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六十二章 醉猴之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二章 醉猴之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的话语,传入到了桃树之中,甚至掩盖了瀑布的轰鸣,猴王的咆哮声消失了,过了不一会,一只老猴走了出来,对着围着他的猴卫们嘀咕了几句,它们这才分开,为楼乙让出一条道来。

    老猴看上去年龄十分的大,身上看不出丝毫修为,却偏偏给人一种返璞归真之感,楼乙在他的带领下,走到了那株巨大的桃树跟前。

    当近距离看这颗桃树之时,楼乙才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浑然天成没什么叫做鬼斧神工。

    桃树将瀑布分割成许多股,每一股瀑布落下的位置,都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水潭,水潭漫溢出来的瀑布水,会顺着冲刷出来的水道流出,而楼乙走的这条道路,却没有一滴水出现。

    他抬头看着头顶上方,巨大的树荫遮盖了天空,形成天然的屏障,将水隔绝在外,一根巨大的桃树根,成为了他们脚下的路,而树根的尽头,有着一个直径超过过百丈的巨大树洞。

    他们现在就站在这树洞的正前方,这里是一处巨大的广场,完全由树根构成,无数年的瀑布水冲刷,让它看起来十分的平滑。

    数以千计的猴卫,整齐的呆在广场之上,它们抬头看着上方的天空,楼乙能够通过它们的表情得知,它们非常担心猴王的安危。

    看到楼乙的出现,它们发出不满的声音,甚至有猴卫冲他吐口水,丢树叶等杂物,幸亏老猴及时制止,不然楼乙能否活着见到猴王,都还是个未知数。

    老猴看上去很平静,可是眼神之中,也有一丝不安存在,楼乙心眼相通,看到比谁都要清楚,他一路上都不说话,只是跟在老猴的身后。

    慢慢的他们走进了那巨大的树洞,一进入这里,楼乙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错综复杂的树枝,构成了无数了桥梁,树枝的尽头连着一个个的树洞。

    每一个树洞之中都有生命的气息,楼乙明白了,这里原来是它们的栖息地,那么那所谓的猴崖,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脚步不停。

    楼乙发现中央位置有一根巨大无比的树藤,看上去年代十分久远,四周能够看到许多磨损的痕迹,这里面很大,中间的区域,似乎格外的破旧。

    他们一路绕着边缘行走,顺着一节节的树枝缓缓向上而去,楼乙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树藤之上,他在思考这根藤,到底是什么,为何能够长的这般巨大。

    一路上他感受到多次老猴的视线,它似乎对自己的安静,感到几分好奇,只是一人一猴,十分的默契,它默默的观察,楼乙则默不作声。

    过了好一会,他们就来到了树洞的最上方,这时楼乙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洞,不过却是一个开在悬崖峭壁上的山洞。

    一根巨大的树藤,连接着桃树与山崖,而这巨大的山洞,就位于树藤连接山崖位置的边缘。

    楼乙抬头使劲看天,发现这树藤实在是太过巨大了,粗壮的藤枝,死死的镶嵌在崖壁之上,就好像长进了崖腹之中,天空被白云遮盖,而这株藤,却长入到了云巅之上,末入到了云从之中。

    楼乙暗暗咂舌,这里实在是太过奇怪了,老猴站在原地没动,对着楼乙指了指山洞的位置,意思是让他自己过去。

    楼乙多少有些紧张,站在树藤所制成的树桥上,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揣着忐忑的心,一步步的走向山洞。

    不得不说这里的风很大,树藤发出轻微的晃动,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他稳定身体后,加速向前快走,这才安全的到达了对面。

    他低头看了一眼下面,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下方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黑漆漆的令人毛骨悚然,他快走两步,站到了山洞的边缘上,这才将一颗心彻底的放了回去。

    可是就在这时,山洞内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嘶吼,同时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楼乙险些没有站稳,从石洞跌落下去,他拼命稳定自身,这才在剧烈的晃动过后,一步步的走进了山洞。

    山洞比他想象中的要宽大的多,里面有许多树藤的根须,楼乙沿着洞壁往里走,期间闻到一股十分难闻的气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而且这气味让他头晕目眩,十分的难受。

    他以木灵气张开护罩,将自己笼罩在内,这才堪堪顶住这让他几乎昏厥的气味,走到了山洞的深处。

    这是一个巨大的岩洞,地上铺着厚厚的稻草,不过等他靠近之后才发现,这些金色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稻草,而是五阶灵草金蛇藤。

