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解救人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五十一章 解救人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龟甲上的排列十分复杂,消耗了他很多的时间,可是如今看来,楼乙十分欣慰,当初的一时兴起,他现在眼睛所过之处,毫无章法的禁止,就突然变的浅显易懂起来。

    一个庞大的阴阳鱼八卦图,慢慢的在山形禁止面前展露出来,楼乙也变的更加亢奋,精神更快的融入其中,体验着这种破解的快感。

    如果说假的昆吾甲,让他意识到了何为阵法的本质,那么伏羲人皇的结绳记事,则是教会楼乙打开阵法奥秘的钥匙。

    结绳记事,说白了就是对于数字的一种记载,以两为单位,不断的进行叠加,每一个数字作为一个绳结,以周天星宿为界,天干地支为凭,北斗七星为引。

    看似简单的结绳记事,实际上蕴含着周天万物之奥妙,因此这也是人皇伏羲留给人族的最大的财富之一。

    这每一股结绳的大小不同,代表事有轻重缓急,大绳结代表大事,小绳结代表小事,以数数叠加的方式,人们通过这种不断累加的方式,就可以知道,这一年内发生的大小事情。

    六十年为一甲子,一甲子的岁月内,都可以通过结绳记事,早期的人族寿命不过二十载,一条结绳纪录了人族的一生,而后来的人族,随着不断的摸索,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后世对于结绳记事的研究,从未停息过,据传说,谁能真正揭开结绳的奥秘,谁就能够拥有人皇伏羲的智慧,洞悉周天之谜。

    然而多少个纪元过去了,人族仍在揣摩,可是却并没有人,能够真正参透其奥秘,毕竟这种牵扯着大道,天道,皇道三道之力,岂是随别什么人就可以参悟的。

    楼乙没有夜郎自大,结绳记事太过玄妙,一旦陷入进去,就很难再走出来,他还有自己的梦想要去实现,能够借鉴结绳记事的叠加之法,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慢慢的两条阴阳鱼的形体,完全的展露出来,终于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阴阳鱼的鱼眼,代表着生与死,两者之能选择其一,一道为生门,一道为死门。

    楼乙需要通过推演出来的无数的禁止,找寻出一条真正连接生门的所在,他的精神绕着分解出来的禁止快速游动,将已经分解出来的禁止,又重新融入进了山形印记之中。

    何为山?

    看山非山何为山,观水非水心如水。

    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恐怕这首诗,是对目前的楼乙来说,最大的启发了,既然是山形禁止,借助的又是黄耀钢岩的矿脉,那么必定与艮有关,坤为地,艮为山,所以此禁为山禁。

    坤、艮旺与四季,衰与秋

    离旺与夏,衰与四季

    离为火,火克金,金为乾,乾为天,代表天道,也是生门之所在

    楼乙结合到所有的条件,将目标聚焦到了左边阳鱼的位置之上,艮为山,坤为地,厚德载物,所以坤为对立面为艮。

    因此楼乙首先确定了艮与坤的位置,两点成一线,随后八卦位置,慢慢构建而成。

    然而乾为阳,按照此种排列的话,那么乾就成了右面山禁内的阴鱼的鱼眼位置,这与卦象不符,也解释不通。

    这个时候,楼乙想到了一点,那就是观山非山,观水非水,山非山兮水非水,想到这一层,楼乙嘴角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这位布设禁止的高人,跟他玩了一个小把戏,幸亏楼乙解析出了所有的禁止排列,综合所有的条件之后,楼乙最终将所有精神集中在一处,对着阴鱼鱼眼位置,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的精神遁入到了鱼眼之中,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将楼乙的精神吞噬殆尽,同时他本体也在一道黑光的笼罩下,消失在了山洞之中。

    面对着无穷无尽的黑暗,楼乙并没有紧张,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智者不惑,知道结果是什么,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随着一阵轻微的眩晕,楼乙被送入到了一处奇异的山洞之中,看上去这里像是一个废弃了许久的山洞,楼乙看到一张石床,以及一些布满灰尘的石凳跟石椅。

    这里明明没有光亮,却能够看到东西,楼乙小心意义的展开神识,探寻着这个看上去并不大的地方,结果发现这里并没有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可是随后他的目光,就被一面石墙上刻画的东西,给深深的吸引住了……

