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事情未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五章 事情未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此时精神稍一放松,困意接踵而至,他竟然就靠在树藤叶脉之上,呼呼大睡起来,如此的旁若无人,不知道这帮醉猴,会如何去看待他。

    睡眠中,楼乙梦到了肖管跟刘元,肖爷爷面容慈祥的看着他,他想要扑到对方怀里,可是无论他怎么追赶,却始终走不到他面前,最终肖管笑着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此后则是刘元,他也是如此情况,只不过刘元看他的眼神,充满了自豪,充满了赞许,楼乙感觉眼角有热泪流出,打湿了自己的脸庞。

    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碧天如玺,不含一丝杂质,微风拂过脸颊,格外的舒服,四周空气清新,恬静中带着一丝香甜,这是桃花的香味。

    他慢慢做起身来,发现自己此刻就身在一片花的海洋之中,只不过他所在的位置高高的露出花海,位于桃树的制高点上。

    这是一处平台,由那棵无比巨大的桃树构成,此刻楼乙眼中,出现了整个猴涧的面貌,猴王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为他遮挡来自后方刮来的风。

    楼乙深吸一口气,那香甜的气味,通过鼻腔进入身体,在肺腑间徘徊,十分的舒畅,十分的惬意。

    转过身来望向猴王,发现它的脸色似乎好了许多,再检查一下它的腹部,从中发现了许多已经死去的虫子,此时楼乙才算真的松了口气。

    当初他对于毒牙的判断,是基于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那些灵药虽然分为阴性跟阳性,可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药草本身具有驱虫的特效。

    其次就是紫乌何首根,当初他对这东西做过很多研究,主要是为了李闯,因为他感觉这东西,不可能具有那般神奇的作用,传说中活死人,生白肉的,那都是仙药。

    而紫乌何首根只不过是六阶里面靠前的灵药,怎么可能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最终楼乙找到了紫乌何首根的最大用处。

    它最大的用处就是清除淤积的毒素,跟墨玉金莲不同,后者是直接消解毒素,而前者则是清除淤毒,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当楼乙发现毒牙被紫乌何首根灼烧出一个个的窟窿时,他心里就隐隐有了一个猜测,而这个猜测来源于端木青,来源于碧眼天蛛。

    只有生物毒素才会出现这种现象,如果这是蛇毒或者其它有毒的妖兽,毒素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因此楼乙再次确认,这是被某种虫子咬伤所致。

    然而当他再次确认猴王腹部的伤口时,他又陷入了怀疑当中,因为伤口的创面实在是太大了,什么虫子能长这么巨大,他赶紧查阅了一下骨书,经过仔细的寻找后,最终确认了这个家伙的名字。

    七彩蚰蜒,这是一种能够达到七阶存在的恐怖毒虫,它们不仅毒性强悍,身上的斑斓花纹还能够使人产生幻觉,最重要的是,这种东西吸血。

    它们是贪婪的捕食者,会对周围发现的任何生物发动攻击,曾有驭兽宫的修士,想要培育此虫,最终却被毒虫残忍吞噬,那可是元婴期的存在,被毒虫活活吸食致死。

    因此骨书上记载着警告,如碰到此虫,能杀即刻杀死,杀不掉就自求多福了。

    楼乙看着这美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心情却突然沉重起来,如此庞大体型的七彩蚰蜒,必定具有灵智,而且这种东西是群居生活的,喜欢躲藏在黑暗之中。

    楼乙看向远处的地方,那里是猴崖的所在,而他现在所站立的地方,就是生长在猴崖上方的那棵巨大的桃树,虽然仍旧看不到它全部的样子。

    但是楼乙能够推算出,这猴崖之上,必定存在着无数的空洞,而这些空洞,以及周围潮湿的环境,正是蚰蜒最为喜欢的生存环境,醉猴一族的危机并未消除,甚至面临着更为严峻的挑战。

    要对付七彩蚰蜒这种存在,仅凭蛮力是无用的,它们身上的七彩斑纹,会让猎物处于混乱状态,以便被其捕食,而夜晚正是它们耀斑最为明亮之时,也是威力最为强悍之时。

    按照楼乙原本的推算,在猴王中毒的这段期间,应该是它们动手的最佳时机,可是为什么它们没有来呢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那只咬伤猴王的七彩蚰蜒,恐怕伤的也不轻,它应该是低估了猴王的力量,那根巨大的毒牙都是证据,恐怕是被猴王硬生生的掰下来的。

