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六十九章 热情似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九章 热情似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沿着原路返回,期间无数次的回眸,看着猴崖以及猴涧,慢慢的从他的眼前消失,他在心底问自己,自己以后是否还有勇气回到这里,此刻的他没有答案。

    一路疾驰而去,引得百鸟四散惊飞,他宛若一道疾驰的流光,快速的在半空中一闪而过,此刻他的心绪很乱,并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地方,此刻正埋伏着许多人,正在静静的等着他的到来。

    一道光突兀的出现在了半空中,他猝不及防之下,被兜了个正着,身体瞬间失去平衡,直直的坠落到了地面之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他挣扎的想要起身,此刻身边却突然多了许多人,楼乙定睛望去,默默的叹了口气,因为这些暗中偷袭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的那个女匪。

    此时她正一脸得意的看着他,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自己这个被捆的结实的阶下之囚。

    然而楼乙现在的心情很差,他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杀气,这股气息压的周围之人,纷纷向后躲避,就连那女匪,此刻得意的神情也荡然无存,甚至有些害怕起来。

    此时当初那个老者出现在了楼乙面前,想要抢先一步将他制住,就在这时一声龙吟之声响起,原本束缚住楼乙的光,只一瞬间就被撑爆开来。

    数道龙形虚影呼啸而来,冲向那名筑基期九层的老者,老者心头一惊,因为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这个小伙子,更震惊于对方的修为,短短的几日而已,竟然突破了。

    仅仅只相差一层修为,老者根本没有把握挡住楼乙,被楼乙施展的龙影,不断的压迫,慢慢开始承受不住这霸道的气息。

    而剩下的众人,更是慑于楼乙释放的气息,驻足不前,丝毫不敢靠近他,看着老者不断被逼后退,那女匪再也看不下去,手中金光一闪,两根金色短枪出现在了手中。

    短枪释放出来的气息极强,似乎是一件了不得的灵宝,她的加入,让楼乙多少有些压力,可是他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丝毫没有要留手的意思。

    狂暴的龙气席卷四周,一掌拍出,周围空气剧烈震荡,狂暴的风形成叠浪,将团团围住自己的这些山匪,全部扫飞了出去,甚至有几人不同程度的受了伤。

    女匪心头焦急,动作不免激进起来,不顾一切的想要阻拦楼乙,这让那名老者十分的担忧,看到出自从这女匪加入之后,他的进攻就变得缩手缩脚,更多的时候,是起到一个保护的作用,来保护这女匪的安全。

    楼乙下手极重,空气震荡形成的能量波,让女匪感到胸口憋闷,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冒进了,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她已经搅在里面了,此时想退,已经没有可能了。

    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哪受过这等刺激,不由得更加激进,利用手里的金灵短枪,频繁的刺向楼乙身体的各处要害。

    寒光频现,金芒翻飞,道道金光闪闪,在楼乙的眼前忽隐忽现,如果是他之前的修为,也许此刻他只能选择离开,可是修为的突破,使得这种差距减小了。

    而且他现在急需一场发泄,而这些山匪恰巧正是自己发泄的最佳目标,他是断然不会放过的。

    身影一晃暂时后撤,一道青蓝色光辉瞬间笼罩全身,青蛟护具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蓝色的流光护罩,青色的烟霞绕身,让楼乙多了一分神秘之感。

    青蛟甲一上身,楼乙的速度陡然提高,手套的利爪带给他更强的破坏力,龙吟阵阵狂风四起,他利用速度的优势,一掌将老者打飞了出去,同时利爪翻扣,撕向那女匪的咽喉,这一次他用上了十成力。

    眼看着对方的手贴近了她的咽喉,女匪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同时也为自己的鲁莽举动,感到了后悔,她能够想象得到,自己死后,她的这些寨子里的人,将面临何种命运。

    面对着必死的结局,她的眼神反而变得坚定了,一双短枪释放出比以往更强的光芒,她想着与楼乙同归于尽,然而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金枪被龙影死死咬住,楼乙的手顺势摸上了对方的脖颈,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的脖颈,远比想象中的更纤细白皙,只是他没有怜香惜玉之心,手指狠狠的捏了下去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小子,你想对老身的宝贝孙女做什么?”