    因为这上面,出现了许多的线条,看上去十分的玄妙,楼乙只一眼,就觉得内涵乾坤之妙,不由得入了迷,而此时那本十方杀的铁卷,又一次自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墙壁之上的线条,开始慢慢扭曲,随后形成一道道的流光,融入到了铁卷之上,铁卷的卷页也因此又增添了一张,变成了五页,八卦图的图案,也更加鲜明了一些。

    过了没一会,楼乙的精神收了回来,看着面前的铁卷,神情有些复杂,他喃喃自语道,“地阵十二,其形正方,云主四角,冲敌难当,其体莫测,动用无穷,独立不可,配之於阳”

    之所以神情复杂,是因为这地截之阵杀伐甚重,而楼乙之前领悟的风扬阵也罢,云垂阵也罢,都不是杀阵,而这地截阵,却是实实在在的杀阵,且与云垂阵极为匹配,楼乙对于命运,又有了几分敬畏之情。

    他将十方杀铁卷收回,此时不是研究这阵法的好时候,他时间紧迫,必须赶紧找到关押王逊等人的位置,并且赶紧将他们救出去。

    这个地方十分神奇,好像没有人发现这里,是一处非常好的避难所,楼乙用手轻轻的触碰在一道山形印记之上,它竟然开始变化,化为一个山形的吊坠,悬挂在了楼乙的脖子之上,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汝即到此处,就与老夫有缘,望汝怜悯众生疾苦,勿要徒增杀孽,此山符赠与汝,望汝好自珍惜,有缘再相见……”

    楼乙瞪大眼睛,张开嘴巴,愣在了原地,他陷入到了震惊之中,这布置阵法之人,并没有死,而是离开了这里,楼乙摸了摸悬挂在脖子上的山符,对于这位前辈,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激之情。

    虽然失去了山符的笼罩,楼乙仍旧能够感受到此地的奇异能量,看来当初这位前辈,是将此处与那山形禁止融为一体,他能够感受到此地的能量波动,似乎能够窥视心灵。

    他不由得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这山符即是馈赠,又是一道催命符,如果他带着此物毁坏黄芪镇,并滥杀无辜,那么山符内的能量,就会勾动山形禁止,将佩戴此符之人抹杀。

    楼乙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匆匆的离开了这件石头洞穴,他眼前白光一闪,出现在了后山的山巅之上,不过此时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奇异的能量,那是山符赐予他的。

    只有楼乙知道,这是一把双刃剑,完全取决于他对黄芪镇的态度,楼乙深吸一口气,换上了一身山匪的衣裳,然后顺着山巅滑了下去,向着目标所在地而去。

    王逊应该是被关押在黄芪镇的首府之中,而首府就位于这后山之地,许明远忌惮北囚五,自然不敢在此处逗留,所以他一直都盯在前面,也给了楼乙解救人质的机会。

    沿途楼乙看到破碎的街道,以及遍地的无头尸体,他们都是被许明远虐杀致死的北武宗修士,以及祖祖辈辈生活于此的凡人。

    一场无妄之灾,造成了如今的惨状,楼乙的拳头不由得攥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隐藏处传来,“蘑菇,你”

    没等他说完暗语,对方的声音就嘎然而止,因为楼乙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不过出手的不是他,而是暴躁难训的吞虚冥虫,它们如今的速度,已经不下于他自己。

    吞虚冥虫,几乎一口就咬掉了对方的脑袋,将他当成了食物,吸进了肚子当中,如今的吞虚冥虫,具备了吞虚蚺的天赋神通,体内自成空间,可以用来储存食物,以备不时之需。

    楼乙也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感到悲哀,高兴的是,以后他多了一批强力的打手,悲哀的是,这些家伙将更不受他的控制,毕竟食物都不依赖他了,又如何利用饲育丹加深感情呢……

    楼乙放出了三批,总共三十只吞虚冥虫,它们就像是三只小分队,分别清理着周围的暗哨,而楼乙将自己当成了诱饵,用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就这样顺利的一路前行,终于来到了黄芪镇首府的位置上。

    此地守卫森严,用刚才的办法,似乎行不通,万一打草惊蛇了,都时候就麻烦了,他悄无声息的将吞虚冥虫收回饲育袋内,略微整备一番,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向首府的大门前。

    他想的很清楚,一些许明远的暗语他都是清楚的,就算是被盘问又如何,再加上现在,这些山匪都是惊弓之鸟,这里禁止完整,他又没有受到禁止约束,连北囚五都进不来,谁又能怀疑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有这个逆天的本事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