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攻黄芪镇(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二章 攻黄芪镇(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过去之前,他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是要穿什么过去,虽然都是山匪的衣服,但是蕴含的意义不同,如果他穿精锐的服饰去的话,万一遇到同为精锐的人,很可能被认出来,因为他不懂精锐山匪的暗语。^^^^^^

    而如果他穿黄芪镇镇府的侍卫服,也是一个大麻烦,毕竟这府兵并没有太多人,彼此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很容易被认出来。

    而攻击杨家屯的那些普通服饰,也不能够穿,因为会被重点盘问,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穿上了如今的这一身,他的头饰是属于栾平的,身上的则是东拼西凑出来的,大部分是牡蕨山那边的暗哨服。

    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首先栾平的人死光了,许明远肯定是知道的,这样他肯定不能穿齐一身,否则就暴露了,而他故意穿着栾平人马的头饰,就是为了迷惑这些人。

    让他们产生怀疑,只有这样,才能够减少怀疑,这听起来很复杂,其实很容易解释,因为只有傻子,才会穿着栾平人马的衣服出现在这里,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对方,自己是奸细吗……

    而楼乙只带头饰,就是为了为之后的事情做铺垫,他大摇大摆的来到了首府大门口,几个山匪小头目将他团团围住,楼乙心中暗自一惊,看来许明远对此地的重视,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幸好刚才自己没打算强攻此处。

    “天上帝皇星,地上并肩王!”

    楼乙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首先将对方应该说的暗语道了出来,这让对方几人同时一愣,再看楼乙的目光顿时不同了,其中一人抬起脚来就是一脚,楼乙被踹的,远远的飞了出去。

    “妈勒个巴子的,这傻子谁收进来的,一点规矩都不懂!”其中一个小头目咆哮道。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认识他,这时另外一个小头目道,“你看到他的头饰了?好像是栾大爷的人……”

    之前那小头目一听,猛啐一口唾沫,骂道,“栾平这个王八蛋,如果不是这个废物坏事,咱们哥几个,怎么会落到如此田地!”

    “嘘”那人比了比手指,而后环顾四周。

    “我滴哥啊,话不能乱说,会死人的。”那人劝道。

    最开始说话之人,此时也有些怂了,他走到楼乙倒下的墙根处,将他提溜起来,楼乙此时装作自己受了重伤,挺在那里直哼哼。

    对方往他嘴里塞了一枚疗伤的丹药,就将他丢在了地上,等他顺过一口气来的时候,马上问道,“你来这干什么!”

    楼乙浑身上下颤抖着,甚至做出翻白眼的动作,就好像一口气要上不来了一样,那人又低声骂了一句废物,再塞给他一粒丹药。

    这时楼乙才长出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道,“帮主帮主他老人家说”

    楼乙猛喘一口气,气的那小头目又火上心头,吼道,“帮主说什么了?!”

    楼乙装作有气无力的样子,将一个瓷瓶在他们面前晃了晃,那人一把抢了过来,打开瓶盖闻了闻,脸色瞬间大变,瓷瓶差点掉到地上。

    啪

    清脆的把掌声响起,楼乙被一巴掌扇的在半空中翻滚,那人先是一愣,顿时又后悔了,此时楼乙已经昏过去了,当然这一切都是他预先设计好的。

    那人看到他昏了过去,暗道一声晦气,也没有多想,就带着药瓶走进牢房去了,甚至根本没有去管这个傻子山匪的死活。

    那瓷瓶里装的,正是当初用来麻翻山匪的麻金散,只不过楼乙动了手脚在里面,气味虽然相同,可是里面的成分,却变成了解药。

    那山匪小头目只是闻到了气味,就以为是麻金散,知道这东西的厉害,可是他并不通药理,所以不用担心被他识破。

    楼乙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料定对方绝对不敢亲自试吃,而且这东西楼乙提前提到了是许明远说,可是他并没有说出许明远让他做什么。

    那小头目闻到了气味,主观上自然认为是许明远派他送来此物,怕王逊等人药效解了,于是就亲自带着瓷瓶,去给那些人解毒了。

    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可谓是天衣无缝,因为他很清楚,他即便是进到了首府之中,也决计找不到王逊在哪,就算是他找到了也没用,一旦对方发现有异常,会在药效起效前,结果掉他的小命。

