仙楼所在的区域,发现这里已经变了模样,成为了公孙家的地方,看来宋家跟公孙家,已经彻底站在了对立面。

    不用去想也知道,乾家当初的地盘,恐怕已经成了宋家的囊中之物,两大修真世家的碰撞,自然让其他的修士家族看不到利益的存在。

    更何况宋家跟公孙家,几乎把持着整个浩雪宗,这里又是浩雪宗的地盘,想要来分一杯羹的,想想也知道会遭遇什么。

    没有了公平的竞争,吃亏的自然就是修士,这些人拼命得到的东西,最希望看到的就是争相抢购,他们则可以待价而沽,而如今这里已经看不到修士的身影了。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两个庞然大物为了称霸清平县,已经将这个地方给做死了,做绝了

    楼乙摇了摇头,顺着街道向着药堂方向走去,他想去列药堂再看看,毕竟当初答应了孙思药,有些事情还是要守信用的。

    同当初的繁荣相比,此时的药街稀稀拉拉,几乎看不到几个摆摊的人,大家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就知道生意如今并不好做了。

    看到有人来了,这几个摆摊的小贩,顿时眼珠子瞪了起来,然而楼乙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就快步的走过了这条街道。

    那几人发出不同的叹息,甚至还有的指着楼乙的背影进行谩骂,不过他都不在乎,他只想看看,列药堂如今如何了。

    刚来到列药堂的门前,就听到了门口传来吵闹声,听声音楼乙就知道,女方是赵玉颖,南方应该是卓飞。

    “你当初怎么和我说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你看看这里,现在谁还愿意来这里,不如改变一下吧,反正你什么也不懂,听我的准没错。”

    “不行,列药堂是我们赵家的产业,改不改由我说了算!”

    “你说了算?连你现在都是我的,你们赵家早就完了,懂吗?”

    “你!呜呜呜”

    赵玉颖哭了,楼乙没有过去,他知道自己现在过去,会让这位师姐感到难堪,不过说起来也不恰当,她已经不算是自己的师姐了,如今他们俩都是宋家的人了

    楼乙摇了摇头,转身往回走,这时赵玉颖掩面跑了出来,卓飞并没有追出来,她看到了楼乙,确切说是他的背影,娇躯瞬间一颤,脚步停顿了下来,脑海中回忆起了之前的种种。

    泪水瞬间决堤而出,一张俏脸顿时哭花了,他想到了很多,也十分的懊悔,然而这世间有些事,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没有后悔药可吃的。

    楼乙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脚步,他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取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在上面写了一些什么,折叠后以灵气送了过来,稳稳地落在了赵玉颖手中,而后转身飘然而起。

    赵玉颖止住哭声,将那符纸打开,发现里面只写了一句话,“实在过不下去就来北山堡吧,孙掌柜的也在这里。”

    上面除了这句话外,还有一个列药堂的标志,赵玉颖的手颤抖着,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而此时楼乙已经悄然离开了清平县,不过他当初走的时候,说过的话还记忆犹新,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而他相信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回到浩雪宗后,他先去跟阚冬请安,后者见他气色红润,修为也精进许多,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说起来他这个师傅,还真没怎么帮助过他,他有今天的这个成就,都是楼乙自己努力的结果。

    但是楼乙却不这么想,如果没有当初阚冬收自己为徒,很多时候,他恐怕都要寸步难行,虽然阚冬对他的帮助的确很少,然而点滴之恩也是恩情,更何况阚冬对他也算是鼎力支持了。

    寒暄了一会后,楼乙就离开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酿制人生八苦,他很想知道这薛阁主,要那么多人生八苦,究竟想要做什么。

    走在路上的时候,楼乙发现了一件怪事,那就是每个从身边走过的修士,都看上去紧张兮兮的,大有一副被什么可怕东西盯上的感觉。

    他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如今的浩雪宗气氛实在是古怪,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劲,结果没走多远,就碰到了他最不想碰到的人。

    宋楚瑜此刻正带着几个长老会的长老,不知道在吩咐着什么,突然他心有感应,抬头与楼乙四目相对,楼乙冲他笑了笑,不带他说话,就快步离开了。

    宋楚瑜脸色阴郁难堪,在如今的浩雪宗里,他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就在刚才,他分明从楼乙的笑容里,看出了对方对自己的轻蔑,这让他难以接受。

    他看着楼乙离去的背影,阴测测的说道,“小杂种,你给我等着”

    楼乙确实看不上宋楚瑜,只因为他此刻的眼界不同了,当初公孙弘以及宋承基带给他的震撼,已经悄然不见了,因为他如今手底下,就有如他们一般的高手。

    而且他本身还间接的跟许明远战斗过,那也是一个如他们一般的存在,更何况他还见识过北囚五的强悍,以及张乐山的狡诈,这可都是元婴期的存在。

    再反观如今的浩雪宗,宗门的主要战力,还不如一个山匪头子,让楼乙如何不觉得可笑,难道这就是五宗两洞所谓的前三的实力吗?

    他摇了摇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对劲的,他想到了那不问世事的浩雪宗掌门,也许浩雪宗之所以还能够挂在前三的位置上,与她恐怕脱不了干系。

    楼乙又想到了薛阁主,这也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而剩余的这些人,他现在只想冷笑,只会窝里横的人,终究会被大世所弃。

    楼乙直奔高大力的洞府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血色影子,突兀的从他身边一闪而过,随后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从不远处飘荡出来。

    楼乙觉得这个血色身影有些眼熟,一时间想不起是谁,他快走几步,来到血腥味散发出来的地方,结果就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一位并不认识的内门弟子,形如干尸一般躺到在雪地之中,周围都是洒落出来的血渍,他看上去死不瞑目,身体呈现出诡异的扭曲。

    这时有人从一旁经过,突然看到了地上的干尸,就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嗷的一嗓子转身就跑,楼乙甚至能感觉到他内心的恐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浩雪宗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血色身影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很想知道,在自己外出寻找人生八苦材料的这段时间里,宗门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