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兽血沸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兽血沸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此刻就身在这些狂暴的妖兽之中,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一阶的妖兽,可是胜在数量十分庞大,再加上夜空的掩护,乍一看漫山遍野的,光是声势也足够吓人了。

    而楼乙要的就是这个声势,山匪不过上千人,他以驭兽决引来的这些妖兽,数量足够其三四倍之多,其中还有一些三阶的存在,它们被骨笛驱使,悍不畏死的冲进了山寨之中。

    因为外圈包围寨子的都是刘黑七的人,所以楼乙暂时不用担心自己人会受伤,他驱使着这些妖兽,开始疯狂冲击他们的战线。

    外面的突然异变,也让山匪们陷入了恐慌,毕竟吞虚冥虫之前的表现,已经让他们感到了恐惧,所谓杯弓蛇影就是这个道理。

    兵法有云“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

    山匪们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他们有着必胜的信念,再加上山寨本身危如羸卵,根本没有抵抗这些人的能力,使得对方锐不可当。

    楼乙要的就是打破他们的锐气,让他们感到恐惧,进而自乱阵脚,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反攻的机会,否则即便是他再努力,一样也改变不了寨子灭亡的命运,因为敌人实在太多了,而寨子里的人实在是太弱了。

    大群的妖兽冲进人群,疯狂的撕咬山匪,这里面甚至有乖巧温顺的雪蹄兔,只不过此时它们也是愤怒无比,就好像自己的幼崽,正被人威胁着,它们正在不顾一切的阻挡对方。

    吞虚冥虫混杂在其中,楼乙以骨笛操控,有目的瓦解着敌人的进攻,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两个结丹中期的修士始料未及,他们很快发现了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

    其中一人身影一晃杀了过来,却没有看到楼乙那一抹微微上翘的唇角,一道白光忽然出现,那结丹期的山匪头目就消失在了楼乙的面前,剩余那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妄图摆脱赵侗的纠缠,来将楼乙击杀。

    然而就在这时,数十只吞虚冥虫,突然从下方聚拢而来,它们疯了一般的冲向对方,那结丹中期修士,被赵侗缠的心烦,此时又又这么多虫子出现,而且这些家伙根本无惧他的攻击,防御力远比看上去的强悍的多。

    那结丹中期修士,被死死的拖在了原地,而楼乙则利用这段时间,给予了山匪们致命的教训,只可惜净梵天蛛在上次七彩蚰蜒之后,就全部陷入了沉睡,看来它们也要进阶了。

    不然的话,凭借着净梵天蛛的蛛,这些家伙一个也别想逃走,他取出两粒补灵丹丢进了嘴里,要维持八卦盘的运转,需要很多的灵气,他只能托住一时,现在就要看谁的速度更加快了。

    楼乙传音赵彤,让她带着寨子里的人,躲的越远越好,他准备动用一些非常手段了,恐怕会误伤到寨子里的人,原本赵彤是不打算听他的,因为此时她杀的酣畅淋漓,突然让她退走,她自然是不情愿的。

    然而楼乙的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再加上她此刻也感受到了周围的一些不寻常,心不甘情不愿的带着寨子里的人,躲到了后寨里挖掘出来的一条密道之中。

    楼乙深吸一口气,举起骨笛,调整心神,开始吹奏,此时的声音,已经与之前大为不同,妖兽群开始出现骚乱,这压抑的气氛,甚至影响到了吞虚冥虫。

    兽群在这时竟然开始互相吞食,它们开始了自相残杀,若小的妖兽,成为了那些强大妖兽的血食,而这些三阶的妖兽,气息陡然磅礴起来。

    它们超越了自己原本的境界,变的越来越强,同时也越发的疯狂了,楼乙的嘴角有血流出,甚至握着骨笛的手指,都有些不听使唤了。

    他使用了驭兽宫的禁术,此术名曰兽血沸腾,通过借助其它妖兽的血液,来使得更为强大的妖兽狂暴,从而激发它们的凶性与潜能。

    只是此术危害甚大,不仅对妖兽,也针对施术者,楼乙此刻正承受着灼心之疼,每一只妖兽的死去,都好像是在他的心上浇了一勺火油,这种炼狱般的煎熬,如果不是意志坚韧,根本难以承受。

    他的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后背也被汗水浸湿,狂暴的妖兽,无情的肆虐,将山匪杀的哀嚎遍野,恐惧弥漫在整个山寨之中,疯狂的吼声,伴着撕心裂肺的哀嚎,让原本就崩得极致的精神,瞬间溃散开来。

    山匪开始逃跑,没有了之前的锐气,楼乙暗中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些山匪之中,已经有些人,悄悄的靠近了后寨所在,幸好时间赶上了。