    所以由他们自己人来帮助解毒,无疑是最佳的选择,此时的楼乙虽然表面上陷入昏迷之中,可是神识却始终跟着那人,他需要做两手准备,以防有万一的发生。

    没过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大厅的中央位置,那人搬弄了一下,左手边的一把太师椅,随着椅子的转动,中央位置,多出了一条向下的通道。

    楼乙的神识,抢先一步进入到了地道之中,那结丹期的小头目,疑惑的看了一眼四周,就在刚才,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过最终他也没有发现什么,为自己的疑神疑鬼,感到十分困惑,对着空气爆了句粗口,这才走进了地道之中。

    而此时楼乙,早已寻找到了王逊等人的位置,看到浑身是血的这些个北武宗的修士,被捆的结结实实的,他们气息十分虚弱,并且经脉异常的紊乱。

    楼乙知道这都是麻金散的问题,此时他们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楼乙就只能主动传音道,“大家别出声,我是来救你们的。”

    这些北武宗的修士同时一愣,勉强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结果发现此地什么也没有,而恰在此时楼乙再次传音道,“我只是进来一缕神识,请问你们当中谁是王逊前辈?”

    那些个北武宗的修士,齐刷刷的望向中间一人,楼乙立刻传音道,“王逊前辈,待会有个山匪头头,会带着麻金散进来,不过你们放心,那药我动了手脚,已经变成了解药。”

    几人显得十分激动,一旦毒解了,他们分分钟就能杀光外面的人,楼乙没有在意这些,接着传音道,“你们一定要装作十分的不配合,让他强迫你们服下解药,在你们毒完全解开之前,不要做任何冲动的事情。”

    这些北武宗的结丹修士,听到这里,眉头不免皱了起来,显然对楼乙的说辞很是不满,楼乙接着传音道,“什么时候行动,王逊前辈您听好,当外面传来巨响,地面连续震动之时,就是你们脱困报仇之时!”

    楼乙说到这里就消失了,几人还沉浸在楼乙刚才的话语当中,这时那拿着解药的山匪小头目来了,他看着北武宗的一众人,恶狠狠的看着他,心里不免一阵暗爽。

    要知道他的修为,如果对方没有被下毒,恐怕随便一个人,都能轻易杀掉他,可是现在却不同,他掌握着这些人的生杀大权,只要情况有变,他就会跟另外两人,将这些家伙杀个干净,用他们的命,来为自己陪葬。

    虽然这听上去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这种掌控生死的感觉,他还是非常受用的,更何况这可是北武宗的核心战力,想想都让他十分的解气。

    “瞪着爷爷也没用,爷爷给你们带好东西来了”

    那人取出瓷瓶来,当着他们的面晃了晃,北武宗的这些人,一下子想起了楼乙的嘱托,纷纷激烈的挣扎起来,这让那小头目十分的兴奋。

    他喜欢看着这些人,想要反抗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他迫不及待的将药粉,灌进了这些人的嘴里,并强迫他们一个个的咽了下去,而后狂笑着离开了地道。

    而此时王逊等人的眼神格外锐利,因为在这药粉入喉的一瞬间,他们就感觉到了,原本懈怠的经脉,开始有了反应,金丹慢慢开始聚气,这时一个好的开始。

    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够摆脱束缚,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他们强压下自己的怒火,耐心等待着楼乙所说的信号,准备展开复仇大计。

    而此刻楼乙的神识,早已回归到身体当中,他仍像死狗一样倒在地上,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过了不一会,那小头目回来了,看到楼乙的样子,对着两边的山匪说道,“愣着干嘛?还不将这个废物丢远一些,看着就来气!”

    两个山匪,架着昏迷不醒的楼乙,将他丢到了一处没人的地界,而后匆匆的离开了,过了片刻,楼乙睁开了眼睛,摸了摸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左脸,以及断了凹陷下去的胸口,苦笑道,“牺牲实在太大了……”

    麻金散完全解开,需要一定的时间,楼乙正好利用这段时间,赶到禁止处解开禁止,他现在手里有山符,解开禁止,只是动动手的事情。

    过了没一会,楼乙就回到了那件石头小屋,通过山符回到了山形禁止之处,此时山符散发出瑰丽之色,一道山形突然,同那巨大的禁止合二为一。

    异动随后开始了,整个黄芪镇连同下方的基座,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那防御禁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模糊掉了,许明远脸色瞬间大变,身影一晃直奔后山而来,嘴里吼道,“谁?究竟是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