    楼乙心头一阵火热,这东西的价值并不高,却多楼乙有极大的用处,因为它的特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坚韧,这醉猴之王,竟然以此物为铺垫,实在是太奢侈了。

    不过当他看到对方的本体时,他也就释然了,因为这醉猴之王,实在是太过庞大了,它的体格超过三十丈,浑身毛发金黄,一张脸是紫色的,眼睛足有碾盘那么大,只是看上去十分的暗淡无光。

    它身上的毛色也是晦暗,看上去失去了光泽,在它裸露出的腹部之上,有一个十分庞大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伤后留下的创口。

    看着这个伤口,楼乙就感觉心惊肉跳,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伤到这如同山岳一般的存在,还让它如此的痛苦,在楼乙观察它伤势的同时,对方也在打量他。

    只是短短一瞬间,它那暗淡的目光中,就多了一丝失望,它艰难的举起手臂,楼乙能够感觉到他绝望的杀意,于是抢先一步开口道,“反正横竖都是死,为何不让我试试呢?”

    楼乙的话,让猴王伸出的手臂停顿了一下,它似乎思考了一下,随后就收回了手臂,在它落下手掌的一瞬间,地面都跟着震动起来。

    楼乙松了一口气,向着猴王快步走来,越是靠近它,越是觉得它的不凡,他在想要是对方没有受伤中毒,该是如何一副神俊的模样。

    从它的脚掌往上走,猴王似乎有些抵触,差点将他掀翻到地上,不过当它看到楼乙那坚定的眼神,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甚至连呼吸都放缓了,这给楼乙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他拍了拍饲育袋,净梵天蛛从里面一只只都爬了出来,这猴王体型太大,金色的毛发如同茂密的森林一般,楼乙行走在这里面,简直是寸步难行。

    他让净梵天蛛,利用蛛将腹部附近的毛发粘在一起,这样就形成了一圈环形的金色桥梁,他就踩着这桥梁,来观察猴王的伤口。

    经过一番观察,楼乙终于知道,莫大师跟姚大师为何如此垂头丧气了,这伤势根本就不是一般的丹药或者灵草能够去除掉,说白了就是伤口太严重,一般的丹药药效不够。

    不是彩虹草没有效,也不是九华菩提丹无用,而是量不够,而想要治好猴王的伤势,至少需要成百上千的彩虹草,以及数百枚的九华菩提丹。

    即便他们是大师,也是难以做到的,而且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根本负担不起,所以才会受到如此打击。

    不过楼乙跟他们想的却不是一回事,这伤口虽然严重,倒不致命,只是这毒牙留下的毒疮,实在是危害甚重,如果不想办法清除毒疮,那么伤口一辈子都愈合不了,而且楼乙看到清楚,猴王已经坚持不住了。

    他将那枚九藜归元丹收了起来,因为杯水车薪,实在起不到什么效果,与其浪费掉,还不如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他现在要做一件疯狂的事情,就在刚才,他尝试着接触毒素,结果发现自己身上的木灵气,能够中和掉这毒素,所以他准备亲自上阵,将所有的毒疮清理干净。

    只是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伙计,而且一不小心,他很可能小命不保,他必须万分小心,不能直接接触到毒液才行。

    楼乙环顾四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突然他眼神定格在了后方脑袋下面枕着的东西,那是一个巨大的酒缸,味道就是从这里面传来的。

    猴王见他不为自己祛毒,却惦记着它们醉猴一族的宝贝,不由得再次愤怒起来,楼乙没有办法只得开口解释道,“我需要酒来为你疗伤,你必须把它给我!”

    他的话带有不容置疑的口吻,让猴王不由得愣住了,它发现楼乙的眼神格外清澈,不夹杂丝毫的**在内,没来由的它相信了对方,将脑袋挪开一些,露出了枕在下面的酒缸。

    说是酒缸,这东西比一般的四合院还要巨大,酒液呈现琥珀状,里面夹杂着无数的灵果果肉,他快速的装了几缸放在旁边,随后示意猴王躺回去。

    自始至终猴王都紧盯着他,还是他敢有任何非分之想,恐怕下一秒就会让他化为血泥,不过楼乙似乎出奇的镇定,他当着猴王的面,将一缸猴头酿,全部倒在了身上,没等猴王做出反应,他就一头跳下了猴王的腹部,冲着其中一个毒疮扑了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