    超越三阶的存在,给楼乙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精神压迫,他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于是将那个被困在八卦盘里的结丹中期修士给放了出来,以此来减低他灵气的消耗。

    这被困住的山匪头目,原本正愤怒的冲击着八卦盘里的困阵,此刻猛的脱困,立刻就冲向了楼乙,想要置他于死地,然而就在这时,侧边一个血影猛扑过来,将他一巴掌拍飞了出去。

    那是一只血齿虎,原本是三阶中期的修为,在吞噬了数十只二阶的妖兽以及上百只一阶妖兽后,修为已经突破了四阶,它全身血液沸腾,赤红的眸子里,充斥着杀戮的**。

    那刚脱困的山匪头目,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血齿虎给堵住了,兵败如山倒,两个山匪头目,没有发挥丝毫的作用,就被死死的困住了。

    而且赵侗这里,因为有吞虚冥虫的缘故,已经反败为胜,以结丹初期的修为,反压制了结丹中期的这个山匪头目。

    现场的混乱,与山匪的溃逃,也影响了这两个山匪头目的情绪,赵侗看准时机,趁他稍稍分神之际,一枪刺穿了他的喉咙,将对方结果掉了。

    剩余那个结丹中期头目,发现自己的同伴死了,拼尽全力杀出重围,向着刘黑七离开的方向逃走了。

    整个山寨陷入了混乱之中,因为兽血沸腾的缘故,寨子里的山匪,抱头鼠窜,可谓是夺路而逃,更何况他们的头目,一死一逃,再留下来,只有送死的份了。

    兵败如山倒,山匪急速溃逃,楼乙拼着最后的一丝精神,将暴怒难以控制的妖兽群,引到了远离寨子的方向,随后他两眼一黑,直接昏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幸好此时寨子里,已经没有了山匪,不然的话,他现在的情况,随便一个人上来补上一刀,他都只剩饮恨而终的下场。

    幸好他福大命大,吞虚冥虫开始打扫战场,它们贪婪的吞噬着倒在地上的尸体,有几只甚至来到了楼乙的身边,不过它们的虫目有些犹豫,绕着他转了许久,才分散开寻找其它可食之物。

    看来不到万不得已,他这个主人对这些家伙,还是有一些用处的,如果楼乙知道了刚才对一幕,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是该心塞呢?还是该感到欣慰呢

    赵侗没有选择追击,他留下来保护楼乙的安全,刚才的一幕,他也看在了眼里,暗暗的为楼乙捏了一把汗,那些香瓜大的灵虫,让他这结丹期的修士,都感到头皮发麻,只想远远的离开它们。

    再加上这些家伙旁若无人的,当着他的面,吞食着死去的山匪,这一幕就更让他毛骨悚然了,不过好在这些灵虫对他表现的并不热情,否则他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刘黑七满心期待的,等待着胜利的捷报,然而当那结丹中期的手下狼狈不堪的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结果洪国夫人趁他分神,一枪刺穿了他的左臂,刘黑七忍着剧痛,逃离了战斗的区域。

    洪国夫人并没有追击,她担心寨子里的情况,担心寨子里人员的安慰,化作一道光影,迅速赶往旗沟寨所在的方向。

    与此同时,刘黑七停在了距离刚才十余里的地面上,他愤怒的揪着那一同逃过来的山匪头头,咆哮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那小头目将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以及导致这一切之人的容貌特征,刘黑七一双眼睛慢慢的眯缝起来,阴森森的说道,“陆康,好你个陆康!”

    这次他可谓是损兵折将,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是在知道对方身份之后,他却突然冷静下来了,这种可怕的自制力,实在令人恐惧。

    楼乙无形之中,得罪了一条阴森的毒蛇,他将在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深受其害

    当洪国夫人回到寨子之时,战斗早已结束了,那些吞虚冥虫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饲育袋中,赵侗一脸凝重的看着昏倒的楼乙,丝毫没有察觉到洪国夫人回来了。

    “儿啊,你怎么了?”赵洪文国问道。

    赵侗心有余悸的,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原原本本的讲了出来,包括楼乙引动那些妖兽群,以及兽群暴动,互相吞食后发生的事情,都一股脑的告诉了她。

    赵洪文国看着昏倒在地的楼乙,叹了口气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咱们既然上了这条船,无论它飘向何处,咱们也只能跟着随波逐流,只要他能保全咱们,手段再残忍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赵侗知道他娘现在心情也十分复杂,但是楼乙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吞虚冥虫是意外中的产物,他对其的控制力实在有限,至于兽血沸腾,那也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毕竟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半分犹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