    楼乙再次看向猴崖的上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来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他猜测对方在等待猴王毙命,而按照正常的推测来说的话,猴王应该大限已至。

    楼乙表情变得难看起来,猴王眼见于此,发出低沉的吼声,楼乙不知道应该如何跟它解释,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过来。

    是那只指引他进入山洞的老猴,老猴来到猴王的身边,行了一个恭敬的礼,猴王低声叫了几声,算做回应,随后两猴交谈片刻,最终老猴来到楼乙面前,露出一个人性的笑容。

    这让楼乙心头一凛,他这个时候才发现,老猴并不是醉猴一族,它的耳朵十分的奇特,醉猴的耳朵都是向上生长,向外打开,而它的耳朵却是向下生长,向内弯曲的。

    而且楼乙还发现,这老猴似乎受了极重的伤,因为它的耳朵上有残缺,甚至上面的位置上,也能够看到一些疤痕,这引起了他的注意。

    面对楼乙肆无忌惮的目光,它盘膝坐下,伸出两根食指,楼乙开始不明所以,可是很快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慢慢的走到它的对面,伸出自己的食指,贴到了对方的食指之上。

    一股奇异的感觉瞬间涌入心灵,楼乙发现自己突然能够感觉到老猴在想些什么,它似乎十分的悲伤,这种悲伤渲染着楼乙的情绪,让他的情绪也跟着失落起来。

    不过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此时老猴张嘴发出呼唤,楼乙竟然发现,自己听懂了它在说些什么

    它在告诉醉猴之王,可以跟自己沟通了,醉猴之王蹲下身子,发出低沉的吼声,楼乙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它在问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

    楼乙尝试着开口回答,结果发现自己张开嘴巴说话,却并没有声音发出,反而是老猴在他张嘴的同一时间,就发出了猴吼之声。

    他们就以这种奇特的沟通方式交流着,而楼乙也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可是醉猴之王,似乎并不相信他说的,它告诉自己,说它亲手将对方撕成了两半,并将它的脑袋捶得稀烂。

    然而楼乙却知道,这七彩蚰蜒生命力极强,即便是身体被扯断,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它们仍然能够恢复过来,楼乙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

    他将这件事告诉了猴王,猴王也开始露出凝重的表情,看来它胜的并不轻松,那七彩蚰蜒应该给它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才是,所以它才会不计后果的想要杀掉对方,为猴群除去此害。

    楼乙询问它何时被袭击,猴王表示说是半月以前,如此说来,当初那个人类老者告诉他的话,是正确的了,猴王中毒受伤之后,就关闭了猴涧,禁止人类随意踏入这里。

    楼乙开始在脑海中计算,最终他长出一口气,因为距离七彩蚰蜒来袭,他们还有时间,不过时间也十分的紧迫,只有一周左右的时间。

    为了避免事情有变,楼乙让猴王赶紧召集所有的醉猴,让它们随时候命,等待他的指示,因为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次的表现了。

    猴王于树巅之上,发出召唤的吼叫声,四周传来醉猴的呼应声,到处都有身影快速聚集而来,它们整齐的站在桃树的下方们拍,等待着猴王发布命令。

    不一会猴王之子,带着另外几只猴头也来到了下方,猴群让开一条道路,让它能够靠的近些,因为老猴此刻也站起来了,所以猴王发出的声音,他不再能够明白。

    看是通过这些醉猴的表情,他也大概能猜出一些来,既然听不懂,他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里,时间紧迫他需要抓紧时间准备。

    老猴跟在他的身边,似乎是猴王授意的,楼乙欣然接受,开始真正的观察这里形貌,真正的了解这里的一切。

    猴崖高耸入云,一眼看不到尽头,即便天空万里无云,仍然无法看到最顶端的风景,这让他有一种登高望远的冲动。

    不过理智还是取代了冲动,他又开始观察四周的一切,楼乙发现此处地势错综复杂,十分适合云垂阵法的布置,他可以利用猴崖,以及两旁垂落的瀑布,来实现这一点。

    只是单靠幻阵,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毕竟这一次是生死之战,七彩蚰蜒绝对不会放过任何猎物,同样的它们也绝对不会傻呵呵的站在原地等死。

    楼乙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他不确定能否来得及准备,他透过桃树的树洞,来到了当初的那个广场之上,看到不远处整齐站立的猴群,犹豫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不顾一切的决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