    声音入耳,楼乙的手指跟着动弹不得,他的身体也被禁锢在了半空中,那彪悍的女匪,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十分悦耳动听,她死里逃生坐倒在地,这时一个身影落地,出现在了楼乙的面前。

    她满脸的皱纹,头上包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布条,宽足有一尺,上面点缀着几颗宝石,老人的眼睛格外明亮,此时正打量着他。

    楼乙拼命想要挣脱束缚,因为他能够感受得到,此人正是第一次他感应到的那个强悍的气息,只不过当时他逃走了,此时他的心也冷静下来了,不由得为自己的鲁莽感到懊悔不已。

    他警惕的看着这位老者,思索着如何才能够逃离这里,老人突然冲着他笑了笑,开口说道,“不错,真不错,同彤儿实在是般配。”

    楼乙顿时心凉了半截,而恰在此时,那坐在地上哭个不停的女匪,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楼乙对老人说道,“阿嬷我不要,他刚才真的想要杀我,呜呜呜”

    楼乙听到她的声音,再看她的样子,内心说不出的别扭,这感觉实在是太具冲击性了,你能想象得到一个彪形大汉,拧拧捏捏的扮作小女人的样子吗?这就是发生在他眼前的一幕。

    似乎感受到楼乙那异样的眼神,女匪十分愤怒,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威胁道,“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

    不过随后她又意识到了什么,生气的狠狠跺了跺脚,逃也似的跑进了一旁的树林之中,楼乙感觉自己额角冷汗直冒,如果要他娶这姑娘,还不如现在就杀了他吧

    然而没过多久,当对方再回到这里的时候,简直就如同土鸡变成了金凤凰,一身紧俏的黑色衣衫,包裹住小巧的身体,白皙的脸庞,挺翘的鼻梁,樱桃小嘴微微翘起,一双大大的眼睛,幽怨的盯着他。

    楼乙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刚才的那个女匪?这怎么可能呢

    可是怀疑归怀疑,对方身上的气息可做不得假,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最终意识到,自己为何会觉得格外别扭了,人家分明就是做了伪装,其实这才是她的本来面目。

    女孩挑衅的看着他,鼻中发出一声骄哼,似乎对楼乙的表情十分不悦,绝对他也不过是个喜欢美色的登徒浪子。

    此时一旁的老人,开口道,“小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请你去寨子做客罢了”

    “洪国阿嬷”女孩不满的晃着老者的胳膊,却被老人用眼神阻止,她跺了跺脚,转身离去了,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眼中却闪过一丝宠溺之色。

    楼乙心里十分的郁闷,见过请客的,却没看见过这么请客的,如此热情似火,如此的身不由己,他在心里默默叹息,知道自己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老人看他神情有些郁闷,松开了对他的禁锢,楼乙无奈的抱拳说道,“晚辈陆康,见过洪国阿嬷”

    老人笑着说道,“好,好好,我名洪文国,夫家姓赵,所以道上朋友就称我一声赵洪文国,老身也有一个混号,双枪老太婆。”

    楼乙神情一怔,因为他听过这个名号,此人的威望不次于张乐山等人,只是不愿与其同流合污,所以在张乐山得势之后,被其打压,如今已经离开了北武宗的地界,没想到在这里让他碰上了。

    楼乙听过此人的名讳,她与一般的山匪不同,从不杀人越货,只拦路劫道,收取一定的买路费,算是山匪之中,比较温和的一派了,也正因为如此,她的手下人数极少,毕竟跟着她也发不了横财。

    楼乙听到她自报家门,戒备之心也小了许多,突然也想跟着去看看,这个传奇一样的老者,他们的老巢,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大家也是不打不相识,再加上楼乙的实力很强,这引起了围攻他的那些山匪的兴趣,他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毕竟来来回回打了两次。

    现在有洪国夫人在场,他们也放下了戒备,开始同楼乙攀谈起来,通过交流,楼乙才最终明白,其实他们成为山匪,也是情势所迫,只为了能够混口饭吃。

    楼乙不由得将这一点牢记心中,在脑海里打起了小九九,而赵洪文国自从刚才,就一直没有说话,可是她的眼神却始终注视着眼前这个青年。

    至于赵彤却是一副气鼓鼓的模样,一副谁也别惹她的模样,独自一人挥舞着金灵短枪,漫无目的的砍着前面的树枝跟杂草,嘴上却不时的抱怨着,看来对楼乙是怨念极深,意见颇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